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
連載中

來源:外網 作者:天才雙寶:爹地請接招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天才雙寶:爹地請接招 都市言情

五年前她被害早產,五年後她帶着一雙兒女華麗蛻變而來,不想孩子親爹找上門,大小雙收。尚家三代單傳,這次可是把她直接寵上了天! 「顏醫生,和我結婚吧。」 「尚先生,我孩子都五歲了。」 「正好,我生不了孩子。」 「……」她才想起是她親手施針的。 卻不想新婚第二天,她扶牆而出:尚?宥這個混蛋竟然一直在騙她! 他將她捧在心尖,寵成人人艷羨的尚太太。展開

《》章節試讀:

被喚為黃總的男人搓着手掌,滿臉奸笑地俯身靠近她。
貪婪的目光不停在她胸前掃蕩着,像是下一秒就能將她生吞活剝。
「放,放開我……」
男人的手探上她的肩,顏可傾噁心得忍不住反胃。
到底發生了什麼!
她明明和古麗一起坐了車要回酒店找自己的孩子,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古麗呢?
身邊這些圍着她的男人又是什麼人?
一系列疑問飄過,可她都來不及細想。
男人的手越滑越低,她咬着牙拼了命地用力,卻都是無濟於事。
對藥理的熟悉讓她瞬間明白自己身上的軟綿無力是什麼原因造成的。
這些可惡的男人竟對她下了葯!
「別碰我!走開!」
明明是怒斥的語氣,可由於藥物的影響,她的話到了嘴邊全部化成性感的呢喃。
「別碰你?你來這不就是為了陪我們玩的?」
男人們聽了更是興奮,眼神放光地離她更近了。
顏可傾這才發現這裡就是一個狂歡之地,四周都是失了控的男男女女。
許多人端着酒杯依偎在一起,更有甚者在她面前的牆上直接就開始乾柴烈火,打起了撲克。
粗粗算了下,屋裡少說也有十數個男人。
黃總見她逐漸清醒,端來了一杯酒。
「先喝點酒,等下才更加有情趣嘛。」他捏着她的下頜,將酒杯硬塞到她的唇邊。
顏可傾掙扎着,目光一點一點變得森冷,「你們這群混蛋!」
「喲!還這麼烈呢?給我灌酒!這種女人我見多了!表面看着清純,底子里浪得很!等下我就讓你原形畢露!」
黃總話落,在酒杯里倒入了一瓶無色液體,「給你加點好東西,等下更舒服。」
其他男人不嫌事大地跟着起鬨,到處是猥瑣的目光和充滿谷欠望的臉。
「咳咳……」烈酒猛地灌入,顏可傾只覺得喉嚨處火燒一般。
「哈哈哈哈……再喝點……」
男人不停地灌着她,很快一杯酒便見了底。
顏可傾本就極少喝酒,瞬時全身都開始發燙。
「鬆開她,我看她還能怎麼折騰!」
這麼多人,她就算不被下藥也是跑不掉的。
周遭瘋狂的笑聲,和黃總滿是欲色的嘴臉越來越近。
顏可傾跌坐在地上,整個人無力地蜷縮了起來……
「你們會有報應的……」為了保持清醒,她一口重重地咬在了自己的舌上。
血腥味瞬間在她的口腔中瀰漫開。
她更是毫無顧忌地任由血液從嘴角溢出。
「真是尤物……小劉這次截到的還真沒讓人失望啊!」黃總對眼前的血腥視若無睹,她痛苦蜷縮的模樣更是引起男人的嗜虐欲。
他開始無恥地撕扯她的衣物。
「報應?哈哈哈,我可從來不怕報應!」
與此同時,氣氛掀到了最高潮,幾乎所有男人都在瘋狂咽着口水,目不轉睛地盯着她看。
這麼水靈鮮嫩的美人,今晚黃總真是走運了!
下午三點整。
一輛黑色賓利在車流中激進前行。
寬敞的車廂里,氣壓低到了極致。
「爹地,你開快點,媽咪現在很危險。」顏一一坐在后座,着急得眉頭緊擰。
十分鐘之前,顏七七通過入侵天網系統,直接定位到了顏可傾的手機位置,確定她是在城郊的一棟別墅里。
而那幢別墅的主人,是S城裡赫赫有名的登徒浪子黃景添。
兩個小糰子初來乍到並不知道黃景添是什麼人,可尚湣宥知道,孤舟更知道。
這個男人最大的興趣就是女人,而且是漂亮女人。
之前就有傳聞說他到處懸賞,尋找美人。更有傳聞稱他喜歡玩一些露骨的東西,往往那些女人到了他手裡,無一倖免。
下場最好的都是終生不孕。
顏可傾落到他的手中,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別墅里。
黃景添已將自己身上所有的衣物褪去,嘚瑟地站在一旁看着小臉煞白,驚恐萬分的顏可傾。
他囂張無比地抓住她的衣服,用力一扯。
顏可傾胸前的扣子瞬間崩開,大片雪白的肌膚露出。
男人更是看直了眼。
「別擔心,等會兒爺一定讓你舒服。」
眼看滿身肥膘的黃景添就要撲向她。
「砰!」
突然一聲巨響,大門被人從外面一腳踹開。
房間裏面的人嚇了一大跳,連忙扭頭看去。
這一看,直接就傻眼了。
幾個身穿黑色西裝,戴着墨鏡的男人闖了進來,快速地將屋子裡所有人圍了起來。
他們渾身透着肅殺的氣息,彷彿下一刻就會將他們全部打到。
房間里的人哪裡見過這種場面,嚇得亂作一團,抱在了一起。
正在辦事的幾個小年輕也嚇得差點失禁,還沒怎麼收拾就滾到了一旁。
黃景添回頭看了一眼,惱羞成怒地吼道,「是哪個不長眼的,敢壞老子的好事!」
他的話音才剛落,門口就傳來一陣沉穩的腳步聲。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看向了門口。
尚湣宥高大的身軀背着光出現,就像是煉獄裏的修羅。
可怖而陰森。
他瞥了一眼牆角衣裳凌亂,伏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顏可傾,周身怒火瞬間點燃。
「兔崽子!還想英雄救美啊!」
黃景添也顧不上什麼禮義廉恥了,光着身子操起茶几上的一根棒球棍就要砸向他。
然而他還沒走近,尚湣宥長腿一抬,直接踹上了他的胸口。
「啊!」
哀嚎聲響起。
黃景添飛了出去,重重地撞向茶几。
霎時間將茶几上的東西全部撞落。
房間里其他人瞬時嚇傻了,一點聲音不敢出。
尚湣宥繼續上前,黃景添疼得臉色發白,冷汗直冒,以為他要繼續對自己下手,瑟縮了一下。
不想他徑直走向了顏可傾。
「走開,不要碰我……」
顏可傾面色潮紅,眼神迷離,聲音裡帶着濃濃的誘惑。
和之前在醫院裏見到的她全然不同。
尚湣宥鷹眸一眯,將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她身上,將她打橫抱了起來。
看着她這般虛弱的模樣,他不禁有幾分心疼。
該死的狗東西,竟敢對她下藥!
「你們,到底是誰……竟然敢擅自闖進我的地盤……」黃景添看他要將到手的美人帶走,掙扎着爬起來,不識相地要去攔他。
尚湣宥本想着安頓好她再來好好跟他們算賬,看到他這麼不知好歹,長腿一抬一落,精準地踩在了他的命根子上。
「啊!」一陣更為慘痛的哀嚎之後,黃景添疼得暈了過去。
尚湣宥還不死心,腳下重重一碾,確定他徹底廢了之後,這才冷淡地將腳收回來。
顏可傾被他身上迸發出來的寒氣籠罩着,打了個哆嗦,雙眼微微睜開。
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難道……他是特意來救她的嗎?
想到自己可能已經安全了,她不再強撐,抓住了他的襯衣,閉上了雙眼。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