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超級貼身保鏢
超級貼身保鏢 連載中

超級貼身保鏢

來源:google 作者:楚鷹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楚鷹 犀利哥 現代言情

兵王歸來,猛龍過江;貼身保鏢,美女老闆橫行都市,鑄就傳奇!開農場,當保鏢,搶地盤,收小弟美女老闆,冷艷警花,純情護士,御姐蘿莉應有盡有為兄弟,兩肋插刀,死不足惜!為美女,義無反顧!求訂閱!求鮮花!求收藏!求票票!求蓋章!各種各種求!展開

《超級貼身保鏢》章節試讀:

坐在大巴車最後一排的角落,望着窗外青翠的山坡,楚鷹心中思緒萬千。

離家的十六年,前十年在山上接受那老傢伙地獄式的魔鬼訓練,後六年滿世界征戰,當年的雛鷹已經蛻變成搏擊長空的雄鷹。

但雄鷹也是鳥,倦鳥知還,於是楚鷹便放棄過往的一切,隻身返回這個朦朧記憶中的家鄉。

「噗……」一股臭氣從後排散發出去,逐漸瀰漫在大半個車廂。

「誰這麼沒公德心,連放屁都帶拐彎兒的!」車上乘客無不掩鼻臭罵,神色不善的朝後排望去。

緊挨楚鷹坐着的是一個頗有姿色的三十餘歲少婦,聽見其他乘客的埋怨,身子不自然的往外側了側,面露慍怒,目光厭惡的望着楚鷹,少婦的表情,無疑是在告訴乘客,那個始作俑者就是這個「犀利」的小子。

楚鷹穿了一件皺皺巴巴的T恤,那上面「Armani」的標誌已經褪色,顯然不知從那淘來的地攤貨,發白的迷彩褲上帶着幾個洞眼,褲腳直接被拉到了腿彎處,露出下面的陸戰靴,這身打扮在她看來,頹廢中帶着一絲不羈,骨子裡散發出濃濃的瀟洒,確實跟犀利哥有的一拼。

「這小子長的倒挺帥!給老娘當會替死鬼也夠格。」少婦心中暗忖,那短短的碎發,深邃的眼神,冷峻的面孔,微抿的嘴唇,這些搭配起來,只能用「性感」兩個字來形容。

「以後少吃點地瓜,就不會放屁了!」楚鷹朝少婦淡淡一笑,目光又轉向了窗外。

少婦大為羞怒,上車前她的確吃了個烤地瓜,但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本想轉移乘客的視線,沒想到被這小子一語道破。

但她怎能承認這種醜事,怒道:「鄉巴佬你說誰呢?老娘像是吃地瓜的人嗎?」

為了與過往的一切劃清界限,楚鷹從中東返回華夏之時孑然一身,除了身上的這套衣服之外,什麼都沒有帶,一個月塵僕僕的趕路,形象可想而知,被人當成鄉巴佬也不為過。

而少婦則穿金戴銀,一看就知道不是個暴發戶,就是個小三兒,這種人是很少光顧烤地瓜這種小攤的。

對這種賊喊捉賊的人,楚鷹懶得理會,望着窗外的目光絲毫未動。

少婦心中暗喜,你不反駁就代表默認了,口中繼續喋喋不休,讓人真的誤以為那個屁就是楚鷹放的。

泥人也有三分火性,縱然楚鷹修養再好,此時也有些吃不消了,剛要動怒,「吱呀」一聲,大巴車顛了幾下,忽然停了下來。

五個頭戴**,手中拿着刀片的大漢破門而入,為首的大漢喝道:「打劫,誰也不許動,誰動誰死!」

說著話,手中的刀片閃着寒光,在眾人的面前晃了晃。

看到這一幕,眾乘客無不噤若寒蟬,那個少婦更是結束了自己的長篇大罵,雙手不自覺的放到屁股下面,屁股扭動,顯然是想暗中摘掉手上的四枚鑽戒。

「哥幾個只劫財,各位識相的話,就把身上值錢的東西統統拿出來,咱們好聚好散,誰他媽敢耍心眼兒,就別怪老子手中的刀子沒長眼了!」為首的大漢說著,向後點了點頭。

那四個漢子會意,兩人一組,每組的兩個人一個拿袋子一個那刀子,從司機開始,向後搜刮。

乘客何時見過這等陣仗,不待劫匪威逼,便主動將身上值點錢的東西全都放到了那兩個袋子里。

「到你了,快拿出來!」袋子伸到楚鷹的面前,另一個劫匪拿着刀子在楚鷹面前晃了晃。

楚鷹笑了笑,緩緩起身,雙手舉起,道:「兩位大哥看我像有錢的樣子么?」

不待劫匪開口,楚鷹指着那少婦道:「這位小姐一看就是有錢人,打劫也要選對目標啊!」

「你胡說,老娘哪裡有錢?」少婦勃然大怒,心急之下霍然起身,目光怨毒的盯着楚鷹。

「咦,那是什麼?」楚鷹指了指少婦座位上的那兩個閃閃發光的鑽戒,驚呼道。

「臭娘們,滾一邊去!」匪頭這時也走了過來,一巴掌將少婦扇飛,從座位上拿起那兩枚鑽戒。

眾匪大喜,本想着搶個幾千塊就行了,沒曾想在這裡遇到了大魚。

「還敢騙老子,這是什麼味兒......好臭!」匪頭準備把鑽戒拿到眼前仔細端詳,可一股臭味從戒指上散發出來,匪頭忍不住破口大罵。

少婦臉上陣青陣白,到現在誰還不知道那臭屁的主人是她?眾人無不向她投去鄙夷的目光。

「她手上還有兩個呢!咦,脖子上也有!耳朵上也有!」楚鷹嘿嘿一笑,提醒那個匪頭,這娘們兒潑辣蠻橫,東西的來路肯定不正,便宜誰都一樣。

少婦心中暗恨,剛才她情急之下只取下了兩枚,另外兩枚怎麼也取不下來,氣急道:「我摘不掉!」

匪頭淫笑兩聲,道:「我幫你!」

話音未落,少婦便發出殺豬般的慘叫,眾人看時,只見少婦脖子上的項鏈不翼而飛,耳朵上鮮血淋漓,耳釘也不見了。

「戒指是老子幫你取呢,還是你自己取?」匪頭拿着刀子在少婦手上比划了兩下,看樣子這娘們若是再不配合,他不介意「殺雞取卵」。

「我,我自己取!」少婦現在還哪裡有心思怨恨楚鷹,忙不迭的點頭。

匪頭望着少婦那起伏不定的胸脯,隔着**的雙目中射出狼性的綠光,奸笑道:「大毛,二毛,你們兩個帶她下去慢慢取,不用着急,我要劫個色!」

「是,老大!」從匪頭身後走來兩個漢子,在少婦的慘叫聲中,將她拖到了車下。

匪頭望着楚鷹道:「到你了!」

楚鷹聳了聳肩,淡淡道:「我什麼都沒有,不信的話你隨便搜。」

匪頭指了指楚鷹脖子上的吊墜,道:「老子哪有時間,把你脖子上的東西摘下來,快!」他的確沒有時間,車下還有個娘們兒等着他去臨幸呢!

楚鷹目光一冷,道:「這個不能給你!」

吊墜其實只是普通的玉石,但卻是爸媽留給楚鷹唯一的東西,每當想念二老時,楚鷹便會輕輕撫摸,使得吊墜看上去晶瑩剔透,裏面那個展翅翱翔的雄鷹圖案更加的栩栩如生,不知道的人定會將其當成寶貝。

「這可由不得你!」匪頭冷笑一聲,刀子朝楚鷹的脖子刺去,他目的自然不是殺人,只是要割斷吊墜的繩子。

「你找死!」楚鷹眼瞳中溢出一抹寒意,在刀子離他不過咫尺之遙時,閃電出手,抓住匪頭的手肘,輕輕一翻,刀子划過一道弧線,旋即傳來匪頭的慘叫聲。

匪頭的臉上,從眼角到嘴角,划出一道恐怖的口子,頓時鮮血飛濺,血肉模糊。

「殺了他,給老子殺了他!」匪頭怒聲喝道。

既然已經出手,楚鷹嗜血的情緒再也壓抑不住。

《超級貼身保鏢》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