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超能神醫
超能神醫 連載中

超能神醫

來源:google 作者:林若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唐邪 林若寒 現代言情

未婚妻不可怕,問題是一來來了仨!高貴的皇室女伯爵,霸氣的冰山女院長,冷艷的危險女殺手,唐邪表示太難選!搞定未婚妻之後,唐邪本以為從此要過上老婆孩子熱炕頭的小日子,誰知道——呆萌小警花、溫柔女護士、嫵媚女上司、女神大明星全都撲了上來我就想問,這樣的人生,還有誰!!!展開

《超能神醫》章節試讀:

燈光暖黃,醉人愜意的爵士樂,每一顆音符都舒服的鑽入耳中。

號稱中海市最小資的慢屋咖啡館,時光在這兒彷彿都慢下來,來這裡喝咖啡的大多是成雙入對的情侶,每一張桌子上,都是濃情蜜意。

但,有一處角落例外。

東南角的那張桌子上,對坐着一對男女,氣氛壓抑到可怕,桌上的兩杯卡布奇諾早已沒了熱氣,不知是自然放涼的,還是被這冰冷的氛圍降溫所致。

「說吧,要多少錢你才肯放棄這場婚姻?」

女人率先開口,動聽的聲音卻是冷漠至極,她是聖華集團的千金林若寒,劍橋大學醫學院的高材生,中海市貴族圈裡大名鼎鼎的林女王。

林若寒用纖細的手指輕敲桌面,以這種節奏來確保局勢掌握在她的手中,「不要認為我的父親曾被你師傅所救,你我的婚事就理所當然,就算你是醫生,你也和我註定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把你接到這裡來,已經是對你最大的尊重,只要你提的數字合理,我都可以滿足你。」

唐邪微笑着抬起手,先比出數字三,又換成數字六。

一抹冷笑浮現在林若寒精緻的小臉上,有錢能使鬼推磨,她早猜出從大山走出來的唐邪經不住這種誘惑,這樣她也能回去跟父親交代,就算唐邪是山裡那位老神醫的徒弟,本質也就是個視錢如命的傢伙,兩人的婚約作廢也罷。

「三萬六,還是三十六萬?」林若寒才不相信唐邪有膽量叫出七位數的天價。

唐邪的目光明顯停在林若寒某處傲人的身體部位上,笑眯眯的說道:「D。」

林若寒的俏臉迅速浮上一抹怒紅,唐邪口中的36D,分明是她的胸圍大小,這混蛋竟然敢調戲她!

這讓她不由回想起十分鐘前的一幕。

原本,她把唐邪從機場接到慢屋,是打算好好把退婚的事情跟唐邪說清楚,結果剛一下車,就碰到慢屋在搞掃碼打折的活動。

慢屋的林總很會做生意,找來兩名面容姣好的女模,穿上特製短袖,胸前打印着咖啡館的二維碼,很快就有男人過來圍個水泄不通。

唐邪立即被吸引過去了,而他手裡拿的,竟然是一部破舊的諾基亞,別說微信掃碼,就連攝像頭都沒有。

這貨在女模面前認認真真掃碼的樣子,跟現在一模一樣!

「把你的眼睛移開,否則你一分錢也別想拿到!」

林若寒怒不可遏,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清脆的響聲把整個咖啡廳的人都嚇一跳。

感受到那一束束看熱鬧的目光,林若寒語氣如刀,直接掃蕩過去:「有什麼可看的?」

林女王這稱呼不是白叫的,轉瞬間沒人再敢看,甚至還有幾個直接結賬走人。

「我不白看,給你治病怎麼樣?」

唐邪收回無賴的目光,其實不能說是無賴,能像他看的那麼坦蕩,芸芸眾生中決計找不出第二人了,「你最近有沒有感到胸口腫痛,時而會呼吸困難,等到了晚上,這些癥狀就會稍稍緩解。」

林若寒氣的貝齒緊咬,可偏偏她還不能反駁,因為唐邪說的字字不差,這確實是她的癥狀。

「不說話就當你默認了。」

唐邪笑着說道,「那是因為你故意選擇小尺碼的內衣,長時間的壓迫自然會引起胸口悶痛,你要學着釋放真實的自己,換上合適的罩杯吧,或者……直接不穿。」

嗖的一下,林若寒又把手揮了起來,在空中停了幾秒鐘,終究是沒有拍下來,她惡狠狠的皺起鼻子:「我也是醫生,用不到你來建議!現在回到剛才的話題上,你開個價,我們解除婚約!」

說話間,林若寒從普拉達包包里拿出支票,唐邪前面報價,她後面就能兌現。

這是她所能給出最大的誠意了!

唐邪卻是顯得興緻缺缺,不慌不忙的拿出那部諾基亞,然後按了開機鍵。

林若寒眼前一黑,合著剛才掃碼的時候都沒開機啊!

喜歡裝的男人她見過許多,但裝的這麼奇葩的,絕對是第一個。

打開發件箱的第一條短訊,唐邪隨即把手機遞給林若寒:「你先看看這個。」

嫌惡的接過手機,林若寒剛剛看到短訊內容,目光就轉為獃滯!

是兩條轉賬短訊,第一條顯示唐邪的銀行卡入賬五千萬,第二條的內容則是出賬五千萬,這兩條短訊的接收時間僅僅相隔一分鐘。

這麼誇張的資金流水,這傢伙真的只是醫生?

「你想說什麼?」

冷冷把手機放下,林若寒那雙剪水明眸中有寒光隱現。

唐邪頗有些苦惱的解釋:「這五千萬是一位英國女伯爵打來的,她希望能以此留住我,讓我和她結婚,但最後我拒絕了,我實在不想把這麼好的遺傳基因留給洋妞。」

原本林若寒還在揣測唐邪的身份,聽完這番話,頓時懷疑起那兩條短訊的真實程度。

「雖然你是想退婚,但用的方式卻跟那位女伯爵一樣。」

唐邪重新把手機拿在手裡,快速在上面打着字,「一樣的幼稚,一樣的讓我提不起興趣。」

聽着那滴滴的按鍵聲,林若寒突然有種不安的預感。

把剛剛編輯好的短訊發送出去,唐邪心頭一陣苦笑。

林若寒口中的老神醫,總共為他安排了三場婚姻,第一場已經推掉,第二場是這位霸道的林女王,第三位……貌似是世界殺手榜上的一位,相比下來,還是林女王更好,起碼調戲她的時候不用處處設防。

那位女殺手索性見也不用見了。

驟然間,唐邪心中浮現一張絕美的笑臉,彷彿在那笑容面前,世間所有的罪惡都將被凈化為美好。

第一個承諾我已經兌現,接下來,我要完成下一個承諾了,你在天上看得見嗎?

心中跌宕起伏的感嘆良久,唐邪終於恢復他標誌性的頑浮笑臉,把短訊拿給林若寒看。

林若寒那張傾國傾城的臉蛋,瞬間陰沉的能滴出水兒來。

短訊是發給林世雄的,也正是林若寒的父親:「林叔,我對若寒很滿意,放心,您的女兒我娶定了!」

「把手機給我!」

林若寒幾乎暴走,白皙的右掌攤在唐邪面前,語氣不容置疑。

唐邪聳聳肩,笑容玩味:「雖然我不認同查看手機是為人·妻的權利,但如果是你的話,我可以接受。」

手機拿在手裡,林若寒把那短訊又看了三四遍,每看一遍,臉色就要更陰沉一分。

如果不是諾基亞硬的能敲開核桃,林女王恨不得要把它砸成粉碎。

要鎮定!

她林女王在職場上常常能遇水化龍,在這小子面前,難道還能是條蟲?

不要錢的話,那他肯定是要別的東西。

林若寒深吸口氣,問道:「那你想……」

「別試着從其他方向買通我,我這人什麼都講,就是不講條件。」

還沒等林若寒說完,唐邪就看破她的想法,說話時一副笑眯眯的樣子,卻是把林若寒的話徹底堵死。

「你!」

林若寒臉色一沉,她小時候是公主現在是女王,哪裡受到過這種待遇?

剎那間,林若寒竟失去理智,舉起手機就往桌上砸去。

結果,林若寒的手卻砸在一處柔軟上面,然後那柔軟還抓住了她。

是唐邪把手墊在了林若寒的手下面。

「手機摔壞沒關係,要是傷到了手,那就真是暴殄天物了。」

抓着那盈盈可握的小手,唐邪忍不住揉了兩下,心中更加驚嘆。

這女人的皮膚怎麼能這麼好,凝脂般光滑白皙,簡直是牽牽手就能到**的節奏。

更重要的是,唐邪摸得出來,林若寒沒有使用任何的護膚品!

「純天然啊。」

唐邪心中慨嘆,嘴上也不自主的說出來。

林若寒先是微愕,隨即勃然大怒,奮力把手抽了回來,一雙美目怒視着唐邪:「隨便你怎麼跟我父親說,但我是不會同意這門婚事的,另外,如果你想讓我看的起你,就靠自己的本事在這座城市活下去。」

頓了頓,林若寒加重語氣:「林家,不會收留你!」

說完,林若寒丟下一張百元大鈔,抬腳就向出口走去,她真的是一秒鐘都不想再待下去了。

就在她剛走出大門的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一道刺耳的尖叫聲。

再然後,咖啡館猛地一片漆黑,停電了。

唐邪在黑暗中微微皺眉,一閃身,便消失在座位上。

下一秒,唐邪已經出現在咖啡館外,而他的前方,圍着亂糟糟的一堆人,有人拍照,有人尖叫,有人指指點點。

人群中間躺着一個小姑娘,正是咖啡館找來的掃碼女模,只是她那張小臉被電成青紫色,身體劇烈抽搐,口中不斷向外翻卷着白沫,腳邊有根電線嚴重老化,時不時還有電火花跳動。

「大家都散開,這根電線嚴重漏電,小心會誤傷到自己。」

一道女聲從人群中鑽出來,雖然悅耳,卻是十分清冷,她蹲在女孩身旁,按住脈搏的同時又俯身聆聽女孩的心口,臉色很快就凝重的滴出水來,「脈搏消失,心音聽不到,你們誰會做人工呼吸?」

周圍有人認出了女人的身份,驚喜道:「是聖華醫院的林女王,這小姑娘有救了。」

「來個懂人工呼吸的!」

林若寒發揮女王本質,不是請求,而是下達指令。

然而,那些人紛紛低下頭,擺出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甚至還有人嘟囔着說:「這年頭扶個人都能訛到傾家蕩產,誰敢隨便伸出援手啊,再說了,你看她吐的滿口白沫,誰親的下去?」

這幅嫌惡的模樣,哪裡還有之前在女孩胸前瘋狂掃碼的殷勤姿態!

「混蛋!」

林若寒被這群冷漠的旁觀者氣的夠嗆,要不是她有更重要的急救措施要做,又何必需要別人來做人工呼吸。

沒辦法了!

短暫的思索之後,林若寒果斷擦掉女孩嘴邊的白沫,捏開女孩的嘴巴就要親下去。

周圍許多男人都是捶胸頓足,那感覺比他們親自為女孩做人工呼吸還要痛苦。

然而,林若寒的唇片終究是沒有碰到女孩。

一隻大手突然出現在女孩臉上,林若寒沒有收住,吧唧一口,實打實的親在了手背上。

「你做什麼!」

林若寒惱羞成怒的抬起頭,先是愣住,隨即更怒火攻心,叱喝道,「唐邪,你想害死她嗎!」

這傢伙從哪冒出來的!

唐邪淡然的笑道:「這裡交給我。」

「你懂人工呼吸?那好,我來為她做胸外心臟按壓,這段時間內你要同時保持人工呼吸,提供充分氧氣,我們要好好配合才能夠救她。」林若寒眼神亮起,儘管她對這貨的印象差到極點,在這關鍵時候也顧不得太多了,只能選擇合作。

但,唐邪的回答卻是沒個正行:「你我的確要配合好,我負責施術救她,你呢負責貌美如花。」

「我沒心思陪你鬧,如果你不幫忙的話就離開,她的情況有多糟你明白嗎!」

林若寒粉拳緊握,由於用力過猛,指節都微微發白。

「心室顫動,再耽誤下去,就會引起心律失常。」

突然,唐邪的語氣認真下來,那不苟言笑的模樣,讓林若寒瞬間獃滯,而且這傢伙把病情全說對了。

「你的急救措施沒錯,但也要結合實際情況,她吐出這麼多白沫,喉嚨早就被口水堵死,人工呼吸……那是在氣道通暢的前提下做的選擇!」

唐邪的這一番話,說的林若寒手心冒汗,在那樣緊急的情況下,她竟然忽略這麼重要的事情,貿然施救,只會令病人的氣道更加阻塞。

林若寒也有些後怕,肩膀微微顫抖:「那你要怎麼做?」

「用它。」

不知何時,唐邪手裡多了一根塑料管,那東西隨處可見,正是咖啡館提供的吸管。

扶正女孩的脖子,噗嗤一下,吸管竟被唐邪飛速插入女孩的喉嚨!

雖然沒有血漿四濺的畫面,但這情景也太過嚇人,周圍頓時炸開了鍋,齊齊向後退去,有些膽小的直接叫喊起來:「殺人啦!」

林若寒卻是眼神微亮,甚至是期待的盯着女孩。

呲呲。

細碎的白沫自吸管中噴濺出來,原本女孩已經停止呼吸,胸口終於又有了輕微的起伏。

就在所有人都盯着那根吸管的時候,唐邪的右手悄無聲息的放在女孩心口處,一抹微不可查的白光,在他掌心一閃而過。

「嗯?」

林若寒始終捏着女孩的脈搏,突然,她驚喜的低下頭來。

女孩的脈搏出現了!

《超能神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