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陳天選方糖
陳天選方糖 連載中

陳天選方糖

來源:外網 作者:蓋世神醫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蓋世神醫

他是寧城人眼中的廢物,五年前被當眾休夫,五年後回歸,成了北疆豐碑之下一神醫,一件太極長袍可讓全城下跪,而此時,卻發現孩子不是親生的。展開

《陳天選方糖》章節試讀:

惡犬發出凄淋的慘叫聲,整個頭直接被踩爆了。
滿地鮮血。
陳天選,怒火滔天。
躺在地上氣息微弱的方糖,緩緩睜開眼。
眼眸里,淚水似海。
是……他。
這是地獄嗎?
這世界怎麼這麼不公平,自己都死了,還要碰到那個把自己推進深淵裏的惡魔。
陳天選也看到方糖眼中的憎恨與痛惡,他用一句話把方糖拉入現實中:「我回來了。」
方糖眼神沉寂。
陳天選又說道:「我救活了妞妞,你放心吧。」
方糖的眼裡,突然大放光芒。
這不是地獄?
真的是他?
方糖得救,可她並不覺得高興,站起來後一巴掌扇在陳天選臉上。
堂堂軍醫戰帥,整個北疆之王。
此刻,被方糖指着鼻子罵道:「陳天選,你還有臉回來?!怎麼,萬世集團要上市了,你未婚妻要發達了,你就回來看熱鬧?」
五年!
五年時間內,方糖從未見到陳天選。
哪怕是一個簡單的問候都沒有。
她又怎麼會相信,陳天選現在回來,是來保護她的呢?
陳天選喉嚨像是被噎者饅頭,他睜大眼睛極力說:「方糖,你聽我解釋!五年來,我從不知道你的存在!我甚至,連那天晚上發生關係的人是你都不知道。」
「另外,我不是來找夏荷的!當年正是因為我,以為夏荷懷了孩子,才留下一個藥方……」
陳天選話還沒說完。
『啪』的又是一巴掌,方糖狠狠扇在他臉上。
五年,他沒回來就算了。
一回來就說這種話?
夏荷的萬世集團,如今上市在即。
身價市值,高達百億,是靠他一個藥方?
五年前那天晚上,陳天選和夏荷結婚,方糖就是伴娘。
她和夏荷,曾是最好的閨蜜。
那一晚上,陳天選對自己的做出的事,不僅讓方糖和夏荷的關係破裂,更讓方糖被方家逐出門。
「這些話,你留着去騙大學生吧……」
方糖一巴掌打下去,生氣的衝出天涯夜總會。
女兒還活着,對她來說是最好的消息。
她要立馬回到女兒身邊。
……
方糖從陳天選身邊走過去,滿身都是酒氣。
衣服上,好幾個被撕爛的裂口。
這些都不重要,方糖渾身的傷,看得陳天選心都揪起來。
如果他遲來片刻,方糖真的會被惡犬咬死。
「你的狗?」
陳天選一隻腳踩在那惡犬身上,雙眼如同噴火一般,看着董洋。
董洋點頭,還在抽着煙,囂張之意格外明顯:「我的,你能怎麼樣?」
話音剛落地。
陳天選如同一道閃電,直接出現在他面前。
砰——!
一聲巨響,董洋的手直接被陳天選折斷!
董洋一聲慘叫,嚎啕的盯着陳天選。
「你敢打我?」
陳天選充耳不聞,他眼睛定格在董洋的手機上。
在董洋手機上,還在播放一個視頻。
視頻里,自己的女兒,不到五歲的妞妞,正在被強迫喂下去一口一口的垃圾。
垃圾塞滿她的嘴,她被綁着動彈不了,只能低聲呼喊:「爸爸,爸爸……救救我……」
陳天選的心一揪,猛的抽搐。
董洋沒放過她,反而更加興奮。
終於,在女兒嘴裏被塞滿後。
董洋露出狂躁的笑容。
接着,一把將妞妞從塔吊上推下去。
咚——
垃圾山上,傳來重重的聲音。
陳天選的心,也跟着一沉。
痛得無法呼吸!
那可是他女兒,是他五年來,沒見一面,沒疼愛一次的女兒。
一個小小的身體,直接從塔吊上摔下去!
他是魔鬼嗎?
他怎麼下得了手。
陳天選『啪』的一聲捏碎手機,心如刀絞。
「你,你要幹什麼!」
董洋意識到陳天選不對勁,不停的往身後退。
可他退到角落,陳天選還是追過來。
「你們在做什麼,攔住這個畜生!」
董洋又朝他身邊的人吼道。
身邊的人全速衝過去。
一個眨眼之間,全都跪倒在陳天選面前。
他們這些雜兵,哪裡是北疆之王的對手!
陳天選拿起來桌子上的啤酒瓶,一把捏成碎渣。
全都塞進董洋嘴裏!
吃!
給我吃!
往死里吃!
董洋嘴裏伴着鮮血,一口吐出來。
再吃!
陳天選抓起來包間里的啤酒瓶,再次捏成粉碎!
他的憤怒,如同火山爆發!
沒人承受得了。
他在北疆救人無數,一身醫袍掛起,整個世界都要退步。
太極凰袍一共兩面,白面救人,戰場之上可暢通無阻!
黑面殺人,地獄修羅尚且不能攔!
董洋幾次嘔吐,眼球里全是血絲。
終於,他的胃裡塞滿了玻璃渣!
他猙獰着雙眼,朝陳天選狂吼到:「你到底要做什麼?老子是董千刃的兒子!」
做什麼?
陳天選扛起來董洋身體,直接朝垃圾山走。
一步一步,他心在滴血。
他要讓董洋,嘗一嘗妞妞的痛苦和絕望。
十倍!
百倍!
千倍的嘗!
管他董千刃是誰,哪怕是這寧城的天。
天,也得給他塌下來!
來到垃圾山,董洋開始害怕了。
他大聲喊道:「陳天選,你敢動我一下試試!」
陳天選二話不說,舉起來董洋的身體。
狠狠的朝地上砸去!!
所有憤怒,全都集中在他手上。
董洋頭皮發麻。
絕望到無以復加。
砰——。
一聲巨響!
董洋砸在地上。
垃圾堆周圍,全都是他的鮮血。
和他漫天的絕望!
殺氣,蔓延整個垃圾山。
不。
整個寧城,都在被殺氣席捲。
董洋還沒疼過,身體又一次被舉起來。
砰——!
又是一聲巨響。
砰——!
一次又一次的巨響!
董洋一次又一次反覆的被洗胃,反覆的從塔吊上扔下來。
哀嚎聲,從垃圾山上,一遍又一遍的傳來。

《陳天選方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