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吃定心機總裁
吃定心機總裁 連載中

吃定心機總裁

來源:google 作者:程北妖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程清 駱裘

婚禮上,本應該作為伴娘的她被套上婚戒,一臉懵逼的看着這個自己第一次見面的男人:他不應該娶我姐姐嗎?男人眼裡藏着的都是算計得逞的奸笑:不好意思,咱申請售後,換人了……展開

《吃定心機總裁》章節試讀:

程煬當時盡量減少自己在這個修羅場里的存在感,抬眼看看哭成淚人的程清,又看看冷漠無言的駱裘。

她明白,她只是在今天這場鬧劇中被臨時替換上場的提線木偶,婚禮結束,她的戲份也就完結了。

她沒有任何資格去發表什麼看法,畢竟這是姐姐和駱裘之間的事。

程清看着那些照片,哭着跪倒在駱裘身邊,她雙手攥緊駱裘的褲腿,求他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程樊偉也面露難色地握着駱裘的手,說婚禮後定會好好教育自家女兒,給駱裘一個交代。

此時,駱裘一眼瞥到了在一旁一聲未吭的程煬身上。

「如期舉行,新娘得換個人。」駱裘淡漠地說。

程樊偉和程清抬起頭看着他,面露喜色。

「讓她和我結婚!」駱裘抬起手,指向正無辜地眨着眼看向他們的程煬。

程樊偉當即應了下來,「好好好,駱裘說什麼就是什麼,煬煬快和你姐姐換身衣服。」

畢竟,駱程兩家聯姻,不過是程家渴望駱家的勢力。

程清和程煬都是程家的女兒,所以不論哪個嫁給駱家,程家日後也會得到駱家的庇護。

程清從一臉不可置信到愁雲密布,她雖不甘心,但心裏也明白,只要留住了駱家,日後萬事皆有可能。

她拽着在一旁愣住的程煬走進更衣室。

就這樣,程煬代替了程清,成為了駱裘的妻子。

……

「小裘,你是什麼打算?」駱世海看向駱裘。

「今日婚禮大家也忙碌了一天了,都早點回去休息吧,我和煬煬也要休息了。」

頓時,一片鴉雀無聲。

「煬煬?」程清喃喃出口。

「自然是煬煬了,難不成是你嗎?我的大姨子。」駱裘冷哼一聲。

程煬錯愕地看着駱裘,臉上溫度逐漸上升。

這時,駱裘也向她看了過來。他們視線相撞,程煬匆忙低下了頭,不敢再看他。

駱裘看出了程煬的羞澀,眼中也帶上了笑意。

「至於今天的事……」駱裘轉過頭,瞪了程清一眼,「我們日後再來算算總賬。」

程清臉色頓時煞白,脫力似的跌坐在地上,程家每個人都面露難色。

這次,雖然駱家給程家留足了面子,但他們心裏清楚,程家算是真的把駱家給得罪了。

駱世海想了想,還是決定尊重兒子的選擇。

況且今天業內的商界名流都在婚禮現場,駱家與程家聯姻已是不爭的事實。

駱裘選擇和程煬結婚,也是為了保全兩家的顏面。

「爸媽,那我先送你們下樓吧。」駱裘站起身,順手扣上西裝的第一顆紐扣。

駱世海和袁麗琴(駱裘母親)深深看了程家人一眼,跟着駱裘走出了房門。

房內只留下了程家人。

程清淚眼朦朧地抬起頭看着程煬,哭得上氣不接下氣。

程煬看着程清,不知自己是該去安慰她還是與她一起抱頭痛哭。

手足無措之際,程母單姍姍走過來,拉起程煬的手。

「煬煬,現在我們程家就靠你了,只有攥住駱裘這面大旗,你爸爸的公司才能提升到一個新的領域。」

程煬乖巧地點點頭。為了程家,也沒有別的辦法了。

「還有……」

程煬看着母親欲言又止的樣子,柔聲說:「媽媽,你說。」

「你心裏也清楚,駱裘是你姐姐的男友,不是你配的上的!」

「如今讓你代替你姐姐嫁給駱裘,也是沒辦法的辦法。

駱裘和你姐姐肯定還是相愛的,而他選擇娶你,也只是在和你姐姐賭氣,只要他氣消了,清清才是他駱裘名副其實的妻子。

你可千萬別對他動真感情,不然最後受傷的還是你自己。」

單姍姍用極其溫柔的語氣說出這一番帶着警告意味的叮囑。

程煬不知該如何回應母親的這番話。

她一直很清楚,若不是有今天這場鬧劇,她和駱裘最多也只能是打個招呼的關係,她可是從沒想過要高攀的。

但是,姐姐腳踏兩隻船已經是不爭的事實。

駱裘怎麼可能容忍自己的所屬物被別人玷污,要想讓駱裘與姐姐重歸於好,那自然是不太現實的。

程清見程煬久久未答,不安地看着程煬。

「煬煬,你是不喜歡駱裘的對吧,你對他從未有過男女之情的想法吧。」

程煬聽後,剛想張口解釋,便被單姍姍厲聲打斷。

「程煬!你可不能愛上駱裘啊,他可是你姐姐的男友啊!」

「你這樣是不道德的!我們程家可容不得不知廉恥的女兒!」

程煬的委屈頓時填滿了胸膛,用力逼回眼眶中逐漸瀰漫的濕意。

這種不公平,程煬雖說早已習慣,但每次母親毫不猶豫地偏袒姐姐時,還是會讓她覺得自己是那個被全世界拋棄的小孩。

程煬清楚,家裡人之所以都不喜歡她,就是因為母親在年輕時為了生下她,差點丟了性命。

雖說最後是母女平安,但是母親卻再也懷不了孩子了。

母親將所有自責和無能羞愧化為對她的憤怒,所以程煬的出身,是不受歡迎,是指責,更是一封無子的判決書。

程煬從小就知道,她只有更乖巧一點,事事順着父母的心,在能吃飽飯,不挨打。

《吃定心機總裁》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