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從戰神歸來開始
從戰神歸來開始 連載中

從戰神歸來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景孤城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趙東海 都市小說 陳淵

鎮國將軍陳淵,戰神不敗,至尊無雙!十年戎馬,鎮守萬里河山!再入都市,橫壓世間!當年故人,有恩者,許你一世繁華;欺我者,屠你滿門紫禁之巔,陳淵俯瞰天下,試問天下眾生,誰敢與我一戰?展開

《從戰神歸來開始》章節試讀:

當初,無論是趙子規死前還是死後,張家人就沒做過一件好事,張姚蜜更是在趙子規死後徹底露出了真面目。

只不過,陳淵大概是沒想到,他們連亡人都不放過,人家都死了,他們還不肯見亡人安寧,硬是要在這種大場合上侮辱他最好的兄弟。

陳淵對周雨莜說了幾句:「我沒事,不用擔心。」

周雨莜為陳淵感到憤慨:「他們簡直太過分了,難道就要任由他們在這繼續侮辱趙子規下去嗎?」

陳淵冷笑一聲,他從桌上拿過一雙筷子,手指往前傾了一個角度,爆炸般的力道從指間炸開,筷子穩准狠地往前飛去。

在眾人還未反應過來時,突然張興的膝蓋一軟,直接跪了下去,眾人還不知發生了什麼。

張興就一口鮮血吐了出來,跪在地上,低頭看向膝蓋上的兩個洞里留出泊泊的血液,他的臉色蒼白:「誰……到底是誰!」

陳淵起身,整理了一下風衣因坐下靠在背後時的褶皺:「你敢惹我,就該想到有這個下場。」

他不屑地轉身要走。

張興卻憤怒道歇斯底里地大吼:「給我站住!你居然敢在我的婚禮上鬧事!所有保全給我集合,把這人給我抓過來,暴打一頓!打死了算我賬上!帶頭打死者有獎勵五百萬!」

錢是驅動所有人奉命辦事的最大誘惑,這群人瞬間跟瘋了似的往上竄。

這裡是張姚蜜的地盤,弟弟張興由她罩着,手下過的人命不計其數,甚至不少是良家婦女,可憐無辜的孩子老人。

只要是稍微哪裡做得不對得罪了他,那就只有一個下場,被虐到生不如死,最後再活活餓死!

陳淵一動不動,他扭頭,冷笑道:「就這幾個小嘍啰,也配抓我?麻煩你找點功夫厲害點的行嗎?」

張興憤慨:「你給我閉嘴!今天要是我抓不住你,還讓你踏出我的婚禮現場,我就直播吃屎!」

他這輩子想要抓誰,想要弄死誰沒成功過?

他在姐姐的保護下,要什麼有什麼,從來還沒人敢在他的地盤上動過他一根汗毛,陳淵卻上來就洞穿了他的雙膝!

他疼得死去活來,對陳淵,更是不可饒恕,他要陳淵百倍千倍地還回來,他要讓陳淵也嘗嘗這份痛苦!

本來陳淵根本就不屑與這種人說話,剛才張興當眾侮辱趙子規,他就必須殺雞儆猴,把張興拎出來懲罰,讓眾人看看繼續詆毀趙子規的下場是什麼。

若只是單論張興的話,怕是連見陳淵一面,他都不配。

陳淵肯親自來參加張興的婚禮,完全是看在趙子規的面子上,來找他們的茬的,他今天來,要找的是張姚蜜。

他想等她現身,不過既然他弟弟都這樣了,她還不肯出現的話,那他就沒有再等的必要了,直接走人。

不過一聽到張興要吃屎,他倒是來了點興緻,他轉過身,居高臨下地走到了張興的面前,歪着頭:「你要吃屎?好啊,現在吃給我看。」

張興捏着手指骨,氣不過:「你耳朵是不是聾了?我說了!我勢必要抓到你,是抓不到你了,才吃……」

這世上能束縛得住陳淵的人,恐怕要麼就是還沒出生,要麼就是已經被他弄死了。

陳淵似笑非笑地盯着他:「眾人都看着呢,你若是反悔,我可是要殺了你的。」

張興本來還信誓旦旦,一副趾高氣昂的樣子,可當他看到陳淵眼神里那恐怖的神情時,他下意識地打了個冷顫,這個男人,好可怕……

但他怎麼能慫?今天可是他的婚禮!也是所有認識他的人都來參加的盛大典禮!

他必須以儆效尤,把陳淵就地給弄死!不然他以後在上流社會還怎麼立足?肯定會被人看一輩子笑話!

張興大吼道:「好!來人,把他給我抓起來!」

他手底下的這些保全不像是華潤集團底下的保安系統,配製的都是特種兵退役成員,但他們真槍實戰幹起來的本事可遠不輸給那些特種兵。

陳淵光看一個人的站姿,就能看出他的打鬥水平如何,這群保全站得歪歪扭扭,就連個腿都打不直,那胳膊的肌肉含量也是低得很。

完全就跟弱雞沒差別,就這種人也拿來當保鏢?實在有點讓人笑掉大牙。

陳淵都懶得動手了:「你家沒錢嗎?請的都是些什麼歪瓜裂棗的保鏢?跟他們動手都是在侮辱我。」

正所謂大象不與螞蟻斗,因為完全不在一個層次。

但張興卻露出了一絲陰險的笑容,這些保全的手裡突然飛出了銀針和飛鏢密密麻麻起碼一連串就有上百隻!

陳淵腳步動,已然到了十米開外,直接躲過了這幾乎扎滿了身後一整道牆的染了毒液的飛鏢和銀針。

古武門的人。

陳淵目光冰冷!

眾人嚇得倒吸涼氣,紛紛後退,尖叫聲不斷:「啊啊啊,好可怕!」

「這是什麼啊!牆壁上都開始發出滋滋的聲音了!這是有毒嗎?」

「沒想到這些保安居然還會這一手!」

……

陳淵冷酷地盯着他們:「來陰的?丟不丟人?」

張興的眼神更陰險了:「黑貓白貓抓得到老鼠的就是好貓!你管我用陰招還是陽招?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拿命來!」

幾乎是話音還未落,那群保安見陳淵與張興對話之際,又下黑手,直接彈出了一顆黑色彈丸一樣的東西!

這彈丸只要落在地上或者牆上,會直接化作黑煙,附近的人只要還在呼吸,就會立刻染上這種毒,然後渾身失去力氣,任人宰割!

陳淵神色冷漠,速度快到落下殘影讓人來不及反應。

他不會讓對方這麼簡單就死的,子規當初經歷了什麼樣的絕望,他會讓對方,體會同樣的絕望!

「呼。」

窗外一陣風吹來,這些濃煙朝着陳淵的方向飄,陳淵冷笑一聲,任由黑煙將自己籠罩,完全無視!

保安們手裡的飛鏢銀針都用盡了時,不僅沒害到他,他連氣也不喘一分,站在原地,彷彿已經靠在椅子上休息很久了,虛閉雙眼彷彿在閉目養神。

《從戰神歸來開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