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璀璨星途:總裁的影后老婆
璀璨星途:總裁的影后老婆 連載中

璀璨星途:總裁的影后老婆

來源:google 作者:秋易斯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秋易斯 花疏影 霸道總裁

在他眼中,她是一個為了上位不擇手段的三流小明星;在她眼中,他是一個狂傲自負不懂人情的冷酷大總裁;直到有一天,秋易斯挑着花疏影下巴,邪魅一笑道:「你不是想要靠着我上位嗎,那你上吧!」展開

《璀璨星途:總裁的影后老婆》章節試讀:

「以後不要穿襯衣!!」漆黑的房間里,突然傳來花疏影有些嘶啞的聲音。她手忙腳亂,呼吸急促的撕扯着躺在自己身下的男人的襯衣紐扣。

曖昧的呼吸聲在安靜的房間里響起。秋易斯在漆黑的空氣里,捕捉着花疏影那獨特的氣息,感受着這女人不停的拽着自己的襯衣扣子,他反手,握住了女人造次的手,轉身將女人壓在了身下,修長的手指挑起她那小巧的下巴,輕聲開口,「你很急?」

「你沒經驗嗎?」花疏影突然急躁的反問了一句。

他重重的攬住了花疏影的腰,握住疏影糾結於襯衣上的手,才帶着那低沉得略帶沙啞的聲音開口:「一般很急的時候,解開下面比上面更重要。」

聽聞秋易斯的話,疏影也不知哪來的力氣,竟然爭氣的一把撕開了他的襯衣。襯衣扣子崩落的聲音,伴隨着花疏影那聲嘶力竭的慘叫聲落在地上,擲地有聲……

花疏影做夢也沒想到,自己會在一個陌生男人的床上醒來。還以這樣尷尬的姿勢。她更沒有想到,那個她以為經驗不足的男人,竟然會折騰她幾乎折騰到天亮。

疏影抬眸,淡淡的陽光打在了男子的臉上,他美的有些不太真切。濃密的劍眉之下,男子那纖長的睫毛好似羽翼,皮膚更是吹彈可破。身在娛樂圈,花疏影見過的美麗男子不少,只是這麼驚艷的,她倒是頭一次看到。

她揉了揉劇烈疼痛的腦袋,昨晚的記憶才漸漸回籠,疏影瞬間想起,昨日自己迫不及待地強上了這個絕色的男人。

她瞬間紅了臉頰,趕忙輕手輕腳的將男子橫在自己胸前的手臂挪開。然後小心翼翼的掀開被子。也不知昨晚究竟是有多瘋狂,竟然讓她在下床的那一刻,直接跪倒在地。

好在房間滿是柔軟的地毯,她才沒有驚醒床上那個熟睡的男人。疏影扭頭,小心翼翼的看了男人一眼,這才撿起凌亂的衣服正欲穿上。卻不料身後突然響起慵懶而磁性的聲音,「怎麼?睡過就想跑?」

疏影頓了頓,猛地轉身,用衣服擋住了自己的身子。她看着那個悠然自得躺在床上的男人,嘴角扯出一絲勉強的笑意:「怎麼會呢,我倒是差點忘了,昨天的一夜**,可不是白讓你佔便宜的。」

秋易思眉間掠過一絲鄙夷的神色,優雅的坐起身,如大理石雕刻般的線條優美的上半身立刻呈現在疏影面前。他拿過床頭柜上的錢包,抽出了一張空白支票,又拿過那一看便價值不菲的鋼筆,無比隨意地簽上了大名,然後扔到了疏影眼前,口氣中滿是厭惡:「想要多少,自己填。」

他眼中輕蔑的眼神觸怒了花疏影。花疏影冷冷的斜了秋易斯一眼,壓抑住心中莫名的怒火,卻是唇角輕勾,譏諷道,「先生開支票的動作真嫻熟。」

疏影將衣服套在了自己身上,似笑非笑的看着秋易斯。

秋易斯看着疏影,卻覺得這張臉似乎有些熟悉。須臾,性感的聲音才從他那涼薄的唇瓣之中溢出,「我們見過?」

聽聞秋易斯的話,疏影這才意識道,儘管自己如今依舊是個半紫不紅的小明星。可是好歹也算是公眾人物,於是,她立馬隨手抓起東西一邊遮住自己那辨識度極高的臉蛋兒,一邊看着秋易斯開口,「先生還是收起你那廉價的支票吧,我要的價格怕你支付不起。昨夜,當我送你的。」

儘管她的心中早已經為昨夜的事情傷得千瘡百孔,但是,卻依舊高傲的對着秋易斯開口。

身在這自主沉浮的娛樂圈中,她深知金錢對於她的重要性,但是,她還沒有卑鄙到用自己的尊嚴和第一次去換取一張充滿恥辱的鈔票。她如果拒絕了,至少還可以理直氣壯的告訴自己,是她睡了眼前的這個男人,而不是被這個男人吃干抹凈。

秋易斯聽完疏影的豪言壯語,嘴角卻勾起一抹淡淡的嘲諷之意,他一副瞭然的將手中的鋼筆和支票一起遞到了疏影面前,指了指疏影遮臉的東西開口:「價格你隨意,不過,內褲可以還給我了嗎?」

隨着秋易斯的聲音結束,疏影才猛地回顧自己情急之下抓住的東西,竟然是這妖孽的內褲,疏影瞬間有種想死的衝動。她厭惡的伸出手指捏住了內/褲的一角,準確無誤的扔到了秋易斯的臉上。

秋易斯略帶嘲諷的笑意瞬間僵住,黑了整張臉。

疏影奪過秋易斯手上的支票和鋼筆,瀟洒的揮霍了幾筆,隨即將支票拍到了秋易斯的胸膛上。便慌亂的趁着秋易斯拿下『頭套』之前,逃一般的跑出了酒店……

疏影帶上墨鏡和帽子,卻發現皇廷酒店的門口,根本不見自己保姆車的蹤影。所有的事情,似乎在一瞬間有了清楚的解釋。

疏影在皇廷門口隨手攔下一輛的士,看着司機報上了經紀公司的地址,她這才趕忙掏出手機,撥打着經紀人丁銳的電話,想要個說法。

可是無論她如何撥打,電話都無法接通。

疏影甚至來不及換下身上的露肩小禮服,就風塵僕僕的朝着經紀人丁銳的辦公室跑去。她一腳踹開了丁銳的房門,嚇得端着咖啡的丁銳嚇得將咖啡灑了一身。

疏影舉起手機,就懊惱的要朝着丁銳的方向砸去,卻瞬間想起這手機價值不菲。

於是,疏影三步並作兩步上前,端起了丁銳還沒倒完的另外半杯咖啡,利索的潑到了丁銳的臉上,大聲質問:「丁銳你什麼意思?你明知道那個姓張的投資商昨晚不懷好意,你竟然還在他給我下藥之後故意中途離開!」

疏影的憤怒溢於言表,而這一切的始作俑者,此時卻是理直氣壯的看着疏影開口,「花疏影,你是第一天進這個圈子嗎?你當自己是純潔聖女啊?如今正是你談續約的時候,你一個沒權沒勢的新人,沒個拿得出手的作品,憑什麼在這個圈子站穩腳跟?靠潛規則這個東西,說白了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的事兒。光有一張皮囊你以為就可以在這個圈子當個花瓶了?當花瓶的都是有背景的!」

疏影冷笑一聲,反問,「那你是認為只要他姓張的陰我,我就非得受着不可嗎?」

「我安排你和張總吃飯是希望你可以拿下那個代言。你知不知道我周轉拜託了多少關係,才幫你爭取到和張總吃飯的機會!往日里你不陪陪投資商吃飯喝酒裝清純也就算了,這些年你捫心自問對公司做了什麼貢獻!張總找你也是看得起你,你如果把那個運動品的代言拿下了,公司如今也犯不着和你解約了!你就好自為之吧!」

丁銳說完,從抽屜里拿出一份即將到期的合同,『啪』的一聲扔到了辦公桌上,厭惡的扯了扯自己被潑了一身咖啡的襯衣。冷嗤一聲看着面前的疏影。

疏影低眉,她想過無數次公司會以什麼樣的方式提出解約,卻沒想到過會是在這件事情之後由公司單方面提出來。

疏影拿起合同,不着痕迹的將所有的情緒隱匿在眼底,看着面前的丁銳正要開口,卻接到了腦科醫院打來的電話,她顧不得眼前的丁銳,轉身便走出辦公室接通電話,「林醫生,是不是我弟弟出了什麼事?」

「這倒不是。是之前我跟你提起過的院長的兒子裴教授回國了,他對花時雨這類型的病症研究相當權威,我跟他提過時雨的病情,你如果有時間,就儘快來醫院一趟。」電話那頭傳來林醫生親切的聲音。

疏影掛斷電話,便將合約的事情拋之腦後,一刻也不敢懈怠的打車朝着醫院而去。

疏影以為,被叫做教授的人,都應該是歷經滄桑的地中海髮型才對,卻沒想到,林醫生口中的裴教授,竟然這般年輕,事實可見,這地球上還當真是有都教授存在的。

裴千緒看着疏影,帥氣的眉頭微微皺起,略顯不悅的輕咳了兩聲。

疏影這才從自己的思緒中回神:「裴教授,請問我弟弟的病情……」

「他是先天性的智障,思想認知都只停留在六歲之前,外加五年前的一場車禍撞傷留下了後遺症。具體的結果,還是要等到進一步的研究報告出來,才可以下確切的定論。麻煩花疏影小姐請先到收費室繳納時雨的檢查費用。」裴千緒看着疏影,一臉公事公辦不苟言笑。

疏影略顯尷尬,若不是林醫生的關係,醫院定不會答應先做檢查再交費用。只是如今,她即將和公司解約,她的情況早已是如履薄冰……

正在疏影凝眉擔憂之際,門外卻響起頗有節奏的敲門聲。

「進來。」

疏影隨着裴千緒的聲音扭頭,然而在看到門前那個妖孽至極的男人之時,卻恨不得自己索性拗斷脖子,或者找個地縫將自己埋起來。

裴千緒看着門前器宇軒昂的秋易斯卻笑得開懷:「今兒個這太陽可是打西邊出來了,阿斯你怎麼來了?」

裴千緒調侃的看着秋易斯開口。

疏影見此,想着今天早上自己瀟洒的在支票上籤下的那三個字,就恨不得自己是個隱形的。她忙看着裴千緒道,「裴教授,時雨的事情就麻煩您了,我還有事兒,就先走了。」

她說完,快速的將腦袋低埋,躡手躡腳的就妄圖從秋易斯面前離開。

然而當她好不容易走到門口之時,卻被秋易斯直接攥住了手臂,他挑眉,看着面前的裴千緒輕笑着開口,「這是你的患者?那你可得好好給她看看了。這位小姐看上去神經似乎有點不太正常。」

裴千緒看着秋易斯:「不,這位是我患者的家屬。看你這樣子,認識花疏影小姐?」

「不認識。」疏影急忙率先開口撇清了關係。

而裴千緒看着秋易斯攥着疏影手臂的眼神卻充滿了考究,好似在說:不認識還牽得那麼緊。

秋易斯不着痕迹的放開了疏影的手,而是看着裴千緒:「一杯咖啡,不加糖。」

「咖啡?」裴千緒疑惑地望向秋易斯,這小子使喚自己倒是很順手。他又看了看身邊的花疏影,立刻反應過來,走出去的時候還幫着二人帶上了房門。

疏影自知是逃不過了,便索性迎刃而上。昨晚在上這男人之前,她神志不清,現在有機會好好觀察他這張絕世精緻的容顏,卻覺得自己在很久之前似乎就認識他。

花疏影帶着疑惑,輕聲問道:「咱倆以前是不是見過?」

「你指的是你昨晚霸王硬上弓那次,還是今早摔得四腳朝天那次?」秋易斯淡然的語氣中,帶着淺淺的優雅。這個女人又要玩哪一出?不過他也隱約覺得,她的相貌有些熟悉。

疏影瞪了秋易斯一眼,昨夜的恥辱又湧上了腦中:「看來你對昨晚記憶猶新啊,怎麼,就那麼迷戀我嗎?」

她將手搭在門把手上,妖嬈的身段斜倚着門,沖他輕輕眨了下左眼,唇角翹起輕笑,夾雜着清純和嫵媚,有一種別樣的魅惑。

做完這個小動作,她順勢擰開門把手,打算就此開溜。卻不料秋易斯長臂一伸,直接將門板給拍了回去,讓她被迫背靠着冰冷的門,面對着秋易斯。

秋易斯單手撐住疏影身後的門,將疏影禁錮在身前。

疏影不知,是不是人都喜歡將別人逼到無路可退,才能凸顯出成就感。她只知道,此時兩人距離太過靠近,以至於她甚至能感受到他溫熱的呼吸。

疏影微微一愣,旋即緊緊盯着這男人的眼睛,毫不示弱地綻放笑顏,戲謔地攥住了秋易斯的領帶:「先生這是放不下了?追人都追到醫院來了。既然如此,那我便不拐彎抹角的了,先生,你這樣的人,暫時還不是我的目標,你大可收手了。」

秋易斯聽完,神態未變,只是隨手拿出了今天早上疏影瀟洒簽字的支票。而在金額的那一欄,此時正突兀而瀟洒的留着『王八蛋』三個字。秋易斯拉開兩人之間的距離,將支票放到了疏影的手中,道:「這就是你求上位的方式?」

上位?

聽着這兩個字,疏影嘴角突然勾起一抹輕諷的笑意,「一來,你不是娛樂公司的冤大頭,幫不了我上頭條。二來,你也不是腰纏萬貫的投資商,給不了我金飯碗。我若是為了上位,我也犯不着在你身上浪費了第一次!」

說到上位二字,疏影便覺得心中有一團不明所以的怒火燃燒得正旺。昨晚若不是丁銳瞞着她,妄圖讓她通過潛規則的事情在娛樂圈站穩腳跟,她又怎麼會去見那個姓張的投資商。若不是那個投資商在她的飲料里下藥,她又怎麼會去洗手間。若她不是去了洗手間,又怎會撞到面前這個男人,還發生了之後那一系列讓她後悔莫及的事情。

如今想來,她也當真是不值,若是被姓張的給潛了,好歹如今她也能拿下那個代言,不用和公司解約。如果沒有解約,至少不用擔心時雨的醫藥費。同樣都是睡,自己卻為了那卑微的尊嚴,為了那不值一文的傲氣,就將時雨的安危都棄之不顧。想想自己真是夠傻,丁銳說得沒錯,在這個圈子,哪怕是花瓶,都是有背景的。

秋易斯聽完疏影的話,卻是淡淡的勾起唇角,「爬錯了床?那你本打算爬的床,是娛樂公司的冤大頭,還是腰纏萬貫的投資商?」

疏影抬眸,平靜的望着了一眼面前的秋易斯,嘴角勾起自嘲的笑意,撕碎了眼前的支票,沒理由對他解釋,於是,只是輕笑着點頭:「對,爬錯了床。至於是誰,就跟你沒關係了。」

她說完,推開了秋易斯直接拉開房門,瀟洒的走了出去。

裴千緒正巧端着咖啡,就看到了斜倚在自己辦公室門口,看着電梯口方向的秋易斯,他將咖啡遞給了秋易斯,調侃道,「你把人家潛了啊?」

「不,她潛了我。」秋易斯看着裴千緒,只隨口道了一句便在他詫異的目光中走了出去。

疏影才剛剛跨出醫院的大門,就下起了瓢潑大雨。本想着打車,卻發現自己將包包忘在了裴千緒的辦公室,她有些挫敗的望着越下越大的暴雨,心中情緒翻湧得厲害,本想回頭去看看時雨,卻害怕時雨看到自己此時的模樣。

疏影揉了揉太陽穴,強壓着心裏脆弱的情緒,邁腿走進了暴雨之中……

秋易斯開車回家,卻看到路邊那抹纖細的身影,正緩慢前行。她不像其他人那般匆忙,她所有的動作,都好似在慢鏡頭回放。她籠着雙臂,好似在安慰自己,卻更像是不想屈服的倔強。

秋易斯看了一眼副駕駛上裴千緒遞給自己的包包,便將車子停在了疏影身邊。

疏影回頭,看着秋易斯搖下車窗,隨即,便是他那種精緻的容顏。她有些發愣的看着他。

「上車。」秋易斯惜字如金的嘴裏,蹦出兩個單音節。

第四章

疏影愣愣的站在原地,許久,才桀驁的開口,「謝謝你的好意。」

與其和秋易斯在同一個空間里,疏影覺得,還不如自己淋一場雨,讓自己清醒清醒。更何況,眼前的男人,是如何誤會自己爬錯了床,她犯不着上車再受一次侮辱。

聽到疏影的拒絕,秋易斯不動聲色,只是搖起了車窗,絕塵而去。

那豪華的車子起步,甩了疏影一身污水。

她早該猜到那個男人肯定是不安好心!

似乎這一連串的倒霉事情都是因他而起,疏影終於爆發是的對着秋易斯的車子大吼,「你二大爺的王八蛋!!」

吼是吼的熱烈了,疏影卻千萬沒想到,秋易斯會再次將車子倒回來。

她怔怔的看着車窗再次搖了下來,然後,露出秋易斯那張萬年冰山的臉,再然後,只見他突然邪肆的勾起了唇角,提起了副駕駛上那個熟悉的包包,從車窗扔了出來。

隨即,車窗再次合上,車子啟動,再次甩了她一身污水……

疏影好不容易狼狽的回到家中,卻被公寓樓下的保安叫住:「疏影小姐,丁先生讓我轉告您,您的東西都放在了儲存室里。說是小姐已經和公司解約了。這是儲存室里的鑰匙,還請疏影小姐儘快搬出去。」

疏影看着手中那把小巧的鑰匙,嘴角勾起一抹苦笑,卻沒想到他丁銳也是個手腳利索的,轉眼竟將她棲身的小公寓都收回了。那她今晚,豈不是要露宿街頭了?

疏影提着行李,站在公寓門口,尋思着要不要先找個酒店住下之時,一輛熟悉的紅色瑪莎拉蒂卻停在了她的面前。

「親愛的,你提着行李站在公寓門口鬧革命呢?」車子里,一頭金色波浪卷的凱茜,嘴角帶着調侃又和善的笑意看着疏影道。

疏影驚訝的看着面前這個狂野的女人:「茜茜,你怎麼有時間過來?」

「先上車,這雨大着呢!」凱茜道。

疏影這才趕忙上了車子。

「你這提着行李幹嘛呢?要上山拍戲啊?」凱茜問。

疏影搖頭,這才將實情告訴了凱茜。

當年,時雨出了車禍,需要做開顱手術,自小和時雨相依為命的疏影,自然負擔不起那昂貴的醫藥費,情急之下,疏影看到了全名選秀節目,於是為了選秀的**報名參賽了。

而凱茜就是疏影在選秀上認識的。當年,花疏影遭到陷害,本應奪冠的她卻只得了第三名,而凱茜則很爭氣地勝過了那名靠潛規則上位的新人,拿到了**。她本是為了給她的男朋友買一件昂貴的襯衫。卻沒想到,親自撞到男友和別的女人在床上翻雲覆雨。

最後,凱茜知道了疏影想要得到**的目的,二話不說便將錢給了她。二人在娛樂圈的這些年,也沒少了相互照顧。

凱茜聽完疏影的遭遇,立馬關心的開口,「那你現在住哪兒?」

疏影迷茫的搖頭,「今晚應該是先找個酒店住下吧。」

凱茜見此,直接拍了拍疏影的肩膀,霸氣的道:「哎,多大點破事兒,住什麼酒店啊?住我那兒吧!反正家也空着。一個人住着怪寂寞的。」

最後,凱茜直接將疏影拉到了她的家中,便開始挑選衣櫥里昂貴的禮服,「親愛的,哪件好看?」

疏影雖然不解,但是還是指了指那件黑色的晚禮服,才開口問:「要去參加什麼晚宴嗎?」

「嗯,公司安排的。混個臉熟。和我一起唄?反正閑着也是閑着,聽聞這次宴會,邀請了不少的達官顯貴,自然知名媒體的媒體就不少。我說你也是個死腦筋,這個圈子裡,誰還能潔身自好一輩子?」凱茜道。

疏影卻是苦笑着點了點頭,「或許是吧……」

「什麼或許是,本來就是!女人嘛,沒個地位,面子拿來有p用。面子都是有地位的人才擁有的東西。」凱茜說完,手機鈴聲便突兀的響了起來。

她看了一眼來電顯示,便毫不避諱的接通了電話。

「今晚不行,改天吧!」凱茜開口便是委婉的拒絕。

可是電話那頭的人好似不依不饒的問了兩句,只見凱茜繼續開口,「張總,瞧你這話說得,陪你還不行嗎?只是今晚不方便,明天我在凱瑞賓館等您吧?」

聽着凱茜說完這番話,對面叫做張總的男人似乎才答應了下來。

凱茜掛斷電話,動作嫻熟的點燃一支煙,重重的吸了一口,才看着疏影雲淡風輕的開口:「門外那輛瑪莎拉蒂就是他買的。」

「哦。」疏影不知應該如何回答,只能開口僵硬的道了一句當做附和。

凱茜說:「回頭想想這個圈子也不過如此,沒幾個是乾淨的。睡過了才能陽光普照,站在聚光燈前。入行前,我一直覺得自己可以清清白白,不受世俗所染,更不會自甘墮落,可是疏影,看慣了這個圈子裡的爾虞我詐,爭奇鬥豔,有個靠山,其實也沒什麼不好的。」

凱茜說完,起身,抖了抖手上的煙灰,不過轉眼之間,便收起了之前那副略微頹廢的神情,而是活力充沛的看着疏影道:「不說了,跟我一起參加晚宴吧!做咱們這工作的,提高曝光率總是好的。」

疏影覺得凱茜說的有道理,於是微笑着點了點頭。可是轉眼卻犯難了,她根本沒有拿得出手的禮服。

所有的積蓄都用在了時雨的病情之上,她根本沒有多餘的閑錢去置購禮服那昂貴又無用的東西。以前雖然不是當紅,但總歸是有贊助商的,現在和公司節約,房子都沒得住了,更被說是衣服了。

而凱茜看了看自己的衣櫥,也無奈的搖了搖頭,二人的身材身高全然不同,根本不能共用。她仔細的掃視了一下疏影的行李,突然瞪大了眼睛,十分驚奇。

《璀璨星途:總裁的影后老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