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唐騰飛之路
大唐騰飛之路 連載中

大唐騰飛之路

來源:google 作者:青島可樂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張強 蕭寒

「蕭寒,你金子掉了!」「懶得撿……」「蕭寒,突厥又來了!」「哎,來進貢的!不老實,立刻大嘴巴扇他!」「蕭寒,棒子來認祖了!」「快!亂棍給我打出去!!!」唐朝,一個空前強大的王朝!燦爛絢麗的文化,萬國來朝的盛況,兒女情長,英雄輩出!夢回大唐,長安的夜空是否依舊讓我們着迷?且看一個來自現今社會的平凡青年,回到這個有歡笑有淚水的偉大時代,在這大唐的盛世里寫下最華麗的篇章,如何以一己之力,推動整個唐朝滾滾向前!本書輕yy走輕鬆詼諧路線,與正規歷史有出入,敬請諒解展開

《大唐騰飛之路》章節試讀:

這一點行程上的小插曲只是大海里的一朵小小浪花,躍出海面,消於空中,轉眼之間就已過去。

傍晚,蕭寒正和華老頭忙着搭建帳篷,帳篷搭到一半,蕭寒無意間一轉頭,卻發現原來就在旁邊幫遞點東西,幫點小忙的張強突然不見了。

蕭寒起先還以為這貨出恭去了,可是等到帳篷搭好,東西擺弄完畢,張強依然沒有回來。

「偷懶也該回來了啊!」蕭寒心生奇怪了,去跟華老頭說了一聲,在外面轉了一圈,沒有發現。

又問了幾個遇到的小兵,都說沒看到,到了最後,蕭寒才從一個校尉那裡得知,原來張強早就被外面來的倆個人叫走了。

「被人叫走了?連聲招呼都沒有?」蕭寒感覺越發的奇怪了。

張強這兩天為了方便治療,也為了讓華老頭隨時能觀察到綠毛的效用,一直就跟蕭寒住在一起,今天招呼都不打一聲就跑了,這可有些不對勁。

問了問校尉被誰叫走了,校尉立刻大搖其頭,表示並不認識,只是從身上的裝備看起來挺高檔的!說話間,貌似還有哈喇子流出……這貨就光顧着看人家的裝備了!

蕭寒識趣的轉過頭,不看這個噁心的傢伙,只是據校尉所說,來的倆人身上穿的高級貨?

該不會是大官身邊的人吧?這兩天張強也跟他說過他與李世民的關係。通過李世民,張強在這軍中認識的高官可不在少數,還說過要給蕭寒介紹介紹,樂的蕭寒呲了半天的牙,差點把牙都晒黑了……

還別說,蕭寒猜的真准!張強還真的被大官叫走了,而且這大官絕對是夠分量,說出名字估計中國人,都知道!因為他就是秦王,李世民也!

原來,就在傍晚,略有好轉的李世民終於在親兵口中得知張強受傷,後來又僥倖被救回的事情!

說來也巧,當時告訴秦王的那個親兵,正好與柴紹的那倆二貨親兵認識,可能本來都是一個班的………

那關於蕭寒的神奇之處早就聽了好幾遍,聽李世民問起,這位仁兄立刻就來了精神,連說帶比劃,就將蕭寒大縫活人,綠毛治病的故事又繪聲繪色的講了一遍,當然,按照古人的規矩,他講的事情比他聽說的又誇大了一點……

沉重的語氣,跌宕起伏的劇情,配合著誇張的動作,唬的李世民一愣一愣的,如果讓蕭寒聽到,蕭寒一定會豎起大拇指:這貨很有當相聲演員的天賦!

拋去誇張的地方,這位仁兄還是將張強的事情說了個清楚。而當李世民聽到張強這一次如此兇險,也是在心底里狠狠地跟着捏了一把冷汗!

心裏挂念着這位發小,李世民立刻讓親兵將張強喊來。

張強是自己走來的,如果不是起坐間有些皺眉,根本看不出此人前兩天還昏迷不醒,李世民乍一見,還以為是親兵誇大了張強的傷勢,不過一問張強,這才知道當時是真的兇險!

「差一點,就差一點!這條命就沒了!」這是張強的原話,聽的李世民唏噓不已!誰知道他這一病,這幾天竟然發生了這麼多大事!就連他的幾個好兄弟都差點就此陰陽兩隔!

張強這算是好的,起碼硬生生的撿回一條命,可是劉弘基他們,到現在還生死未知!

兩兄弟這都算是劫後餘生,再見面,恨不得抱一起痛哭一場!後來還是隨行的侍衛見倆人都動了真情,生怕他倆就此傷了心神,趕忙過來將張強勸走,這才讓李世民的心潮滿滿平歇下來。

待張強走後,李世民緩半天的氣,又想起救張強一命的蕭寒和華老頭,又特意吩咐人請華神醫和高徒蕭寒到賬前一見,他一定要看看這兩位到底是何等奇人,順便當面感謝這倆人救他兄弟性命!

看着親衛匆匆領命出去,李世民躺在床上,努力不去想現在的困局,硬逼着自己想一些輕鬆一點的,比如說這個華神醫的高徒………

不過他不知道,蕭寒現在可不是華神醫的高徒,準確點來說,蕭寒現在僅僅一跟班而已。

主要是老頭嫌蕭寒太跳脫,怕他以後有辱師門,只肯讓蕭寒在口頭上稱呼他為師父,連敬師茶都沒喝!

對此,自我感覺特別良好的蕭寒當然是大為不服,差點當場發飆,就你這老頭,還有啥讓他辱的?等我之後發達了,你可別回來求我!

可惜,蕭寒沒想清楚,發達是未來時,挨踹是現在進行時~

好了,言歸正傳,話說出去尋人未果的蕭寒剛剛回去,就正好撞見了來請他和華老頭的親兵,結果帳篷都沒進,就被老頭踹着隨引路的親兵去見李世民了!

踏着七彩祥雲……咳咳,其實是迎着火燒雲……一行人穿過重重帷帳來到了營地的最**,也就是本次出征大軍的主帥,秦王李世民的帳前!

作為一軍主帥,李世民的帥帳非常大,而且非常的華麗,之前,蕭寒只是遠遠看過大帳,總覺得這個大帳像是一朵大花扣在地上,也就現在沒有精確制導導彈,要不然,分分鐘讓它變成喇叭花………

近距離站在大帳前,蕭寒偷偷的打量了一下這頂大帳,但是這帥帳隔遠了看很漂亮,隔近了,感覺也就那麼回事,還沒有他在後世看到的星級酒店漂亮!看了幾眼,就沒有了興趣,反而還不如那些站在門口的黑甲軍卒好看!

大帳門前,整齊的排着兩排黑甲軍卒,也不知道是怎麼選**的,個個虎背熊腰,面相兇悍,再加上手中的橫刀,活脫脫兩排門神!

兇悍成什麼樣子呢?這麼跟你說吧,從來就不安分的蕭寒來到這裡,立刻就變得老實起來,亦步亦趨的跟在華老頭身後,頭都不敢抬!

這群牲口太嚇人了,蕭寒總覺他們看自己,就像是看一頭肥豬一樣,彷彿下一秒就要將自己剁了!

走到大帳門口,那個親衛沒有跟過來,待蕭寒前面的華老頭高聲報名之後,蕭寒就聽到帳內傳來一個略微有些嘶啞的聲音:「進……咳咳……」

華老頭聞聲,抬腿要進,不過腿伸到一半,又不放心的回頭瞪了旁邊蕭寒一眼,眼神里寫滿了警告,看蕭寒小雞一般點頭,華老頭這才收回目光,落腳走了進去。

當然,老頭一轉頭,剛剛還唯唯諾諾的蕭寒,立刻變了一個人似得,滿臉不在乎的望着華老頭的背影:「裝啞巴不讓我說話?那不扯淡么?」

蕭寒自然不會在意老頭的警告,這是一個多麼好的機會?雖然蕭寒還沒有準備好,但是機不可失,失不再來!這估計是他拜在大老闆門下最好的機會,你以為蕭寒會老老實實的裝一個木頭人,跟着華老頭學一輩子醫?

其實早在在來的路上,春風雨露一相逢………咳咳,反正就是這一見便引為心腹的橋段蕭寒都不知意淫了多少!你現在讓他老老實實的做個擺設?做夢去吧!

大大的翻了一個白眼,蕭寒緊跟在老頭身後,看到帳門口沉重的布帘子被掀開一個口,華老頭在前面已經進去了半個身子,蕭寒立刻就要跟在後面要往裡鑽,卻不料就在此時,他的頭還沒探進去就被攔了下來。

感受到兩隻毛茸茸的大手攔在自己胸前,蕭寒立刻雙手抱胸跳了回來,大驚失色道:「你們……幹什麼?」

「入帳檢查!」站在帳門左邊頭上的黑臉漢子毫無感情的道了一句,說完,也不管蕭寒同不同意,立刻就跟另一邊的漢子一起,四隻蒲扇大的巨手就在蕭寒身上摸索起來

長這麼大,第一次被人這麼明目張胆的搜身,而且前面的華老頭他們還不查,專門查他自己,這不就擺明欺負自己么?

這種窩囊氣蕭寒怎麼肯受?再加上身上的那四隻大手正朝他腰下摸去,蕭寒感覺自己像是一座火山一樣,馬上就要爆發了!

「你們欺人……」

一隻大手摸到了蕭寒的屁股上,忍無可忍的蕭寒立刻大叫一聲,剛要一腳踹出,就看到黑臉漢子旁邊,那一隊的黑甲軍卒齊刷刷的把腰刀往外一拔,金屬交錯的聲音頓時不絕於耳,而蕭寒原先的一腔的怒火就像是蓋上了白雪,立刻消失的無影無蹤:「大哥,慢慢搜,那個,刀放下把,玩刀不好……」

「哼哼,老實點……」

蕭寒這樣的人黑臉漢子見多了!一開始硬的邦邦的,一嚇唬,立刻就焉了!所以黑臉漢子根本就不在意這些,依舊盡心盡職的搜身。

把蕭寒渾身上下檢查了一遍,就連他的頭髮都沒有放過,黑臉侍衛才才放他進去。

氣的蕭寒在心裏直罵,這麼喜歡摸人?等老子發達了,讓你去澡堂給人搓澡,讓你一次性摸個夠!

不過氣歸氣,有了前車之鑒,蕭寒臉上卻絲毫不敢表露出來,畢竟邊上這麼多大刀候着呢,即使是一人一下,也可以鏟吧鏟吧做餃子餡了。

有生以來第一次被男人猥褻了……從大手下逃出來,蕭寒就像是一吃了一堆蒼蠅一般,飛快的鑽進帳篷里,狠話都不敢放一句。

秦王的帳篷很大,而且設計非常奇怪,進去後,像是一間大廳一般,四方四正的!如果不是地毯有的地方沒接嚴實,露出地上的黃土,蕭寒真的會認為他進的就是一間房子!

進到帳內,蕭寒當先看到的就是幾隻牛油巨燭,微微跳動的火光將整個帳篷都照的通亮,在帳子的北面,陳列着一張大床,大床上斜躺着一個十八九歲的年輕人,大熱的天,卻蓋着一床錦被,只露出半個上身。

「這就是千古一帝,小李子,李世民?」蕭寒好奇的盯着床上的年輕人看了一眼,同時心裏一陣激動!終於見到活的了!

這個年輕人給蕭寒的感覺就是很帥!不是後世電視上那種陰柔的小鮮肉,而是給人一種真正男人的那種英氣勃發感覺!

劍眉星目,俊朗異常這兩個詞或許就是為他這種人準備的,蕭寒甚至看的都有些嫉妒!這廝要是出去,絕對屬於再世潘安的那種妖孽!

蕭寒進來之時,也不知道華老頭正和李世民在說些什麼,倆人都沒有太注意到蕭寒,所以蕭寒也落了一個自在。

先是站在門口看了一眼李世民,後來感覺視線有些被老頭所擋,又躡手躡腳的往邊上挪了挪,重新尋了一個位置,再次仔細的觀察床榻上的李世民。

這次比上次看的更加清楚了,蕭寒邊看邊在同時在心中暗暗思量:這就是身上掛滿無數光環,千年以後仍被津津樂道的唐太宗,李世民陛下啊!他怎麼看不出有何不同呢?

除了比我帥點,比我高點,比我……唉,這些都是大差不差的東西,沒看到他也是倆耳朵一張嘴啊?也沒比我多吧,是吧,小李子?

當然,這些話他也就在心裏說說,這要是被別人知道他敢稱呼秦王為小李子,那些李世民的死忠不把蕭寒架火上燒烤了才怪!

不過蕭寒沒料到,就在他仔細觀察李世民的同時,李世民彷彿是察覺到了他的目光,突然停下與華老頭的對話,扭頭望向蕭寒。

蕭寒那時正松垮垮的站在原地,見未來的大老闆突然把視線放在他身上,頓時一驚,趕緊挺胸抬頭,目不斜視,努力裝出一副新五好青年的模樣!

「第一印象很重要啊!一定要留一個完美的第一印象!」

而李世民,卻只上下掃了蕭寒一遍,然後就在心裏納悶:這就是那個發明縫合治療的小兵?這也太年輕了,看起來怎麼只有十四五歲的樣子?咦,他的樣子怎麼有些奇怪?不像是怕我,倒像是在表現自己……

李世民陷入了思索中,蕭寒也不敢亂動,場面一度凝滯起來!

過了良久,蕭寒感覺自己都堅持不住了,腳脖子一陣發癢,恨不得伸手去撓一下!可是這混蛋小李子一直盯着他,眼睛都盯得沒有焦距了還不放棄,難道是他從來沒看過我這麼有氣質的青年?要不為啥老盯着不放!

帳內,李世民盯着蕭寒,卻不知道想什麼去了,蕭寒被李世民看的呆立在原地,只敢在心裏罵人,身體卻一動都不敢動!

站在倆人中間的華老頭疑惑的看了看倆人,不明白這倆人為何對視許久也不說話,尋思了一下,還是開口叫了床上的青年一聲。

「殿下?」

「啊?」

華老頭這一叫,把蕭寒和小李都嚇了一跳,倆人異口同聲的低呼了一聲,這下反倒把老頭又嚇了一跳!忙告罪道:「草民驚擾秦王殿下,還請恕罪……」

小李子剛剛是真的走神了,也確實被華老頭嚇了一跳,不過他終究是將來要做千古一帝的人,雖然年紀尚輕,就已經有了大帝風範!

失神的瞬間便恢復正常,只是聲音有些奇怪的說道:「無事,此番只是感謝您二人妙手救張強表哥,世民有恙在身,恕不能下床拜謝,剛剛見這位蕭……」

「蕭寒!」見小李子忘了蕭寒的名字,華老頭趕緊給補上。

」對,蕭寒!」李世民笑了笑,絲毫沒有不好意思的神態出現,彷彿他做的一切都是那麼理所應當,「剛剛沒想到蕭寒這麼年輕,卻有這麼多的神奇醫術,一時間有些意外!想的有些入神……」

蕭寒一聽,這是誇自己呢,而且還是被李世民誇獎!心裏別提多美了,這要讓當初上學時的老師知道,不得嚇死他們!

「草民……」蕭寒剛美完,就要張口說話,不料華老頭卻在這空檔突然搶先道:「殿下言重了,劣徒蕭寒,僅是一頑童而已,只是這奇怪的方法念頭有些多而已!」

「哈哈哈,華神醫不必客氣,正是有這些奇怪卻又好用的方法,我們大軍才能更加的壯大,被你們救回來的張強不就是一個例子?既然能救回一個人,那麼也能救回千千萬萬個人,這一點上,華神醫和高徒實在是造福於大家!必須重賞!」

「好啊…好……」

「啪……」

一聽重賞,蕭寒立刻來了精神,剛剛開口答應,後腦勺就挨了一巴掌……

「秦王不必如此,我等醫者,做的就是治病救人的事情,不必言謝……」華老頭摸着手掌,客氣的說道。

李世民一看蕭寒抱着腦袋一頓摸索的樣子就憋不住笑:「哈哈哈哈,華神醫高風亮節,世民佩服,不過,我唐軍打這天下,靠的就是有功必賞,有過必罰!子路贖人的故事華神醫不會沒聽過吧,我身為征西道大將軍,豈能見功而不賞?」

華老頭一聽,趕緊推辭:「秦王言重……」

古人就是這點不好,明明心底很想要,非得推辭個四五遍才肯勉強接受!虛偽!

所以眼看倆人又要開始古人的那一套禮儀,而且說的話越來越有朝文言文發展的跡象,後面的蕭寒頓時大感頭疼,古人的禮數實在是太過於繁瑣,而且索然無味,他只跟着學了幾下,腦袋就被轉的暈乎乎的,被教導他禮儀的華老頭好一頓批,豎子無禮也!

可是蕭寒還委屈呢,這彎彎道道的,根本就不適合他這等新時代的青年,他就喜歡直來直去的那種!

趁着倆人說話,蕭寒見又沒人管他了。在旁邊無聊的先是把帳篷里的柱子數了一遍,又仔細對比了一下自己衣服和李世民的不同之處……

一盞茶之後……蕭寒已經再沒有可以看的新鮮東西了,而且一雙腿酸的厲害,聽着倆人說些沒滋沒味的話,蕭寒實在忍不住了,咳嗽兩聲,打斷倆人的談話:

「秦王殿下,你這是得了什麼病?不妨讓我師傅看一看!」

蕭寒此話一出,正相談甚歡的兩人皆停止對話望向蕭寒,只是倆人表情各異,特別是華老頭,神情很是奇怪。

《大唐騰飛之路》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