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都市之最強狂兵無敵狂兵混都市
都市之最強狂兵無敵狂兵混都市 連載中

都市之最強狂兵無敵狂兵混都市

來源:外網 作者:大紅大紫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大紅大紫 都市言情

許不是那麼如雷貫耳,但這個監獄的重量,卻絲毫不弱於京城的秦城監獄。在秦城監獄裏,關押的或許都是巨貪與巨富,服刑前沒有足夠高的地位無法走進那座監獄。而縝雲監獄與秦城監獄有着異曲同工之妙,這座監獄裏關押的清一色都是極度重犯,隨便拖出一個人來,身上至少都背負着幾條人命,要麼就是常年遊走在幾國國界邊境上的毒梟與軍火販子。總之一句話,能住進這裡的,沒有一個不是窮兇惡極的重犯要犯,而且不是被叛了終身監禁就是被判死刑。就是這麼一座坐落在西南荒涼區域且充滿了煞氣的監獄,今天來了幾個本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的人。一輛掛展開

《都市之最強狂兵無敵狂兵混都市》章節試讀:


,全文免費閱讀.看着陳六合漸漸逼近,秦若涵倒是不慌不忙滿臉鎮定,她還真不相信陳六合這樣明顯沒見過什麼市面的鄉巴佬敢對她怎麼樣。
看看那傢伙身上穿着的汗衫、解放鞋、西裝褲,加起來估計都值不到五十塊錢,就這樣的人,能有什麼膽魄?
然而她卻想錯了,就在她穩如泰山的時候,徒然,陳六合的身形猛然加速,幾乎是一個眨眼間,就來到了她的身前。
在秦若涵驚恐的目光中,陳六合二話不說,一伸手拽過秦若涵的胳膊,直接朝一旁撲去。
就在於此同時,「噗」的一聲巨響傳出,窗戶口的玻璃碎成一片,秦若涵剛剛所站立位置旁的木質茶几碎屑四濺,一個冒着白煙的槍孔出現。
「別吱聲,想要命就閉嘴,有狙擊手!」陳六合對着剛想失聲尖叫的秦若涵低喝一聲,嚇的秦若涵渾身一顫。
她也看到了那個冒着白煙的槍孔,瞬間嚇的臉色煞白,有點不敢相信她剛才是和死神擦肩而過。
陳六合現在都想破口大罵,這他嗎是倒了血霉,沒想到竟然還能遇到這樣的事情,剛才要不是他那種在無數次生死中磨練出來的超強危機感讓他感覺到了危險,這娘們估計現在都成了一具屍體。
「砰!」又是一道槍聲傳來,窗口玻璃又碎了一塊,此刻的陳六合也顧不得那麼多了,抱着秦若涵就地翻滾,一枚狙擊彈擊穿了地面。
陳六合不做停留,抱着秦若涵飛快一躥,把客廳內所有大燈都關掉,霎時,客廳內陷入了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當中。
兩人窩在玄關酒櫃檯後的盲點,從陳六合那平穩的呼吸中能感覺到,他此刻沒有半點緊張與心慌,出奇的鎮靜。
透過點點縫隙,陳六合掃向了窗外的一棟公寓樓天台,以他的目力看不到數百米之外的事物,但他能百分百的確定,狙擊手在哪個位置,精確到三米之內!
「國產kub-88式5.88mm小口徑狙擊槍,最大射程一千米。」陳六合及其精準的道出了狙擊手所用狙擊槍的型號:「嘖嘖,知道用這種射程剛好且穿透力極強的狙擊槍,是個老手啊。」
「砰!」又是一聲巨響,一枚狙擊彈直接穿透了酒櫃檯的木板,子彈幾乎是擦着陳六合的脖頸飛過。
嚇得窩在陳六合懷裡的秦若涵失聲尖叫,緊緊抱住了陳六合那壯士的身軀,反看陳六合,卻是跟個沒事人一樣,那一瞬間甚至連臉上的肌肉都沒有跳動哪怕一下。
又等了幾秒鐘,沒有再傳出動靜,陳六合低頭看了眼瑟瑟發抖的秦若涵,道:「好了,別鬼叫了,狙擊手走了。」
「你……你怎麼知道?」秦若涵真的是嚇壞了,她什麼時候經歷過這樣的場面?這可是電影中才應該出現的驚險場景。
「做為一個專業的狙擊手,在沒有成功一擊必殺的情況下,最應該做的不是繼續蟄伏,而是立即撤退,否則他們只會變成被人包餃子的活靶子!這是任何狙擊手的本能反應。」陳六合輕描淡寫的說道。
當然,這是一般正常的情況下,不過對於陳六合這個段位的狙擊手來說,他是經常做出一些殺了目標後還要在狙擊點抽上一根煙,等那些人來包圍他,然後被他一鍋端掉……
「呵呵,美女,能讓人用狙擊槍來殺你,看來你也不是什麼普通貨色啊。」陳六合大大咧咧的站起身,絲毫不擔憂那狙擊手會反其道而行的繼續狙擊。
退一萬步來說,這個級別的狙擊手,就算是陳六合一直暴露在對方的狙擊視野當中,對方都不一定能傷他半根毫毛。
一個資深的狙擊手,從瞄準到射擊,需要2.3s,很不幸,陳六合的反應速度已經超過了這個標準太多太多,他甚至能在對方開槍的那一剎那,準確的做出判斷,從而躲開狙擊。
這就是他超乎常人且無比恐怖的地方!
「碰上你,真是倒了大霉了,這個爛攤子你自己收拾,現在可以給我錢了吧?八百塊不二價,還救了你一條小命,這絕對的跳樓價。」陳六合氣定神閑的說道,很難相信,這會是一個剛剛經歷過一場槍擊的人。
「我可以給你錢,要多少都行,但你別走行嗎?我害怕。」秦若涵拽住陳六合的衣服,她內心的恐懼是無法言表的,現在陳六合在她眼中就跟一個救命稻草一般。
就算是個傻子,她也能看的出來,陳六合絕對不是一個普通人。
「呵呵,你害怕?可別跟我裝純情了,能惹來狙擊手的人,你又會簡單到哪裡去?」陳六合嗤笑了一聲,打開客廳大燈,道:「就算你害怕也應該去找警察啊,找我有個屁用?不過對方既然敢狙擊你,肯定就不怕你報警,好自為之。」
「你真的不願意幫我?我知道你不是普通人,有能力幫我。」秦若涵含着些許霧氣的美眸中有着一分祈求。
陳六合搖搖頭:「很不幸,你看走眼了,我就是一個小老百姓,可管不了你們這樣要人命的破事。」
聞言,秦若涵心灰意冷,頹然道:「好吧,我們無親無故,我的確不應該把你牽扯到這麼危險的事情中來。」說罷,她從手提包內拿出一沓錢遞給陳六合:「你救了我一命,這些是給你的報酬。」
陳六合笑了笑,沒有接那一疊錢,而是從中抽了八張,道:「我是一個非常有原則的人,不會坐地起價,屬於我的一分都不能少,不是我的,多一分也不會要。」
這挨千刀的話是說的正氣凜然,天知道他多想把這些錢全都揣兜里,可他也害怕這娘們會賴上他,畢竟拿人手短,為了保險起見,陳六合只能忍痛割愛。
「對了,友情送你一個提示,剛才那個狙擊手並不是真想要你的命,估摸着十有八-九隻是想嚇唬嚇唬你,你心裏有個數。」
陳六合說道,他從狙擊手的第一槍就判斷出了這點,那一槍現在想來,就算他不把美女房主撲倒,也頂多就是與美女房主嫩滑的臉蛋擦過,傷不了性命。
就在陳六合剛離開沒多久,渾渾噩噩心驚膽戰的秦若涵接到了一個陌生電話,聽到對方的聲音,秦若涵就變得怒不可遏:「你死了這條心吧,我絕不會讓你的野心得逞!」
走到樓下的陳六合都聽到了秦若涵這句竭嘶底里的話,他笑了笑,沒想到這娘們的性子還挺烈。
陳六合雖然不是遇見有人困難就恨不得傾囊相助的活雷鋒,但也不是什麼冷血無情的劊子手,他不是想看着這個美女房主危在旦夕而不出手幫忙,而是他知道,這娘們應該不會有什麼生命危險,對她下手的人肯定是另有所圖,目的不是要她小命。
再者說,這樣的事情陳六合見過太多太多了,多到有些麻木不仁,他好不容易暫時脫離了爾虞我詐刀山火海的旋渦,此刻並不想又惹上太多不必要的麻煩。
蹬上那輛破舊的三輪車,昂頭望了望美女房主所住的樓層,陳六合搖頭苦笑了一聲:「看來這全方位家政小能手也是高危職業,以後還是得另謀出路才行。」
第二天一大早,陳六合起床做好了早飯,鹹菜清粥,兄妹兩吃完,陳六合一如既往的蹬着三輪車把沈清舞送到了學校。
整整一天,陳六合都是蹬着個破三輪在大街小巷內轉悠,做着每個市井小民都在做的事情,討生計。
當然,開竅的陳六合今天多了一項任務,那就是找工作,拿這那份信息不全的簡歷走訪了不下十幾個招聘公司,可丫沒一家能夠慧眼識珠,皆是在看到陳六合簡歷的一瞬間就投去了鄙夷輕蔑的目光,直接讓其滾蛋。
又一次面試失敗,陳六合拖着落寞的背影走出了一家地產公司,不免有些意興闌珊,蹲在破三輪旁邊抽煙邊看着手中的簡歷。
這特么也沒什麼毛病啊,難道現在的面試官都眼瞎嗎?看不到小爺身上出類拔萃的優秀?
如果有人知道陳六合此刻心中的想法,指定會往他臉上吐口水。
這特么也能叫簡歷?
姓名:陳六合。
年齡:25。
性別:自己看。
學歷:無限高。
特長:無所不能。
工作經驗:當過兵、扛過槍、追過子彈、受過傷,還曾被組織上派到西南地區進行深度改造。
特別是這最後一點,每個人盤根問底到最後,才知道這不知廉恥的傢伙所謂的深度改造就是在西南坐過牢,是一個地地道道的勞改犯。
還有看看那性別、學歷、特長,填的都是什麼鬼?對於這樣毫無嚴謹可言的簡歷,試問每個面試官都會直接pass的。
再加上陳六合有勞改出獄的前科,找不到工作也實屬正常。
更為重要的是,這傢伙一般的職務還看不上,今天這十幾家公司都是直奔着經理級別以上的崗位而去。
要是他都能找到工作,那麼這個世界就太瘋狂了!

《都市之最強狂兵無敵狂兵混都市》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