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封瑾昀葉禧
封瑾昀葉禧 連載中

封瑾昀葉禧

來源:外網 作者:封爺把白月光虐跑了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封爺把白月光虐跑了 玄幻魔法

【虐身虐心+萌寶+雙向救贖+馬甲+追妻火葬場】 一紙婚約,隱婚兩年,他卻在她身患絕症之時遞上離婚協議書。 她瀟洒簽字,黯然退場,成全他和他的初戀。 但當陳年舊事的真相層層揭開,封瑾昀才幡然醒悟:原來救他性命的神醫是她!助他掌權的人是她!他苦等多年的白月光也是她! 他追悔莫及,滿世界尋找她的蹤跡,等來的卻只有她留下的一封親筆遺書...... 三年後,她攜帶一身光環榮耀回歸,牽着一個孩子與他擦肩而過,冷笑道:「封總,別來無恙。」展開

《封瑾昀葉禧》章節試讀:

「餓不餓?想吃什麼,我讓人送來。」
顏雪搖搖頭,在他懷中撒嬌道:「我想吃紅豆粥,要你做的。」
「好,好。」封瑾昀寵溺地捏了捏她的臉,「等我一下,我現在就去給你做。」
起身從葉禧身旁經過時,他溫和的笑意褪去大半,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疏離的客氣。
「你先去找醫生,我沒忙完的話,就叫秦墨送你回去。」
「沒事。」葉禧毫不退步,「我等你。」
見她如此執着,顏雪眸光驟冷,藏在被子底下的手死死地擰住了床單。
「嗯。」
封瑾昀不咸不淡地回了一聲,推門走了。
葉禧找了個角落的位置坐下,低着頭,盯着手腕上的玉鐲出神。
「瑾昀他還是老樣子。」
顏雪的聲音突然飄近,葉禧警惕地抬眸,只見她正信步走來。
「禧禧,你也幫我勸一下他。公司的事務繁雜,哪能天天在我身上花費這麼多時間呢。」
「嗯。」
葉禧沒興趣聽顏雪描述她和封瑾昀的愛情故事,硬撐出一副刀槍不入的模樣,態度寡淡地應了一聲。
「這鐲子……」
顏雪詫異地低呼,捂嘴輕笑兩聲。
「怎麼?」
「沒怎麼。」顏雪悠悠道,「就是有點像瑾昀前幾天給我買的那隻,不過我嫌太老氣,就沒要。」
葉禧眼睫翕動,低頭不語。
「禧禧,沒想到你喜歡這些。」顏雪故作不知,繼續發問,「你在哪裡買的?早知道我給你就是了。」
「不勞小雪姐費心。」葉禧禮貌地說,「送禮的人不一樣,意義也不同。」
「噢……」
顏雪揚長了聲調,語氣變得曖昧。
「瑾昀送的?」
顏雪並未直接將話說破,但葉禧卻覺得自己在無形之中挨了好幾個耳光,臉頰火辣辣地疼。
那觸骨生涼的玉鐲此時戴在手上,如同沉重的枷鎖一般,將她的自尊牢牢地鎖在了恥辱柱上。
封瑾昀,真有你的。
「禧禧。」顏雪皮笑肉不笑地說,「有時候你喜歡的,並不一定適合你呢。」
「不管適不適合,開心就好了。」
病房中的氣氛異常逼仄,葉禧起身,一刻也不想在這裡待下去。
「葉禧!」
顏雪突然扣住了她的手腕。
「你知道我當年為什麼會突然隱退出國么?」
「我不感興趣。」
「瑾昀又為什麼同意和你結婚,這些事情的真相,有人告訴過你嗎?」
葉禧面無血色,單薄的身形搖搖欲墜。
「呵……你當然不會知道。」顏雪紅着眼眶,語氣中充滿了不甘與嘲諷,「他只有佯裝愛你,才能護我周全。」
「別開玩笑了。」
葉禧強撐着出聲,那股熟悉的疼痛似乎再次隱隱襲來。
「你覺得我是在開玩笑?」顏雪冷笑,「你根本不會明白,我和瑾昀愛得有多艱難,而現在,我只是要拿回我應得的東西而已。」
「你跟我說這些沒有意義。」
「為什麼你還要賴在他身邊,你早就該離開封家了!」
顏雪的情緒異常激動,葉禧的耐心完全被她消耗殆盡,猛地將自己的手掙脫出來。
「啊――」
伴隨着一聲慘叫,顏雪不受控制地向後倒去。
葉禧下意識地想去扶她,但卻猝不及防地被人扣住手腕扯到一邊。
她一頭撞到牆上,足足過了一分鐘,才從那陣昏痛中緩過神來。
封瑾昀已經將顏雪抱回了病床上,並且非常緊張地喊了醫生。
葉禧抬頭對上他的目光。
冰冷且幽深。
「我……」
「你到外面去等我。」
封瑾昀不耐煩地沉聲命令。
葉禧心臟一抽,眼眶酸痛地推門離去。
醫院的走廊異常冷清,葉禧坐在冰涼的座椅上,單薄的身板很快就被一股寒意層層裹挾。
等了將近一個小時,封瑾昀終於從病房裡出來了。
「她還好吧?」
「小雪明天出院,你跟我一起去顏家道歉。」
什麼?!
葉禧驚訝地抬眸,半天說不出話。
封瑾昀壓根都沒聽她解釋,就直接認定了是她的錯?
「小雪現在是病人,不許再惹她生氣。」
「誰不是呢?」葉禧低低地出聲。
葉禧在他面前從來都是一幅乖順的模樣,封瑾昀完全沒想到她會頂嘴。
他不怒自威的氣場,立刻增添幾分寒意。
「你不過是感冒了而已,小雪的情況比你嚴重得多。」
聽見他這麼說,葉禧微不可察地扯了扯嘴角。
「我知道了。」
葉禧這不咸不淡的態度,讓封瑾昀彷彿一拳砸到了棉花上,堵了一口氣在心裏。
「我還有事,先回去了。」
封瑾昀沒有出聲,任由她獨自一人離開了醫院。
過了一會兒,秦墨便帶着一份文件,小心翼翼地來到了他面前。
「封總,這是夫人托我交給您的文件。」
冷眼掃過封面,封瑾昀無端想起那晚葉禧在沈雲祁面前的模樣。
上次還說半年之後再離婚,可是今天就反悔了。
她這是已經找好了下家?
封瑾昀心中的鬱氣立刻變成一道明火,臉色陰沉地將文件撕得粉碎。
「她人呢?」
葉禧回了半山別墅,晚飯都沒吃便躲進了房間里。
張嫂和管家擔憂地在門口徘徊,卻沒想到少爺今晚也來了。
封瑾昀一進門,屋內的氛圍立刻凝結成冰,傭人們立刻屏氣凝神地站在一旁,戰戰兢兢地揣測着他的來意。
「葉禧呢?」
「少爺,夫人正在房間里休息。」張嫂道,「我們叫了好幾次,但是……」
封瑾昀眉頭輕蹙,第一次覺得葉禧如此令人頭疼。
「備用鑰匙給我,我親自去叫她。」
他滿臉不悅地開了門,房間一片漆黑,安靜得甚至察覺不到一絲人氣。
「葉禧?」
封瑾昀下意識地壓低聲音,靠近卧床,看見那道嬌小的身影靜靜地睡着,莫名放心許多。
但是打開床頭燈後,他這才注意到葉禧的異常。
她整個人都縮在在厚厚的被子里,因此動作沒被察覺。
此刻她臉色蒼白,滲出了一層冷汗,髮絲早已被浸濕。
封瑾昀伸手在她的額上探了探,葉禧的體溫果然異常滾燙。
「葉禧,葉禧?」
封瑾昀輕喚幾聲,卻沒得到她任何回應。
「我們現在去醫院。」
他正要替她換衣服,衣袖突然被牢牢攥住了。
葉禧微微睜眼,眸光迷濛。
「不……」

《封瑾昀葉禧》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