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夫人她拿錯劇本了
夫人她拿錯劇本了 連載中

夫人她拿錯劇本了

來源:google 作者:行燈中下游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阮晨星 霍林野

阮晨星死後才知道,她所在的世界,只是一本以她同父異母的妹妹阮未思為主角的甜寵文而她,不過是着色寥寥幾句的普通炮灰,死得無聲無息重生回19歲,對父愛的渴求全都散去,曾經爭強好勝的她徹底佛系了替嫁?給錢就沒問題丈夫是殘疾有心理問題?當個豪門鹹魚闊太它不香嗎?這一輩子,她不想再去謀奪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只想安安穩穩守着自己的家人朋友好好過日子說好早死的男人勾起唇角:沒關係,欺負我老婆的,我來收拾!展開

《夫人她拿錯劇本了》章節試讀:

  嘖。

  伍錚舔了一下牙根。

  這位傳聞中貧民窟出來,學歷不高的霍夫人,真是叫人大開眼界。

  「霍夫人的意思,反倒是我的不是了?」

  勾唇輕笑,他笑眯眯地向前傾身:「也是,霍夫人這樣的美人兒說我不對,那自然是我的錯。」

  這話就有些輕佻了。

  阮晨星冷下了眉眼。

  不愧是商界有名的笑面虎,笑得多溫和,吃起人來就有多狠。

  「伍總好興緻。」

  這時,一道略帶着冷意的聲音響起。身側傳來松木清香,阮晨星偏頭看過去。

  臉頰消瘦的俊美男人,轉動輪椅來到她的身側,黑眸平靜道:「我夫人脾氣不好,還望伍總多承認。」

  阮晨星失笑。

  這個男人還挺護短的。

  這一點笑意,猶如銀瓶乍破,一瞬間色若春花。

  伍錚舌尖不由抵住牙根,倒抽一口涼氣。

  這樣的美人兒,叫他這樣的風流浪子,都生出結婚的心思。

  「既然惹夫人生氣了,那伍易任憑夫人管教!」

  阮晨星平靜道:「那我就不客氣了!」

  說完她不知道從哪兒抽出一根木棍,拇指粗細,小臂長短。

  她素手如玉,露出一截皓腕。

  白得晃眼,一折就斷。

  伍錚倒抽口涼氣,這是有備而來啊。

  「怎麼?伍總反悔了?」

  沒人接,阮晨星照舊神色不變,笑吟吟道:「還是不捨得了?」

  被年紀輕輕的漂亮小姑娘追問,伍錚再厚臉皮,也沒好意思耍賴。

  硬着頭皮接過棍子,沒好氣地拿桃花眼瞪伍易:「過來。」

  「哥!」

  伍易不敢置信:「我是你親弟弟!」

  「少廢話。」

  伍錚不耐煩,提着棍子滿身匪氣,追着他揍。

  打都打了,他也沒留手。

  伍錚滿屋子亂竄,叫得聲音比誰都大,眼淚都快掉出來了。

  「別打了,別打了!」

  誰願意挨揍呢?

  挨打的地方火辣辣地疼,疼得他那點尊嚴都七零八落:「哥,你輕點!我是你唯一的弟弟!」

  「嘿,還不如沒有。」

  伍錚看起來是個風流種,打起人來倒是英姿颯颯。

  看得霍景軒汗毛倒豎,忍不住往沙發上瞥了一眼。

  這就是貧民窟出來的女人?

  長得是真好看,氣質也是真優雅。

  最關鍵的是,手段也是真的毒啊!

  霍家客廳雞飛狗跳,等伍易跑不動了,阮晨星才終於叫停。

  她還是那副笑眯眯的模樣:「伍二少學會好好說話了嗎?」

  「我,我……」

  伍易大腦宕機,又帶着點委屈:「就兩句話,犯得着嗎?」

  「看來打一頓不夠。」

  阮晨星淺笑:「伍總……」

  「別別別,夠了夠了!」

  伍錚捂着屁股慘叫:「我會了!我以後好好說話!」

  「那伍二少,說兩句來聽聽?」

  阮晨星滿意了,雙眸瀲灧地看他:「總該有些表示吧?」

  伍易眼圈都要紅了,不甘地瞪一眼握着棍子充當打手的自家大哥。

  看看別人家長,再看看你!

  「困境總是一時的,我相信霍先生會重新振作。」

  伍易心不甘情不願,乾脆又衝著霍景軒抬高了嗓子嚎:「霍三,是老子嘴賤,你別放在心上。」

  「你是誰老子呢!」

  伍錚咬牙,抬手給他腦袋一下。

  「小孩子總是吵吵鬧鬧的,伍總不必放在心上。」

  阮晨星抬起漂亮的下巴,溫聲道:「既然事情解決,我就不送兩位了。」

  合著用完了就扔,都不給他上杯茶的啊?

  伍錚不甘地摸摸下巴,對上她那張漂亮出眾的臉蛋又說不出話來,把她清甜的嗓音擱在舌尖上反覆咀嚼。

  這好事兒怎麼都讓霍林野佔了呢?

  酸溜溜地瞥一眼沉默到有些陰沉的霍林野,伍錚拎着伍易離開。

  霍林野的臉色一直有些難看,寒着臉轉動輪椅,一聲不吭就要離開。

  「霍先生。」

  細手按住他的輪椅,阮晨星溫聲道:「外人走了,自家的孩子可還沒收拾呢。」

  「你還想打我?」

  霍景軒眉頭一跳,不羈的眼神里都是不敢置信。

  他是不是太給她臉了!

  誰不知道霍三少脾氣火爆,怒火上來誰的面子都不給。

  她哪來的膽子?!

  「長嫂如母。」

  霍林野垂下眼,濃密長睫將所有的情緒收斂,冷淡道:「請便。」

  竟然真的就這麼轉身離開。

  阮晨星看着他帶着幾分冷意蕭瑟的身影,若有所思。

  「是你自己伸手出來,還是我強迫你伸出來?」

  她偏頭看向一頭綠毛的霍景軒。

  有區別嗎?

  霍景軒凶神惡煞的,像是立刻就要翻臉。

  當他是小孩子,還要打手板心?

  陳姐在一邊看得膽戰心驚。

  霍景軒,多火爆多硬氣一男的,誰能讓他老實挨打?

  沉着臉上前兩步,他一把撿起棍子,結結實實在自己身上抽了幾下:「老子自己來!」

  阮晨星露出點詫異。

  「不夠?」

  大名鼎鼎霍三少,疼得齜牙咧嘴也不掩兇惡,抬起棍子又要打。

  「不是。」

  一時哭笑不得,阮晨星抬手攔住他:「我是想說,打三下手板心長個記性就行了。」

  「三,三下?」

  霍景軒瞪大眼睛,滋味莫名:「伍總都不止三十下。」

  揍得伍易挺疼的呢。

  媽的。

  他心想,老子這不是被打壞了吧?

  竟然還嫉妒伍易挨打比較多。

  「讓伍總打伍二少,是給家裡孩子出氣,當然要你滿意才行。」

  阮晨星理所當然地點頭:「自家人,打那麼重幹什麼?」

  「奇裝異服,不修邊幅。」

  她眉頭微微皺起,看着他亂七八糟的打扮:「目無尊長,長幼不分。自己好好反省反省。」

  霍景軒動手的時候沒留手,身上火辣辣的。

  心裏也火辣辣的,又摻了點說不出的滋味兒,竟然還不賴。

  「夫人。」陳姐看着眼前的這一幕,覺得今天意外的事情太多,她已經麻木了。

  霍三這個炸藥桶跟個大狗似的低頭挨訓有什麼稀奇的,伍家二少五大三粗的,被帶走時候都快哭了呢。

  「先生吩咐店裡送來當季新品,請您挑選一下。廚房裡要準備晚餐了,您有什麼吩咐嗎?」

  「我不挑食,給三少備幾道喜歡的菜色。」阮晨星淡淡的應聲。

  像是父母打了孩子,又心疼地給多做兩道好菜。

  「是。」

  她自顧自去看新到的衣服鞋子,留下霍景軒咬住腮肉舔了舔,舌尖像是沾了點甜意。

  汪助理正在跟霍林野彙報情況:「夫人沒管鍾少,去學校就把三少和伍二少帶回來了。」

  霍林野摩挲了一下指尖,黑沉沉的眼眸看着被她拉開的窗帘,沒應聲。

  窗帘一直沒拉上,她走之後這個房間卻彷彿又黯淡了下來。

  她留下的淺淡香氣伴隨着時間越來越淺,黑暗裹挾着孤寂,重新肆無忌憚地將他包圍起來。

  他閉了下眼,臉色發白。

  汪助理的臉色大變,下意識地拉開抽屜:「先生,您的腿又疼了嗎?我給您拿葯。」

  「出去!」

  怒意不受控制地湧上心頭,霍林野一把抓起水杯砸在地上:「滾出去!」

  房間重歸於寂靜,感受着腿上撕裂的疼,他臉色難看的靠在輪椅上。

  如果不是胸口還有起伏,簡直像是一具沒有生氣的屍體。

  不知道在這樣的沉寂里坐了多久,房門又被敲響了。

  霍林野沒有絲毫的反應,房門依舊被推開了,伴隨着她總是帶着三分笑意,語調清緩又優雅的聲音:「霍先生,打擾了。」

  霍林野睜開眼,眼底充斥着血色,冷冷地看她。

  阮晨星視若罔見,走到他的身旁蹲下身:「多謝霍先生叫人送來的衣服鞋子首飾,我很喜歡。」

  他真的是個很好的人,就算自己正處在人生的低谷,情緒難以自控,還是會在這樣細小的地方體貼她。

  上一世,嫁給鍾少陽很久之後,他都不曾發現她沒有一件得體衣裙的窘迫。

  她黝黑的長髮像是水中輕柔順滑的海藻,帶着自然的卷度飄蕩在身後。

  左邊的鬢髮被塞在耳後,露出完美的側顏和白皙嬌嫩的耳朵。

  半跪在他身前,身體的曲線伴隨着她的動作展露無疑,猶如深夜海平面上升起的女妖,攝人心魄。

  霍林野挪開眼,嗓音有些沙啞:「沒什麼。」

  她的體面,也是如今霍家的體面。

  「我叫陳姐做了霍先生喜歡的菜。」她露出漂亮的笑:「我推霍先生下去吃晚飯。」

  她起身就要動作,被他一把按住。

  冰涼的大掌冷得直達人心肺,劍眉擰起:「我不去!不必管我,我不餓。」

  她看起來纖細柔軟,卻倔強的很。

  「不行哦。」阮晨星笑着抽回手:「吃飯當然是要一家人坐在一起,就算不餓也來用一碗湯。」

  「白天大家都有事情要忙,只有吃飯的時候聚在一起,是難得的家庭相處時間。這是我的習慣,希望霍先生也能早日習慣。」

《夫人她拿錯劇本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