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詭案實錄
詭案實錄 連載中

詭案實錄

來源:google 作者:流失之地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宣揚 懸疑驚悚 程博

人們說起命運總是因為面對殘酷現實的無能為力身負判官命的主人公程博陷入一件又一件的詭異命案中,他能否解開重重迷霧,知曉對方和自己的恩怨過往?恐怖源自真實,荒誕不經的傳聞背後,隱藏更深的是匪夷所思的真相!展開

《詭案實錄》章節試讀:

在趕去現場的路上,程博向胖子索要了和死者有關的一系列信息,死者林野,34歲,同樣是村子裏的人,但據說為人正氣,並非是會做出那種事的人。 在警車上程博向胖子索要了林野的照片,他看着照片上上不苟言笑的中年人,心中不禁一陣感嘆,還真是人算不如天算,沒想到活生生的一個人,就這樣以一種極為搞笑的死法死去了。 根據麻衣相術,程博仔細端詳着死者的眉眼以及臉骨的樣子,希望從中可以看出死者的性格。林野的眉毛黑而平,聚而不散,可知其人的確頗為正直,可惜眉毛有些過厚,而且眉尾鬆散,估計這個人生前有些好色。他的眼睛倒是清秀,可見其人應當頗為聰慧,可是他的眼神卻是晦暗不明,卻是貪而不智。 額頭平坦說明其人短命,鼻子中間有些塌,說明其人性格暴躁,而且頗為糟糕的是,其嘴角大而外展,此人若死必是死於口出之言。暫時能看到的就只有這麼多了,但也不能保證完完全全就是對的,這世間變化太多,若是遭逢變故或者有大毅力者,亦是可以改命的,但此類情況太少,故而推斷的大部分應當是正確的。 程博看着眼前亂七八糟的一堆土,心裏鬱悶至極,「難道你們重案組的人不知道要保護案發現場么?」 胖子無奈的攤了攤手,「我也想啊,可是在我接手這個案件之前,為了將屍體挖出就只得破壞現場嘍。不過好在重案組的人已經在破壞現場之前,將所有值得調查的東西都已經採納好了。」 唉,程博心裏嘆了一口氣,但願沒有漏掉什麼至關重要的東西。 程博看向胖子,問道,「有糞池的剖面圖嗎?」胖子點了點頭,將手中畫有糞池截面圖的一張紙遞給了程博。程博從胖子手裡接過圖紙,望了望早已掉落在地上的警戒線, 「我們就在這先挖出一個糞池的模型吧。」 說干就干,胖子與程博拿着倆個鐵鏟,按照圖紙在地上分別挖出倆個圓口,但是向下挖的時候倆人犯了難。 胖子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氣,「博哥這洞口未免也太小了吧,我進不去啊。」 程博看胖子才挖了一點土就渾身開始冒汗,「我說胖子,你能不能減減肥啊,這才挖了多少你就成這樣了,要是哪天你在街上遇到賊,怎麼可能追的上他?更何況洞口是否太小,也不能以你的體型作為衡量正常人的基準。」 胖子滿臉哭笑不得的表情,「我也想減肥啊,可是我就算一直喝涼白開都長肉,我身體就這樣,你說我怎麼辦。」 程博嘗試一個人下到洞口裡,但他也覺得這洞口悶小了點,以他這個偏瘦的身材都進不去。 「這可就有些奇怪了,先不說這死者是怎麼進的洞口,這挖糞池的人是怎麼下去,將U型底下的橫道挖出來的,完全不符合常理呀。」程博望着手中的鏟子,這還要帶一個工具下去,即使勉強能夠下去也會在洞底卡主,完全無法施展手腳來挖糞池的其餘部分。 程博此刻臉色陰沉,果然這件事更本就沒有這麼簡單。程博轉過身子看向胖子, 「胖子,你現在可以聯繫到發現死者的周萍么?」胖子點了點頭,從褲腰袋中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 「喂,是周女士嗎,我是剛剛接管這個案子的警官王宏,那天我們還見過的,對對,是我。是這樣的我們又有了新的發現,所以想去你那裡問幾個問題,你看現在方不方便?好好,你現在在哪裡?我這就趕去那裡。」 胖子向程博使了一個眼色表示成功了,於是他們二人就迅速趕往電話中所說的地方。 程博從胖子那裡得知,自從發現了林野的屍體後,周萍就以在這裡一個人住着有點怕為理由,搬到她男朋友家那裡住去了。所以現在要想見到周萍,就得去她男朋友家那裡。 程博坐在車上沉思,真的是由於一個人在那裡居住而感到害怕么,還是其實是心裏感到惶恐不安,而不去住那裡呢。自從得知周萍以及她的男朋友楊顯,都和死者認識的時候,程博心裏就出現了一種猜測,畢竟可以在糞池的尺寸上動手的,可就只有屋子的原主人了。 當程博和胖子倆個人來到楊顯的住址時,發現楊顯家裡只有周萍一個人,而這裡同樣是在這個村子裏,離周萍原來的住址其實不遠。很可疑,程博心裏暗道,如若真是害怕,為何不搬到更遠的地方去住呢,不過也可能是有男朋友的陪伴會安心一點吧。 不過當程博看到周萍時,立馬就推翻了心裏的僥倖,周萍這個人二十多歲,長得的確是漂亮,可是根據麻衣相術來看,她桃花眼,必然風流多情,她的眼眸清麗,顯示她是個較為聰慧的人,但是卻被她的眉尾所破壞,變得狡詐詭計多端。這樣的一個人會因為害怕那裡死了一個人,就去男朋友那裡求得安全?不,不會,顯然這個女人和這件案件有着無法掐滅的關係,極有可能是案件真實兇手的知情人,不過這只是懷疑,不可作為證據。 胖子和周萍寒暄了一會後,周萍顯然注意到了程博, 「王警官,這位是……」 , 胖子急忙介紹道,「這位是我們警局裡剛來的同志小程,因為想要見識一下這件案子的破案過程,所以粘着我跟了過來。」此刻程博恨不得親手剁了,這個沒長腦子的胖子,你有見過這麼沉着的新手么?但沒法,程博知道得裝作一副人畜無害,而且對人情社會懵懂無知的少年模樣。 但是程博剛剛那種沉着冷靜的樣子,以及倆人之間以程博為首的無形舉措,都已經落在了周萍的眼中,她故意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熱情歡迎道,「原來是小程同志啊,歡迎歡迎,這位王警官可的的確確是有本事的人,你要跟着他好好學習呀。來來先進屋裡坐,我給你們倒茶。」 周萍眼中一閃而過的警惕,還是讓程博注意到了,這下麻煩了,讓這傢伙察覺到了,真是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不過這也證明,這女人有什麼事瞞着他們。 趁着周萍去廚房端熱水的時候,程博捅了一下胖子,低聲說道,「一會兒要是她打聽我的身份,你不要說話,讓我來回答。」胖子奇怪的望着他,心想程博不會是,看上人家姑娘了吧,可是人家已經有男朋友了呀。(30)

《詭案實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