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鑒寶高手
鑒寶高手 連載中

鑒寶高手

來源:google 作者:祖安仁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寧川 張美琪 都市小說

天才少年因飛來橫禍,意外失去失憶,稀里糊塗成為了張家的上門女婿三年後記憶回復,鑒寶水平驚艷四座,又從金磚中意外獲得慧眼識物的能力,開啟了一段傳奇人生展開

《鑒寶高手》章節試讀:

第四章 婆颯鬼

自從剛才見過自己的那位兄弟寧海之後,寧川就對回家這件事沒有那麼的急迫了。

寧家,有一個繼承人就夠了。現在古董鑒賣所因為那件青銅器的原因正處於風口浪尖,現在他的出現,很有可能會造成一些無法挽救的後果,更何況,他的那位哥哥,絕對不會允許自己就這麼突然出現在公眾的視野裏面。

寧川一直都對三年前的那場車禍感到十分懷疑,自己從國外回來的事情沒有幾個人知道,為什麼偏偏在下飛機沒多久,就遭遇了那樣離奇的車禍事件。若不是自己命大被人救走,估計現在早已經是一具屍體了也說不定。

今天之所以會冒着風險去見寧海,這其中不乏有寧川對寧海的考究, 想要從寧海的身上看看他是不是跟這件事有關係。值得慶幸的是,王城和寧海的表現,不自然中已經透露出了許多信息,這也讓寧川心裏有了個底。

回到家中後,張美琪就消失了,今天寧川在鑒賣所闖出了這麼大的事情,估計用不了多久寧家就會調查到他們頭上,以寧荃那個睚眥必報的性格,絕對不會讓張家好過,所以張美琪現在必須得布置一些後手,防止因為這件意外的事情而導致張家真的被打擊沒落。

「你還有臉在這裡喝茶?」丈母娘劉氏也從張美琪的口裏面聽說到了這件事,風風火火的感到辦公室之後,卻發現寧川坐在那裡老神在在的喝茶,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模樣。本來她就對寧川沒有什麼好感,現在看到他這副模樣,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算了,早知道你是個爛泥扶不上牆的東西,我就不應該讓美琪堅持這麼多年。今天到了這裡,我也就實話跟你說好了。」

本來想要發火的劉氏,在長嘆了一口氣之後,壓抑住了自己的火氣,坐在了寧川的對面。

「今天,宋家的公子,宋有方來我們王家提親,我告訴人家,你已經跟我們家美琪離婚了。你要是識點抬舉的話,老實點待着不要惹事。不然的話,就別怪我張家,沒有給過你臉面。」

「我知道了…」寧川一副無所謂的態度。說實話他對這種事情並不是很感冒,自己的身份敏感這是沒辦法的事情。不過他也有信心,在自己恢復記憶之後,能把張美琪制的服服帖帖的,至於那些前來挖牆腳的,在他看來,都是一些跳樑小丑而已。

丈母娘走了,寧川一陣無語。要說這個劉氏,其實本身性格並不是很壞,就是為人有些勢利眼。不過這也怪不得她,畢竟自己現在的身份實在是上不得檯面。

「要是我去找父親的話….」寧川有些猶豫,自己一旦出現在父親的面前,肯定會得到重用,但隨之而來的一些後果,他卻並不一定承擔的起。如果說三年前他的回國時為了繼承鑒賣所的家業。那現在恢復記憶的他,也只是單純的想要證明自己的能力,並不想去跟自己的哥哥去爭取什麼。

「算了,還是再過段時間吧。」

就在這個時候,辦公室的門突然被推開,一穿着黑色西裝,帶着墨鏡的男子闖了進來,像極了電影中的保鏢角色,進來環視一圈之後,便站在了一旁一動不動,萬全把坐在那裡喝茶的寧川當做了空氣。

「咋了這是?」寧川有些摸不着頭腦。

隨後一個年輕男子走了進來,要說這人,長的倒很清秀帥氣,若是跟電視中的明星小鮮肉比起來,估計也不妨多讓。

即使是寧川那麼厚的臉皮,對自己自信萬分,在看到這個男子之後,都絲毫生不出想要對比的心思,因為對方實在是讓他有種自慚形穢的感覺。

男子走了進來之後,就自顧自的來到了寧川的面前,坐在了之前丈母娘劉氏坐着的位置,上下打量了寧川一眼之後就沒有多看,在那裡閉目養神起來。

「你是…」這倆人都什麼毛病啊,寧川有些無語,都是把鼻孔長在了腦門上的一副態度。若不是寧川脾氣好的話,估計現在都直接罵起來了。

「…」

「我們這裡是張氏典當行,請問是有什麼東西需要鑒定典當嗎,我也可以做主的。」寧川黑着臉。

「…」

「莫非是有生意要談?你總不是來相親的吧?」寧川有些無語,這小子什麼門路啊,拽的二五八萬的一副模樣,該不會就是劉氏所說的那個想要上門提親的宋家公子宋有方吧?

「張小姐在哪?」果然,聽到這一句之後對方有了反應。

果然是….兩個人陷入了凝固的氛圍中。寧川不想回答他的話,對方想要知道張美琪在哪,可寧川卻又不說話,宋有方又拉不下面子來多說一句,空氣就這樣凝固起來了。

就在這個時候,寧川發現了宋有方脖子上戴着的一塊玉佩。

這個社會上,稍微是有點實力和財力的男人,都不會在脖子上戴玉佩,因為玉佩吸財運。眼前的男子既為宋家的公子,難道家裏面就沒人提醒過他,帶不得這東西嗎?

可能是被寧川看的久了,宋有方感覺渾身一陣的不自在,這麼多年了,還是頭一次被一個男人用這種色眯眯的眼神給盯着,讓他感到有些毛骨悚然。

其實這也不能怪寧川,主要是他發現了那塊玉竟然不是平常的玉質品。

一般的玉質品,多以青白為色,常被雕刻為菩薩狀和生肖,為的就是保佑玉主人。可是這塊玉,青中帶紅砂,且被雕成了厲鬼的模樣。

要說這厲鬼的模樣,可不是近代或明清之後的厲鬼圖騰,若是仔細觀察的話,上面多為史書中描述的漢代炎鬼婆颯鬼。這種鬼圖騰一般是作為佛像底座被鎮壓的角色,基本上很少出現在掛飾上。

婆颯鬼會給人帶來不詳,這是佛教的說法,所以會被鎮壓。但是,在道教裏面,卻是對這種鬼圖騰有着另類的見解,因為漢代天氣變化無常,常有地方連年乾旱,後有人發現,祈求婆颯鬼能保證風調雨順,後婆颯鬼就成了祭祖一員。

可以說,這種圖騰好壞參半,但也從來沒有聽說過會有人將之帶在身上的,若是放在家裡供祭起來,倒還說得通。

再說材質,青中帶紅砂,被做成了血玉的模樣,憑白給這婆颯增添了幾分凶氣,像極了栩栩如生被鎮壓在羅漢佛像底座上的厲鬼。

可以這麼說,帶着這塊玉佩,這宋有方能一直活奔亂跳到處跑,那是他祖上積德,有了無限功勛。不然的話,他在戴上這玩意的第一天起,估計就死透了。

雖說迷信不可信,但古人傳下來,自然有他的道理,這也是寧川想不通的地方。

「請問,老兄最近是否感覺,諸事不順,且心火旺盛,煩躁不安?」寧川抿了一口茶,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像極了電影中的那些四處忽悠的老神棍。

「是,怎麼了?」宋有方一瞪眼,感覺面前的男子莫名其妙。事實上他最近確實是感覺自己有些倒霉,於是這才聽人建議想要跟張美琪來求婚。聽說這個女人不僅長相不差,很有才能,還一臉旺夫。雖然說之前娶了個不成器的上門女婿,但最近離婚了,所以他才趕上門來。

「兄弟,我觀你,最近有血光之災啊!」寧川一扣杯子,滿是嚴肅的盯着宋有方的臉。

「你說啥呢?」一直站在宋有方身後的那保鏢有些不樂意了,若不是宋有方及時伸手攔住他,估計現在有血光之災的就變成寧川了。

「哎?你這句話也有人跟我說過,我昨天去參加寧家鑒賣所舉辦的集會時候,寧荃所長就是這麼跟我說的,但是他沒有告訴我為什麼。」寧荃說過的話,他自然不會不信,只是對方不願意多說,他也不敢多問,現在又有人說這件事,他要是再不問清楚,那就是傻子了。一瞬間,宋有方對寧川的態度大有改觀,甚至都有了一絲討好的意味。

「這樣,你要信我的話,你把脖子上的那玉佩摘下來給我,我就給你解答。你要不信的話,當我什麼都沒有說過。」

宋有方狐疑的看着寧川,有些猶豫,心裏做了一番掙扎之後,還是從脖子上把那婆颯鬼的玉佩給取了下來,放在了寧川前面的桌子上。

「好東西啊。」寧川的口水都要流出來了,他一眼就看出來,這玉佩至少有着上千年的年份,單說品質,也足以賣出一個天價。不過,這也是較為低俗的做法。更重要的是,這塊婆颯鬼玉佩背後所蘊含的意義,那可是對史書記錄文案的一個挑戰。

若是真的證實的話,這就是天大的新聞。

嘶…

抬頭的一瞬間寧川看到了宋有方有些不可置信的表情,顯然是發現了自己的窘狀,連忙吸回了口水,朝着宋有方露出了一個自認為是和善的笑容。

「兄弟,這東西賣不!?」

《鑒寶高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