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劍獄
劍獄 連載中

劍獄

來源:google 作者:眼裡有光的貓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嚴鶴 其他小說 江塵

跌落神壇的天才江塵,意外開啟「萬古劍獄」,收震獄古劍,習霸天九劍,大殺四方劍,殺人之利器也劍道,即是殺道也展開

《劍獄》章節試讀:

「江塵,碧雲宗少主之位,從今天開始,由嚴鶴繼承!」

碧雲宗祖祠之外。

江塵在眾人冷漠,嘲諷的目光當中,走了出來,對這些目光,江塵早就習以為常了!

「三年了…江塵的少主之位,總算被廢除了!」

「報應!想當年江塵是武城獨一無二的天才劍修!將多少同齡之人踩在腳下,如今三年過去了,竟然一無進展,甚至還退步了!」

「人少輕狂,這下子跌落神壇了吧!」

「少主之位,就應該由嚴鶴來繼承。」

聽着周圍冷嘲熱諷的聲音,江塵難免內心感到了刺痛!

就是眼前這群人,三年前對他可是笑臉相迎,如今他跌落神壇了,這群人便開始落井下石了!

三年了。

他的境界莫名其妙的停住了,甚至開始有後退的跡象,曾經的天才少年,如今當時最差的同齡人,都已經超過他了!

當初被推上少主之位的他,在沒有了絲毫價值之後,毫不留情的被廢除了!

「師哥…」

這時,

一道可愛的身影,就像一道精靈一樣,在萬眾矚目當中,朝着江塵走來,周圍的人,瞬間露出了仰慕的神色。

江塵微微一愣,竟然是自己的小師妹,楚玉。

在碧雲宗當中,楚玉可謂是真正的天才少女,三年前,楚玉還是一個只會跟在自己屁股後面的跟屁蟲。

如今,估計已經到了江塵也捉摸不透的境界了!

「小玉。」

江塵看見楚玉,習慣性的摸了摸楚玉的頭髮,楚玉並不排斥這一點,甚至有點可愛的拱了拱!

周圍的人,看到江塵竟然能跟楚玉這樣的天才少女互動,簡直就是一陣羨慕嫉妒恨!

江塵已經是一個廢物了,憑什麼還有這麼好的福氣?

本以為可以看到江塵的笑話,誰成想,這樣的江塵,竟然還能夠得到天才少女的青睞!

眾人瞬間一陣火大!

「江塵師哥!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

楚玉皺了皺瓊鼻,嗔怪了江塵一聲,但是卻沒有阻止江塵的動作,反而很享受這種感覺。

這說明三年來,江塵並沒有因為被冷落,就性情大變,這也是楚玉內心崇拜江塵的原因!

總是擁有着同齡人沒有的成熟!

「哼!楚玉,江塵少主之位已經被廢,不再是當初那個天才少年了!」

眾人聞聲看去。

這時,祖祠當中的一名面色陰冷的少年走了出來,身後是碧雲宗的幾位長老!

他,就是嚴鶴!

他看到落魄的江塵,竟然還能夠被楚玉如此青睞,而登上少主之位的他,卻從未有過如此的待遇。

一時之間,嚴鶴嫉妒之心發作了!

楚玉看向了嚴鶴,眼神突然變得冷淡了起來,「江師伯鎮守**帝國邊境,如今你們趁着江師伯戰事吃緊,私自廢除少主之位。」

「就不怕江師伯,帶着大軍殺回來嗎?」

在江塵面前乖巧的跟個小精靈一樣的楚玉,在別人面前,突然變成一個獨當一面的女強人了!

江塵錯愕,看着站在自己身前,亭亭玉立的楚玉,心中暗道,看來這小妮子,已經不是當年的跟屁蟲了!

三位長老聽到楚玉的話,臉色微微一邊。

楚玉說的,真是江塵的師傅。

江塵的江戰是這一任的宗主,同時也是**王朝的鎮北將軍,手下擁有不少雄獅,平日之間,沒人膽敢招惹。

但是一年前北方戰事告急,江戰不得不遠赴北方戰場,臨行前給了宗門警告,若是江塵遭受了什麼不好的待遇,必定揮師回來!

如今江戰不在,江塵的少主之位直接被罷免,若是江戰得知了,怎麼可能罷休?!

不過下一刻。

大長**大哈哈笑了起來,「若是以前,我們還會顧忌江戰的面子,但是如今,新任少主嚴鶴,已經成了拜入了**神山!」

什麼?

**神山!

聽到這句話,眾人倒吸了一口涼氣!

**神山,這是**帝國無數人嚮往的修鍊聖地!

就連**帝國,都不得不聽從**神山的命令,可想而知,**神山的霸主地位!

如今!

嚴鶴竟然拜入了**神山,難怪宗門竟然膽子這麼大,敢不顧江戰揮師北下,直接廢了江塵的少主之位,捧嚴鶴上位!

在**神山面前,江戰就只不過只是一個區區的將軍而已。

江塵皺了皺眉頭,沒想到嚴鶴竟然拜入了**神山,難怪突然變得這麼囂張!

楚玉卻是面無表情的道,「大長老,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神山在整個大陸上,又算的了什麼?」

說著。

楚玉眼中,就像突然出現了兩道古青色的小劍一樣,凌厲的感覺,讓大長老突然感到了渾身刺痛。

大長老看到這一幕,就像是想到了什麼,內心突然慌亂了起來!

而這時,

嚴鶴沒有意識到這一點,看到楚玉,竟然為了保護江塵,直接頂撞大長老,這份福氣,為什麼他就沒有,江塵不過已經是已經廢物天才了!

「江塵!難道你就會躲在女人背後嗎?我現在給你一個機會奪回少主之位,如果你是一個男人的話,就不要拒絕!」

嚴鶴眼中浮現着戾氣!

他要楚玉的面前,徹底的擊垮江塵的尊嚴,讓楚玉看看,江塵,只不過是個廢物而已!

楚玉臉色一冷,正想說什麼。

江塵拍了拍楚玉的肩膀,楚玉微微一愣,看到江塵,一臉微笑的走了出來,然後走到了楚玉的身前。

這時,

江塵看着嚴鶴說道,「呵!我看你不過只是想宣洩你的嫉妒心而已,看來這位新晉的少主,內心有點自卑啊…」

說著,江塵聳了聳肩膀。

嚴鶴臉色一變,沒想到江塵內心一下子就戳中了他的心思,甚至連他自卑的事情,都給說了出來,瞬間就一陣惱羞成怒了!

突然,

嚴鶴就像是想到了什麼,對着江塵冷冷笑道,「江塵,有件事忘記告訴你,我聽說江戰在北方戰場受了重傷,根本無緣顧你!」

「若是聽到你少主之位被廢,說不定…會直接氣血攻心呢?」

什麼?

一直淡定無比的江塵,聽到師傅身受重傷的消息,臉色漸漸冷了下來!

《劍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