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驚世醫婿小說
驚世醫婿小說 連載中

驚世醫婿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唐瑩瑩江寧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唐瑩瑩江寧

「江中新聞」 「唐家為十年前毀容的唐瑩瑩招婿!」「要求如下:身體健康,無不良嗜好,入贅唐家,每月薪水兩萬!」男子聽到「唐瑩瑩」三個字眸子猛然一抽。展開

《驚世醫婿小說》章節試讀:

蕭家,江中四大豪門之首。
今天,對於蕭家來說是一個值得慶祝的日子、一是蕭家旗下的龍騰集團跟千君集團簽訂了協議,成為了最親密的合作夥伴,這代表蕭家勢力更上一層樓。
二是蕭家老爺子蕭別鶴八十歲大壽。
蕭家別墅外,豪車雲集,江中名流紛紛現身,慶祝蕭家老爺子八十大壽,恭賀蕭家跟千君集團成為永久合作夥伴。
「王家送上千年玉如意,價值八百萬,祝蕭老爺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周家送上金蟾一隻,價值一千兩百萬,祝蕭家財源滾進。」
「趙家送上唐伯虎真跡,價值八百八十萬……」
蕭家大門口,禮儀小姐姐拿着話筒,不斷的通報來賓送上的禮物。
別墅大廳,蕭別鶴一身青裝,雖以八十,但模樣卻很精神,聽到諸多來賓送的禮物,他笑的眼都合不攏了。
宴會上匯聚了來自江中各大家族的人。
就連唐家這等二流家族的人也來了,為了巴結上蕭家,唐天龍也是煞費苦心,花了高價買了一個玉佛送給蕭別鶴。
各大家族的人都趁此機會結交,擴展自己的人脈。
蕭家別墅外,一名身穿褐色大衣,臉上帶着一面面具的男子扛着一口棺材徒步走來。
這口棺材起碼也有兩百斤,但男子卻單手舉着,似乎一點都不費力。
這是江寧。
威震南荒的龍帥江寧。
他這次回來,一是報恩,二是報仇。
現在入贅了唐家,是唐瑩瑩的老公,他不想給唐瑩瑩帶來麻煩,所以帶上了黑色的面具,化身鬼面閻羅。
轟!
來到蕭家大門前,他猛地用力,舉着的棺材瞬間飛了出去,撞碎了蕭家的大門,落在蕭家別墅大廳。
忽如起來的一幕,嚇住了宴會上的所有人。
喧鬧的宴會忽然變的安靜。
怎麼回事?
今天是蕭別鶴八十大壽,誰膽子那個大,敢送一口棺材?
蕭別鶴正在跟幾個家族的掌舵者閑聊,看到飛進來的棺材,他老臉一沉,吼道:「怎麼回事,保安呢,幹什麼吃的,什麼人把這玩意送進來的,快給我抬出去。」
「蕭別鶴,這棺材,是給你的禮物,今天是你八十大壽,明年的今天,也是你祭日。」
一道吼聲從門外傳來、緊接着,一名身穿褐色大衣,臉上帶着一面鬼面具的男人走了進來。
「你,你是誰?」蕭別鶴死死的盯着江寧,這裡是蕭家,他是蕭家掌舵人,是江中數一數二的大人物,誰敢這裡放肆。
「要你命的人。」
冷漠的聲音響徹大廳、帶着黑色鬼面具的江寧一步一步的走了過去。
「容不得你放肆。」一個二十來歲的男子走了過來,伸手指着江寧,罵道:「不管你是什麼人,來了蕭家,是龍得給我卧着,是虎得給我趴着。」
他是蕭家蕭斌,蕭斌指着江寧鼻子罵,要把他臉上的黑色鬼面具取下來,冷聲道:「帶着面具裝神弄鬼,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是什麼人。」
江寧猛地出手,拉着蕭斌的手,微微用力,把蕭斌拽了起來,猛地用力旋轉。
「咔滋。」
蕭兵一條手臂被活生生的拽了下來,鮮血傾灑大地。
「啊……」
蕭斌發出撕心裂肺的痛叫聲。
來參加宴會的江中名流都嚇傻了,他們生活在和平時代,什麼時候見過如此血腥的畫面,很多人都紛紛後退,生怕遭受殃及。
江寧宛如一尊殺神,隨手把手中的斷臂丟在地上,他身上的氣場很強,加上強勢出手,在場的蕭家人都嚇的身體瑟瑟發抖,不斷的後退。
蕭別鶴也是微微後退,伸手摸着後腰,準備掏武器,擊殺眼前這個不速之客。
江寧一步步的朝蕭別鶴走去。
幾十人的別墅大廳,只有蕭斌痛苦的哀叫聲。
叫了幾聲後,他直接痛的昏死過去,大廳瞬間變的死寂,只有帶着死亡氣息的腳步聲。
「跪下。」
江寧的喝聲響徹。
江寧身上氣勢很強,這是在久經戰場,斬殺無數敵軍而形成的殺氣,在殺氣的壓抑下,江中名流,蕭家人皆以嚇的膽顫,加上蕭斌一條隔壁被瞬間扭斷,現在沒人敢站出來說一句話。
一聲跪下,宛如當頭棒喝,震的前方的蕭別鶴心頭一顫,六神無主。
此刻,他忘記了反抗,身體不受控制的跪在地上。
「撲騰。」
看到這一幕,遠處江中名流傻眼。
這可是蕭別鶴,江中四大豪門之首蕭家的掌舵者,現在居然如狗一般跪在地上。
江寧手中出現了一根鐵絲,這根鐵絲很詭異,一節一節的,如果仔細看,就會發現,這是由無數銀針鑲在一起組成的。
「蕭別鶴,你可知罪?」
此刻,蕭別鶴才反應過來,他背脊骨都冒出了冷汗,怎麼回事,我怎麼跪下了?
他想站起來,但卻發現雙腿無力,怎麼也無法站起身。
「小子,你知道你在跟誰說話嗎?」站不起來,但他表現的卻很強勢,伸手摸着後腰,隨時準備擊斃眼前這個不速之客。
其他蕭家人面對這一幕,都不敢站出來,生怕遭受到殃及。
「讓你死個明白,十年前,花居湖畔,一場大火,燒了一天一夜,三十八亡魂,需要你鮮血祭奠。」
帶着冷漠,無情的聲音響徹別墅大廳。
江寧人一閃,瞬間出現在蕭別鶴身後,拿起手中銀針組成的鋼絲,套在他脖子上,微微用力。
鮮血傾灑,人頭落地。
「啊。」
江中名流嚇的尖叫,全都趴在地上,身體瑟瑟發抖,蕭家人見蕭別鶴慘死,也是魂都嚇沒了。
江寧拿出一個黑色的袋子,裝上地上的人頭,轉身就走。
他人已經離去,蕭家別墅卻是一片死寂,所有人都蹲在地上,雙手抱着腦袋,而蕭別鶴的無頭屍體,則靜靜的躺在大殿上。
……
江家陵園,江天墳前。
江寧放下手中的黑色袋子,靠在墓碑前。
他拿出了一壺酒,狠狠的飲了一口,隨後將其傾灑在墳前的地上。
「爺爺,你安息,孫兒一定讓江家亡魂得到安息,花月山居圖,孫兒也會想辦法奪回來。」
說完,他起身,轉身就走。
回到帝王居後,他洗了一個澡。
蕭家別墅。
前來祝賀的江中名流皆以離去。
別墅大廳,擺放着一口棺材,蕭別鶴的屍體,靜靜的躺在地上。
而被扭斷手臂的蕭斌,已經被送去了醫院。
蕭家人皆以跪在蕭別鶴屍體前。
為首的是一個身穿衣裙,性感美艷的女子,她是蕭別鶴的小女兒,蕭若然。
那個憑着一己之力,攪得江家天翻地覆,毀了江家的蕭若然。
她美艷的臉蛋上帶着低沉。
「給四哥打電話了嗎?」
蕭若然的怒吼聲在寂靜的大殿響徹。
「打,打了。」
「現場的一切都別動,等四哥回來。」
……
夜深人靜,江中軍區,幾架直升機降落,在直升機上,還刻畫著西境兩個字。
一名身穿戰袍,神色冷漠的中年男人下了機。
外面,站着一排全武裝的軍人,這些人站的筆直,瞬間敬禮。
緊接着,一輛輛普吉車開來,中年男人上了車,車直接朝蕭家別墅開去。
趕回來的中年男人看到蕭家別墅的情況,看到躺在大廳的無頭蕭別鶴,瞬間取下了帽子,撲騰一下跪在地上。
「爸,兒來晚了,我發誓,不管是誰,我絕對不會放過他。」
一道帶着無邊憤怒的咆哮聲響徹。
「四哥。」蕭若然走來。
眼前這人不是別人,是蕭別鶴的四兒子,蕭戰。
蕭戰面無表情,神色低沉,「我需要宴會的監控視頻。」
「是,馬上去取。」蕭若然點頭,頓時吩咐人去取監控。
蕭戰則站起來,檢查蕭別鶴的傷口,隨後看了視頻,看到了江寧殺蕭別鶴的全過程。
他臉色冷漠,問道:「此人在殺爸之前說了什麼。」
蕭若然開口,道:「十年前,花居湖畔,一場大火,燒了一天一夜,三十八亡魂,需要你鮮血祭奠。」
聞言,蕭戰拳頭緊握,臉色一沉:「江家餘孽?」
「應該是。」
蕭戰捂着臉,對蕭若然微微罷手,道:「讓爸入土為安,一切喪事從簡,我連夜去趟京都,詢問一下那個大人物,江家還有什麼餘孽活了下來。」龍王醫婿

《驚世醫婿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