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抗戰之開局讓少帥下跪
抗戰之開局讓少帥下跪 連載中

抗戰之開局讓少帥下跪

來源:google 作者:極品石頭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張宗卿 馬玉

穿越到1925年,成為從西點軍校、D國軍事學院畢業的張大帥第二子張宗卿偶獲超級軍工設計系統,各式超時代武器紛紛湧現彼時,時局維艱,華國尚未一統羸弱的華國面對虎視眈眈的倭奴國,張牙舞爪的大熊國世界格局風雲涌變,華國在二公子的帶領下自此復興,傲立於世張漢青:「誰敢欺負我,你們知道我二弟是誰?我二弟是大帥,我就是扛着二弟的旗子吃軟飯,不服氣,憋着!」張大帥:「家有麒麟兒,張家必興,華國必興!」姜老闆:「倭奴國人打過來了怎麼辦?釀皮西,問張宗卿去!」白諸葛:「白某自認諸葛,卻連給張宗卿提鞋的資格都沒有」李綜任:「從未見過如此戰法,從未見過如此火力壓制,簡直是吊錘倭奴兵啊!」思達林:「打什麼打?看着張宗卿的軍隊來了,撤退就是!這叫保存實力」倭奴國:「悔不該招惹華國,悔不該招惹張宗卿」……展開

《抗戰之開局讓少帥下跪》章節試讀:

張宗卿拿着隆美兒贈送的勃朗寧手槍,氣勢洶洶就往拈花庭方向殺去。


而被張宗卿氣勢嚇到的管家、各房夫人,以及張宗卿的弟弟妹妹們。


都是大氣不敢出一下,直到張宗卿離開十多分鐘後。


張漢廷的生母趙夫人,才是慌慌張張的爬了起來。


一想起張宗卿直接掏出槍,就是往拈花庭殺去。


這個婦道人家慌了神。


「管家,管家!」


「快讓楊雨亭將軍帶人過去啊,再不過去的話,宗卿就要把漢廷殺死了!」


說著,張漢廷的生母趙夫人就往往外走去。


但,在張宗卿面前,被嚇得屁都不敢放一個的老管家,卻是一把把住了大門。


「夫人,今天您就是殺了我,我也不會把您放出去的。


「二公子要是知道我忤了他的逆,非殺了我不可!」


老管家人老眼不花,他知道繡花枕頭張漢廷,連做二公子的對手都不夠資格。


所以他絲毫沒有猶豫,直接擋住了要奪門而出的趙夫人。


「好啊,你竟然,你竟然坐視他們兄弟相殘,若是漢廷真的被宗卿殺了,我第一個就要殺你!」


趙夫人那肯聽管家的說解。


張漢廷是她唯一的兒子,她說什麼也要為自己的兒子拼了這把老命。


「夫人,不要衝動!」


「如果真讓楊將軍帶人去,大公子反而更會危險。


「為今之計,只有把大帥請回來,才能讓勸住二公子啊!」


管家話音落下,張漢廷的生母趙夫人頹然的坐下。


「真的嗎?真的嗎?」


趙夫人不住的念叨道。


但知道張宗卿恐怖的她,根本就無能為力!


張宗卿與張漢廷兩個人,雖然年齡差不過兩、三歲。


但性格卻是判若兩人。


一個精明能幹。


一個懦弱無能!


直系的吳書生、皖系孫屠夫,以及閻老闆,馮投機等人。


無一例外,都在當時剛剛成年的張宗卿手下吃了大虧。


直系的吳書生更是丟盔棄甲,奪命而逃。


撿回一條命的吳書生自此之後,都是避開張宗卿的鋒芒。


他逢人就是開口說道:「生子當如張宗卿!」


由此也是可見,張宗卿的實力到底是有多恐怖。


其實不只是趙夫人、管家幾人,整個奉軍就沒有幾個,是不處在張宗卿的陰影之下的。


這樣強勢的張宗卿,也只有張大帥才能勸得住。


另一邊,張宗卿提着勃朗寧手槍,就是往「拈花庭」殺去。


拈花庭是奉天府有名的煙柳之巷。


走在其中,便有脂粉味鑽入鼻中。


周邊鶯歌笑語,嬌媚撩人的聲音傳來。


這些靠身子謀活路的女子,搖曳着柳條般的身段。


讓血氣方剛的男子,生出異樣的心思。


在拈花庭的某間閣樓里,有一群紈絝公子哥兒,癱軟的躺在床上。


周邊鶯鶯燕燕走馬觀花,有侍女幫這些個公子哥兒錘着大腿。


張漢廷愛逛煙柳街,愛抽大煙,就是這幫公子哥兒帶壞的。


享受着侍女嬌嫩的肌膚,張漢廷肆無忌憚的摸了一把。


然後側躺着,又是抽了一口大煙。


整個人飄飄欲仙。


簡直是快到了仙境。


這時候,楊雨亭家的大公子,也是抽了一口煙。


「六子,這地方不錯吧!早說過這地方就是享受。


「男人快活的地方!」


楊雨亭的大公子楊偉傑享受的抽了口大煙,繼續說道。


「六子,你說大帥準備什麼時候把位子傳給你啊?」


「等你登上大帥的位子,少帥變大帥,我們這群兄弟就能跟着你吃香的、喝辣的了!」


享受着侍女的服侍,楊偉傑有些忘乎所以。


而另一邊,沉迷於大煙與美色中的張漢廷。


卻像是被人當頭澆了一盆冰水,整個人就竄了起來。


「楊偉傑,你這話可不能亂說,我父親的位子是我家二弟的。


「就是給我十個膽子,也不敢跟我家二弟爭位子啊,你說這話怕不是瘋了吧!」


常年被張宗卿教訓的張家大公子,哪裡敢跟自己的二弟對着干?


一想起這麼多年,被張宗卿壓着抬不起頭來。


張漢廷的後背,起了一身的冷汗。


「六子,我說你啊,你就是膽子太小,他張宗卿算什麼東西?怎麼就一直能站在你的頭上耀武揚威?」


「都是大帥的兒子,你就不能和他爭一爭?」


「六子,你是大帥的嫡長子,軍方可是有很多人是鼎力支持你,不要錯過了這個機會!」


楊偉傑語重心長的開口說道。


「楊偉傑,不要說了,小心禍從口出。


有另外一名紈絝公子開口說道。


也就他們這一輩,沒親眼看到張宗卿在戰場上的風采。


才敢說出這麼不知天高地厚的話來。


這句話,就算是楊偉傑的父親楊雨亭,也是不敢這樣說。


「怕什麼,別說是他張宗卿不在這裡,就算他張宗卿站在我的面前。


「我還是這句話,他張宗卿算什麼東西?他又不是嫡長子,怎麼配跟我家六子爭?他有哪樣比得上我家六子?」


「要我看,他就是徒有虛名,就是個繡花枕頭。


楊偉傑大放厥詞。


但就在這時,提着勃朗寧手槍的張宗卿一腳踹開了這個雅間。


他冰冷的眼神像是萬年不化的極地冰川,充滿了殺意。


「是嗎?」


「你是說我張宗卿算不得什麼東西?」


話音一落,整個空間的溫度似乎降到了零攝氏度以下。


看着手提勃朗寧手槍的張宗卿,一眾繡花枕頭公子哥兒兩股戰戰。


他們哪裡能想到楊偉傑話音剛落,六子的二弟張宗卿就殺過來了?


和這些紈絝公子不同,眼前這個青年可是一路從屍山屍海中殺過來的。


張漢廷更是被嚇得差點摔倒過去。


「二……二弟,我……我不是這個意思……」


張宗卿掃了張家大公子一眼,然後大聲喝道。


「廢物,丟盡了張家的臉。


「不肖子孫張漢廷,給我跪下!」


幾乎是毫不猶豫,大名鼎鼎的張家大公子,風流倜儻的**「四公子」之首——張漢廷。


「撲通」一聲,跪倒在了張宗卿的面前。


一時間,看到這一幕的所有人。


一片嘩然!


…… 


《抗戰之開局讓少帥下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