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凌依然易謹離小說全文閱讀
凌依然易謹離小說全文閱讀 連載中

凌依然易謹離小說全文閱讀

來源:外網 作者:罪妻來襲:總裁很偏執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罪妻來襲:總裁很偏執

深城首富易瑾離的未婚妻死亡,車禍肇事者凌依然被判入獄三年。她出獄後,卻意外招惹上了易瑾離。她跪在地上求他,「易瑾離,你放過我吧。」他卻笑笑,「阿姐,我永遠都不會放過你。」都說易瑾離冷心絕情,可是卻把一個坐過牢的環衛工寵上了天。然而當年的車禍真相,卻把她對他所有的愛都摧毀了,她從他身邊逃離。多年後的一天,他跪在了她的面前,「依然,只要你回到我身邊,怎麼樣都可以。」她冷冷凝視着他,「那麼你去...展開

《凌依然易謹離小說全文閱讀》章節試讀:

只是一直等到晚上9點多,他卻還是沒有回來。凌依然心中有些急了,怕出什麼意外,可偏偏對方的身上並沒有手機,讓她連想打電話聯絡一下都沒法聯絡。

凌依然乾脆走出出租房,來到了小區的正大門處,不斷地左右張望着,希望可以快些看到她所期望的那抹身影。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終於看到了那一抹熟悉的身影朝着這邊走過來。

「阿瑾!」看着這身影走近,她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易瑾離看着朝着他奔過來的身影,不禁有些微微一怔。

他看着她奔到了他的跟前,微微地喘着氣。她的臉蛋被凍得通紅,但是那雙杏眸卻晶亮亮的。

「太好了,你總算回來了。」她道。

「阿姐,你是……在等我?」他看着她問道,手指輕輕地划過她的臉頰,那份冰冷沁入着他的指尖,看來,她應該是在外頭等了有些時候了。

「是啊,你這麼晚沒有回來,我好擔心。還好,你平平安安地回來了。」她笑了笑道。

他眸光微微流轉,她在擔心着阿瑾,而非是易氏集團的易瑾離,只是不知道將來她若知道了他就是易瑾離,可還會這麼擔心他。

掀了掀唇角,他道,「傳單發得有些晚了,阿姐的手也冷了吧,我幫阿姐搓暖和些。」他說著,雙手執起了她冰涼的手,攏在掌心中,學着她上一次的樣子,手心摩擦着她的手背。

凌依然只覺得手心漸漸的溫暖了起來,明明是那麼冷的天,但是卻……好暖。

「阿瑾,有你真好。」她低喃着。

他唇角彎彎,「那麼阿姐就記住這句話了,希望將來別後悔說過這樣的話。」

「一定不會後悔。」她道,「好了,我手已經暖和了,我們回屋子裡去,我把飯菜再熱熱。」她拉着他走進了小區,並沒有注意到在小區門口那條街的拐角處,停着一輛黑色轎車。

而此刻,車上的高琮明不敢置信自己剛才看到的那一幕。易爺……居然在給一個女人暖手……呃,剛才那動作,應該可以稱之為是暖手吧。

他可從沒見過易爺對哪個女人做出過這樣的舉動來,就連那位曾是易爺未婚妻的郝梅語都不曾有過這樣的待遇。

可現在,易爺居然對這個凌依然這樣做了,這個凌依然還是郝梅語那場車禍的肇事者!

再聯想到之前易爺親自去會所的門口接着醉酒的凌依然的情景,高琮明覺得自己的腦袋有點不夠使了。

易爺到底是怎麼想的?而凌依然,在易爺的心中,又佔據着幾分的位置?

――――

第二天,高琮明在總裁室對着易瑾離彙報行程和工作事宜的時候,眼睛總是忍不住地朝着易瑾離的手瞥去。

易瑾離的手很漂亮,手指修長,骨節分明,就連身為男人的高琮明,都會覺得自家上司的這雙手着實好看。

高琮明曾經見過這雙手毫不留情的掐着別人的脖頸,幾乎要了那人的命,亦可以任由着淋漓的鮮血淌滿着手,讓人顫,栗到起雞皮疙瘩。

可卻從未見過這雙手去給另一雙手取暖的,尤其是,那雙手的主人,還是一個坐過牢的女人。

「我的手怎麼了?」易瑾離的聲音驟然響起在了高琮明的耳邊。

「啊,沒什麼。」高琮明回過神來,趕緊移開了視線,把一張請帖遞到了易瑾離的面前,「這是郝家的請帖,郝家和蕭家聯姻,兩周後,郝以夢會和蕭子期訂婚,郝董事長是希望易爺您能參加。」

「訂婚?」易瑾離瞥着這張請帖。

他自然明白郝家送來這張請帖的用意了,畢竟郝家已經身故的大女兒郝梅語曾是他的未婚妻,和蕭子期卻和肇事的凌依然曾是男女朋友,郝家這是想要看看他這邊的態度了,「那就去看看吧。」

高琮明記下。

下午的時候,高琮明陪着易瑾離來到了市內一所私立醫院,能進這家醫院的,通常非富則貴。

高琮明站在病房外,易瑾離推開了病房的門,緩步走了進去。

高琮明知道,裏面此刻在病房中的那個老人,曾經叱吒風雲,在深城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但是唯一的兒子卻為了一個女人,離家出走。

多年以後,回到易家的,不過是一捧骨灰和一個孩子而已。

病房內,易瑾離看着病床上的老人,這個他該稱之為爺爺的男人,穿着一身病服,手背上還掛着點滴,日漸衰弱的身體,看上去有些乾瘦。

「你來了啊。」易老爺子看着唯一的孫子道。

「嗯,我來了。」易瑾離應了一聲。

祖孫兩人,就這樣靜靜的面對着面,而兩人彷彿對這種「無聲」已經很熟悉了。

過了好一會兒,易老爺子才打破了這份沉默,「我聽秘書說,郝家和蕭家要聯姻了?」即使老爺子住院期間,但是他的秘書還是會每天彙報一些重要事情告知他。

「兩周後訂婚,已經發來請帖了。」易瑾離道。

「你打算去?」

「為什麼不去?」他反問道。

易老爺子雙眼突然盯着眼前的孫子,過了良久,驀地笑了起來,「好、好,你不像你父親。」

自從郝梅語死後,這三年,孫子並沒有再和什麼女人交往,易老爺子還一度擔心孫子會像兒子那樣,為了一個女人,深陷在情感中,然後會無法接受郝家蕭家的聯姻。

畢竟,蕭子期的前女友,是害死了郝梅語的人。

易瑾離自然明白老爺子所說的「不像」是指什麼。「是啊,我不是他,也不會像他。」

易老爺子突然一把抓住了易瑾離的手腕,布滿着皺紋的蒼老手指,像是用盡全力似的拽住,「記住你今天所說的話,永遠都不要學他那樣,他當初要是肯聽我的話,也不至於會……」

易老爺子咬牙切齒,眼中閃過着一抹恨意,那手指在對方的手腕上,掐出着深深的紅痕。

易瑾離卻像是根本感覺不到痛似的,唇角邊緩緩地揚起着一抹嘲諷似的笑容。他不會為了一個女人,去付出自己所有的一切,更不會為了一個女人,卑躬屈膝,卑微到塵埃中。

《凌依然易謹離小說全文閱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