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夢醒三國
夢醒三國 連載中

夢醒三國

來源:google 作者:趙飛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趙飛 飛兒

稀里糊塗的穿越到了三國時代,是順應天命還是開天闢地在人如草芥的亂世,且看主角如何求生夢醒時刻誰能告訴我這到底是命還是夢面對眾人趙飛得意洋洋的說:「想當年長坂坡七進七出的趙雲,是我磕頭拜把的大哥勇冠三軍古之惡來典韋是我保鏢」「切!」眾人紛紛豎起中指展開

《夢醒三國》章節試讀:

悶熱的下午沒有一絲風,趙飛獨騎車在回家的路上。天陰的很沉好似一倒扣的鍋底。望着漆黑的天,趙飛無可奈何,只能莫莫的祈求上蒼大雨能夠晚點到來。

可能是趙飛的祈求背准許了,也可能雨滴積聚的不夠充分,反正趙飛是平安的到家了。收起衣物飛哥的心情是美滋滋的,心想「沒有挨澆,看來上蒼還是很照顧我的嗎,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豬腳的光環,嘿嘿。」可是看看自己的豬窩才發現,原來自己的光環只能避雨啊。

趙飛一個21世紀最普遍的宅男一族,每天憋在家裡,唯一喜歡的時間玩電腦,幾乎把出來上班睡覺以外的時間全部都用來上網。收拾好衣物把關好門窗,飛哥就有開始他的網絡大業了。

打開了電腦,趙飛很是茫然,不知道自己該幹嘛。麻木的對這電腦發了一會呆,突然間想到自己還未完成的大業,麻利的點開了三國志的圖標準備大殺四方。

無可否認趙飛是一個專業的三國迷,最喜歡做的就是玩有關三國的戰略遊戲,每當完成一次統一,他都會很臭屁的記錄下了。說是要留個子孫後代做紀念,讓後代知道他的豐功偉績,希望自己能引來後世子孫的崇拜。當然這只是他的幻想,非常無聊的幻想。

再一次打開了三國志10的遊戲,熟悉的畫面熟悉的音樂,使我們的趙飛沉浸在無限的幻想中。三國之10是趙飛最喜歡的一部三國策略遊戲,在裏面可以選擇為人臣子,輔佐主公成就王霸之業,也可以自開爐灶,創建自己的無上帝國。

作為一個三國迷,趙飛也不止一次的幻想過,自己穿越到三國能幹嘛。能不能像網絡小說裏面一樣,成為一方諸侯,有着無可匹敵王八之氣,大批大批的武將、謀士紛紛投靠。或者直接穿越附身絕世武將的身體,大殺四方。或者成為一個謀士,幫助自己的主公謀得天下。可是掂量了一下,就自己這身板,這氣質,這智商。還諸侯、還武將、還謀士,估計小兵都當不上丫。

屋外的風愈加的大了,天也愈加的陰沉。看着窗外狂風大作,趙飛心裏趕到非常安慰「還好自己跑的快啊,不然成落湯雞啦。」稀稀拉拉,天空開始想起累聲,慢慢的雷聲越來越大。自認為從來都沒有做過壞事的趙飛,不會被雷劈的,所以非常心安理得的繼續玩遊戲玩電腦。窗外雷聲越來越低,屋內趙飛的遊戲大業也愈加的,不斷的攻城略地。不斷的擴大這自己的版圖。

天空一道閃電閃過,照亮了整個天空,只沉迷與遊戲中的趙飛並沒有注意到,他還在緊緊的頂着屏幕。「馬上就又要完成統一啦,」趙飛的心情非常的高興。看着自己的軍隊想着最後一個城市開進,趙飛的心情也隨之升溫。

只聽屋外一聲巨響,屋子裡頓時陷入了一片漆黑,而我們的趙飛同學,也直挺挺的躺在了電腦前。

隨着剛剛屋外的那聲巨響,使得我們的趙飛同學陷入了無限的黑暗。「這是怎麼回事,停電了嗎?為什麼感覺這麼奇怪,我在哪?為什麼感覺輕飄飄。」趙飛感覺自己在飛,自己在飄,周圍沒有一丁點的他色,除了黑暗就是黑暗,伸手不見五指。

與此同時,常山真定趙家村,一座破舊的茅屋裡,一位婦人在不停地走來走去,看着躺着床上躺着的少年,滿臉焦急的神色,不停地念叨着「老天保佑啊,保佑我家飛兒平安無事,一點要保佑他啊。」

婦人旁邊站這一個小女孩,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床上躺着的少年,用柔弱的聲音問「娘親,哥哥怎麼了,他不會有事吧。」

婦人看了看自己的小女兒安慰到「沒事的,朵兒放心,你剛剛他一定會沒事的,他就是在睡覺,需要多睡一會。」

這時候,一個中年人滿臉沮喪的走了進來。

婦人急忙的問道「他爹怎麼樣了,求到仙師的符水了沒有?」

中年漢子滿臉沮喪的說「沒有,等我去的時候,符已經被求光了只能明天起早去了。」

「唉!這要我怎麼辦啊,我可憐的飛兒。」

「他娘,飛兒他怎麼樣了。」

「還能這麼樣啊,這不還未蘇醒呢。這都怪你,本來飛兒的身子就弱,你還飛要拉他去下地,如果飛兒有個三長兩短,你讓我怎麼活啊。」說完婦人就掩面哭了起來。

看見自己的夫人哭了,中年漢子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趙家一脈單傳,中年來子,家裡自然疼愛萬分。可是這個趙飛自小體弱,怎麼看都是一付病入膏肓的,弱不經風,家裡為了這件事已經請了不少郎中看過都是束手無策。家裡為此也是一貧如洗。但是這還在在從小就非常孝順,特別孝順父母,雖然身子非常弱,但是還一直幫着父母幹活。昨天就是幫忙父親去地里幫忙,結果被太陽曬暈了過去,昏迷了一天一夜的還沒有醒。本想天亮了去縣城求符,但是去晚了。漢子走到屋外愁眉緊鎖,打算明天一大早就去縣城求符。希望自己的兒子能夠早日好起來。

「娘親,哥哥醒了,」小女孩十分驚喜的對媽媽。

只見床榻的青年慢慢的睜開了眼睛,慢慢的坐了起來,感覺有點木然的望着四處。

婦人急急忙忙趕過去,一把抱住青年不放。

「老天保佑,老天保佑,我就知道我家飛兒會沒事。」

「我這是在哪,抱着我哭的這個女人是誰,那個盯着我不放的,大眼睛的女孩兒又是誰。為什麼有種熟悉的感覺。我這到底是在哪裡?我不是我的豬窩裡進行我的統一大業么,天一黑怎麼睜眼就到這裡了,這裡到底是那裡。」趙飛滿臉的迷茫,四處大量這四周。心裏不停地念叨「這到底是那丫,神啊玩我啊!」

「老天保佑,飛兒你終於醒了,你如果有個三長兩短,你讓為娘怎麼活啊。」婦人抱着自己的兒子,心情很是激動,絲毫沒有發現自己懷中的兒子有什麼異樣。

屋外的中年漢子聽見屋裡有動靜,急急忙忙個走了進來,看見趙飛做了起來,提着的心也放了很多。急忙的問道:「飛兒你怎麼樣了,感覺怎麼樣。」

看着漢子焦急的神情,看着抱着婦人淚眼婆娑趙飛感覺自己的心很疼,那種來自內心深處的,不受自己控制的心疼。不由自主的說道:「父親、母親放心吧,孩兒已經沒事了。不用在擔心了,孩兒現在很好已經沒有事情了。」

「飛兒沒事就好,你可擔心死為娘了,真怕你出什麼事情,可嚇死為娘了,下次千萬別在去做這樣的事情了,本來你就身子就弱,就不要做什麼體力活了。」

「母親放心,我真的沒什麼事情了,我想好好休息一下。」

「好吧,兒你安心休息吧為娘跟你父親就先出去了。」說罷就婦人拎着小女孩跟漢子一同走了出去。

看到人都走了出去,我們的趙飛同學開始仔細的打量了起周圍的環境。

不過越看趙飛的面色就越加的蒼白。「這……這到底是哪裡,在能叫做房子么,這最多就是個茅屋吧。」看着用泥糊成的牆還裂着一道又一道的裂痕。這要是到了冬天寒風一吹,那個感覺。想到這趙飛就感覺一陣陣的惡寒。

抬頭看了看,額……好嘛,牆上有裂痕我也就忍了,但是這屋頂是怎麼回事啊?這個天窗貌似開的有點大了吧。開天窗也就就算了,但是你吧玻璃給我放哪裡去了啊?可是看着四周,趙飛有無可奈何,開就開吧,最次在晚上還可以看個星星月亮什麼的,還是蠻有情調。趙飛用自己的啊Q精神安慰着自己。

嗯?這是什麼味道?什麼東西餿了?一股潮濕還略帶發霉的味道鑽進了趙飛的鼻子里。問這味道,看了看身下。趙飛忍不住的狂吞了幾口口水。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純稻草墊么?還是沒有雜質的呢全部都是純稻草。無奈趙飛又發揚了自己的啊Q精神,像這樣純的那裡照去呢,千金不換啊。

打量完四周,趙飛同學又開始打量起自己。

這……這能叫胳膊嗎?比竹竿才粗了那麼一點點。這身材張也太**了點吧。拋出骨頭就剩下了一層皮了。真不知道這人是怎麼張的,難道經常受虐待啊?不過看着剛剛婦人哭的那麼傷心又不想啊。

看完周圍的一切,趙飛無奈的又躺在了純稻草的褥子上。透過天窗看這天,內心無比的混亂。

這就是傳說的穿越么?

天啊,我居然穿越了,就這麼稀里糊塗的穿越到了這麼一個地方。

淡定,淡定,我要淡定。淡定個屁啊,這要我這麼去淡定。

穿越就丫的的穿越把,居然還是奪舍穿越。奪舍就奪舍吧,居然還讓我奪舍到這麼一個病秧子身上。傳說中的手無縛雞之力的就是現在的我吧。

可是雖然奪舍了,但是我的身份怎麼解決啊?小說里寫的都是碰到頭假裝失憶的,我這副皮囊的主人卻是中暑,根本都沒碰到頭,怎麼假裝失憶啊,中暑能中成失憶,說出去不被人打死。怎麼辦才好呢?怎麼辦才能繼續的裝下去呢?

還有都不知現在身處什麼地方,是異界?還是回到古代了呀?

「人家穿越我也穿越,同樣都是穿越,為毛差距就這麼大捏。」別人穿越都是大殺四方,要麼王八之氣外露,無數美女、武林秘籍、絕世武功的紛紛不要命是的往人家懷裡去。要麼獃著作弊器,叱吒風雲。可我們可憐的趙飛同學,這能成為這手無縛雞之力之力的窮小子。

趙飛甚至有想過,就自己現在這小身板,不需要大把大把的美女,估計有一個嗨皮一晚就會要了自己的小命。

怎麼辦啊到底怎麼辦?趙飛不停的在為自己的未來着想,忽然感覺自己頭一疼。然後……然後就華麗麗的暈過去了。

嗯?怎麼回事,怎麼又黑了,難道上天同情我,讓我回去了?還是讓我在從新的穿越一次啊,希望能讓我投胎個好人家啊。當然最好還是讓我回去啊。我的遊戲還玩完呢。

突然無盡的黑暗中出現了一點點亮光,一幅幅好使照片似的圖片從遠處飛了,通通的飛進了趙飛的腦袋裡。

與此同時稻草是躺着的趙飛突然面露苦澀,一滴一滴的還不停在從他那蒼白的面頰流出。

「啊……」只聽一聲慘叫,趙飛翻身坐起身來。

身上背後的冷汗已經印透了自己的衣衫,擦去額頭的冷汗。趙飛感覺十分的不舒服,本來就蒼白的臉色已經看不到了血色,慘白慘白的,好似屍體一樣。

「飛兒,你怎麼了?出了什麼事情了嗎?」

也學是動靜太大,也許是叫聲太過凄慘,原本已經出去的漢子跟婦人,急急忙忙的有趕了進來。

看着眼前熟悉的陌生人,趙飛感覺十分惆悵。剛剛融合了這副皮囊的記憶。知道了這就是自己的父母。

趙飛面前,神情焦急的婦人就是自己的娘親,李氏。而後面的那個憨厚的漢子就是自己的父親,叫做趙虎。當然不是包拯手底下的那個趙虎。因為都是貧苦人家,所以趙飛的爺爺希望自己的兒子能生龍活虎。所以就給取了這樣一個名字。

趙虎和李氏,膝下有一子一女。

子當然就是我們的趙飛同學;女就是剛剛看見的那個眼睛大大的,非常可愛的小女孩。

由於昨天,趙飛主動去地里幫助父親幹活,但是身體本來就虛弱,在經過太陽的暴晒,體力不支就忽然暈過去了。等醒過來的時候就已經偷天換日,變成了來子21世紀的趙飛了。當然也可以說是我們的趙飛同學變成了這個十幾歲的男孩。

看着父母的關切的神情,趙飛的心不由得變得暖暖的。

「娘親,放心孩兒真的沒什麼事兒了,剛剛只不過是做了一個可怕的夢而已。休息一下就行了,娘親不用太過牽掛的。」

聽趙飛這麼說,李氏的心裏也非常的感動,她深知自己的孩子孝順,不忍讓父母過多的為他擔心。所以才經常的背這他們去幫着幹活。對此李氏也感到非常的欣慰和無奈。欣慰的是自己的孩子很孝順,無奈的是孩子的身子實在是太弱了。

「飛兒別怕,娘親會一直陪在你身邊的,你安心的睡吧。」

說吧又扶着趙飛躺下,輕撫在趙飛蒼白的面頰,心裏不停的泛酸。

也許趙飛真的是困了,沒過一會趙飛就睡熟了過去。

聽着趙飛均勻的呼吸聲,李氏對自己的丈夫對視了一眼,二人就雙雙走出了屋。

「他爹,你看飛兒這如何是好啊,昏迷至今這才好,怎麼又突然又做了噩夢了呢,不會遇到什麼不幹凈的東西了吧。這可怎麼辦才好啊。」

「我也知道……咱們飛兒雖然身子弱,但是從沒做過噩夢,可能真的是遇到什麼不幹凈的東西了。要不我明天起早就去,希望能求到仙師的符水。聽說城裡的仙師很有本事的。好多人家就是喝了符水而痊癒的。」

「可是家裡已經沒什麼錢物了,能不能求到靈驗的符水啊?」

「不過怎樣也需要去嘗試一下啊,聽說城裡是方士是太平道大賢良師的教眾是不需要供奉的。如果不行的話就只能去找村長,求他老人家幫幫忙了。」

正在夫妻二人輕聲交談的時候,由門外進來了一位青年。手裡還提了一隻野兔走了進來。只見這個青年身長八尺,姿顏雄偉,張的那叫一個帥。

「雲哥哥你來啦!好久沒見雲哥哥啦,朵兒都想你啦。」看見青年走進來,趙朵兒很高興的跑了過來。

「小朵兒有漂亮了。」青年摸着趙朵二的頭,轉頭對趙虎問道:「虎叔,啊飛怎麼樣了?」

「哦,是啊雲啊,飛兒沒什麼事了,現在睡熟了過去。你不是上山學武去了么,怎麼下山了?」

「是師傅讓我下山看看哥哥的,一會就會回去的。我聽哥哥說阿飛又暈倒了,我所以我就上山打了只野兔給阿飛補補身子。既然阿飛睡了我就下次在來把,這兔子就放在這裡了。」說罷就把手中的兔子就放了下來。

「你看,每次都麻煩阿雲你,我們是在過意不去啊。」

「虎叔,您說這話就太客氣了,我跟阿飛是從小玩到大的好兄弟,他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他有事我不能不管的。好了虎叔,我先走了,有機會在來看阿飛。我也回去求師傅,希望個阿飛找套強身健體的功夫。」

「那就謝謝你了阿雲。」

「沒事,虎叔你忙吧,我走了。」

「雲哥哥不要走嘛。」朵兒撒嬌的跟青年說。

「好啦,剛剛有空在來看你跟你哥哥。」

「朵兒不要這樣,你雲哥哥還有事。」說罷李氏把朵兒拉了回來。

「雲哥哥再見,記得有空來找我丫。」

「嗯,會的,虎叔我先走了。」說完青年走了出去。

看着青年離去的背影李氏感慨的說道:「飛兒還能有這樣的好朋友,真是上天的眷顧啊。」

「是啊!」

《夢醒三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