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暮邊客棧
暮邊客棧 連載中

暮邊客棧

來源:google 作者:北岸思南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小九 現代言情 蘇清淺

世人都想長生不老,卻不知長生不老的神魔也和凡人一樣,擁有着世俗的情感而在六界之中,有這麼一個地方,對眾生開放,在那裡,一切你想要的東西都可以被明碼標價當日暮西沉,在那霞光最耀眼之處,有一扇門緩緩開啟,你會聽見耳邊響起一種古老而奇異的聲音,那是暮邊客棧在召喚你展開

《暮邊客棧》章節試讀:

  「主子,這按規矩…」小仙鶴看見直到女子的身影消失,才敢猶豫的開口。

  「按規矩,她是擅自動用了惡靈的力量,並間接造成了大量凡人的死亡,我該拘了她的魂魄交給冥界那個老頭子,可是你也要明白,這是她的一段姻緣,而且,她可是有鳳命的人,就當結個善緣吧。」蘇清淺望着女子消失的方向,淡淡的說。

  「那冥界和天君那邊…」小仙鶴吞吞吐吐的說。

  「你如實記賬吧,老頭子那邊,我前些日子得了個陰魂珠,天君那邊,回頭把那惡靈煉化下大概能抵過去,更何況,你看這個。」

  蘇清淺抬起手,手指上隱隱約約的明黃色火焰流動。

  「這,這是,龍靈火!」小仙鶴不敢置信的捂住了嘴。

  「沒錯,就是龍靈火,我想天君那邊,會很感興趣的。那女子身上的鳳命十分強大,竟然能引動龍氣相隨,而我剛剛在『收靈』的過程中就已經注意到了,只是沒想到,為她療了療傷,念力接觸到龍氣,居然能幻化出龍靈火了,雖然只是短暫的借用,但是至少能維持一段時間了。」蘇清淺心情十分愉快。

  「好了,把東西收拾了,我們也回後邊去吧,我實在是有些累了。」

  蘇清淺踱着步子回到小屋的時候,廚房裡已經飄出了誘人的香味。她忍不住咽了下口水,腳下又加快了幾分。

  「散步回來啦。餓了吧。」男子十分嫻熟的安置好了一切,拉着她坐在桌邊。

  「唔,這桃花羹做的不錯,輕甜香滑。」蘇清淺大讚,一口氣吃完,才端起飯碗吃米飯。

  「慢些吃,誰和你爭了不成。」男子嘴角揚起溫柔的弧度。

  蘇清淺愣了下,似乎有種熟悉的感覺一閃而逝,仔細一看,莫不是這傢伙笑起來有幾分像自家老爹。

  「唉我說,你一個大男人,怎麼會有這麼好的廚藝。」蘇清淺邊吃邊問,想當初,她跟着自家老爹學了好久也沒學會,後來因為貪口腹之慾,才會遇到了藏在大內宮廷御廚內幻化成人的小九。

  「不知道,我連怎麼在這裡都不知道,更別提這種事情了,想不起來了。」男子撇撇嘴說。

  「也是,那…你還記得自己的名字么?」蘇清淺說。

  「諾,這是我在身上發現的。」男子從懷裡拿出來一塊紅色的令牌,上面寫了一個很大的字,像是某種古老的文字,蘇清淺卻不認識。

  「這什麼字啊,長得還挺丑啊。」蘇清淺嚼着個雞腿,一副欠扁的樣子。

  「你好好一小姑娘,怎的做出這副腔調來。」男子好笑的看着蘇清淺。

  「為什麼,我不認識呢…」蘇清淺吃完一個雞腿,又看了一眼那個令牌,若有所思的說。心中暗暗記下了令牌的樣子。

  「你才多大,哪有什麼字都認識的。這是個炎字。」男子又是啼笑皆非。

  「看起來,雖然你很多事情都不記得了了,但是一些能力和習慣還在。這倒是件好事情。」蘇清淺說

  停了一會兒,又說,「說起來,我也總不能你你的喊,要不你就先給自己取個名字吧。」

  「哦,那你叫什麼?」男子一面把令牌放回懷裡,一面隨口說到。

  「咳咳」蘇清淺稍微猶豫了一下,覺得自己雖然後台不算硬,好歹爹娘都在天宮,自己這客棧也不過就是個做生意的小地方,眼前這人就算真的是某某隱世勢力的公子,也不至於真的因為給自己當了幾天廚師而來找自己尋仇,不過也未必,萬一真的那麼小心眼呢。一時思量不定,不知道該不該開口。

  「唔,這麼為難么,要不你就告訴我你姓什麼吧。」男子看着蘇清淺眼中閃過各種深思,最後開口說。

  「唔,我姓蘇,蘇清顏。」糾結了半天,某位小女子最終還是決定說個假名字吧,萬一哪一天真的被找上門了,就說是自己是她的孿生妹妹,到時候禍引天宮,有什麼是非,都交給天君去解決就好。

  「既然是這樣,那我就叫蘇炎吧」男子思考了一會兒,最終做出決定。

  「你,你要跟我姓?」蘇清淺拿着碗的手一抖,一口米飯哽在喉嚨里,頓時劇烈的咳嗽起來,連忙拿起杯子連灌好幾口水。

  「是啊,有什麼不可以么?」蘇炎一臉無辜的看着她,再次點了點頭。

  爹啊,娘啊,女兒不孝啊,怎麼就把蘇家這麼給賣了啊,這萬一哪天真的有人尋上門,知道自家公子曾經連姓氏都改掉了,那得是多大的仇啊。蘇清淺心裏哀嚎到,但是想着眼前這人也夠慘的了,先是重傷到那種地步,要不是自己好心,拿了好些好東西給他治傷,又渡了二十年的功力給他,這人估計根本活不了幾天,再來莫名其妙的到了客棧,又被自己莫名其妙的帶到了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軟禁,給自己做飯做菜當廚子,只不過就是想有個名字嘛,也用不着這麼狠心嘛。想來想去,自己怎麼也有利用眼前這人的嫌疑,就說不出一句「不可以了」,最終也只好點了點頭,默許了蘇炎的決定。

  一頓飯吃好,蘇清淺也是鬱悶的不行,奈何蘇炎的手藝實在是太好,竟讓她有一種痛並快樂着的錯覺。吃飽喝足,她擺了擺手,正準備回自己屋子去睡上一大覺,之前替陳秋茗剝離惡靈,她受了些反噬,這會兒身上不太舒服了。

  「唉,你這怎麼剛吃飽就睡,吃了那麼多,不去走走不消化,對腸胃也不好,你等等啊,我這裡馬上就收拾好了,一會兒我陪你去走走,回來再睡也不遲。」蘇炎手中更快了幾分。

  「不用了不用了,我才不去呢,要去你自己去吧。」蘇清淺覺得有些暈,只想趕緊回去。

  「不行。」蘇炎擺放好了最後一個碗,見她轉身就走,幾步跟上,拉着她就要往外走去。

  「蘇炎,你放開我,我,我有些暈。」蘇清淺暗道不好,怎麼剝離個惡靈,傷害竟這般大,從前也只不過是受點小傷啊,難道是因為那個龍氣。思量不下,覺得胸口更悶了。

  蘇炎這才發現,她剛剛吃飽時臉上顯現出來的那三分紅暈已經迅速消退了下去,這會兒幾乎是蒼白的臉色,唇色卻越發艷紅了起來。

  「你怎麼了,生病了?」蘇炎不由分說的打橫抱起蘇清淺,快步走到了自己睡的房間里。

  蘇清淺此時還存着幾分清醒,從被抱起的那一刻起就羞憤難當,奈何頭越來越暈,最後昏迷了過去。

  等到蘇清淺醒過來的時候,只覺得自己嘴裏一股苦澀的味道,似乎是藥味,旁邊的水壺還在飄出一股股清苦的味道,彌散到整個院子里,伴隨着這股味道的還有十分濃郁的靈氣。

  她心內一凜,難道有人闖進了自己這個芥子空間里?她記得昏迷之前,看到小仙鶴隱在角落裡的身影,才放心暈過去的。

  如果自己真的出了事情,她們會迅速去天宮尋求救援的,怎麼這一會兒一個人也不見。

  「主子,你…」又等了一會兒,只見一個小姑娘拉着好幾個小姑娘一同跑了進來,赫然是之前那兩個小仙鶴,連正在閉關的她們口中的大姐都在其中。

  「玉兒,你不是在閉關么?」排名老大的那位小仙鶴已經突破到了化劫,蘇清淺便賜了她姓名,也算是一種鼓勵。

  「小四說,主子有危險,所以我們才擅闖了主子的院落,請主子贖罪。」被喚作玉兒的那個女子先是仔細觀察力了一下蘇清淺的臉色,確認她沒有什麼大礙了,才請罪到。

  「無妨,小四做的沒錯,你們也是關心我,只是你在閉關就這樣貿然的跑出來,身體如何。」蘇清淺一看就知道這小姑娘恐怕是在強忍着。

  「謝主子關心,我沒事。」蘇玉兒笑了笑,胸口猛然起伏了一下,喉頭滾動,卻依舊不動聲色。

  「吐出來。」蘇清淺面色一冷,開口說道。

  蘇玉兒臉色一白,乖乖的吐出了一大口血。

  「大姐。」

  「大姐沒事吧。」

  剩下的小仙鶴們頓時也慌了。

  「記得,以後遇到事情,不要這麼著急忙慌的,任何時候,都犯不着為我犯險,我這幾年辛苦培養你們,並不是要你們為我去死。」蘇清淺看着她們說道,指尖一彈,一粒藥丸落在蘇玉兒手中。

  「之前從天君那裡弄來的歸元丹,趕緊回去服下,好好修鍊,這葯藥力大,恐怕你之後境界會不穩,可惜這會兒我手裡也沒有更合適的了,你先服下,只後過來找我,記住,潛心閉關,不許留下什麼隱患。」蘇清淺又淡淡的說。

《暮邊客棧》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