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染指成癮:司少輕點寵
染指成癮:司少輕點寵 連載中

染指成癮:司少輕點寵

來源:google 作者:一葉清城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喬楚 現代言情 鍾少銘

      一夜歡寵被人奪去了第一次,疲憊回家發現老公帶着小三挺着肚子登堂入室      小三陷害,無辜扣上一頂給人當小三的帽子,讓她跌入了人生的低谷      沒有夫妻之名,但有夫妻之實的男人再一次出現,給她買最耀眼的婚戒,讓她做最美的新娘    層層真相解開之後,前夫跪在她的面前懺悔,懇求她的原諒    某男當場發飆,「婚戒都帶上了,你還想賴賬不成?」      「是你強迫的      冷笑一聲他說,「可那一夜,你似乎比我更瘋狂,是欲求不滿,還是你……早已愛上我了!!」展開

《染指成癮:司少輕點寵》章節試讀:

喬楚從司家城堡出來後,司屹川體貼地讓人把她護送到醫院,又等她探完病,護送她回家。

這一夜,喬楚輾轉反側,不能成眠。

第二天還沒有醒,就被大力的敲門聲敲醒。

惺松着睡眼去開門,一群人突然就闖進了院子里。

喬楚很快想到,難道這又是司先生派來的人?

然而為首的中年人開口說道,「喬小姐,景先生讓我來請你回家。」

喬楚訝異不已,難道中年人口中的景先生,是她的生父景怡楓?

想了想,換了一身比較得體的衣服,跟他上了車。

路上,丁管家簡單地向她解釋了一下,景老爺發現了她這位私生女的存在,想確認一番。

如果確認是他的血脈,會讓她認祖歸宗。

喬楚的心裏頓時炸開了鍋!

得知她的存在,卻不親自來確認,而是讓一個身邊人來接?

如果可以,她情願現在就跳下車,永遠都不與那位薄情的父親相見!

可是丁管家說:「喬小姐是位聰明人,如果能私下解決的事,最好不要讓你家裡的長輩知道。」

喬楚一驚,這位丁管家對她家的事太了解了,甚至知道用她的媽媽來威脅她。

看來那位景老爺,是下足了功夫,把她從頭到尾調查了一番,才讓人接她去「相認」。

喬楚的嘴角越抿越緊,有股怒火咽在了喉嚨里。

車一路朝前開,開出一段山路,轉個彎,又開向種滿闊葉梧桐的街道。

這裡很安靜,遠離了市中心的所有喧鬧。

慢慢的,一個硃紅色的復古鐵門出現在門前。

京佛市,景世莊園。

這是一個風格獨特而且氣派宏大的建築。

喬楚下了車,跟在一個丁管家身旁,穿過大片的花海,經過精緻典雅園林,步過古風味十足雪廊,走向正廳。

一路走過來,她被莊園的寬闊震撼,但她的臉上是鎮定而平靜的淡然。

如果細看,會發現她的眼底,燃着一股熊熊怒火,幾乎燎原。

到了正廳,丁管家讓她在廳大門外面等着。他先進去,恭謹地朝裏面的人彙報一聲,才退下了。

廳里主位上坐着當家主人景怡楓,四十歲左右,一臉的威嚴。而他的身旁,坐着個年輕的男人。

看當家主人一臉的客氣與隱隱的敬畏,年輕男人應該是貴客。

那位貴客看起來很儒雅,二十歲出頭的樣子。但氣息里暗藏凌厲,讓人不敢直視。

貴客的身形勁瘦修長,穿着一身剪裁合體的手工定製西裝。即使只是坐在那裡,也能看出他有超過一米八的身高。

黑色的頭髮有點長,並沒有經過細緻的打理,卻不顯絲毫凌亂。隨着他低頭端茶杯的動作,細碎的劉海滑下來半遮着雙眼。

高高的鼻樑,他的雙唇看起來有些涼薄,加上尖細性感的下巴,讓他整個人看起來顯得不近人情。

喬楚在門口聽到男人溫潤低沉的嗓音在說:「抱歉,我不知今天景爺有別的客人。」

景怡楓連忙客套:「哪裡哪裡,七少突然大駕光臨,景某人實在受寵若驚,只怕怠慢了七少。」

聽着這些虛偽的客套話,喬楚心底有些諷刺。她遠遠地打量了這個男人幾眼,不可否認他長得真不賴。

喬楚抬起腳,剛要跨進門檻。

坐在正廳端茶而坐的男人威嚴地開口:「換了鞋子再進來。」

聲音一落,立即有傭人恭敬地把鞋子拿上來。

意思是,嫌她的腳臟?

喬楚冷笑,眸底裝滿不耐,但想到對方的身份,還是順從地把鞋子脫下。

不肯穿傭人遞過來的備用鞋子,赤腳踏進去。

景怡楓原本只是面朝著段七少,漫不經心地用杯蓋一下一下的拂着茶葉,眼角掃到喬楚的身影,卻覺得眼尾一跳。

那個女孩只穿着很普通的白色連身裙,光潔着一雙腳,慢慢朝他走過來。可是恍然間,他卻在她的身上看到那個女人的身影。

這個女兒,長得有七分像她的媽媽喬清然。

一樣的仙氣飄飄。

喬楚在景怡楓的面前站定,精緻的臉上什麼表情都沒有,手裡卻緊緊地抓住個小手袋,用力得指節都有些泛白。

景怡楓注意到她這個小動作,以為她在緊張。

終究是沒見過世面的女兒。

「你就是喬楚?」景怡楓用高高在上的語氣說:「如果想進景家進族譜,得先把姓改回來。還有這一身廉價的衣服,以後不能再出現在身上。」

廉價的衣服?

喬楚緊繃的怒火終是沒收住,抬起眼皮看向那個男人。

聽媽媽說起景怡楓是她生父時候,她雖然出於一種本能的心態,去關注過這個未曾謀面的「父親」。

但從來沒有想過要認親,可是為什麼今天「親」會突然來認她?

喬楚這些日子經歷了太多,她冷冷淡淡的聲音響起:「景先生,我申明一下,我還沒有打算認回你這個父親。要不要改姓,我才是說了算的人。」

那位段七少手拂茶葉的動作頓了頓,嘴角勾起一抹新奇,以及嘲弄。

但隨即隱去。

景怡楓臉色大變,暴怒之極。

幾十年來,從來沒有一個人敢這般當面頂撞他。

更何況,今天還有貴客在。

「你這個……」

景怡楓剛要責罵,喬楚的手機突然響了。

喬楚也懶得理會禮節什麼的,拿出手機接聽。

宋菲菲在電話那頭說:「打聽到了,把你老公勾走的那個任小允,跟你老公一樣是個富二代,她早就把你老公家的人都收服住,你的小姑跟她還成了閨蜜,天天逛街買東西,任小允刷卡眼睛都不帶眨一下的。」

喬楚眼眸冰冷:「你怎麼知道她眼睛都不眨一下?」

「我這是誇張說法嘛。」菲菲低聲說:「她現在正在朝你住的地方去,大有耀武揚威之勢……」

「我現在就回去。」

喬楚掛了電話,抬頭,用無畏的眼睛看着她的生父。

她是被強行帶到這裡來的。

這段時間她遇到的事情已經讓她的神經綳成直線,幾乎崩潰。今天還要被一群人模狗樣的黑西裝圍堵,一言不發地架上車,帶到這裡來。

想到這,喬楚看向那個始終遠得有點看不真面目的男人,語氣很淡地說:「抱歉,您如果想認親,請選個好日子,態度也收拾好一點今天,我就不奉陪了。」

說完,扭頭要出去,突然想到了什麼,喬楚冷冷的回過頭說道,「你這裡荒郊野外太偏僻,找個人送我回去吧。」

景怡楓鐵青着臉,把茶杯往地上砸。

滾燙的茶水四濺。

《染指成癮:司少輕點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