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少年藥王
少年藥王 連載中

少年藥王

來源:google 作者:逐沒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周扒皮 隋戈

名譽財富席捲而來,只因東大落魄學生隋戈得到了古仙術神農仙草訣的傳承於是,他種靈草、制靈藥,在這個中藥沒落、西藥橫行的時代,橫掃藥品市場,當初的窮小子就變成了搶手貨當雙手掌控他人的生命、權力還有財富,想要的一切都不是問題展開

《少年藥王》章節試讀:

青年醫生吞了一口唾沫,一種挫敗的感覺油然而生,心頭不禁在想:「難道老子幾年的西醫理論學習,臨床的經驗,真的都他媽白費了嗎?竟然連一個毛頭小子都不如……」

隨着傷勢的減輕,水靈御姐也終於冷靜了下來。

隨後,她驚奇的發現,疼痛已經完全消失,稍微活動了一下關節,居然沒有絲毫的不適。

她正要打算站起來,卻聽見隋戈兇巴巴地說道:「不想留下後遺症的話,就再等十分鐘!」

水靈御姐被隋戈這麼一凶,雖然有些不爽,但是卻不敢拿自己的腳開玩笑,只能讓那張噁心的狗皮膏藥又在她的**玉足上又貼了十分鐘左右。

終於,隋戈點了點頭,示意她可以揭掉這張狗皮膏藥了。

水靈御姐如蒙大赦一般,趕緊用兩根手指的指甲小心地揭開了狗皮膏藥,生怕會碰到上面那些黑乎乎的像鍋底灰的藥膏似的,然後迅速地將狗皮膏藥扔進了垃圾袋中封閉起來,麻利地站起身,鑽進洗手間裏面。瞧她這模樣,哪像是剛被崴了腳的人。

乘務員和其餘的乘客,都被驚得目瞪口呆。

狗皮膏藥,怎麼就會如此靈驗呢?

青年醫生心知自己已經輸了,正打算灰溜溜地回到座位上去,誰知道隋戈卻沒打算就此放過他,隋戈向他笑道:「這位醫生,我這兩塊錢的狗皮膏藥還管用吧?」

「醫生」兩個字,本來是尊稱,但此時卻讓青年醫生覺得分外的刺耳。忽地,他腦子當中閃過了一個惡毒的念頭,冷笑道:「誰知道你這狗皮膏藥是用什麼藥材做的,搞不好會留下什麼毒副作用呢。還有,狗皮膏藥,用狗皮製的吧,說不定會傳染狂犬病呢!江湖郎中,就是害人不淺啊!」

麻痹的!這廝的嘴巴很毒啊!

隋戈本以為對方會就此認輸道歉,誰想到這青年醫生居然唱了這麼一出,鄙夷道:「我家的狗皮膏藥,歷經一千三百多年的傳承,採用的狗皮都是經過藥材高溫蒸煮過的,自然不會帶什麼病毒。西藥不是講究臨床試驗吧,我家的這些狗皮膏藥,醫人無數,從未聽說有人因此而得狂犬病的。遠的不說,你去黃平縣打聽打聽,十鎮八鄉的,有誰不知道『隋膏藥』這塊金字招牌!就算是縣長摔了腿,第一時間那都不是上醫院,而是上門求葯!另外,作為西醫,你對狂犬病真的了解嗎?狂犬病絕大多數是通過咬傷、傷口感染傳播的,而這位小姐只是崴腳,皮膚又沒有傷口,就算是有病毒,也不會被感染。否則的話,城裡人養這麼多的貓兒、狗兒,天天用手摸來摸去,那照你這麼說,豈不是瘋子滿街跑了!庸醫,真是害人吶!」

隋戈這番話說得斬釘截鐵、氣勢十足,頓時就把青年醫生給震住了。但隋戈沒有就此罷手,繼續窮追猛打地說道:「再看看你——連一個崴了腳的小傷都治不了,這是醫術不精!有沒有!懷疑詆毀中醫,誤導病人,險些延誤了病人的治療時機,更肆意誇大狂犬病危害,危言聳聽,這是醫德淪喪!有沒有!明知有錯,卻是知錯不改,執迷不悟,這是人品低賤啊!有沒有!由此可見,你不僅不配做一個合格的醫生,更是連一個堂堂正正的人都算不上!為什麼現在有人說醫生是別著執照的流氓,說得就是你他媽這種人渣啊!」

「你……你……」

青年醫生氣得七竅生煙,臉都成了豬肝色了,嘴角更是氣得不住發抖,像是要被氣得噴出幾口鮮血似的。他怎麼都沒有想到,不僅醫術上不如這個黃毛小子,竟然連鬥嘴都跟人家差十萬八千里。

「你什麼?嘴角抽這麼厲害,你抽風了么?」

隋戈又摸出一張狗皮膏藥,啪地一聲就貼在了青年醫生的嘴巴上,將其封了一個嚴實,「免費送你的!」

青年醫生又羞又怒,差點就要衝上去跟隋戈肉搏一場了,但是看到隋戈那結實、野性的身板,卻頓時又焉了下去。精神和名譽上已經被羞辱得體無完膚了,就不要再遭受肉體上的折磨了吧。青年醫生終於明白了這個道理,灰溜溜地回到了座位上,扯出一張報紙,將整個頭埋了進去。

自取其辱!

隋戈不屑地冷哼了一聲,然後腦中靈光一閃,摸出一張狗皮膏藥,笑着臉向眾人朗聲介紹道:「各位都看到了,這就是我家祖傳的狗皮膏藥,經過了千百年的傳承,獨家秘制,靈驗無比,專制跌打損傷、風濕疼痛,一貼見效,一貼就靈……」

「小夥子,我有風濕的老毛病,能治不?」果然,有人開始尋醫問葯了。

隋戈暗道老人家你真上道,應道:「當然了,一貼就靈,三貼保管你痊癒!你老要買的話,給你打個折,九十九塊一貼。你老別動,就坐在座位上,等會兒我給您送去,要是沒效果的話,我不要您一分錢!免得某些人又說我招搖撞騙,兩塊錢的東西也敢賣九十九!」

「呵呵~」老頭子笑了起來,歡歡喜喜地拿到了一張狗皮膏藥,在手裏面搓揉了幾下,然後貼在了小腿肚上面,片刻之後,他就直呼這狗皮膏藥硬是靈!

賣葯吆喝這種事情,隋戈從小就幹上了,所以也算是輕車熟路。其實,隋戈家的狗皮膏藥在鄉下賣的時候價格波動就很大,老地主常說:「遇民賣民價,遇官則賣官價。遇人賣人價,遇鬼則賣鬼價。」

所以,他家狗皮膏藥的價格,從九塊九到九百九都賣過。

九十九的價格,不高不低,但不過幾分鐘時間,幾十張狗皮膏藥就售罄了,連旁邊的黑絲大姐都趕着緊買了兩貼。

當然,並非這些買葯的人都有跌打損傷、風濕疼痛等毛病,而是親眼見證到隋戈的狗皮膏藥如此神效之後,潛意識的都認為這些狗皮膏藥就是靈藥、神葯,既然有幸碰上了,那是一定要買上幾張的。留着備用也好,贈送親友也好,總之都不會錯的。

幾位其它車廂的乘客,居然也聞風而動,打算向隋戈購買幾貼狗皮膏藥,可惜這時候隋戈手中的膏藥已經賣光,幾位乘客感到極其遺憾,只好留下一個號碼給隋戈,請隋戈有膏藥的時候務必打給他。

這時候,買了膏藥的人都主動將錢遞到了他的手中。隋戈瞅了瞅,差不多有三四千的樣子,這讓他心頭暗爽了一把。

水靈御姐費了好大勁才把小腳丫洗乾淨,又噴了點香水上去,因為她怎麼都覺得狗皮膏藥的臭味道還粘在上面,等她從洗手間出來的時候,卻發現那可惡的小子竟然在座位上點着炒票,笑得嘴都合不上了,整個車廂中,都瀰漫著一股濃濃的狗皮膏藥味道。

更可惡的是,那小子見她走了過來,竟然向她伸出手說:「九十九塊!」

《少年藥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