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深海迷圖
深海迷圖 連載中

深海迷圖

來源:google 作者:封旗印軒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義哥 其他小說 順子

退役士兵金忠義,被好友焦八,以出海遠洋打魚的名義,被騙到一艘漁船上,他殊不知這次出海並不是打魚,而是去打撈古代的沉船,由一張明朝家傳的航海圖,引來一系列的詭異事件和恐怖之旅,開啟了一次以撈寶為主,探險為輔的驚悚歷程.本文以家傳的明朝航海圖為線索,描寫以男主角金忠義親自參與的各種海底驚奇的探索事件,整個探險的全旅程詭異而又神秘,可這背後到底隱藏着什麼秘密呢?又是誰,再推動着這一切,這幕後的黑手,又有什麼目地呢全文構思宏大,精細,以第一人稱視覺觀強烈代入,帶你解開明朝航海圖留下的百年機密....展開

《深海迷圖》章節試讀:

在這大海的深處,怎麼會有這種光亮呢,黑子碰碰我,伸手指着前方,顯然他也看到了,我向他打了個手勢,意思過去看一看,黑子點點頭,我們兩個順着光亮就遊了過去。

遊行了大概十分鐘左右,我發現綁在我們身上的鐵鏈已經不夠長了,應該是到頭了,黑子的也一樣,我們若要繼續前進的話,只能把鐵鏈解開。

黑子打着手勢問我,『怎麼辦?要不要過去?』

我琢磨了一下,把心一橫,比划著,『走,過去。』既然來都來了,也不差這點時間了,萬一前方就有沉船呢,起碼也沒白下水啊。

我們兩個人解開身上的鐵鏈,繼續往前遊行,可我突然發現一個問題,我們遊了這麼長時間了,可前面的光亮卻好像越來越遠了,這是怎麼回事兒呢?難道說這是幻覺嗎?

正當我疑惑的時候,前面的光亮突然間就不見了,放佛一下就消失了一樣,好像根本就沒有出現過,深海里除了黑子的照明燈以外,再也沒有別的光源了。

我跟黑子互看一眼,都有點搞不明了,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以前只聽說過海市蜃樓,可從來沒聽說過深海幻燈啊,這個時候,前面的光源猛然間又出現了,並且還是在急促的忽閃,距離我們也不是很遠,也沒有剛才那種遠在天邊的感覺了。

我心裏有種不好的預感,這一切都太詭異了,我還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事兒呢,黑子也感覺很好奇,我們兩個人眼神交流了一下,點點頭,決定過去看個究竟,我留意了一下氧氣瓶,還有不到半個小時的氧氣的,得速去速回才行。

我向黑子指了指氧氣瓶,又拍了一下手腕比划著,『時間不多了,速去速回。』

黑子的理解能力也挺強,他打了一個OK的手勢,我們倆又加快速度繼續潛行,前面的光源越來越近了,我跟黑子都有點激動,互相看了看,眼神里都露出興奮的狀態,可我們誰都不知道,危險正在一點點的靠近我們。

終於,我們看到了那個發光的物體,這…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我有點敢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的生物實在是太詭異了,這是一個有臉盆大小,類似於花骨朵一樣的東西,花瓣並沒有張開,而是緊緊的閉着。

剛才放出光亮的地方,就是這個東西,現在它也在一閃一閃的翻着紅光,把我跟黑子兩人的臉照的通紅,它周圍是一些較長的浮游生物,類似於海草,但跟海草還不一樣。

這些生物好像有生命力存在,外形也比較奇特,有點像彈簧的形狀,一圈一圈的遊動着,這些東西輕輕的在我們身邊纏繞着,彷彿知道我們就在它面前一樣。

我像黑子投去詢問的眼神,黑子腦袋不停的搖晃,看來它也不知道這是個什麼東西,我示意他用照明看看四周,是不是也有跟它一樣的生物存在。

黑子趕緊照了一圈,周圍除了一些海草和浮游生物之外,連條小魚兒都沒有,我倆也沒發現還有跟它一樣的生物,起碼在照明的光線內是沒有發現,至於遠處有沒有,那就不清楚了。

在深海下,有這麼個奇怪的生物確實叫人心裏發毛,尤其是它還閃着紅光,我活了這麼多年還從來沒有見過會發光的植物,它的存在,打破了我原有的思維。

這個光好像有某種魔力一樣,我發現這東西不能盯着看,它總是在吸引着你過去,看來這地方不能久留,得趕緊離開才行,正好現在氧氣也快沒了,頂多也就在堅持十分鐘。

我招呼黑子打算返回時,可黑子好像沒感覺到一樣,他伸手就去碰那個東西了,我喊不出口,急得我『嗚嗚』直叫,剛想阻止他的時候,可已經來不及了,他的手已經觸摸到那東西了。

他這一碰不要緊,這東西突然就發出了綠光,花瓣也一點一點的打開了,我往前看了一眼,就這麼一眼,嚇的我渾身一個機靈,那花瓣打開後,裏面居然是一張人臉。

那張人臉清晰可見,甚至都能看到臉上的皺紋,它閉着眼睛,好像是睡著了一樣,而最要命的還是,這張人臉居然是綠色的,給人看着是額外的恐怖,這他媽究竟是個什麼怪物。

黑子看到這裡時,眼睛都直了,身體一動也不動,好像嚇傻了一樣,我不敢多呆,氧氣馬上就沒了,我趕緊抓住他的胳膊,想帶他離開這裡。

就在這時,我看到那張人臉突然間睜開了眼睛,並且還張大了嘴巴,我清楚的聽到,從它那嘴裏發出一種既痛苦又恐懼的聲音,『嗷嗷』的叫聲好像來自地獄一般。

我的耳朵都快受不了了,黑子也趕忙用雙手捂住耳朵,表情一臉的痛苦,緊接着,『磅』的一聲巨響,從那張嘴裏吐出一片綠色的東西,瞬間就污染了周圍的海水。

天吶,這又是什麼,黑子也反映過來了,我倆趕緊往水面上衝去,我拉着黑子快去的上游,忽然,我感覺下面有一股很強大的力量在墜着我,放佛要把我拽入海底一樣,無論我怎麼用力,就是上不去了。

我急忙轉頭看一眼,壞菜了,黑子被那種好似海草一樣的東西給纏住了,他痛苦的掙扎着,可手裡的照明燈確死死的握住,我來不及多想,得趕緊過去救他才行,我抽出腿上準備的傘兵刀,快速去割斷這些東西,這時我發現那團綠色的東西正在一點點的靠近我們。

可那些類似海草一樣的東西卻越來越多,無論我怎麼割斷,它們都會迅速的生長,眼看着那團綠色的鬼東西就要過來了,黑子這會兒都快抓狂了,他不停的扭動着全身,發出一種臨死前的掙扎,可無論怎樣,他就是無法掙脫開。

這些好像海草的東西跟冤魂一樣,死死的纏着他不放,就在這關鍵的時刻,他媽的氧氣突然沒有了,我示意到了事情的嚴重性,深水下沒有氧氣,這簡直就是想要我們的命。

黑子的臉上露出痛苦不堪的表情,我知道,他的氧氣也用完了,深水下閉氣要比水上困難多了,如果我們不能馬上離開這裡,用不上兩分鐘,我們就會因為缺氧而導致腦死亡的。

最後我一咬牙,去他娘的,我豁出去了,我把氧氣瓶卸掉,使出渾身的力量,邊割這些東西,邊把黑子往外拽,就在我馬上要把黑子拉出來的時候,那團綠色的鬼東西已經到了黑子的身邊。

黑子的身體成平行狀,那綠色東西已經蓋過了他的腳,我看到黑子痛苦的掙扎着,我拽着他的手,都能感覺到他全身上下在不停的顫抖着,我憋住一股勁兒,猛的把黑子從海草堆里拉了出來。

我看到那團綠色的鬼東西里,好像是有某種生物在移動,我立馬抬起拿魚槍的手,一槍就射了過去,管他有用沒用呢,先下手再說。

隨後,我趕緊拽着他的胳膊快速的上游,這一路上我可是杯具了,黑子彷彿失去了知覺一樣,這大塊頭的體重,很快就讓我吃不消了,如果現在我丟下他,我一定會逃出去的,可我不能這麼做啊,當兵的時候我丟棄過一次戰友了,這是我一輩子的痛,不管怎樣,我都要把黑子帶出水面。

我雙腳不停的擺動着,黑子就好像死人一樣一動也不動,這會兒我感覺自己的肺部都快爆炸了,缺氧導致我大腦反映開始遲鈍了,就在我意識逐漸模糊的時候,我終於衝出了海面…..

《深海迷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