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沈月喬徐懷瑾
沈月喬徐懷瑾 連載中

沈月喬徐懷瑾

來源:外網 作者:我夫君是反派大佬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我夫君是反派大佬 玄幻魔法

沈月喬穿成小說里反派大佬的惡毒原配,原主丑且蠢,天天被人當槍使,做下錯事一籮筐,最後還被做成沒手沒腳的人彘。沈月喬信奉好死不如賴活着,每天忙着洗白苟活。今天給反派大佬的親娘看看病,明天給反派大佬做做飯,後天給反派大佬做做衣服,全力以赴刷好感度。可是這……我就是想退個婚,誰能告訴她反派大佬他怎麼肥四?他為什麼開始嚶嚶嚶?展開

《沈月喬徐懷瑾》章節試讀:

忽然攀上腰部的雙手讓徐懷瑾的身子猛然緊繃。
「鬆手!」臉上一陣紅一陣黑。
「不放!」沈月喬咬咬牙,「……你,你聽我說完,我就鬆手。」
「沈月喬,你不要臉的么!」
她當然要臉了!
不要臉的是原主啊。
可為了活命,她也只能豁出去了。
沈月喬生怕他會被她徹底氣瘋,連忙鬆開他後腰,改而拽住他的袖口,「我真的知道錯了,我知道你討厭我,但這真的真的是最後一次!」
「你能不能,大人不記小人過,就當這是個意外,行不行?」
濕漉漉的大眼睛像小鹿一般無辜純真,就這麼望着他。
那一副討好的笑容,襯着她臉上大塊的紅斑,真的其丑無比。
看的徐懷瑾心中越發煩躁。
壞事做盡,又用這副醜樣子來裝無辜?
簡直令人反胃。
他用力扯回自己的袖子,大步流星離去,生怕再被她沾染上一點似的。
沈月喬有點抓狂。
啊啊啊!
這個人太難討好了,而且他還會講大道理。
以後可怎麼辦啊。
但這個鍋又不得不背。
原主做的,就等於她做的,沒得洗。
蒼天啊,她還年輕,不想就這麼英年早逝死於非命啊。
不行!
從今往後她一定要讓沈月喬這個名字跟過去的劣跡斑斑徹底說再見!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
呸呸呸。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還需努力!
對了,徐懷瑾他娘徐夫人不是一直身體不好么?
說不定,她可以從徐夫人那裡下手。
如果能治好徐夫人的病,她說不定就能平安解除掉這要命的婚約,到時候跟反派大佬一別兩寬各生歡喜。
各回各家各找各媽,那她就不用死了呀!
只要不用死,她幹什麼都行啊。
「太好了!」
這個念頭生出,沈月喬頓時像看見了生的曙光,手舞足蹈起來。
腦子捋着劇情,腳步走的歡快。
正想的入神之際,聽見一個熟悉的聲音慌慌張張的沖她喊,「……不、不好了四……四姑娘……」
回頭看,卻是沈家三姑娘沈汀喬身邊的丫鬟青青,戰戰兢兢的跑過來。
「四姑娘,出大事了!」
「出什麼事了?你慢點說。」
「不能慢啊!」青青大喘了一口氣,「夫人知道今天的事情了,正派人來捉四姑娘您呢。三姑娘和表少爺都在夫人那邊幫忙攔着,四姑娘快出去躲一躲。」
夫人?
那不就是書里沈家那個鐵面無私的主母?
也是沈家唯一會狠狠教訓原主的原主親娘,林氏。
書里曾描寫過一段,原主對伺候自己的丫頭非打即罵,害的人想不開跳河自盡之後,林氏怒不可遏,當場便請了家法,將她打的皮開肉綻。
最後還是三姑娘偷偷差人去請了沈家老爺子過來,才給攔下來的。
看書的時候只覺得爽,可代入自己之後,沈月喬只覺得一陣肉疼。
沈月喬道,「那我先去前院躲躲,等風頭過了你讓三姐姐來找我。」
這會兒前院那邊還有客人,想來林氏不至於衝到那邊去。
青青點了個頭。
「四姑娘,夫人讓奴婢們請您過去一趟。」
說話間,幾個丫鬟媽媽從各個方向包抄過來。
這架勢,竟是知道她以往收到消息就落跑的先例,提前堵死了所有退路。
知女莫若母啊。
沈月喬頓時泄了氣。
「四姑娘,得罪了!」
兩個媽媽不由分說,拽着她的胳膊就往後院走。
救命啊。
沈月喬要哭了。
青青心臟猛地一提之餘,又暗暗鬆了口氣。
幸好她是三姑娘身邊的人。
這要是四姑娘的丫鬟,眼看着她被夫人的人帶走什麼都做不了。
那等四姑娘在夫人那處挨完打,回頭必定是要在他們下人這裡找補回來的。
少不得一頓皮開肉綻。
也不知道三姑娘為何如此護着這貌丑無鹽的四姑娘,親生的姐妹也不能這麼慣着她呀。
沈月喬是被兩個老媽子給「請」到東華苑的。
屋裡只有兩個人,早已屏退左右。
薛家表哥薛霽沒在,想來也是被支出去了。
坐在上頭的美婦人明眸皓齒,眉目如畫,一身上好的絲綢,又是極好的剪裁,襯得她越發雍容華貴。
卻偏是一臉恨鐵不成鋼的怒容。
正是原主娘……如今也是她的娘,林氏。
「今日之事你自己說說,究竟是怎麼回事!」美婦人林氏看着沈月喬咬牙切齒。
小院里發生的事情雖然被被沈月喬那一番插科打諢給糊弄過去了。
但林氏卻不是這麼好糊弄的。
從下人那裡聽說了事情發生的經過之後,她便認定事情跟沈月喬脫不開關係。
徐公子那般神仙人物,要說他能在公爹壽宴之時跟一個丫鬟不清不楚,她是絕不信的!
那孩子天資聰穎,配她家這不成器的姑娘都是暴殄天物,卻險些在他們沈家壞了名聲。
黃氏的事情她管不着,可自己生的閨女,她卻是萬不能讓她繼續錯下去的。
知女莫若母。
再沒有人比自己更清楚她這個女兒有多頑劣了。
當下便吩咐了下人將沈月喬這個不孝女給捉了過來。
得知消息的三姑娘沈汀喬跟薛霽一早就趕過來了,就是屋裡沈月喬到來之前的第二第三人。
但這是內宅的事情,薛霽畢竟是外男,便先行離開了。
這會兒還鍥而不捨的勸她母親道,「母親,小喬年紀尚小,想來只是一時頑皮,定不是存心……」陷徐公子於不義的。
「事情都鬧成這樣了,你還替她說話辯解?打小你就護着她,你瞧都把她護成什麼樣了?」
「再這麼下去,別人會覺得我們沈家根本沒有家教!」
林氏怒不可遏。
沈月喬往三姑娘那裡看。
沈家的三姑娘跟四姑娘是一母同胞,打小一起長大的,卻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人。
原主沈月喬其丑無比聲名狼藉,三姑娘沈汀喬卻是才名在外,又生得貌美,舉手投足皆是大家閨秀該有的模樣。
如今到了適婚的年紀,求親的男子都能排到城門樓外了。
兩人簡直有如天壤之別。

《沈月喬徐懷瑾》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