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神針俠醫
神針俠醫 連載中

神針俠醫

來源:外網 作者:陳飛宇蘇映雪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陳飛宇蘇映雪

神秘少年闖都市,左手金針度世,右手長劍破敵,念頭通達無拘束,各方勢力紛至沓來,風雲暗涌!展開

《神針俠醫》章節試讀:


岑江南瞪大雙眼,喉嚨上下鼓動幾下,嘴裏發出「咕咕」的聲音,還想再說些什麼。
突然,「斬人劍」上的狂暴氣息瞬間爆發,鮮血噴濺而出,岑江南倒在血泊之中,再無一絲氣息。
周圍眾人這才反應過來,一片嘩然,竟然又有一位傳奇強者死在了陳飛宇的手上,而且還是岑家的傳奇強者,陳飛宇簡直是「傳奇前者」收割機,如果陳飛宇這回真的能夠平安離開霧隱山,那他無疑創造了一個奇蹟,而且是一個前無古人,甚至極有可能是後無來者的奇蹟!
而更加震撼的,當屬武林江和武無敵。
他們怎麼都想不到,陳飛宇竟然還能憑空凝聚出第三道「斬人劍」,這種種手段,真是神鬼莫測、層出不窮,令人防不勝防,如果剛剛陳飛宇針對的是他倆,那他們同樣會出其不意之下中招身死。
想到這裡,武林江和武無敵出了一層冷汗,心中一陣後怕。
場中,岑勝斌連忙查探岑江南的狀況,不敢相信,亦不能相信岑江南竟然會死在霧隱山,死在一個只有「半步傳奇」修為的「螻蟻」手中。
然而,現實的情況擺在眼前,他不能不信!
「江南兄,我會為你報仇!」岑勝斌猛然抬頭,看向陳飛宇,神情悲憤,咬牙道:「陳飛宇,我要讓你死!」
陳飛宇雖然身受重傷,渾身浴血,而且依然面對着三位強敵,可他神態不變,眼眸中意氣風發,道:「要殺我的人很多,你不是第一個人,也不是最後一個,可那些人無一例外,全都死在了我的手上,包括你腳下的岑江南。」
岑勝斌豁然變色,眼中仇恨又加深了幾分,雙拳緊緊地握着,道:「你殺了岑家的人,岑家絕對不會放過你,你必將死無葬身之地。」
「哈!」陳飛宇揚天輕笑一聲,嘴角笑意帶着滿滿的嘲諷,道:「既然你想報仇,為什麼還不衝過來?哦,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在擔心,自己一個人衝上來,沒辦法對付我的三道『斬人劍』吧?」
岑勝斌臉色完全陰沉下來,重重地哼了一聲,道:「你別以為虛張聲勢能嚇住我,你不過區區『半步傳奇』罷了,能長時間施展出『斬人劍』,不過是在戰鬥中吸納了我們的內勁,所以消耗比較少。
但是你憑空凝聚出第二道甚至是第三道『斬人劍』,卻要耗費巨大的真元,更何況你身受重傷,已經將近油盡燈枯,換句話說,你已經堅持不了多久。
反觀我們,我、江老以及武兄,三人齊齊出手對付你,你依然招架不住,更別說我們已經知道了你的底牌,心存戒備下,就算你真的凝聚出第三道『斬人劍』,頂多會給我們造成一些麻煩,卻沒辦法對我們產生致命威脅!」
周圍眾人聽着連連點頭,不愧是名震中月省的強者,果然眼光銳利,一眼看透了陳飛宇的虛實。
「你說得這麼多,不還是不敢一個人衝過來?」陳飛宇嘴角嘲諷之意更濃,接着不理會臉色已經變黑的岑勝斌,轉而看向武林江和武無敵,道:「你們還要繼續打嗎?我保證,就算我死在這裡,也有足夠的把握,拖着你們同歸於盡,更別說我還有其他的底牌,你們不一定能殺得了我。」
他經過一連串的惡戰,不但受了不輕的傷勢,而且消耗頗巨,就算能夠憑藉著「無極拳」繼續戰鬥下去,情況也十分不樂觀,而更重要的是,這裡是霧隱山,至少還有武家其他的宗師強者在一旁窺伺,比方說武潤月和武若君。
就算他施展出「裂地劍」斬殺武無敵和岑勝斌三人,到時候武家瘋狂報仇下一擁而上,他幾乎沒有任何辦法能夠活着走下霧隱山,所以才會主動向武林江釋放罷手的信息。
卻說武林江和武無敵神色一變,這麼多強者圍攻陳飛宇,最後大部分反而死在了陳飛宇手裡,他倆是真的對陳飛宇層出不窮的手段產生了心理陰影。
誰能保證陳飛宇沒有其他的底牌了?萬一到時候真如陳飛宇所說,他倆也慘死在陳飛宇手上,那武家就真的要敗落下去了。
兩人沉吟着沒說話,但是誰都能看出來,武林江和武無敵已經有了罷手之意,畢竟,「天行九針」再神奇,也得有命去學才行。
陳飛宇嘴564c886d角翹起一絲微笑。
岑勝斌臉色大變,如果武家退縮的話,那單憑他一人,絕對沒辦法擒下陳飛宇,要是錯過這次,只怕再也找不到如此千載難逢的機會了。
他眼珠一轉,冷笑道:「江老,你們不會真的信了陳飛宇的鬼話吧?我得提醒你們一點,陳飛宇年紀輕輕,修為也只有『半步傳奇』,就能斬殺這麼多『傳奇強者』,把武家搞得元氣大傷。
如果放陳飛宇離開,等他修為真的突破到『傳奇境界』,到時候他來霧隱山報仇,你們武家誰有自信能抵擋得住陳飛宇?
現在已經得罪了陳飛宇,而且還是不死不休的仇怨,必須趁着機會斬草除根,不然的話後患無窮!」
武家眾人臉色紛紛一變,岑勝斌說的沒錯,要是現在放走陳飛宇,等以後陳飛宇過來報仇,那不止是霧隱山,怕是整個武家都得天天處在擔驚受怕的境地中。
武林江同樣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沉聲道:「岑勝斌說的沒錯,陳飛宇,不是我不想罷手,只是現在已經騎虎難下,沒辦法罷手。」
陳飛宇眼神再度變得凌厲起來,劍指隨手揮出,一道凌厲劍氣在地面上划出一道溝壑,道:「這麼說來,今天註定不死不休了,事已至此,那就繼續來戰吧。」
「大家一起出手,只要戒備着陳飛宇的第三道『斬人劍』,便能立於不敗之地!」
岑勝斌大喊一聲,當先出手,向陳飛宇衝去。
武林江和武無敵對視一眼,同樣飛奔向陳飛宇。
激烈的戰鬥再次開始!
縱然少了一個岑江南,可剩下的岑勝斌三人依舊帶給陳飛宇強大的壓力,三人合力之招還未到陳飛宇跟前,龐大的內勁衝擊壓迫下,陳飛宇已經感覺氣血翻湧,不由連連向後倒退,可想而知,如果他真的中招,只怕他得當場吐血重傷不可。
面對如此強悍的聯手組合與壓迫感,陳飛宇輕喝一聲,指端「斬人劍」再現,凌空向武無敵激射而出,同時憑空凝聚出另外兩道「斬人劍」,分別攻向武林江和岑勝斌,威勢凌厲,堪稱神出鬼沒。
果然,武林江三人微微皺眉,紛紛改變目標,先騰出手把「斬人劍」給擋了下來,其中武無敵修為最弱,難攖「斬人劍」之威,還需要藉助武林江的援手,才能順利擋下「斬人劍」。
陳飛宇暫得一絲喘息之機,還未鬆口氣,武林江三人再度齊齊衝來。
無奈之下,陳飛宇只要故技重施,不斷施展「斬人劍」,逼得武林江三人只能自救,無暇聯手合攻。
只可惜「斬人劍」雖然凌厲無匹,但武林江和岑勝斌三人已經有了戒備,頂多只能延緩他們的攻勢,無法對他們造成致命的威脅。
周圍眾人只見半空中不斷出現紅色雷霆劍芒,絢爛奪目,瑰麗萬分,狂暴的氣息更是籠罩大半個廣場,紛紛目眩神馳,震撼非常。
一時之間,陳飛宇以一敵三,打得有來有往,場面一時僵持住了,誰都拿不下誰。
只是陳飛宇心裏越發凝重,不靠「無極拳」吸納外勁,單單憑藉著自己本身的真元施展「斬人劍」,用不了多久他就會真氣枯竭,到時候只能束手就擒。
而憑空凝聚出「斬人劍」,也需要吸納天地間龐大的靈氣,以他現在《仙武合宗決》還不到第三重的修為,難以調動如此龐大的真氣,憑空凝聚出兩道「斬人劍」,已經是其極限。
可以說,他現在的處境,已是絕境!
突然,武無敵向後躍去,避開「斬人劍」的攻擊,大喝一聲:「月丫頭,把我唐刀取來!」
武潤月臉色微變,微微猶豫後,她人影一閃,便消失在主席台上。
片刻後,她再度出現,手中已經多了一把唐刀,遠遠地拋給了武無敵。
武無敵接刀在手,渾身氣勢猛然暴漲了不少,頭髮根根豎起,彷彿一頭雄獅,猛然抽刀,劈出一道十多米長的刀罡,迎向「斬人劍」。
只聽「轟隆」一聲巨響爆發出強烈的氣勁,巨大的刀罡瞬間消散,武無敵更是「蹬蹬蹬」向後倒退了數步,可「斬人劍」也被擋了下來,比之先前武無敵匆忙躲閃「斬人劍」的糗態,要瀟洒了數倍。
武無敵和岑勝斌兩人心頭大定,原先三人之中,武無敵是薄弱點,最容易被「斬人劍」突破,現在武無敵這一點也補強了,陳飛宇再無勝算!
武無敵持刀,哈哈大笑道:「飛宇,你已經堅持不了多久了,束手就擒吧。」
陳飛宇神色越發凝重,呼吸也已經急促起來,顯然消耗更巨。
他不言不語,又是三道「斬人劍」,凌空向三人激射而去。
岑勝斌三人冷笑一聲,再度將「斬人劍」給擋了下來,雖然他們也因此消耗不少,但是比起主攻的陳飛宇,他們狀態要好上不少。
任誰都能看出來,再這樣繼續下去,陳飛宇必敗無疑!

《神針俠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