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舒念微封南修
舒念微封南修 連載中

舒念微封南修

來源:外網 作者:封爺的小妖精又在纏人了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封爺的小妖精又在纏人了 都市言情

傳言受傷後的封南修,暴戾、嗜血、殺人如麻,無一人敢親近。重生後的舒念微,連忙把老公揣進兜兜里,暗諷,這些人,相當不識貨。「夫人,欺負你的某老大被封爺丟進了精神病院。」「夫人,你喜歡的珠寶店封爺已經買了。」「夫人,表白你的鮮肉又被封殺了。」正在努力搞事業養老公的舒念微一臉懵比。嗷!一不小心又被寵上天了。舒念微感動的撲進封南修懷裡,覆唇而上:「老公,快嘗嘗,我現在?甜!」男人按住她的小蠻腰:「乖,睡覺。」舒念微『嗷』的一聲蓋上小被子:「睡,睡一整晚!」展開

《舒念微封南修》章節試讀:

舒念微一陣惡寒。
這麼垃圾的稱呼她上輩子是怎麼想出來的?
迅速掛斷電話後,舒念微把親愛的駿傑哥哥改成了『垃圾』兩個字,心裏才舒坦些。
一塊地皮倒是勾起她許多回憶。
焦駿傑是焦家領回來的私生子,據說是個小姐生的,很不得焦家老太爺待見。
為了出人頭地,更是用盡手段攏權攬勢。
上輩子外婆臨終前給了她一多半的財產和股份,大部分都被焦駿傑騙走了。
算算日子,舒念微無奈的嘆了口氣。
還是晚了一步,那些股份和錢已經到焦駿傑手裡了。
該她的東西怎麼能便宜了那個賤男人。
舒念微摸着脖頸上掛着的一把烏木鑰匙,美眸中的清潤瞬間凝結成凜冽的寒冰。
上輩子沒來得及動的勢力,這輩子還是派上用場了。
那是外婆留給她的底牌,一家研究所。
她現在急需一台電腦,和那邊聯繫上。
舒念微想了想,這個家裡,似乎只有封南修的書房裡還有一台,其他的,都在她發脾氣的時候被砸了。
暗罵一句自己敗家,舒念微吃完最後一口麵包,轉去封南修的書房給研究所那邊發了一封郵件。
秦征把車開進封氏的地下車庫,還是忍不住說出憋了一路的話。
「封爺,夫人剛才的反應有些奇怪,似乎並沒有很想拿到那塊兒地皮。」
說完,秦征大氣都不敢出,提起夫人,封爺的情緒總是難以控制。
果然,車內的空氣瞬間將至冰點。
封南修神色幽暗。
她為了那個男人連命都能不要,會不想拿到地皮?
昨天對他表現出來的親昵,不是為了這個還能是為了什麼?
秦征很想為舒念微再解釋一句,手機忽然響了。
接過電話,面容也變得極為難看,忐忑的望着封南修。
「封爺,趙管家說,夫人進了書房。」
書房裡還放着那塊兒地皮的售賣合同。
從他說出這句話開始,車內的空氣彷彿都結冰了。
封南修面無表情,幽暗的雙眸中戾氣橫生,似乎要將這世間的萬千眾生都絞殺碾碎,屍骨無存。
明明冷的渾身顫慄,秦征卻覺得汗流浹背,沒一會兒就浸濕了西裝。
他是腦抽了,才會幫舒念微說話。
封南修的微信響了。
看到屏幕上舒念微的名字,秦征整顆心提起來,一臉的視死如歸。
夫人什麼時候惹封爺不好,偏偏現在……
秦征已經準備好接受封南修的雷霆之怒了,卻發現車內的溫度忽然迴轉,猶有大地回春之態。
封南修眼中的戾氣也如霧化雨,變成了瞳仁里的點點瑩光。
如果他沒看錯,封爺的嘴角似乎還勾了一下。
秦征不禁好奇,舒念微究竟說了什麼,兩句話就把封爺哄好了。
真的只有兩條消息。
第一條是那份地皮售賣合同的照片。
第二條舒念微發了個噘嘴的表情,說:「這麼重要的東西不好好放起來,萬一被人偷走,你拿什麼養我啊?雖然吃糠咽菜我也是願意的,但是我更喜歡吃肉哇!」
順便還帶了一個流口水的『乾飯』表情包,很是可愛。
封南修兩眼直勾勾的盯着『養我』兩個字,雖然明知道有可能是舒念微的小把戲,心裏還是暖了一下。
迅速的回復了一條消息,封南修一動不動的盯着屏幕,神情如同等待主人誇讚的小狗。
秦征簡直沒眼看,他覺得他家封爺好像……又戀愛了!
守在書房裡的舒念微坐立難安,她是看到那份合同才想起了自己做過的蠢事。
上輩子封南修明明答應了地皮的事,可她還是不放心,跑到書房偷了合同,還順走了一部分商業機密,讓封南修損失了一大筆。
封南修對她很好,但是對她的執念更重,但凡她觸及到對方底線,封南修就會發了瘋一樣折騰她。
舒念微怕死了。
就在她雙手都開始顫抖時,手機震了一下。
封南修說:「養得起。」
這三個字在舒念微眼裡,簡直比任何鑽石都閃耀。
她心裏甜絲絲的,趁機詢問:「家裡太無聊了,我可以在書房看看書玩玩電腦嘛?」
毫無意外,封南修答應了,哪怕書房裡還放着能讓封氏倒台的機密文件。
兩人又聊了兩句,舒念微才發了一個親親的表情說要去看書了。
封南修慢悠悠的收起手機,對這段對話意猶未盡。
會議已經遲到十五分鐘了,可是秦征一句都不敢催促。
舒念微找了兩本自己感興趣的書回卧室,還沒翻開,手機就響了。
屏幕上『爸爸』兩個字,讓舒念微一顆心涼了半截。
按下接聽鍵,舒建成惱怒的聲音傳來。
「舒念微,你妹妹哪裡對不起你,你竟然對她下這麼狠的手,趕緊滾來醫院,否則我要你好看。」
真刺耳!
舒念微冷笑着掛了電話。
無論她和舒雪韻誰做錯了,挨罵的總是她,舒雪韻永遠都沒問題。
上輩子她一直想不明白,就算她和舒雪韻不是一個肚皮出來的,至少都是他的女兒,為什麼差距這麼大。
直到臨死前,舒雪韻親口告訴她。
舒建成娶她媽媽只是為了外婆的家產,結果外婆把大部分家產都給了她,他就更看不上自己了。
舒念微還是決定去一趟醫院。
畢竟,她和舒雪韻之間的較量才剛剛拉開帷幕。
磨磨蹭蹭到太陽快落山了,舒念微才趕到醫院。
舒建成一張臉已經黑成了無底洞,饒是如此,也依舊耐着性子哄勸舒雪韻。
「韻兒,多吃點傷口才能復原,等那個逆女來,爸爸一定……」
「一定幹嘛?我已經來了。」
舒念微靠在病房的門口,慵慵懶懶,彷彿用盡全身力氣才勉強瞥了兩人一眼。
「舒念微,你這是什麼態度?」
舒建成啪的摔下碗。
「還不滾過來給你妹妹道歉,你知不知道她的手是要彈鋼琴的,你知不知道她身上不能留疤,你……你簡直惡毒至極,連自己親妹妹都害。」
舒建成漲紅着臉,想到舒雪韻的傷口,眼神又心痛又疼惜。
舒念微簡直想笑。
舒雪韻彈鋼琴?
明明每次都是在前面擺樣子,她來做替身。
「讓我給她道歉?還是等下輩子吧,我今天過來,就是要看看她還能不能活着,要是輕易就死了,下次還怎麼玩?」
舒念微挑着眉眼,那眼神就像是盯着一條任她宰割的死魚,直接把舒建成激怒了。
「下次!」舒建成走向舒念微:「我先把你打殘了,看你還敢不敢有下次。」
他揚起手,又重又狠的巴掌直衝舒念微面頰。

《舒念微封南修》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