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蘇卿陸容淵
蘇卿陸容淵 連載中

蘇卿陸容淵

來源:外網 作者:神秘老公錯嫁妻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神秘老公錯嫁妻

新婚夜,蘇卿遭繼母陷害被調包嫁給毀容腿瘸的陸大少,逃婚後卻陰差陽錯跟自己的未婚夫談起了戀愛。陸大少以網約車司機身份寵女友。直到有天蘇卿發現了男友的秘密。蘇卿冷笑:「身價千億的網約車司機?」陸大少:「……」蘇卿咬牙:「不是腿瘸嗎?我看你挺活蹦亂跳的。」陸大少:「……」蘇卿怒:「不是毀容沒幾年能活了?」陸大少:「夫人,...展開

《蘇卿陸容淵》章節試讀:

蘇卿感覺自己血管要爆裂了。
秦素琴的葯下得太重了,她只吃了一小口,竟然就如此忍受不住,這要是都吃了,恐怕早就血管爆裂而亡了。
蘇卿整個腦袋都是懵的,身體像是漂浮在雲上,又像是行走在沙漠,她很渴,感覺自己快要渴死了。
「熱,渴…」
蘇卿已經忍受不了了,雙手下意識的去扯開自己的衣服。
「我送你去醫院。」
男人一眼就看出蘇卿是中了葯。
「幫我!」蘇卿抓住男人的手,她等不到去醫院了,她不想死的話,只能找眼前的男人幫忙。
男人冰涼的體溫讓蘇卿想要的更多,肌膚觸碰那一瞬間,最後一根弦也崩斷了。
「女人,你可要想清楚了,你知不知道我是誰?」
「我想活。」
蘇卿很簡單的表達自己的意思,其實在那一刻,她也沒有過多去思考別的。
她只有一個念頭,活着。
藥性早就佔據了理性。
蘇卿慌急的去解開男人的衣服,可半天都解不開,急得帶着一絲哭腔:「怎麼解不開啊!」
男人狹長的眸子微微一眯,嘴角揚起了一抹笑意:「乖,別急。」
蘇卿勾住男人的脖子,吻了上去,此時的她就像是擱淺的魚,而眼前的男人就是一池清泉,讓她本能地奮不陸身。
男人小腹一緊,眸色加深,嗓音暗啞:「女人,招惹了我,你可要負責哦,記住,我是你的男人,陸容淵。」
蘇卿意識早就不清楚了,根本無暇去思考對方的話。
車子幾乎晃動了一夜,蘇卿已經不記得兩人幾次瘋狂。
她最後體力不支,暈了過去。
醒來時,已經是第二天中午了。
她感覺全身彷彿被碾壓過,昨夜的記憶湧入腦海,再看清身處的環境,還有身下那抹刺眼的鮮紅,鼻尖一酸,她有想哭的衝動。
命保住了,可她跟楚天逸沒有可能了。
看着凌亂在車內的衣服,可知兩人昨夜有多瘋狂。
蘇卿悄悄瞄了一眼還沒有醒的男人,那是一個極好看的男人,連她一個女人都忍不住驚嘆的容貌。
五官深邃,稜角分明,劍眉高鼻樑。
目光下移,落在男人赤裸的上身,肌肉線條分明,薄薄的肌肉,一看就很有力量感,而她昨晚也見識了男人在那方面的強悍程度。
想到這,蘇卿的臉迅速紅了。
見男人還沒有醒,蘇卿麻溜的穿上衣服,不等她溜走,男人突然醒了。
「吃干抹凈,提褲子走人,女人,你也太無情了。」
陸容淵慵懶地伸了一個腰,似笑非笑地凝視着蘇卿。
「昨晚我們可已經是夫妻了,你想不認賬?」
「我、我…」蘇卿一時啞然,她昨晚招惹對方,而她確實想溜走,就當是一夜情,可看着男人那雙控訴的眸子,竟覺得愧疚:「抱歉,昨晚事出有因…」
「那可是我的第一次。」陸容淵用哀怨的眼神看着蘇卿,完全堵了她後面的借口。
蘇卿:「……」
「你想要什麼補償?」蘇卿說出這話後,忽然有一種去夜場嫖了一樣的感覺,看着男人的臉色沉了下去,她又解釋道:「昨晚我被下藥了,我繼母想把我嫁給一個腿瘸毀容快要死的人,我就是死也不會嫁過去的。」
陸容淵嘴角一抽。
死也不嫁?
看着蘇卿那副緊張的表情,陸容淵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昨晚本是我結婚的日子,被你這麼一攪合,新娘子恐怕也娶不成了,你得賠我個新娘子。」
「啊?對不起,我真不知道昨晚你也結婚。」蘇卿很是抱歉,可讓她賠個新娘子,這不是為難人?
「我、我真的很抱歉…」
「算了,你長得這麼漂亮,看這身上的嫁衣,價值不菲,你怎麼會看得起我一個網約車司機。」陸容淵眸光黯然,語氣很是失落。
蘇卿都不知道對方是幹什麼的,怎麼會嫌棄?
可一見對方自卑的樣子,心尖突然被刺了一下,脫口而出:「我會負責的。」
陸容淵一笑,抓住蘇卿的手:「那你現在跟我回去,見我父母。」
「現在不行。」蘇卿尷尬的將手抽回來:「我還有事,我把電話號碼留給你,回頭我們再聯繫。」
秦素琴玩一招調包計,她現在必須得回一趟蘇家。
「那我等你回來。」陸容淵也不再逗她。
蘇卿留了一串假號碼就走了。
陸容淵坐在車裡目送着蘇卿的背影,眼裡划過一抹濃烈的興趣。
車座椅上那抹鮮紅很是刺眼,陸容淵睨了一眼,嘴角微微上揚。
手機鈴響,陸容淵接通。
「新娘子半路跑了,你這個新郎官也一晚上沒消息,老大,你昨晚幹什麼去了,還有什麼事比娶老婆重要。」
「洞房!」陸容淵眼裡湧現難得一見的溫柔。
他也沒想到自己的新娘子逃婚卻落到了自己的手裡。
陸容淵輕描淡寫的兩個字驚得電話那端的萬揚半天沒回過神。
「老大,你開什麼玩笑,這新娘子都跑了,對了,蘇家挺大膽的,你要娶的是蘇家二小姐蘇雪,蘇家嫁過來的卻是不受寵的蘇家大小姐蘇卿,蘇雪嫁去楚家了。」
只要是聰明人,稍稍一想,就知道怎麼回事。
蘇家玩了調包計。
萬揚又在電話里說:「老大,老爺子說等你回來處理。」
「讓人去蘇家退婚。」
頓了頓,陸容淵又補充了一句:「不必為難。」
「老大,蘇家玩心眼都玩到你頭上了,你老婆都被楚家那小子娶了,這口氣就這麼咽了?」
萬揚很是意外,這不像是老大的作風啊。
「少廢話,趕緊讓人去退婚。」
萬揚在電話里提醒道:「老大,你只有喪偶,可沒有退婚或者離異,你已經『死』了三位妻子,這位要是退回去,被陸家那幾位發現端倪,前功盡棄。」
陸容淵沉吟了幾秒:「這位不用『死』了。」
「老大,你又有新計划了?」萬揚雲里霧裡,十分震驚。
陸容淵岔開話題:「給我準備一輛便宜點的車。」
「老大,你要做什麼?」
「網約車拉客。」
……
蘇卿剛到蘇家門口,就見到蘇德安與秦素琴在門口恭敬地送一位中年男人。
此人正是陸家派來退婚的。
陸家當初突然要娶蘇家女,現在又突然來退婚,新娘子調包又逃婚,陸家竟然沒有一絲為難,蘇德安都被整懵了。
那人上車走後,蘇德安擦了一下額頭上的冷汗,沖蘇卿厲聲喝道:「蘇卿,看你乾的好事,你還有臉回來,這次要不是陸家高抬貴手,蘇家就等着破產吧。」
蘇卿神情寡淡地盯着蘇德安,冷冷質問:「爸,昨晚調包新娘的事,你知道嗎?」

《蘇卿陸容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