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蘇卿陸容淵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
蘇卿陸容淵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 連載中

蘇卿陸容淵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

來源:外網 作者:在他深情中隕落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在他深情中隕落 玄幻魔法

新婚夜,蘇卿遭繼母陷害被調包嫁給毀容腿瘸的陸大少,逃婚後卻陰差陽錯跟自己的未婚夫談起了戀愛。陸大少以網約車司機身份寵女友。直到有天蘇卿發現了男友的秘密。蘇卿冷笑:「身價千億的網約車司機?」陸大少:「……」蘇卿咬牙:「不是腿瘸嗎?我看你挺活蹦亂跳的。」陸大少:「……」蘇卿怒:「不是毀容沒幾年能活了?」陸大少:「夫人,...展開

《蘇卿陸容淵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章節試讀:


,全文免費閱讀.
那句真心相愛落在陸容淵耳朵里,十分受用,哪怕知道這女人在利用他,依然不影響他的好心情。
「蘇卿。」楚天逸怒不可遏:「你怎麼墮落成這樣,你從哪裡找來這麼一個漂亮的男人?」
漂亮用在男人身上,是一種貶義。
蘇卿自然聽清了楚天逸話裏面的諷刺意味,這是在暗指陸容淵是個小白臉。
蘇雪瞄了眼楚天逸的臉色,心裏特別爽快,沒想到蘇卿真找了個小白臉。
不過面上蘇雪故作焦急地說:「姐,你別被人騙了,看這個男人開的車,不過十幾萬的破車子,他怎麼能給你幸福,他就是騙你的。」
「呵。」蘇卿冷冷勾唇:「跟他在一起,就算坐單車我也樂意。」
蘇卿怎麼不知道蘇雪的為人?
蘇雪心裏現在指不定多高興,她找了個普通的男朋友,而蘇雪是楚少夫人,從今以後,蘇雪就徹底踩在她頭上,趾高氣揚。
「蘇卿,立馬跟這個男人分開。」楚天逸臉色很冷,是以命令的口吻在命令蘇卿:「你就算想氣我,也要找個好一點的,找這麼一個窮屌絲,你以為我會信。」
「你愛信不信,我就是喜歡他,不介意他有錢沒錢,只要跟他在一起,坐單車也願意,請你對我男朋友放尊重點。」
楚天逸語氣里的諷刺讓蘇卿火了,她見不得陸容淵被侮辱。
陸容淵是個男人,也是有自尊心的,楚天逸可以沖她來,卻不能貶低陸容淵。
蘇卿一刻也不想多待,只想帶着陸容淵趕緊走
「親愛的,我們回去吃吧。」
陸容淵鷹隼般的眸子看穿蘇卿的心思,看着蘇卿維護自己,陸容淵心裏特別愉悅,至於楚天逸的嘲諷,他半點沒把人放在眼裡。
「位子都訂好了,自然要吃了再走。」陸容淵寵溺的揉了揉蘇卿的頭髮:「何必為了兩隻蒼蠅讓自己餓着肚子。」
「你說誰蒼蠅?」蘇雪臉都氣綠了,嗤笑道:「你一個窮屌絲,在裏面訂了位子,你騙誰呢,就憑你,一身窮酸樣,連門都進不去,裝什麼大款。」
楚天逸臉色也十分難看,冷笑:「蘇卿,你在哪找的人,還真是會說大話,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這可是帝京『別院小廚』,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進去。」
面對兩人的譏諷,陸容淵臉上一直帶着淺淺的笑意,只是那眸子的寒光,一寸寸冷下去,漸漸沒有溫度,比十二月的天氣都要冷。
蘇卿也覺得陸容淵說大話,她只當陸容淵是配合自己演戲,她自然不能讓這兩人看扁了。
蘇卿目光冷冷地掃了楚天逸與蘇雪一眼,正要開口,陸容淵氣場全開,說了句意味深長的話:「恩…別院小廚,確實不是什麼阿貓阿狗能進來的。」
楚天逸看着眼前,突然間就氣場全開,讓人望而生畏,不敢直視的男人,不由地皺眉:「你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從今往後,你與你身邊這個女人,將被這家餐廳拉入黑名單,永不得入。」
「呵!」楚天逸氣笑了:「好大的口氣。」
蘇雪也樂了:「好大的口氣,將我們拉入黑名單,你以為你是誰啊?真是笑死本小姐了,蘇卿,你在哪找的這奇葩,太好笑了。」
蘇卿也覺得這牛皮吹的有點過頭了,可自家男友吹的牛,再過頭也得兜着。
蘇卿一笑,笑容坦然地挽住陸容淵的手臂:「帝京之大,卧虎藏龍,做人呢,還是要低調點,否則打臉來的太快,那就真太難看了。」
蘇雪聞言,直接笑了:「蘇卿,你也太會裝了,還卧虎藏龍,就這窮酸樣。」
就在這時,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迅速朝這邊而來。
為首的正是別院小廚的經理王洋,身後跟着十幾名保安。
見人來了,蘇雪得意道:「蘇卿,你向我道個歉呢,我跟天逸就不計前嫌,帶你跟你的窮屌絲男友進去,否則,你就等着被趕出去吧。」
「做夢!」蘇卿怎麼可能道歉。
蘇雪譏笑一聲,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對王洋道:「王經理,現在別院小廚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進來的嗎,如果這樣,那我們以後可就不會再來了,掉檔次。」
蘇雪這話是在威脅,料定王洋不敢得罪她跟楚天逸,她堂堂楚家少奶奶,聰明人都知道怎麼選擇。
蘇雪與楚天逸等着蘇卿與陸容淵被狼狽趕出去,蘇卿心裏也有點緊張,她跟陸容淵哪裡有資格進去啊。
蘇卿正想着如何化解,王洋突然朝陸容淵微微頷首:「陸先生,萬先生已經到了。」
「恩。」陸容淵面無表情的應了一聲。
蘇雪看傻眼了。
楚天逸也很意外。
王洋可是別院小廚的經理,能進別院小廚的客人,那都是有頭有臉,有權有勢的人物。
王洋怎麼可能認識這窮屌絲?
蘇卿很納悶啊,也是懵的,壓低聲音問:「陸容淵,怎麼回事?」
陸容淵輕輕拍了拍蘇卿的手,示意她別擔心,一切交給他。
陸容淵的話像一顆定心丸,蘇卿心裏莫名地安定,信任。
王洋對身後的保安抬了抬手,說:「清場,無關人員,全部趕出去。」
一聲命令下達。
保安們走向楚天逸與蘇雪:「請離開。」
蘇雪尖銳着嗓子:「有沒有搞錯,我可是楚家少奶奶,睜開你們的狗眼看清楚,你們竟然敢趕我?」
楚天逸沉着臉色,亮出自己的身份:「我是楚氏集團楚權安的兒子,楚天逸,我們今天晚上要在這裡用餐。」
楚天逸在說自己是楚氏集團楚家人時,臉上流露出高人一等的優越感。
蘇雪也露出小人得志的嘴臉:「好好看清楚,你們得罪得起楚家嗎?」
王洋絲毫不買賬:「無論你是誰的兒子,今天都必須離開,今晚這裡被包場了,來人,請楚少,楚少夫人離開。」
嘴上說是請,其實就是趕。
如果兩人不配合,甚至可以扔出去。
楚天逸臉上毫無面子:「什麼大人物,竟能將別院小廚包下?」
「對啊,王經理,你少唬我們,你們為什麼不趕他們兩人?」蘇雪指着蘇卿與陸容淵:「我們進不去,難道這倆窮酸樣就能進去?」
陸容淵眉目一沉,嗓音質冷:「以後我不想在這裡再看到這兩人。」
王洋不知道陸容淵的身份,可他能坐到別院小廚經理的位置,還是有點眼力見與自己的生存之道,能讓萬氏影視集團的太子爺萬揚如此恭敬的人,那來頭肯定不小。
只要小心伺候着,准沒錯。
今天包場的可是萬揚,而陸容淵不止一次與萬揚來過,王洋自然認得。
「陸先生,明白。」王洋對着身邊人吩咐:「將那兩人掛上黑名單,牌子立在門口。」
這真要掛門口,楚天逸與蘇雪真是丟臉丟大發了,在圈內抬不起頭。
每天來往這裡的都是圈內的人,這要掛出去了,誰不知道?
楚天逸與蘇雪這次不僅是臉色難堪這麼簡單了,聞言,兩人都有些慌了。
「憑什麼?你算個什麼東西。」蘇雪盛氣凌人的叫囂着。
陸容淵劍眉冷蹙:「聒噪!」
王洋接收到指令,立即對保安們吩咐:「扔出去。」
「是,王經理。」
保安們直接架住楚天逸與蘇雪,將兩人拖着扔出去。
狼狽又難堪。
蘇雪叫囂道:「別碰我,走開,我可是楚少夫人,你們敢得罪我。」
連楚天逸都沒人放眼裡,一個楚少夫人,頂個屁用?
楚天逸也氣的臉色鐵青,這還是第一次受如此奇恥大辱。
他想起王洋的話,明顯是在那個男人說了『聒噪』兩個字後,才讓人將他們扔出來。
難道那個男人真有什麼大來頭?
肯定不會。
那男人身上穿的衣服十分普通,全身上下也看不出有錢的樣子,那輛十來萬的大眾車,還是好幾年的老款了,應該是個二手車。
這男人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王洋如此聽話?
蘇雪被保安扔在門口,手在地上蹭破了皮,氣得跺腳:「天逸,他們竟然這麼對我們,好疼啊。」
楚天逸也是一肚子怒氣,臉上掛不住,吼道:「給我閉嘴,還嫌不夠丟臉?」
蘇雪氣得快哭了,她看着站在門裏面的蘇卿,嫉恨得發狂:「小賤人,都是你害的。」
蘇卿聞言,笑了:「都勸你做人要低調點了,看吧,現在就打臉了,只要你求我,我或許一高興,就讓你們進來,這在外面多狼狽啊,讓熟人看到,那真是太丟臉了。」
蘇卿將蘇雪剛才的話幾乎原封不動的還了回去。
蘇雪氣的臉一陣紅一陣白,還想發難,楚天逸拉着她:「還不走?還要留下來繼續丟臉?」
說真的,看着蘇雪跟楚天逸狼狽離開的樣子,蘇卿心裏別提多解氣了。
「陸先生,裏面請。」王洋恭敬地在前面領路。
蘇卿特別納悶,壓低聲音問:「怎麼回事?不是被包場了嗎?怎麼還允許我們進去?你經常來這裡?」
如果不是,王洋又怎麼會認識陸容淵?
陸容淵氣定神閑道:「跟着萬揚來過幾次,與王經理有點熟。」
原來如此。
「今天是萬先生包場了?」蘇卿反應過來,難怪剛才陸容淵如此有底氣。
之前王洋說萬先生,她還沒有反應過來是哪個萬先生。
陸容淵:「他錢多。」
蘇卿:「……」
整個別院小廚,十分安靜,平常一天只接待五十位客人,今天被包場,那更安靜了。
蘇卿跟着陸容淵進去,萬揚已經在等着了。
「老大,蘇小姐。」萬揚揮手打招呼。
「萬先生。」
蘇卿只知道萬揚與陸容淵是朋友,可沒想到萬揚還是個土豪中的土豪,竟然能包下這裡。
「萬先生,陸先生,蘇小姐,你們請慢用!」王洋很識趣,並沒有打擾幾人用餐,帶着人又退下了,就連服務員也在十步之外候着。

《蘇卿陸容淵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