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踏道之巔
踏道之巔 連載中

踏道之巔

來源:google 作者:靈犀一指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司洪軍 奇幻玄幻 魏賢

青澀少年,天賦異稟,無故走上修道路!紅塵一世,摸爬滾打,奈何前路渺茫茫!兄弟絕離,捨生取義,為何留我傷斷腸!快意恩仇,打破蒼穹,只為踏道上雲霄!兩地相隔,征仙伐魔,就為今生去守護!嫉妒?仇殺?還是情親與恩義展開

《踏道之巔》章節試讀:

司成沒有想到,一晃已經三年過去了,要不是青石提醒,自己根本就沒有感覺出來,這三年一直處在練習劍招之中,因為別的功法什麼的,修鍊不了,那要成為什麼修道者之後才能修鍊,不過所有功法到時記熟了,想忘恐怕都望不到了。

「去吧,再呆在這裡也是無用,出去闖蕩闖蕩。記住,不要老是窩在紅竹村,那樣就算你把所有功法全部學會,也只是井底之蛙,外面的世界廣闊無比,要靠自己的努力,拼搏,才能更快的成長,變強。」 老青石還有些話沒講,當年主人說的災難,儘管他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但是以後能不能挽救,或許還要看司成的以後成長的高度以及實力如何了。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出去不要對任何人說起這裡的事,尤其是你會的功法,否則將會帶來無窮無盡的災難和追殺。切記切記!」

司成看着相貌已經蒼老無比的青石,一時不知該說些什麼,儘管他很想回去,尤其是想到爹娘那天天等着自己回家期盼的眼神,恨不得現在就在家門口了。只是這幾年跟青石相處,是他給我功法,是他讓我有了變強的希望,更是他那麼無私的教導,心裏面還真是有點不舍。

濕韻的眼角終於不堪重負的從臉龐流下,「青石前輩,我會再來看你的,等我變強之後。」

說著抹了把眼淚,帶着堅定的眼神向外走去。

在司成的身影消失後,老青石也是嘆了口氣,「小傢伙,我等着你。」他也不知道為什麼,似乎有點淡淡的傷感,或許更多的是不舍。

看着眼前的紅竹村,司成心裏激動無比,「三年了,終於回家了!」

當他看到依然立在那裡的龐大青石時,一種心酸的感覺突然而來,緩緩的走向青石,輕輕觸摸着龐大的石體,「青石前輩說這是他的本體。」

不知不覺,淚水再次滑下,「青石前輩,你放心,我會好好修鍊,以後強大了就回來看你。」

平復了心情,邁着沉重的步伐向家中奔去。

可是還沒走多遠,就看到一個墓碑,墳墓不大,上面長滿了青草,清風陣陣,似是在歡迎着司成的歸來。

「這裡怎麼有個墳墓?」村裡從來不會在這裡選擇墳墓葬人的,一直都是,因為這裡距離紅竹林很近,村裡人對這裡的恐怖程度可是相當大的,所以平時來此地的人都幾乎沒有,更別說什麼墳墓了。

帶着疑惑,向前走去,墓碑前還放了一些鮮花,水果,甚至,司成還看到了雞腿。沒錯,就是雞腿,司成記得小的時候最愛吃的就是雞腿,可是在紅竹林三年吃的都是靈果丹藥什麼的,說實在,真的好懷念母親做的雞腿的味道。

待走到墓碑跟前,司成睜大了嘴巴,只見「我兒司成之墓」六個大字甚是醒目。司成看到了自己的墓碑,失蹤三年,父母可能以為自己早就死了。

是了,當時父親應該查到了一些事情,知道我進入了紅竹林裏面,要知道,紅竹林對於全村人來說,那可是聞風喪膽的存在。先輩們不知道進去了多少,但是沒有一個活着回來,這一現象一直持續了很多代才結束,後來沒有一個人敢接近了。要不是司成偶然一次來到這裡發現了奇怪的青石,否則他也不會天天來此。

看着墓碑,看着碗里放的雞腿,司成雙眼朦朧,恨不得立馬衝到父母的懷裡,痛哭一場。是的,家就在近前,馬上就可以回家了,離別了三年,爹娘,還有小靈兒,你們都還好嗎?

司家,這三年來可是過得非常沉重,自從司成消失之後,曲雲天天是以淚洗面,眼淚越哭越少,最後流幹了,眼睛也看不見了,身體更是越來越虛弱,要不是想到可憐的玲兒還需要母親,也許早就到另一個世界去找他了。

今日,跟往常一樣,司洪烈正在喂曲雲喝葯,忽然,

「爹,娘,我回來了。」

「噹」的一聲,司洪烈手裡的葯碗掉到了地上。

「烈哥,我聽到小成的聲音了,我聽到小成的聲音了。」曲雲渾身激動,身體在顫抖。

沒等司洪烈做出反應,門一下被撞開,從門外跑進來一個身影,此人正是司成,從墳墓那裡一口氣沒歇,飛快的往家跑,三年沒見的親人,現在近在眼前,怎能不激動,怎能不用最快的速度回去。

當他推開門進去的一剎那,就感覺到不對勁,隨後看到躺在床上的母親,以及坐在床邊的父親,淚水嘩的一下傾盆而出。

「爹,娘,孩兒不孝。」說著噗通一聲跪倒在地。

「小成,是小成嗎?」曲雲直起身子就要下床。

「是的,小成回來了,」在這樣的情況下,就是平時以威嚴著稱的司洪烈都忍不住流下了罕見的淚水。

說著連忙扶起曲雲,母子情深,血肉相連。母子二人緊緊的擁抱在一起,抱頭痛哭。

過了一會之後,哭聲漸漸減小,「來,小成,讓娘好好看看你。」曲雲帶着哭腔說道。說著就用手去摸司成的臉。

站在一旁的司洪烈實在是忍不住,別過了頭去,實在不忍心看到這一幕。

當曲雲的手摸到司成的額頭時,司成一把抓住了她的手,這是一雙什麼樣的手,乾枯的沒有一絲血色,然後再看到那空洞的眼睛。

「娘,你的眼睛?」說著忍不住再次哭了出來。

「沒事,娘沒事,只要你能回來,比什麼都好。」此時的曲雲反而改哭為笑,說出了這麼一句話。

「爹,娘怎麼會這樣?」司成帶着無比沉痛的心情向司洪烈問道。

「唉!小成,自從你失蹤之後,你娘傷心欲絕,天天以淚洗面,在一年前就已經看不見任何東西了。」司洪烈擦了擦眼角的淚水,把這三年來所有的心酸苦辣全部說了出來。

「魏賢,李明還有劉健,這些都是你們害的。」司成在心裏嘶吼着,死死的握着拳頭,捏的滋滋直響。

《踏道之巔》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