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替嫁夫人又逃了
替嫁夫人又逃了 連載中

替嫁夫人又逃了

來源:外網 作者:葉千梔宋宴淮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葉千梔宋宴淮 玄幻魔法

葉千梔穿越了,穿成了妹代姐嫁的小可憐!  面對家人的威逼利誘,葉千梔爽快地答應了。  嫁給一個即將嗝屁的人,多爽啊,不僅可以得一筆嫁妝,還能白得一筆遺產。  到時候有錢有閑沒男人,到處浪也沒人管,小日子定是過得爽歪歪!  只是,當她嫁過去之後,便宜相公不僅沒有嗝屁,還一步登天,成了權傾朝野的丞相大人。  這是腫么肥事?  「聽說夫人愛我愛得要死要活,沒我不能活。」宋宴淮一把捉住想要逃離的葉千梔,含笑道:「為了夫人能長命百歲,本官也只能勉為其難多活幾年。」  「........」葉千梔無語望天,想要當寡婦咋就那麼難?展開

《替嫁夫人又逃了》章節試讀:

葉冷氏被葉千梔的話問住了。
她沒回答葉千梔的話,但是葉千梔從葉冷氏的遲疑中,已然知道了答案!
若是葉文倩嫁到宋家,那必然會有豐厚的嫁妝,給她撐腰,讓她去了陌生的地方,不至於被欺負!
可現在嫁到宋家的人,不是葉文倩,而是她葉千梔,一個沒爹疼,沒娘愛的小姑娘。
葉家人對她沒有疼愛,只有做不完的家務活。
看看這雙粗糙的手,還有身上打滿了補丁的衣裳,就知道她在家裡是什麼身份了。
「大伯母,你們不會讓我帶着這幾套打滿了補丁的衣服當嫁妝吧?」葉千梔乾脆把話擺在了檯面上說:「我在葉家是不受重視,但是我代替堂姐嫁去了宋家,到時候沒有嫁妝傍身就算了,連衣裳都破破爛爛,丟的可不僅僅是我的臉,還有葉家的臉。」
「我倒是無所謂,反正我被嘲笑習慣了,就怕這事兒被宋家人傳揚了出去,到時候給咱們家抹黑。」葉千梔故意把事情講的十分嚴重:「堂姐還得說好人家呢,咱們家的名聲可不能敗壞了!」
葉文倩已經十七歲了,在農家,十七歲的年齡已經算是大齡了,畢竟大部分的姑娘,十五歲就出嫁了。
沒有出嫁的姑娘也已經定親。
而葉文倩現在十七歲了,宋家的婚事,她不願意嫁,推到了她身上,那麼等她出嫁以後,葉文倩肯定是要開始相看人家。
若是這個時候,爆出了葉家人苛待葉千梔的事情,無疑對葉文倩找人家是巨大的打擊。
葉冷氏腦子不笨,葉千梔剛剛說完這話不久,她就想明白了,她對着葉千梔笑了笑,笑容勉強:「梔梔,你還真是會說笑,既然你奶奶決定了,讓你代替文倩出嫁,自然會給你準備相對應的嫁妝,你不要多想,等會兒我就去拿來給你。」
葉千梔何嘗看不出葉冷氏再說假話?
不過葉冷氏說的是真話也好,假話也罷,葉千梔都不在乎,她在意的是,葉冷氏會拿什麼給她當嫁妝!
葉冷氏很怕葉千梔因為嫁妝的事情撂挑子不幹,見葉千梔興緻缺缺不欲多談的模樣,她說了幾句場面話後,迫不及待離開了。
等到葉冷氏消失在門外後,葉千梔這才有氣無力地趴在桌上,長吁短嘆!
就在這時,門口傳來了一個女聲。
「梔梔。」聲音很小,語調很是溫柔。
要不是屋裡寂靜無聲,怕是都聽不清楚對方在喊誰。
葉千梔轉過頭,望了過去,就看到了一張面帶怯弱的小臉。
面容對葉千梔來說,十分陌生,她挑了挑眉,看着來人沒有說話。
小姑娘在門口站了好一會兒,終於抬腳走了進來,站在葉千梔面前,斟酌了一會兒後,說道:「梔梔,我聽葉文倩說,你答應替她嫁給宋三郎?」
「嗯。」雖然不認識眼前的小姑娘是誰,不過對方眼裡的擔憂和關心做不得假,葉千梔還是很給面子地應聲了:「這個消息是不是傳遍全村了?」
小姑娘聽到她這話,登時就急的不行:「梔梔,你怎麼可以答應這門親事?你嫁過去,那就是去當寡婦,要是宋三郎沒出事,葉文倩肯定是不會把這門親事讓給你。」
用腳指頭想,葉千梔也不知道,宋三郎要不是出了事,並且大夫斷言醒不過來了,不然葉家也不會把這親事推到她頭上。
在這個在家從父,出嫁從夫,夫死從子的年代,守寡對於這裡的婦人和姑娘來說,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特別是嫁過去後,膝下沒有一兒半女,相公就出事了,外面還不知道會傳出多少不利的流言蜚語。
甚至有些偏激的人,還會認為是新嫁娘命格不好,克夫什麼的。
沒有一顆強大的心臟,怕是連出門的勇氣都沒有。
「我知道,但是我覺得這門親事對我來說,也沒有那麼遭。」葉千梔見小姑娘眉頭緊鎖,柔聲安慰她道:「不用擔心我,我不會有事的。」
「梔梔,你是不是還記着五年前的那句玩笑話?」小姑娘說話的時候,眼神複雜!
???
葉千梔只覺得滿頭問號?一臉不明所以。
五年前的玩笑話?
她對於原身經歷的一切,一無所知,聽到小姑娘提起以前的事情,她一聲不吭。
好在小姑娘也沒有等葉千梔應聲,她自顧自說道:「雖然你以前說過要嫁給讀書人為妻的話,但是宋三郎真的不是什麼好選擇,你是以沖喜的名義嫁過去的,你說你要是剛過們,宋三郎就斷氣了,宋家人會不會遷怒於你?」
「到時候不僅是宋家人會遷怒於我,那些看熱鬧的吃瓜群眾也不會放過我,肯定會編排我命硬,先是剋死了我爹,後面又剋死了夫君。」葉千梔一臉平靜地接下了話茬。
聽到葉千梔這麼說,小姑娘急忙道:「既然你都知道這些後果,為什麼你還要答應下來?就為了圓夢嗎?」
「不是。」葉千梔搖搖頭道:「我沒有別的選擇,我們算是玩得比較好的小姐妹,你也該知道我過的是什麼日子,但凡我能有選擇,也不會答應下來。」
站在葉千梔面前的小姑娘聽到葉千梔這話,吸了吸鼻子,沒吭聲。
屋裡靜悄悄的,過了好一會兒,屋外隱隱傳來了腳步聲的時候,小姑娘忙塞了幾個銅板在葉千梔手裡:「梔梔,這是我給你的添妝,你以後不管遇到了什麼困難,只要有能用得上我的地方,儘管來找我。」
丟下這句話,不等葉千梔的反應,小姑娘急匆匆跑了。
葉千梔看着掌心裏躺着的五個銅板,感受着上面溫溫的熱度,眼裡浮現出一抹笑意。
屋外的腳步聲越來越清晰,當外面的人,抱着一大包的衣裳進來時,葉千梔已經恢復了原樣,一片淡然地坐在椅子上。
葉冷氏把抱來的衣裳丟在了架子床上,隨口道:「我剛剛來的時候,看到翠花了,她是來找你的?」
原來那小姑娘叫翠花啊!
葉千梔默默記下了這個名字,她點了點頭,隨手翻了翻葉冷氏抱來的衣裳,眼裡浮現出一抹譏笑,懶洋洋說道:「大伯母這是拿一堆破爛,打發叫花子?」

《替嫁夫人又逃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