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我才不是精靈文配角
我才不是精靈文配角 連載中

我才不是精靈文配角

來源:外網 作者:瘋狂沉默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瘋狂沉默 都市言情

輕柔舒緩的貓叫聲,帶着點濕濕的水霧,打破了清晨的第一縷陽光。新的一天,從被家裡的貓叫醒開始。李想爬起身,揉了揉眼迷糊的眼睛,對着床邊壯碩的身影道:「早,大臉貓。」「喵!!」灰毛白臉白胸脯的巨大虎斑貓不滿地低叫了一聲,探出壯碩的前肢,沒有伸爪子,以肉掌給李想的大腿來了一下。「噝——!!你真用力啊!」李想一瞬間痛得清醒過來,捂住大腿瘋狂揉搓,並怒視着它。「喵~」有着白灰交雜皮毛,紫色手掌型大耳朵,體型肥碩幾乎和金毛差不多高的大貓舔了舔手掌,根本不搭理李想,扭頭走出房間。它只負責把李想叫醒,怎麼叫醒,展開

《我才不是精靈文配角》章節試讀: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
渾身紅黑相間,身高四十五厘米,體重五千克。
腦袋相較於苗條的身子,顯得又大又圓。
一對黑耳朵豎起,耳內絨毛是灰色的。
還有最下面炸毛的尾巴……
一道緩坡上。
李想蹲着身子,和火斑喵大眼瞪小眼,雙方都不說話。
半晌後。
李想側過頭,指着火斑喵對蘇憶柳和高瘦男子等兩人道:「姐,叔叔,就它了,我覺得它非常可以。」
「……不再看看?而且招式演練和其他的一些測試還沒做呢。」
高瘦男子微怔,趕忙提醒道。
這孩子之前連看到天資如此之好的鐵啞鈴都那麼淡定,說走就走,半點不留念,這會兒怎麼突然毛躁起來了?
不說再多看兩隻,至少把它的表現如何給看明白了吧?
這麼早下定義,指不定以後會後悔。
「做啊,那肯定得做。但我有種預感,它絕對是最適合我的小精靈。」
李想站起身,笑着道:「我對它有信心!」
只不過是看了一遍火斑喵的資料,詳讀其中飼育家對它的評價、打分,李想就覺得自己彷彿看着火斑喵出生,一路成長到現在這樣。
之前看鐵啞鈴都沒這種感覺。
這叫什麼?
遊戲中獨屬於配信寶可夢和傳說寶可夢的,所謂命中注定般的相遇?
「喵?」
滿頭霧水的火斑喵聽不太懂李想的話。
出生沒多久的它思維能力有限,只能粗淺理解與它熟悉的人對它說的東西,但要說有多懂……其實也不是很懂。
只是能感受到熟悉之人的語氣變化而已。
所以,並沒有人將這裡發生了什麼,解釋給這隻小貓咪聽。
……
那名飼育家把它帶到空曠的地方,讓它做早已練習過千遍萬遍的事情。
【火花】、【抓】、【叫聲】、【咬碎】、【詭計】、【熱風】。
一共六個招式,遠超鐵啞鈴。
但不是說鐵啞鈴有那麼高的評價,卻是個渣渣。
而是鐵啞鈴在沒進化之前,總共只能學會四個招式,算上前代的【頭錘】,五個。
除了本身就會的【猛撞】以外,其他都要後天學習。
可火斑喵的招式里,只有【熱風】是後天學的,前三個是只四級的火斑喵就會,剩下兩個惡屬性招式,則是遺傳技能。
那是否意味着火斑喵比鐵啞鈴差?
並非如此。
鐵啞鈴從出生到接受訓練至今,已經過了四個多月,經歷了三名飼育家的調訓,打分也是三個人打的。
而火斑喵,只有四級,才出生一個月多一點,只有一個人為其打分,打了極上。
招式學習力上,雙方沒有相比較的同等條件。
不過,一個月就能順利學會【熱風】,李想自認為它比鐵啞鈴強。
對面。
火斑喵和那名飼育家一通操作,展現出了其在戰鬥上卓絕的天資。
眼光高如蘇憶柳,都覺得這隻火斑喵確實很好。
健康、聰慧、戰鬥時會用腦子、該退的時候退該攻擊的時候攻擊。
這些都是作為訓練家的小精靈,所需的優秀品質。
她不懂火屬性的小精靈,但看上面這些東西,不需要懂火屬性。
很快,輪到李想上前親自和火斑喵互動的環節。
火屬性一直是破壞力強大的屬性,因此這次飼育家給他身上披了個防火外套。
老套的吃招,卻是最能直觀上感受到精靈招式變化和威力的方法。
——沒有被自己的精靈攻擊過的訓練家,不是好的訓練家。
李想曾在論壇上看到過這麼一句話。
讓人不知道從哪裡開始吐槽的好。
連吃數個招式,李想眼睛一眨不眨,用心感受。
「果然,我的猜測半點沒錯,相性棒極了。」
他感嘆了一聲,放下手裡的腿靶,蹲到火斑喵面前,伸出手。
「你好啊,我叫李想,初次見面,請多多關照。」
火斑喵滿臉遲疑,它沒聽懂。
也不清楚這人是什麼情況。
它忍不住看了飼育家一眼,對方卻還給它一個鼓勵的眼神,用肢體動作慫恿它上前。
「……喵?」
火斑喵便嘗試伸出自己的貓爪,放在李想的掌心裏。
瞬間,溫潤柔軟以及爪子尖端的刺刺感從李想的手臂化作一股暖流,傳到了他的心裏和腦海里。
好像被子彈擊中了似的。
李想的臉上笑容變得極其燦爛,微微攏起手,像是要將其牢牢攥住。
「就決定是你了,火斑喵,相信不會有比你更好的選擇了。」
能和你相遇,真是太好了。能選擇你,真是太好了。
熟悉的歌聲彷彿在耳邊環繞。
從訓練家選擇自己的小精靈開始,他們之間的命運就產生了交集,像兩條筆直前行的線,突然有一天拐了彎,在某處產生了焦點。
從此,他們會相互依偎着,扶持着,走過低谷爬到山巔,閱盡一切的一切。
直至生命的盡頭。
「喵啡~」
這次火斑喵不用去看飼育家,都能聽出李想語氣中的喜悅,心思敏感的它像是明白了什麼,輕輕地回應了一聲。
小孩兒與小貓牽着手,笑容如花般燦爛。
一旁的蘇憶柳,露出溫柔的笑容。
女生往往是感性的生物,最吃不消這種場面。
但下一秒。
火斑喵便收回了爪子,一臉好奇地探出頭在李想身上嗅着。
它不太習慣和陌生人親近,但是……這人身上有什麼氣味,這麼好聞,有點上頭。
「你在聞——噢?是這個嗎?」
李想一開始還愣了一下,旋即像是想起了什麼,從口袋裡拿出一根小盒子包裹的「棒棒糖」。
但這根「棒棒糖」,是由深色木頭棍子和看上去像藥渣的東西組成的,一看就不太好吃。
事實上,它也不是給人吃的。
——貓薄荷棒棒糖。
圓球主體是塞乾的貓薄荷,木棍是木天蓼。
肥貓東施的最愛,李想拿自己的零花錢買的,平時東施喵很高冷,不給摸。
每次李想想要擼它的時候,就會拿出來,麻醉它,然後狠狠地蹂躪它。
之前在辦公室里剛用過,隨手塞進了口袋。
沒想到被火斑喵嗅到了。
「喵!!」
瞧見這玩意兒,火斑喵的眼睛瞬間亮成了兩顆星星,向其猛撲!
李想見狀,不閃不躲,反手將貓薄荷棒棒糖主動迎了上去。
貓薄荷和木天蓼都是一種天然植物,能夠刺激貓咪的大腦,讓它們產生興奮的情緒,一些誇張的還會出現幻覺。
當然,這玩意兒並不存在成癮性和依賴性。
貓咪爽過以後,清醒的一段時間裏會對其失去興趣,再過一段時間,才會重新感興趣起來。
同時,也不是所有貓都會對貓薄荷、木天蓼感興趣。
不少貓是感覺不到這種快感的。
可是,按理說幼貓也不會對貓薄荷有感覺啊?
說,你是不是隱瞞年齡?
李想一臉嚴肅地看着抱住棒棒糖又舔又吸的火斑喵。
出乎他的意料,火斑喵的眼神並不像東施喵那樣迷離,反而清醒地很。
頗有一種前世那些大煙鬼在抽煙的既視感。
「你怎麼會帶着這個東西?早就想好了?」
蘇憶柳滿臉好奇地湊過來,「還是說東施喵的?」
李想扭頭笑道:
「是東施喵的東西沒錯,不過也算是命中注定吧,我帶着貓薄荷棒棒糖,遇到了火斑喵。」
巧合,一直是命運特別迷人的地方。
「真下定決心了?還有那麼多小精靈沒看,我們才來了兩個小時誒。」
蘇憶柳又問道。
李想用力點頭,站起身把火斑喵抱在懷裡,後者兩隻爪子捧住棒棒糖一個勁兒地舔,神情專註,對外界的事充耳不聞。
「就它了,相信沒有比它更好的選擇了。」
他又重複了一遍。
蘇格拉底三弟子摘麥穗的典故他可還記着呢。
蘇憶柳見狀,不再說什麼,選擇初始小精靈是李想自己的事情,她沒理由也沒必要為李想做決定。
於是。
十分鐘後。
等到火斑喵一邊舔棒棒糖,一邊和過往的朋友們道完別,和一起相處了一個月的飼育家說完再見。
李想抱着貓,跟在蘇憶柳和中年男子的身後,乘車前往飼育基地的辦公大樓里。
接下來的程序會比較繁瑣。
因為它本身是蘇憶柳的獎勵,所以火斑喵會先被登記在蘇憶柳的個人記錄里,然後隨着蘇憶柳將「火斑喵」轉交給李想,再錄入李想的個人記錄當中。
這個過程需要大概一整個下午,蘇憶柳和李想要簽不少文件。
是很麻煩,但流程必須得走。
獎勵出來的小精靈是允許轉交給別人的,但別人不允許直接從飼養基地中得到小精靈。
那會被視作「冒名頂替」。
假如李想有一天成了大人物,哪怕最後解釋清楚了,「冒名頂替」也會成為他的黑歷史。
遵守規則,本身就是在保護自己的利益。
……
午飯是在基地里吃的,伙食很不錯。
火斑喵被帶去體檢,在離開飼育基地之前,它還要進行一次詳細的檢查,避免身上有什麼疾病。
小精靈也是會生各種各樣的病的,不單單只有那幾種負面狀態。
當然,小精靈的體質大多極其強勁,不會有沾染什麼太嚴重的疾病。
李想第一次擁有自己的小精靈,精神興奮的同時,對體檢的火斑喵有些擔憂,飯都沒吃幾口。
同時又難免想起林楓。
他估計會去銳敵飼育屋購買他心心念念的小火龍,也不知道比起火斑喵,他的小火龍是優是劣。
噴火龍的話……還真說不好。
這種被策劃偏愛的小精靈,在林楓這位疑似主角的訓練家手裡,指不定會如何呢。
畢竟從六代開始,甚至更早,噴火龍這種小精靈在排位上就有不低的使用率。
有了雙mega以後更是了不得。
一個X噴單打超熱門,一個Y噴是神獸之下最強天氣手,晴天熱風不是一般人能扛住的。
八代甚至獨樹一幟,超越兩隻初代的同僚,提前獲得超極巨化,成了地區冠軍的王牌。
動畫里阿渡的暴鯉龍都拉出來被超極巨噴火龍捶一遍。
其訓練家丹帝,在新無印動畫中更是被稱為伽勒爾聯盟和寶可夢世界錦標賽的冠軍暨世界最強王者,寶可夢對戰委員會認定的八大師之一。
擁有無敗的神話。
什麼是八大師?
泛指參加寶可夢世界錦標賽的最強的八個人。
這裏面到底有多少貓膩,所謂的寶可夢世界錦標賽到底是不是伽勒爾的一廂情願,有多少地區冠軍參加。
伽勒爾聯盟為什麼會被噴是村規賽。
GF為什麼總喜歡弄這種引起爭議的話題暫且不提。
丹帝有硬實力這點,絕對是真的。
被增田先輩所鍾愛,因此一度改名為增火龍的噴火龍也是真的強。

《我才不是精靈文配角》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