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獨仙行
我獨仙行 連載中

我獨仙行

來源:google 作者:智聖小馬賊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姚澤 王兒

修鍊一途,兒女情長,恩怨情仇,漫漫長路只為尋道求緣,若知,道在人為!意外融合古獸,讓他的修鍊一途成為領異標新,與天斗與地爭,傲睨萬物!一路上坎坷千萬,卻也沒有阻擋住他的腳步或許有人說他貪婪,殘忍!的確,只要是靈石寶物都會被他收進囊中,對於敵人更是不會心慈手軟他的熱血,關心和微笑,只會留給身邊的人!和主角一般,一路艱辛走過,不放手,不放棄,絕對會完本!展開

《我獨仙行》章節試讀:

卷一 嶺西求道

第005章 兩道考驗

「那以前來過的妖獸呢?」

「凡是不能破開我的幻蜃的,自然就會被我的魂火焚滅;能破開我的幻蜃的,還要經過我主人的考驗,才算過關。我也不能再支撐多長時間了,你現在看到的我,其實是我的魂火所化,等你離開我也該消散了。」

姚澤一時不知該說些什麼,他不覺得自己是個有緣人,自己只是因為修鍊培神訣靈魂強大一些而已,自然不會輕易被那幻蜃所迷惑。

「我的主人是位化神強者,只是渡劫失敗了,他兵解之前把殘餘的火之靈封存起來,等待有緣人。」

姚澤一時有些頭大,「你主人也是頭雙頭蛟嗎?」

「誰告訴你的?我主人是地心之火誕生的火麟,萬年前整個大陸上都是有名的強者。」

姚澤無語了,看來那雙頭蛟沒有幾句實話啊。

「你不要害怕,雖然我感受到你沒有法力,但主人既然說你是有緣人,肯定會留些東西給你。我被主人封印,只能待在這石門口,你順着過道前行,能通過我主人的兩道考驗,就會到主人的房間,你去吧。」

姚澤道謝一聲,轉身準備踏上通道,背後傳來那蜃火獸的聲音,「我主人的考驗就是智慧與勇氣,我希望你能通過。」

姚澤伏身行了一禮,毅然踏上那黑色通道,眼前景象一變,身處一個大廳中間。

他心中一驚,只見這大廳四周站着九個全身披甲手拿武器的高大武士,再仔細觀察,那些武士一動不動,乃是一具具木偶。他定下神來,仔細打量這四周。

這大廳無門無窗,連自己從哪裡進來的都無從知道,頭頂鑲嵌發光的寶石,腳下很是奇怪,烏黑的地面上整齊地排列着橫豎九個白色方格。

「你來了。」一個聲音突兀地響起。

姚澤嚇了一跳,想大聲向他傳聲,卻不知道人在哪裡。

「我是這洞府的主人。」那聲音似乎知道他心中所想。

「啊」,他差點跳了起來,怎麼還有主人啊?

「你不要害怕,我只是生前留下的一道神念,專門主持這考驗的。」

神念?還是存在幾千年的神念,說不害怕是假的,他心中很是緊張。

「門前蜃火獸應該給你說過,考驗分兩關。你是這幾千年來的第五位,希望你能成為通過此處的第一位。」

他心中嘀咕着,也不知道先來的四位現在哪兒。

那神念似乎真的知道他心中所想,「先來的四位都沒能通過考驗,當然被木偶武士給撕碎了。」

那神念似乎不再給他思考的機會,洪亮的聲音在大廳回蕩,「從現在開始,你有一個時辰的時間,把那九個木偶武士引到地面上的方格內,一定要使他們的橫列、豎列及斜列加起來相等。」

他莫名其妙,看着那地上的黑白方格,再看看那些木偶武士,不明白這主人想幹些什麼。

沿着那地上的方格走了一遍,沒有發現什麼不同,又觀察那些木偶武士,一個個面色僵硬,像一個模子倒出來一樣,倒也沒有什麼異常。

他着急起來,這主人說一個時辰,如果沒有完成,真有可能被那些木偶武士給撕碎。圍着那些木偶武士又轉了一圈,看到了他們背後的不同之處,每個木偶武士背後都有一個數字,從一編到九,再聯想到那主人所說,他這次真的跳了起來。

「縱橫圖?難道是世俗界的縱橫圖?」

在大燕皇宮的時候,從小時候父王就請了一些知名大儒專門教導姚澤,其中就有這縱橫圖。想起往事,他一陣恍惚,似乎又見到了父王母后的音容笑貌。

他猛一搖頭回到現實,這縱橫圖有套口訣姚澤從小背的爛熟,「九宮之義,法以靈龜,戴九履一,左三右七,二四有肩,八六為足,五居**。」

這主人生前是化神大能,知道世俗界的縱橫圖毫不奇怪,要求這些一二級的妖獸去解答這些奇門八卦,根本就是極大的挑戰,如果他不是來自世俗界,根本不可能在短短一個時辰內找到答案。

姚澤不再猶豫,直接咬着那五號木偶武士的衣腳,那木偶武士也是相當奇怪,一點點牽扯就向前走去。直接來到九個格的最中間,他鬆開了衣角,那木偶武士就站立不動。

然後再按照口訣依次把那些木偶武士一一就位,當姚澤把那個六號木偶武士放好之後,整個大廳突然光芒四射,九個木偶武士憑空消失,前面出現一座木製小橋。

「恭喜你通過第一關,接下來會有第二關開始,祝你好運。」那個聲音依舊毫無表情。

他看着那個木橋,這應該就是那第二關了。毫不遲疑的踏上木橋,他的眼前景象再次一變,一座火山高聳入雲,一條黑色石子鋪就的小路在漫山的火焰下若隱若現。

那蜃火獸既然說那主人的考驗就是智慧與勇氣,剛才那個縱橫圖應該就是考驗智慧,看來這第二關就是考驗勇氣的。

在這火焰中通過這黑色小路確實需要勇氣,只是此時後退已無半點可能,他稍作猶豫,一步踏上了那黑色石子路。

一陣鑽心的疼痛瞬間從足下傳來,那黑色的石子彷彿被那火焰炙烤了好久,燙的他的四個腳都發抖。

這就是那主人所謂的考驗?還不如直接折磨來的痛快。可是如果後退,照那主人的意思肯定也是毫無生機。

他頸上的玉佩發出蒙蒙的白光,可是這些炙烤根本無視這白光。

他站立了一會,感覺這疼痛都有點麻木了,才輕輕地抬足前行,可那疼痛開始炙烤他的靈魂,他好一會才清醒過來。

不動時只是炙烤四足,移動時則炙烤靈魂。

他的靈魂是異乎龐大,可這疼痛感也格外清晰,這疼痛使他想起了在界北蒼山上那刻骨銘心的一幕,慢慢的他的雙眼變得通紅。

這種疼痛的刺激喚起了他那痛苦的回憶,他對眼前的一切痛恨起來,張開大嘴,對着那火山長嘶。這疼痛與他在蒼山上的撕心裂肺相比,根本毫不足道。他邁開大步,直向前衝去,他要看看那可惡的疼痛到底來自哪兒,四足上的血肉慢慢化成了青煙……

火山上的火焰似乎更旺了,小路上的黑色石子慢慢變成了白色,炙烤的溫度似乎更高了。

這些變化姚澤似乎毫無察覺,那越來越深的疼痛彷彿不是在他身上,他的四足早就沒了血肉,全是骨骼在石子上行走,沒有後退一步。

一刻鐘……一柱香……一天的時間就這樣過去了,他的精神早已恍惚,全憑一股信念在支撐,他就要看看那可惡的疼痛到底來自哪兒。

恍如從一場惡夢中醒來,入眼還是那條黑色通道,頭頂鑲嵌的石頭依然發著蒙蒙紅光,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他看看四足,沒有任何受傷的痕迹,難道真的做了一場夢?只是這夢中的場景也太真實了吧。

驀地那聲音又響了起來,「恭喜你通過第二道考驗,修真的路上不僅需要智慧,還需要執着和勇氣。作為對你的獎勵,你可以得到我留給你的小禮物。我的使命也結束了,希望你走的更遠。」

姚澤才相信自己真的通過考驗了,對着半空點了點頭作為敬意,順着通道姚澤來到一個房間,應該說是一個山洞。

山洞顯得很空曠,沒有什麼東西,只有中間有個火池,紫色的火焰中伏着一具殘骸,長有一丈有餘,火池的上空漂浮着一個紅色的圓球。

他神識一掃,殘骸全身紫紅,在火焰中只剩一副骨骼。當他神識一碰圓球,異變突生,原本靜止不動的圓球竟「滴溜溜」轉了起來,直朝他射來。

他情急之下,張大嘴巴,圓球沒有任何停留地鑽進他的肚子里。他咂下嘴巴,覺得沒有什麼異常,難道這就是那化神強者留下的東西?

只是他沒有注意到一顆紅色的光點出現在他的識海,在識海內那紅色光點悠然旋轉着,每次旋轉都發出蒙蒙紅光,使得姚澤的識海更加殷實。在那遙遠不知名的空間內,七顆閃耀的大星,發出蒙蒙的光芒,竟變得明亮了許多。

他滿大廳走了一圈,再沒有什麼發現,對着火池裡的殘骸拜了一拜,就走出了房間。

雖然那副骸骨才是寶貝,可他也沒有妄想去收取。他還沒有真正接觸過修鍊,妖獸最好的法寶當然就是他們自己的身體。

那蜃火獸依舊爬在門口,看到姚澤這麼快就出來了,不禁有些疑惑,「這麼快好了?我主人沒有傳你火之靈嗎?」

姚澤把裏面的情形描述一遍,當然那圓球的事對誰也不會提,畢竟誰若對他動了歪心思,他也沒有什麼還手之力。

那蜃火獸搖頭嘆息,唏噓不已,「我主人當年縱橫大陸,如今渡劫失敗,兵解之後什麼都沒有了。」

「前輩知道該如何出去?」

「當然,不過門開之時,就是我魂消之日,不過我也算是解脫了,為我主人守候了幾千年,我也該重入輪迴了。」

《我獨仙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