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和空姐荒島求生的日子
我和空姐荒島求生的日子 連載中

我和空姐荒島求生的日子

來源:google 作者:九葉木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關玲玉 現代言情 菲兒

一場空難,讓我和一群空姐流落到了荒島……展開

《我和空姐荒島求生的日子》章節試讀:

「死女人,你給老子醒醒,再這樣信不信老子將你丟大海里去餵魚。」我用力搖了搖關玲玉的頭,在她耳邊低聲吼道。 讓我想不到的是,這樣她居然都沒人醒過,也不知道她是真的太累,還是這個女人睡得太死了。無奈之下,我只能捏住她的鼻子,讓她快速清醒過來。 這一招果然很管用,不到半分鐘,關玲玉就從睡夢中醒了過來。發現自己在我懷裡,還做出如此不兒童不宜的事情,她本能的就想尖叫。還好我早已經防到她這一着,大手直接捂住了她的嘴巴。 「你自己跑到我懷裡來的,想要大家都看到你的臭樣,你就大聲喊吧。」我嚴肅的在她耳邊說道。 關玲玉瞪大眼睛,先是不信,不過當她扭過頭看到自己所處的位置時,總算明顯我並沒有對她撒謊。儘管這樣,關玲玉也是很不樂意的把我推開,更可惡的是她離開之時,右手還是用力捏了我一把。 「你特么的瘋了嗎?天天針對我,對你有什麼好處?」 我知道她這明顯是在報復我,這女人對我就沒半點情誼,連同學之情都沒有半分。不過她這麼一捏我到沒有半點痛苦,反而有種舒麻的暢快之感。 關玲玉別過臉去,裝着沒有聽到我的說話。我一時間也拿她沒有辦法。本着好男不跟女斗的原則,這事兒只能當著沒有發生過一樣了。 不一會兒,洞的呼呼聲再次響起,我也疲倦的打起瞌睡來。就在這時,外面突然傳來『咚』的一聲大響,緊接着『哎呦』一聲慘叫傳了過來。 「誰,誰在哪裡?給我出來!」我一下子警醒過來,彈身而起,抄起一根削尖的木棍站在洞口處。 外面黑黑的,幾個重要的路口我都做了簡易的陷阱,在這種黑燈瞎火的情況之下,如果有人摸過來,很容易中招。 「你……你們特么的也太過分了,居然在路口設置陷阱!」賀飛罵罵咧咧的聲音從黑暗中傳來。 這個時候不處終於有力透微弱的亮光傳了過來,看起來應該是手機的燈光。幾個人影在光線里晃來晃去,其中兩人倒在地上,明顯被扎傷了。 「劉義,你故意傷人?這是什麼意思?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根本沒有醫療條件,受傷之後很容易傷口感染,你們這是故意殺人!」楊百春惡人先告狀,一臉『憤怒』的向我叫囂。 「我故意殺人?你們三更半夜的摸過來,這是幾個意思?如果正大光明的過來,開着手機燈光,難道發現不了地上的陷阱?我這只是用來防範野獸的,難道你們連野獸都不如?」我心裏暗爽,藉機損了他們一頓。 「你……這破島上哪裡有什麼野獸!」賀飛怒吼,恰在這時,遠處的叢林里傳來了嘩啦一聲大響,緊接着一聲沉悶的低叫聲傳了過來。 這一聲雖然有些低沉短促,我甚至都沒有弄明白這是什麼野獸發出來的,但聽動靜,絕對是一隻大體型的野獸。至於食草還是食肉類型的,那就不知道了。 「聽到了吧?如果沒有防備,也許你們有人已經被野獸偷襲了。你還真以這破島上太平無事啊?我看你們跟這野獸差不多,大半夜的摸過來,只怕沒安什麼好心。」我直接揭穿他們幾個的險惡用心。 如果我們沒有防備,在他們幾個大男人的偷襲之下,恐怕真的要吃虧了。現在賀飛和其中一個受了傷,我們也早有了防備,就算他們衝過來,也占不到什麼便宜。 「我們是過來借火的,我們那邊想鑽木取火,弄了兩個小時都沒有成功,所以只好過來了。」楊百春的臉皮倒是夠厚的。既然不能開打,那就只能改變初衷了。 關於鑽木取火,也許他並沒有說慌。可一群生瓜旦子,在沒有經過任何專業指導的情況之下,想要鑽木取火,無異於痴人說夢。沒有細碎乾燥易燃的火絨,想生火一點可能都沒有。 叢林裏面的樹葉都比較潮濕,根本點不燃,火絨這東西,可不是隨手就能找到的。除了火絨之外,還要拿到合適的乾燥枯木,並且鑽木的部分要有足夠的硬度。 鑽木的時候要有一定的速度,足夠的摩擦力,還要很好的耐心才能辦到。掌握不好這些要求,別說兩個小時,就算半天也未必能生起火來。這也是我為何一定要扣下那個路易威登手包的原因。 打火機這個東西太有用了! 雖然我能夠鑽木取火,可在這又累又餓的時候,誰願意去受那個罪? 他們這麼一鬧,我這邊的人全都醒過來了。看到楊百春等人虎視眈眈的樣子,收里還拿着棍棒,此時再沒有人懷疑我做陷阱的重要性了。 聽到楊百春要來借火,陳松的反應比較激烈,直接回絕了對方的要求:不借! 「你的意思也是這樣嗎?晚上的時候我可是專門派人給你們送吃的來。」楊百春看着我,他知道我才是這群人中頭兒,擁有着絕對的話語權。 「哼,你們那麼多物資,就拿了一袋即食麵過來,好意思說送吃的?安的什麼心,恐怕自己最清楚。看看你們一個個拿棍帶棒的,哪裡來借火,恐怕搶劫還差不多吧?」 這個時候,我可不能有半分心軟,有些人就是狼子野心,你讓他一寸,他就能進一尺。 「想借火,沒門兒!要火可以,拿食物,衣服來換。」我開出了條件。晚上的氣溫越來越低,我不信他們能頂住有火的誘惑。 楊百春臉上青一陣紅一陣的,一又牛眼怒瞪着我。不過只持續了幾秒之後,這種怒意就從他的眼中消失了。 這傢伙的剋制力真是非比常人,他能當上機長,確實有些過人之處。如果我們長期生活在這島上,此人絕對不可輕視。 「走,我們回去拿東西!」楊百春最終還是決定把火種換回去。他們的物資不少,相對來說,火是更重要的東西。 「慢着,我有話要說!」 看到幾個人轉身,我立刻叫住了他們。 「你想幹什麼?」楊百春盯着我。

《我和空姐荒島求生的日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