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有烈焰焚蒼天
我有烈焰焚蒼天 連載中

我有烈焰焚蒼天

來源:google 作者:擒牛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沈星 程靈兒

白日放歌須縱酒,青春作伴好還鄉!沈星意外撞到一團能量,並隨之一起穿越,然而還沒等他睜開眼,就先後遭遇了魔天教四小天王蚓力神,紅桃球,貝貝加和老白金······妖魔魍魎千百變,我有烈焰焚蒼天!展開

《我有烈焰焚蒼天》章節試讀:

「我說兩位小哥兒,雖說我們店今天生意不好吧,但終歸也不是聊天的地方啊。你們聊這麼長時間也不叫姑娘,莫不是拿我們這當茶館了?」

一位濃妝艷抹應該是此間鴇兒的美艷少婦,走上前來表達了對二人的不滿。

青樓里自然不歡迎閑人,只是今天生意不好才容忍了他們這麼久。

「怎麼說話的你?」顧北聞言,猛地一拍桌子,「新來的吧,讓你們老鴇出來!」

「居然不認識本少!」

作為一名修仙者,毫無疑問此時顧北的氣場很足,那鴇兒拿捏不準其身份,一時間倒是被驚住了。

不過既然拿不準,出來混的,自然要客氣點。

啪!啪!啪!

但就在鴇兒剛要變臉舔相時,一陣掌聲從裡間傳了出來,鼓掌的人還未出現,就發出了一股比顧北更為強大的氣場。

「還真是讓你裝了一個好逼!」只見一個翩翩公子羽扇輕搖,從裡間走了出來。

「楊衛!是你小子!上次揍···」顧北衣袖向上一擼,就要上前,卻被沈星拉住了。

因為楊衛身邊除了鶯鶯燕燕六個好姑娘,還跟着一個人,氣息沉穩,一臉橫肉,居然是個築基期的高手。

「是衛哥啊,衛哥你這次怎麼呆這麼久,都快一天了···」鴇兒見到楊衛,眼睛一亮,立馬起身說道。

「哈哈,本少是新近得了一件寶物,和修哥一試之下,果然猛不可擋。」楊衛聞言哈哈大笑,又向身後姑娘遞了一個得意的眼神,「你們說呢。」

「衛哥兒,你好壞···」姑娘們黛目含春,皆是羞紅了臉,朝着楊衛撒起嬌來。

築基期的修立遍布橫肉的臉上也滿是笑容,微微點頭,楊衛是白鹿城三大家族之一的楊家嫡長子,他是楊家客卿,雖是築基,卻是以楊衛為首。

「嗯?綠柳!!我沒告訴你嗎?不要叫我衛哥!!」之前聽着鴇兒的話,楊衛就覺得哪裡不對,現在猛然反應了過來,怒吼道。

「哎吆···您瞅瞅我這記性,這不是見這兩位少爺和衛···和楊哥兒您認識,激動之下就忘了嘛。」鴇兒綠柳急忙笑着打趣道。

「其實我還是覺得衛哥比楊哥叫起來好聽··」

「好了!你閉嘴!給你們介紹一下,這兩位是我的好兄弟,沈星和顧北!」

楊衛黑着臉,懶得和綠柳計較,現在他偶遇沈星二人,聯想到父親對自己的囑咐,心中忽然浮現出一個絕妙的計劃。

既可以把危險推給沈星他們,又不會影響自己的大計。

「這位是麗春院新來的姐姐,叫做綠柳,貌似你們剛才有些誤會啊。」楊衛雖然心念電轉,嘴上卻沒有停下。

沈星看着楊衛的眼珠子急轉,就知道他又在想什麼壞點子,只是現在他可不怕了,緩緩點了點頭。

「哈哈,哪有什麼誤會,大家不打不相識嘛!」顧北卻是笑着向綠柳伸出手,「我和綠柳姐姐也算認識了,以後自會多多照顧姐姐生意。」

綠柳這時也知道他不是普通人,笑着和顧北握起了手。

顧北手上稍稍用力,綠柳卻彎起食指,在顧北掌心輕輕撓了撓,二人眼光對視,皆是露出了一個會心的笑容。

「哼。」楊衛哼了一聲,說道:「變的倒是快,其實你也不必和他握手,他不配!」

「哦哦」顧北卻沒有放開手,反而繼續搖了搖說道:「我既然現在和姐姐相識,以後也會常來常往,自是不會看輕她的。」

「放心吧,綠柳姐姐,我是絕對不會覺得你不配的。」

「傻比,我不是和你說的。」楊衛冷笑道。

「嗯?那你是和誰···」顧北疑惑,接着反應了過來,「卧槽,楊衛,你是想找···找什麼呢。」

本來想要放狠話,但看到修立兇狠的目光,聲音又弱了下來,頗有些滑稽。

「廢物!」楊衛見到顧北慫樣,頓時感到心中暢快,「真是白瞎了他顧家大少的身份!」

不過這樣一來,挑唆他們和麗春院掐起來的想法就行不通了。

因為麗春院的幕後之人也不簡單,給他倆製造些麻煩也不錯。

但這並不是主要的。

「你們先退下吧。」送走幾位姑娘之後,楊衛帶着幾人進入了裡間包廂。

「說起來,方才我提到的寶物,還和兩位有點關係。」

「沒錯,就是蚓力神的肉管子!大家都知道,蚓力神在戰鬥時,此物可化成軟鞭或長槍,可抽可刺,又可化成大管,可吹可吸······」

「但此物最大的作用卻少有人知道,就是對男人那方面有着近乎神奇的增益作用。」

說到這裡,楊衛和修立對視一眼,便從儲物戒中掏出了剩下的肉管,放到了桌子上。

顧北聞言,立刻領會到了楊衛的意思,激動萬分的說道:「你說的那方面,是真的?」

「千真萬確。」楊衛微笑點頭,「剛才她們的反應你沒看到么?」

「這方面你倆倒是默契,還真是同道中人。」沈星覺得事情有些不對勁,問道:「楊衛你現在拿出來,是要把這根肉管給我們嗎?」

楊衛微微一笑,說道:「我楊衛雖然號稱玉面小諸葛,其實心中一直把情義二字放在第一位,雖然那天是我斬殺了蚓力神,但二位在旁掠陣,也不能說沒有作用···」

「我擦,還你斬殺的,要說情義在你心裏值一毛錢,我都不相信。」沈星心中鄙夷至極,但看着楊衛表演,並未說出來。

「這戰利品,理應有二位一份,所以,這根管子就給你們了。」

「這怎麼好意思。」顧北立刻一隻手搭到肉管子上,「那天是我不對,要不你打回我吧,從今天起,我們就是最好的朋友!」

「情和義,值千金,上刀山下火海又何妨···」顧北動情的唱道。

「行了,顧北,你唱的太難聽了。」沈星打斷了顧北唱歌,說道:「這根管我們不能要,我們又沒出力,你還是拿回去吧。」

「我們倆那方面都很強的,也不需要什麼增益。」

「不是,沈星,你怎麼···」顧北有些急了,就算你很強,可男人誰不希望自己更強啊。

楊衛眉頭皺了皺,其實他心中對沈星是很忌憚的,那天的一拳他還記憶猶新,不知怎的,那是來自靈魂深處的恐懼,就算是蚓力神,都沒有給他那種感覺,不然他早就硬來了,哪會費這麼多口舌。

「我就是覺得榮譽和獎勵都是我的,作為戰友,怪不好意思的。」楊衛沉吟道:「昨晚就有人聯繫我,出三百靈石買這管子,我都沒有賣,就是想留給你們···」

「你說多少?」沈星吃了一驚。

「三百靈石,其實應該還可以賣的更多一點。」

「我們就知道,楊衛你不是吃獨食的人。」沈星正色道:「這根管子,我們要了。」

說著沈星給顧北使了個眼色,顧北大喜,就要把管子裝進儲物戒指,本來三人都是沒有儲物戒指,但楊衛是獎勵的,顧北是家裡給裝探魔石的,現在是只有沈星沒有了。

楊衛擺了擺手,攔住了顧北動作,說道:「我還有一個小小的要求···」

「嗯?」沈星不動聲色道:「說說看。」

現在他可以肯定楊衛打着什麼壞主意,不過他已經不是以前的沈星了,難道楊衛還能請元嬰期修士對付他不成?

「呵呵,我就是想,和兩位一起做蚓力神的任務。」楊衛笑道,「你看我是鍊氣三層,修哥是築基修士,對鍊氣二層的你們來講,也是很大的助力···」

「沒問題!」沈星點頭道,「不過我可不是鍊氣二層。」

「什麼?你··你你···什麼時候鍊氣三層了?」楊衛這才注意到沈星的氣息,驚道。

「一不小心突破的。」

沈星露出一個高深莫測的笑容,是他在準備今天出門之前,就用靈石補足了真元,讓他沒想到的是,在補足的瞬間,他的修為也提升到了鍊氣三層。

鍊氣三層的修為導致他經脈可容納的真元急劇增加,不過斟酌之下,沈星還是留下了剩下的靈石以備不時之需。

這也是他的底氣所在,同時也致使靈石成為了他目前最為需要的東西。

管你楊衛有什麼詭計,難道你還能打得過我嗎?

像這種送寶的詭計,你可以再來一萬個。

雖然楊衛對沈星突破感到意外,不過他的目的總算是達成了,就算你沈星有些神秘,難道你還能對付的了隨時待命的眾多楊家客卿不成?

蚓力神極有可能會過來找他的管子,到時候你們就先去送死吧,肉管子遲早還是他楊衛的,蚓力神的任務,也早晚是他的囊中之物。

想到這裡的楊衛心中得意,同時發現沈星也向他看了過來,二人目光交接,皆是微笑點頭,卻各自心中暗罵。

「這個傻嗶!」

《我有烈焰焚蒼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