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逍遙小神醫
逍遙小神醫 連載中

逍遙小神醫

來源:google 作者:劉耀東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劉耀東 王大壯 現代言情

桃源村美女如雲,傻子劉耀東因禍得福,醫治百病,遊走花叢,每天找他看病的美女絡繹不絕……展開

《逍遙小神醫》章節試讀:

九月酷暑,桃源村外的小山溝內格外涼爽。

傻子劉耀東洗完澡穿着短褲在溪邊草叢裡睡覺,突然他被一陣窸窸窣窣的流水聲吵醒,睜開眼一看,一個女人蹲在前面草地上,傳來窸窣的動靜。

女人是桃源村的小寡婦荷花,村裡有名的喪門星,結婚當天來的路上,她老公就出車禍死了,隨後公婆也在一年內陸陸續續的病死。

村裡人都很迷信,自然對荷花沒好臉色,背地裡稱呼她喪門星,還有不少村裡光棍老漢打她的主意。

別看荷花才二十五六,但守得住寂寞,愣是沒讓村裡任何人佔便宜,她也沒說要守着貞節牌坊,但誰要娶她,必須倒插門,而且生下的孩子得隨她亡夫的姓。

看見傻子劉耀東,荷花氣的罵道:「傻子,你躲草地里偷看我方便,信不信我叫你娘打死你?」

劉耀東害怕地搖頭說道:「荷花嫂子,我一直都在草地里睡覺,啥都沒看着。」

「沒看着?」荷花原本很氣憤,但一看是傻子劉耀東,心裏的氣就消了,畢竟誰會跟一個傻子較勁,他的智商才相當於幾歲的孩子,能明白個啥?

突然間,荷花發現傻子就穿着短褲。

荷花嫁到桃源村兩年了,雖然是完璧之身,但也知道男女之事。

此時她瞧見劉耀東,一米八大個,模樣長的不差,外出打工摔傷腦袋,所以才變成傻子,心裏就有了點異樣 的想法。

「嫂子,你咋臉紅了?」劉耀東問道。

荷花笑了笑就說:「傻子,你偷看嫂子方便這事不能說出去,要不然你娘非得打你不可。」

「不說,我最怕娘打了。」劉耀東害怕地搖頭。

荷花一看傻子果然聽話,想法越來越強烈,扭頭看了看四周沒人後說道:「傻子,跟我去裏面,我跟你玩個遊戲。」

「好,我最喜歡玩遊戲了。」劉耀東高興起來。

荷花牽着他的手走進草叢後面的小樹林,這是她第一次和男人如此貼近,雖然是個傻子,但身體卻是成熟男人,讓她忍不住伸手去摸劉耀東的胸膛。

果然結實強壯,小腹上面還有六塊腹肌,荷花越來越激動。

突然間,外面傳來急促的腳步聲。

荷花嚇的不敢進一步動作,但那人在溪邊停下不走了,還大聲喊道:「荷花,荷花?」

荷花聽出是王大壯的聲音,這傢伙是個老光棍,也是桃源村裡有名的老混子,為老不尊,和許多留守老女人都糾纏不清,最近他突然找荷花,非得要當她家的上門女婿。

荷花才二十五六,當然看不上這年近四十的老光棍,一口拒絕,但王大壯始終對她糾纏不清,今天居然直接追進山裡來。

「咦?這誰的褲子?」王大壯發現溪邊有條褲子抓在手裡就到處看。

荷花一看壞了,傻子的褲子居然被王大壯給發現,一會肯定要找到小樹林裏面來。

「嫂子,我想回家。」劉耀東傻乎乎地喊了出聲。

王大壯聽到動靜,直接衝進樹林,看見荷花後又看見傻子劉耀東,立馬壞笑道:「好啊,你這寡婦居然跟一個傻子鑽草叢,真他媽不要臉。」

荷花板著臉喝道:「傻子不知道怎麼方便,我幫他而已。」

「騙誰呢?那麼大個人不知道咋撒尿?」王大壯摸着下巴笑道:「其實他一個傻子懂個屁啊,你要是寂寞了,還是得找哥哥我。」

荷花滿臉通紅,朝地上呸了一口就說道:「愛信不信,反正就這麼回事。」

話一說完,荷花朝樹林外面走,王大壯一看她要溜,那裡能輕易放過,一把攔住就笑道:「想走沒門,今天你要是不答應我,我就把你們倆這醜事捅到村裡去,看你還要不要臉。」

「王大壯,你這個老混蛋,你給我讓開。」荷花邊罵邊走,但被對方攔着去路。

王大壯滿臉壞笑,越看越受不了,上去摟着荷花就佔便宜。

荷花氣的一巴掌扇他臉上就後道:「你給我放尊重點,再敢碰我一下,我報警抓你。」

「草,你個臭婊子,老子今天非得要了你不可。」王大壯兇狠地一把將荷花按在草地上。

荷花始終是個女人,推不開王大壯,只能又抓又撓,但王大壯雙眼通紅,壓着她的身體,撕她的衣服。

荷花嚇壞了,扭頭喊道:「傻子,給我把他推開,要不然我讓你娘打你。」

劉耀東本能反應激烈,衝過去就把王大壯給掀翻在地,王大壯氣壞了,罵道:「狗日的劉傻子,你他娘的敢推老子,毛都沒長齊的小兔崽子會玩女人嗎?」

劉耀東害怕地說:「別欺負荷花嫂子,要不然我打你哦。」

「草,老子先收拾你。」王大壯四處看了看,跑去樹林邊上撿起一根樹杈。

荷花一看要出事,拽着劉耀東就開跑,結果王大年在他們後面窮追不捨。

劉耀東一人在山裡跑起來沒啥事,但被荷花拽着,反而變得笨手笨腳,最終碰到一塊石頭就被絆倒在地。

王大壯衝上去對準他腦袋就是一棍子,鮮血飛濺,嚇的荷花發出尖叫聲。

荷花嚇壞了,鬆開劉耀東的手就繼續朝山裡跑。

王大壯低頭一看倒在石頭旁邊的劉耀東滿臉是血,半死不活,反而獰笑起來。

一個傻子而已,被打死也沒人當回事,但必須先搞定荷花,封住她的嘴才行。

王大壯繼續朝荷花追去,此時的劉耀東,腦袋不斷出血,血液滲透到下面的草地中的龜形石頭上。

突然間,一道綠光從龜石內鑽出,進入劉耀東腦袋內。

劉耀東迷迷糊糊,原本渾濁的意識開始變得十分清晰。

他腦袋受傷,導致淤血壓迫神經系統,所以才智力低下,這綠色光芒進入他的腦袋,淤血被清理,整個人也恢復了清醒的意識。

「腦袋好疼,剛好像是誰打我的頭?」劉耀東捂着腦袋努力回憶起來。

「血濺龜石,得吾傳承,救死扶傷,醫者天職,盼後人切記……」

突然間,劉耀東的耳朵裏面傳來一陣陣蒼老的聲音,徘徊在腦海裏面。

「醫聖傳承?」劉耀東腦袋裏面很快出現各種信息,從玄黃聖手的醫術到修鍊法門等等。

手腳已經能活動,劉耀東起身看了看地上的龜石,此時變成一團粉末。

他後怕不已,以自己剛才流出的血量來看,如果不是得到醫聖傳承,恐怕這條命已經沒了,此時不僅得到醫聖傳承,體內擁有靈氣,可以改善身體和修鍊,好處極多。

「對了,王大壯那老流氓還在追荷花嫂子,必須去阻止他。」劉耀東想起重要的事,急忙起身朝山上追去。

他此時體內有靈氣,聽覺視覺大幅度提升,很快就聽到王大壯的喘氣聲,朝着半山腰追去,這老流氓果然抓到荷花嫂子,正在想要佔便宜。

劉耀東健步如飛地衝過去,一腳踢在王大壯後背上,這老流氓一聲慘叫,直愣愣腦袋栽進地里暈死過去。

荷花此時衣衫不整,看見劉耀東救下她,哭着一把鑽進他懷裡。

劉耀東安慰道:「嫂子,沒事了,老流氓已經暈死過去。」

荷花點着頭,當中劉耀東的面整理衣服,一點也不避諱。

荷花看王大壯暈死過去,氣不過走去又踢他兩腳,這才出口惡氣。

「哎呀,我的腳。」荷花踢完後疼的叫起來,身體都站不穩。

劉耀東上前摟着她的細腰就問:「嫂子,你那裡不舒服?」

荷花滿臉淚水痛苦地說道:「剛才被王大壯追,我摔在地上滾了幾圈,不光腳踝崴了,身上到處都被石子給刮出血痕,現在疼死了。」

荷花原本受了傷,但因為受到王大壯的威脅,神經高度緊張,就沒感覺到痛感,現在王大壯沒有威脅,她不在害怕,自然渾身的痛楚就涌了上來。

「嫂子,我給你檢查一下。」劉耀東獲得醫聖傳承,治病療傷都是小問題。

荷花點下頭忍着疼,劉耀東檢查後發現,她不光腳踝崴了,身上還有好幾道血痕口子,特別是胸部附近,血不斷流,這要是不止血的話,恐怕得暈過去。

「嫂子,你等着,我去找點草藥先給你止血。」劉耀東起身看着半山腰。

荷花皺眉道:「你個傻子也會治病?」

劉耀東隨口傻笑道:「看我娘治過,我就學會了。」

荷花沒起疑,畢竟劉耀東在村裡已經傻了一年多,桃源村沒人不知道,所以不可能懷疑他是裝傻充愣。

劉耀東附近到處找,通過識彆氣味和外觀,發現了兩種能止血的藥草,一種是很常見的苦蒿,另外一種是艾葉。

劉耀東找石頭給錘爛,隨後拿回來給荷花附上。

其他地方都好辦,但上身的位置讓劉耀東有點為難。

傻乎乎的時候什麼都不忌諱,但此時他已經恢復神智,變成正常人,當然也知道男女授受不親的道理。

但荷花以為他是傻子,動手能力差,直接拽着他的手就朝自己身上按去。

春光旖旎,溫柔廝磨,片刻時光消退而去。

劉耀東急忙說道:「嫂子,我抱你回村吧,要不然天黑山裡有蛇。」

「哈哈,你這傻子還挺貼心,要不到我家倒插門吧?」荷花笑道。

劉耀東笑了笑沒說話,抱起荷花就走出半山腰。

到了桃源村,天已經黑透,劉耀東聽到有人喊自己,顯然是母親李惠,急忙回道:「娘,我在這。」

荷花一聽傻子娘來了,那裡還能讓他抱着,急忙從劉耀東懷裡下來,輕聲笑道:「傻子,明天中午去我家,我給你做好吃的。」

「好。」劉耀東笑了笑。

荷花一瘸一拐地往家回,李惠聽到聲音追出來,看見劉耀東,哭着錘他胳膊一下就責怪道:「娘不是告訴過你,不許去山裡洗澡嗎?你這孩子咋不聽呢?」

「娘,我好了。」劉耀東看見母親花白頭髮,模樣憔悴,心裏不忍,直接說出自己已經恢復的事。

李惠抬頭看着劉耀東,摸着他的臉蛋就哭着問道:「你真好了?你爹叫啥?」

「我爹叫劉大柱,我娘叫李惠。」劉耀東回道。

李惠哭道:「好了,我兒子終於好了,祖宗保佑啊。」

劉耀東趕緊扶着母親回家,桌子上還留着飯菜,劉耀東餓壞了,張口就吃起來,但沒瞧見父親回家,開口就問:「娘,我爹呢?」

「出去幹活了,這個月做完就回來。」李惠收拾着屋子說道。

劉耀東心裏難受,父母生下自己的時候都已經四十了,算是老來得子,沒想到六十多歲的人還要去城裡幹活,真是愧對他們。

「娘,我好了,改天就出去打工掙錢,讓爹回村享福。」劉耀東說道。

李惠笑了笑就說:「這一次我們可不許你出去打工,上一次出去把腦袋摔了,好不容易祖宗保佑你能恢復,接下來就是給你找個媳婦,好好給我們老兩口生個大胖孫子。」

「這事不急。」劉耀東笑道。

「你不急,我們老兩口可急,反正沒生出孩子之前,你不許離開桃源村。」李惠直接下達命令。

劉耀東吃完飯之後去到後院,他獲得醫聖傳承,修鍊是一門必須每天都進行的事,要不然無法吸收靈氣強大自身。

一般人要修鍊十分困難,不是每個人都能吸收靈氣,劉耀東也是獲得傳承體內才有靈氣,但長時間不修鍊,靈氣消失殆盡,就得變成普通人。

皓月明亮,後院微風徐徐,劉耀東開始打坐起來,運轉醫聖傳下的『玄衍大道訣』。

這門修鍊功法主修體內生死二氣,劉耀東雖然獲得醫聖傳承,但也是第一次修鍊,一開始十分笨拙,運行體內靈氣好幾次才算順暢,但時間飛逝,很快就到天亮。

他起身活動一下身體,發現精神百倍,一點也不疲倦,看來這醫聖傳下的修鍊法門確實厲害。

劉耀東的母親李惠也起床,看見兒子起這麼早,笑着說道:「我給你做早飯去。」

結果母子二人剛吃完早飯,門外就吵吵鬧鬧。

緊接着一塊大石頭砸在自家木門上,嚇的李惠臉色蒼白。

劉耀東跑出去一看,門外站着一群人,為首的是王大壯,他這一次帶來好幾個王家的兄弟,一臉得意。

劉耀東吼道:「王大壯,後山得虧你還沒吃夠,皮子還癢啊?」

「劉傻子,你別得意,一會老子燒你家房子,打斷你的腿。」王大壯兇狠地吼起來。

王家的人都是三十多歲四十齣頭的漢子,一個個幫親不佔理,都叫囂的很。

王大壯這老混子為啥在村裡那麼橫,就是王家兄弟多,誰也不怕。

李惠此時嚇壞了,跑出來就哀求道:「大壯兄弟,如果我家東子得罪你了,我給你賠禮認錯,大家都是一個村的,抬頭不見低頭見,你就高抬貴手吧。」

「行啊,既然老嫂子都說話了,我也不會趕盡殺絕,傻子昨天在後山打了我,醫藥費都花了好幾百,你們家賠我一千塊,這事就算兩清了。」王大壯冷笑道。

此時附近的村民都圍觀起來,但沒人敢開口幫忙說句公道話,王大壯這一群人是村痞,誰也惹不起。

李惠聽完傻眼了,一千塊這可是很大一筆數字,家裡之前給兒子治病還債台高築呢,那有多餘的閑錢啊?

「大壯兄弟,我給你磕頭了,這一千塊是萬萬拿不出來啊。」李惠說著就要朝地上跪。

劉耀東趕緊扶着母親就說道:「娘,你給他下跪幹啥,這事我惹的,我來解決。」

「你能解決啥啊?趕緊給人道歉認錯。」李惠教訓道。

王大壯走出來笑道:「沒錢是吧,那就讓你的傻兒子給我磕頭認錯,另外再喝我一杯爺爺茶。」

李惠瞪大眼睛問:「大壯兄弟,啥爺爺茶啊?」

王大壯壞笑道:「當然是我醞釀一晚上的尿茶嘍。」

其他王家兄弟都笑起來,王小壯笑罵道:「喝我哥的尿,也算便宜了傻子,人家都說這童子尿能治病,我哥這泡尿說不定能把傻子給治好。」

李惠一聽要這樣羞辱自己兒子,搖頭哀求道:「大壯兄弟,我給你磕頭認錯,咋樣都行,這尿是萬萬不能喝啊,孩子還沒結婚了,真要是喝了你的尿,他以後還咋結婚啊?」

「一個大傻子還想結婚,他知道怎麼入洞房嗎?」王大壯大笑起來。

劉耀東捏着拳頭喝道:「王大壯,你個老流氓,馬上給我滾蛋,要不然我不客氣了。」

「草,今天不打斷你這傻子的腿,老子就跟你姓。」王大壯丟了煙頭,搶過自己兄弟手裡的鋤頭,直接朝劉耀東就撲去。

「殺人了。」李惠嚇的大喊起來。

圍觀的村民都不敢看,這一鋤頭下去,非得把人給砸死不可。

結果嘭地一聲響,劉耀東閃電般踢出一腳,王大壯整個人飛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而那鋤頭從高空落下,直愣愣鋤在他褲襠之下。

王大壯整個人都嚇尿了,在地上身體抽搐,王小壯一看大哥吃虧,叫着其他三個王家兄弟一擁而上。

劉耀東剛才是小試身手,此時面對王小壯四人,放開手腳就收拾起來。

他並不會什麼武功招式,但王小壯等人的反應速度和力量還有靈活性都遠遠不如他,他可以輕輕鬆鬆躲開對方的襲擊還手,很快就把王小壯四人都給打趴在地上。

李惠看見自己兒子這麼厲害驚呆了,但心裏也着急,把人打壞了,這是要賠錢的啊。

其他村民也傻眼了,傻子還真是厲害啊,打架這麼猛。

之前不敢看的那些村民都恨不得劉耀東把王家這群人給打成殘廢最好,因為這些村痞禍害村裡不少人,一個個都恨的他們要死。

劉耀東打爽了,也基本摸清楚跟人交手的一些套路,反正自己比對方速度反應快,就讓對方出手,自己反擊就行,力量足夠大,只要不擊打對方的要害,就能一拳撂倒,根本不可能再爬起來。

李惠拽着劉耀東,害怕地道:「東子,你跑吧,這些人都被你打了,以後非得訛我們家不可。」

劉耀東低聲說道:「娘,你別怕,看我去嚇唬這群混蛋,保證他們一個個看見我都得嚇尿,根本不敢來訛我們家。」

李惠一聽不相信,但劉耀東走去自己家豬圈,提出一把大鐮刀。

地上的王家兄弟看見都傻眼了,劉耀東笑着走過去,抓住王大壯的腦袋就說道:「敢砸我家的門,我就把你腦袋割下來當球踢。」

「傻子,你他媽敢,殺人犯法的。」王大壯渾身顫抖地罵道。

劉耀東冷笑道:「你都喊老子是傻子,傻子殺人犯法嗎?」

這話一出,可把王家的人嚇的半死,王小壯第一個爬起來,根本不管其他人,扭頭就朝院子外面跑去,邊跑邊喊:「劉傻子要殺人了。」

王大壯傻眼了,自己這兄弟居然撒腿就跑了,緊接着又有其他的王家人爬起來就開溜。

他們都被劉耀東的話給嚇壞了,正常人當然不敢殺人了,但傻子瘋子不是正常人啊,這種人割腦袋就跟割西瓜沒區別,關幾天又得放出來。

王大壯嚇的白眼一翻暈死過去,李惠趕緊跑去把劉耀東手裡的鐮刀給搶走。

此時王大壯看劉耀東不在身邊,居然醒了過來,急忙連滾帶爬地逃命,只恨爹媽沒給多生條腿。

李惠看王家人都走了,可算鬆口氣,但該埋怨還是得埋怨。

劉耀東笑了笑沒反駁,自己母親不知道自己已經不是普通人,當然會擔心,越罵的厲害,越是關心。

中午太陽毒辣,劉耀東吃完飯正打算打坐練功,突然屋外傳來一陣咯咯的叫聲。

劉耀東沒當回事,結果聲音越來越大。

他來到窗戶邊上一看,屋外一顆大樹下,荷花正在那裡瞧着自己家。

劉耀東看見荷花,突然有點熱血上涌,畢竟昨天兩人在後山發生過一些事。

他快速走出家門,荷花看見劉耀東出來,不動聲色朝前方慢走,不時回頭讓他跟上。

劉耀東跟着荷花來到村裡祠堂後面,這裡被茂密大樹籠罩,形成了一片絕佳的隱蔽之地。

劉耀東看着四周隱蔽的環境,心裏想着是不是荷花姐還想跟他做遊戲?

荷花瞧見四周沒人後,拍着胸口就喘氣道:「嚇死我,真怕被村裡人瞧見。」

《逍遙小神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