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櫻花之國上的世界末日
櫻花之國上的世界末日 連載中

櫻花之國上的世界末日

來源:外網 作者:孤風寂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孤風寂 恐怖靈異

平行世界中,山和黛的故事之一。 惡靈危機,希望只會在平行世界。展開

《櫻花之國上的世界末日》章節試讀:

1月1日,半夜一點十分左右,東京都大田區東糀谷五丁目,十九街病院,餐廳。
山崎和美黛子用鑰匙打開了門,各拿了一把菜刀,二十把餐刀餐叉,四十根木頭筷子;菜刀用膠布綁在木劍柄上製成雙頭式劍,餐刀餐叉放在反手能夠到的急救背包的側口袋裡,木頭筷子放在外套的口袋裡。
兩人一邊用菜刀削尖木筷子,一邊搜索了一下餐廳里的食物,發現數十千克米和面,很多調料,一小堆罐頭,沒有生鮮。
沒有拿食物,兩人一手木劍,一手菜刀,退出了餐廳鎖上門,回到急救通道處。
看那個惡靈還在動,美黛子上前拿出根尖木筷,把尖木筷甩射入它的眼睛,解決了它。
之後,兩人進入急救通道,一人一邊靠着牆小心的往裏面走,在三岔路口看了下,發現裏面沒人,於是背靠背站在通道上。
美黛子說道:「哥哥,要不,我們走吧,要是這樣找下去,太費時了。」
山崎說道:「弄點聲音出來試試,讓裏面的人或惡靈知道我們來了。」
「明白了。」美黛子用木劍大力的敲牆,發信號。
寂靜的病院里,聲音傳出去很遠。
片刻之後,美黛子發現拐角處有一個貼着牆的人影,立刻說道:「喂,是人就說話。」
那個人立刻不動了,「你、你們是人?」
「廢話。」美黛子沒好氣的說道。
聽聲音是個年輕女子,山崎問道:「是山本佑子醫生嗎?」
「是,是我。」山本佑子應道,聽聲音有股劫後餘生的慶幸。
「行了,趕快出來吧。」美黛子說道。
「不好意思,我有些腿軟了,請稍等。」山本佑子歉聲說道。
「真麻煩。」美黛子去扶起了山本佑子,一位漂亮的女急救醫生。
「謝謝,謝謝,真是太感謝兩位了。」山本佑子感激的說道,「如果沒有你們,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不客氣。」山崎說道。
打量了一下山崎和美黛子,山本佑子看向美黛子,「我好像在哪裡見過你,對了,你是住在後面山崎宅的那對兄妹中的妹妹吧?」接着看向山崎,「那你就是那對兄妹的哥哥了?」
「沒錯,我叫美黛子。」美黛子說道,「這是我哥哥山崎。」
山本佑子說道:「你們好,我叫做山本佑子。」
「接下來你準備做什麼?」山崎問道,「留在這裡,還是回家?」
「電視上說的是真的嗎?」山本佑子問道。
「沒聽到外面那亂七八糟的聲音嗎?」美黛子笑道,「天下大亂啊。」
「那麼,」山本佑子問道,「我能跟着你們嗎?」
「啊?」美黛子很意外。
「我已經沒有親人了,所以今天晚上留在在這裡值班。」山本佑子推銷道,「我是一名急救醫生,什麼都會一些,你們帶上我,一定會有用的。」
「好吧。」山崎說道。
「謝謝。」山本佑子看了眼兩人的劍,「說實話,你們既然能來這裡,一定解決了外面的兩個怪物,肯定有些防身的本事,跟着你們比我一個人好。」
「你知道有兩個怪物?」美黛子問道。
「嗯,」山本佑子說道,「我們在一起看電視的時候,她們也像電視里的人一樣倒下了。」
「我檢查發現她們都沒有了呼吸心跳,嚇了一跳,連忙對她們做心肺復蘇,結果無效。」
「我又看不出她們的死因,只好去打電話報警,但電話一直佔線打不通。」
「我不敢亂動她們的遺體,只好放在那兒等警察,然後看見電視里的異變,連忙離開她們身邊,不過依然被追了。」
「好在這裡地形還算複雜,我這才甩掉她們躲了起來。」
美黛子說道:「原來是這樣。」
山崎說道:「行了,我們走吧。」
「對對,健身館。」美黛子說道。
「去那裡幹什麼?」山本佑子不解的問道。
「蓄水啊。」美黛子說道。
「不,先去住院部,」山崎說道,「找一些排泄物袋,送回家再去。」
山本佑子提議道:「最好再拿些藥物。」
「也好。」山崎說道。……
之後,山本佑子帶路去拿東西,順便換了衣服。
三人用棍子和繩子做了三個扁擔,為了靈活方便,三人只挑了十二大箱東西。
美黛子挑了四大箱各種藥物,胸前背了一大包傷口清洗液;山崎挑了兩大箱一次性的注射用品,兩大箱葡萄糖袋,胸前背了一大包外傷的用品;山本佑子挑了四大箱排泄物袋,胸前背了一大包診斷用品,背後背了一個急救背包,口袋裡還有聽筒和血壓計。
出了病院,遠處傳來的聲音更加清晰,驚慌的叫聲、恐懼的叫聲、死亡的叫聲;車輛的撞擊聲、物體的爆炸聲、連續不斷的槍擊聲;等等等等。
山本佑子呆了一下,忍不住嘆道:「怎麼會這樣啊?」
「這些都是惡靈。」美黛子笑道。
「路上再說。」山崎說道。
鎖上大廳門,在病院門口看了一下,沒有惡靈,三人快速走回山崎宅,開院門把東西放在院內,然後帶門出來前往健身館。……
十九街區。
片刻之後,半夜一點四十分左右,街巷的十字路口到了,三人小心的張望四周,發現都沒有人,於是走進向南的巷道。
到了街巷口,站在出口向外張望了一下,發現街道上一輛車都沒有,也沒什麼人,三人就走了出去,右拐前往前往健身館。
美黛子笑道:「還不錯,我們住得偏也是有好處的。」
「只有新年,其它時候少不了加班的。」山崎說道,「不過還是小心點,先前的叫聲,可別忘了,應該是這個方向。」
片刻之後,三人走到健身館院門外,剛想上台階,卻聽見了旁邊街道上有聲音。
順着健身館的牆小心的摸過去,發現十字路口拐角的路燈下,兩女五男,七隻惡靈趴在地上在享用另類的宵夜。
儘管山本佑子是急救醫生,也忍不住吐了出來,這聲音立刻引來了惡靈。
美黛子徵求山崎的意見,「我來吧。」
山崎說道:「不要近身。」
「明白。」美黛子反手在背包側袋中摸出四把刀叉夾在指甩出,然後又摸出三把甩出,七把刀叉的刀尖叉柄,兩批七把刀叉都正中幾步外的七隻惡靈的七隻眼睛,兩下把它們都解決了。
山本佑子看得目瞪口呆,一時也不吐了。
美黛子笑道:「這只是小意思。」
這時,那個血肉模糊的盤中餐動了,接着居然站了起來,一肚子下水拖在地上,就這樣向三人走路。
見此,三人一起大吃一驚,而山本佑子又去吐了。
「跟游戲裏一樣,被咬的也會變。」美黛子說話間用把飛叉輕鬆解決了惡靈。
山崎一邊警戒一邊說道:「就是不知道轉變的時間該怎麼算。」
「哥哥,你說會不會是二十分鐘左右?」美黛子問道。
「你是說,你的感覺?」山崎問道。
美黛子說道:「對,我是在零點左右的時候感覺到有不好事情的,然後零點二十分左右的時候,那些人就倒下了,接下來零點二十五分左右就起來咬人了。」
山崎說道:「直覺這東西吧,有時候沒什麼理性可言。」
「哥哥。」美黛子不滿的說道。
「好吧,好吧,」山崎說道,「我們假定製二十分鐘就是潛伏的時間,不過他們並沒有被咬過,和被過咬的比,兩者之間說不定會有什麼不同。」
「反正我覺得吧,」美黛子說道,「如果沒有被咬死,那就是大約二十分鐘後倒下,如果被咬死了,那大約五分鐘後就變成新的惡靈了。」
「有可能。」山崎說道,「總之,這說明它們是有傳染性的,就是不知道是通過什麼途徑傳播的。」
山本佑子休息好了,插嘴說道:「應該是空氣傳播,但什麼途徑傳播,現在倒是在其次。」
「你沒事了?」山崎問道。
「我沒事了,」山本佑子說道,「抱歉,給你們帶來麻煩了。」
「這倒沒什麼,不過你可真遜,」美黛子笑道,「你可是醫生耶,解剖課怎麼上得啊。」
山本佑子苦笑道:「我雖然上過解剖課,但解剖課上的遺體都沒血,和這個真不能比,而且十九病院不是急救醫院,血淋淋的場面,我幾乎都沒見過。」
「那你以後會常見了。」山崎說道,「這件事情恐怕不是短時間之內就能結束的。」
「是,我明白,我會調整好的。」山本佑子說道。
「好了,我們進去吧。」山崎說道,「美黛子,扶一下。」
「來吧,佑子醫生。」美黛子笑道。……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萬域閣www.wanyuge.com】

《櫻花之國上的世界末日》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