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銀翼幻想
銀翼幻想 連載中

銀翼幻想

來源:google 作者:唐笑雨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唐笑 唐笑雨

未來出現了航天戰艦,航天海軍成為潮流駕駛着航天戰艦瀟洒划過藍天,成為主角心中的夢想然而,一次又一次的奇怪事件,使得他與夢想越行越遠……展開

《銀翼幻想》章節試讀:

三防艙室里,新兵們密密麻麻地擠着席地而坐,帶他們進來的官兵仍然在履行職責維持秩序,所以艙室里很安靜,只有少數人低聲說話的聲音。那個中尉走到牆角里對着通訊器低聲說些什麼。艙室隔音效果非常好,聽不到外面的一點聲音。

柱子的牛排和雞柳已經吃完。因為不準大聲說話,他顯得非常無聊,捅了捅唐笑雨:「喂,現在的情況,你怎麼看?」唐笑雨聳了聳肩:「還能怎麼看,這多半也就是一次演習。別看老摩的大片總是嚷嚷什麼這不是演習,但那是老摩的意**。和平時期沒什麼事誰敢動戰艦一個螺絲釘?戰艦和衛星一樣,都是懸掛國旗的軍事裝備,動戰艦就等於宣戰!」

正說著,艙門無聲無息地開啟,幾個渾身是血的軍人端着武器大踏步走了進來。維持秩序的士兵立即敬禮:「大副到!敬禮!」

大副點了點頭,一把接過軍官的擴音器,大聲說道:「各位新兵,我們的戰艦遭到不明勢力的敵人入侵,現在情況緊急,我們需要你們立即武裝起來,投入戰鬥!」

三防室里頓時一陣騷亂,新兵們看着大副,眼神里充滿恐懼和不安。他們別說沒經過訓練了,這才正式參軍第一天,連軍服都沒穿上,新到不能再新了。

大副抬手一槍打在天花板上:「慌什麼!你們已經是軍人,要以服從命令為天職!現在情況非常緊急,如果沒有你們加入戰鬥,艦船會落入敵手!你們也會被俘甚至殺害!聯邦需要你們!所以,我命令你們,站起來,列隊,跟我去拿槍!跟我去戰鬥!連槍都不敢摸的,不敢出去戰鬥的,現在就可以視為逃兵抓起來!」

人群面面相覷。唐笑雨也驚呆了。大副厲聲道:「聽到沒有!這不是演習!我不是在給你們建議!」

柱子拍了拍唐笑雨,第一個站了起來:「報告長官,我去!」低聲對唐笑雨道:「這演習可下了大血本啊,這衣服都塗了不少紅染料。不過既然是演習,怕什麼呢,又不會死人。」

唐笑雨一想不錯,也站了起來:「報告長官,我也去!」

其他新兵看着有人帶頭,也紛紛站了起來,在大副的指揮下列成縱隊,走出艙門向物資艙室行進。只有二十多個人嚇得屎尿齊流癱倒在地上,被關在了艙室內。

物資艙有十多個士兵和兩個漂浮的激光機槍哨戒塔嚴陣以待。顯然敵人的目標沒放在這個物資艙室,沒有發生戰鬥。唐笑雨更覺得像演習,說不定發的還是模擬槍。

新兵們按順序領武器彈藥,大副臨時教了怎麼拉開保險,怎麼瞄準開火,怎麼更換能源塊,怎麼利用掩體保護自己。由於都是帶有全息瞄準器的激光步槍,操作非常簡便,基本上一教就會。至於怎麼靈活戰鬥,就看各人的悟性了。

大副把新兵們分成10隊,每隊50多人。每隊由4個老兵帶領,分別前往不同要害部門。電力部門戰鬥最為吃緊,大副親自帶了兩個隊前去,還帶上了兩座激光機槍塔。唐笑雨柱子都在派去電力部門的隊列中。大副命令新兵們跑步前進,火速支援!

天運級運輸艦船艙共分三層,士兵餐廳在艦船中層,電力艙則在底層尾部。正常情況下只需要通過電梯到達,但100多人要坐電梯下去非常費時,因此讓那個執勤的中尉先帶一部分人和一座機槍塔走電梯下去,他自己帶着新兵們跑步穿過中部的長廊,從舷梯下去,再到達尾部的電力艙,路程大約要走1000多米。

唐笑雨端着激光步槍在隊列中隨大部隊跑步前進。這是聯邦的902式激光突擊步槍,槍身結構包含有激光發生裝置。槍身全息瞄準鏡後方有個小電子屏,顯示能量彈夾剩餘能量。理論上,如果是打點射,能量會隨時補充,不會耗光,但如果扣住扳機不放,10多秒就能耗光,然後就需要另外更換能源塊。

根據聯邦規定,除狙擊槍之外的所有單兵步槍戰鬥全重都不能大於4.75公斤,也就是聯邦市制單位九斤半,所以被戲稱為九斤半。對於沒怎麼鍛煉過的新兵們來說,這重量一點也不輕便。他邊跑邊氣喘吁吁地對柱子說道:「當兵第一天就碰上實戰,我們運氣還真是不一般。」

柱子力氣大,端着個九斤半全當沒事,顯得十分輕鬆。他嘿嘿一笑:「演習就演習,怕什麼?咱們平時也沒少玩射擊遊戲。不過你要機靈着點,緊緊跟着我,跑遠了胖爺沒法照顧你。」

唐笑雨還沒說話,身後忽然有人哭喪着嗓子說道:「胖哥,唐兄,這,這真的是演習嗎?」唐笑雨扭頭一看正是眼鏡,抱着槍跟在後面,臉色蒼白,滿頭大汗,眼鏡都快掉下來了。唐笑雨嘆氣道:「我實說了吧,這是真槍,我沒聽說過哪個國家讓新兵拿着真傢伙去演習的,所以,這恐怕是真槍實彈的實戰,也就是說,真的有敵人入侵。」

大副在前邊喝道:「別聊了,一會戰鬥,都記得機靈着點,充分利用掩體開火,不要做沒有意義的犧牲!戰鬥就是只有殺死敵人才能活下來,明白了嗎!」

「明白!」

大副還想說什麼的時候,突然臉色一變:「我們必須趕快,萬一敵人炸毀了磁能引擎,艦船就會墜毀!快快快!」大副雖是拚命催,但新兵們速度怎麼跟得上他,大副心急如焚,卻也無可奈何。

跑步大約5分鐘後,新兵們到達電力艙室外通道。通道比較寬闊,能並排行駛兩輛裝甲車。此處通道堆積着不少箱子,眾人都蹲下身子躲在箱子後面。艙室門口的兩排戰鬥掩體也已經升起,到處都是屍體、鮮血和激光槍打出的小坑,場面非常狼藉。

為什麼有掩體?那是聯邦軍規定的,艦船要害部門門口都設置有胸牆掩體,平時縮到地板下,戰時升起來。掩體由高分子藍金合金製造,一般的步槍都沒法穿透。

眾人很快看到眾多屍體中有數十個不穿軍服的,有不少已經成為殘肢斷臂,顯然是走電梯下來的先頭部隊,竟然已經全滅,機槍哨戒塔歪倒在一邊青煙直冒,已經成為破銅爛鐵。唐笑雨吸了一口涼氣,低聲說道:「我知道大副為什麼那麼急了!」

大副神色嚴峻,對跟着他一起來的上士和兩個士兵做了個手勢,眾人都躲到箱子後面。大副右手在左手的微型通訊儀按了幾下。新兵們面前不遠處,地板移動,兩排掩體咔咔幾聲升起,和對面的掩體距離大概100米。

大副咒罵道:「媽的,對方有黑客,鎖定了我們的掩體系統,沒法子把對面的掩體降下來!」

上士對新兵們說道:「大家跟着我,彎着腰走,不要緊張。」眾新兵臉色發白,強忍着不適,在上士的指揮下彎着腰小心翼翼地向掩體靠近。還沒等到他們進入掩體,電力艙室門口的掩體後突然探出十多個端着微沖的黑衣人,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了眾人。新兵們還沒反應過來,大副和上士同時叫道:「卧倒!找掩體!」新兵們反應哪裡跟得上,只聽一陣輕微而密集的槍聲和一陣驚天動地的慘叫聲,前面十多個當即中彈倒地,血流滿地。還好隊形散亂,彼此距離較大,才沒有受到致命損失。

有幾個新兵之前看到陣亡者殘缺的屍體就已經渾身發顫,現在一看活生生的人死在眼前,恐慌之下歇斯底里地大叫起來,一把扔下槍就往回跑。大副回身舉槍,毫不猶豫地開槍射擊,將他們當場擊斃,厲聲道:「逃兵一律處決!是血性軍人的,跟我一起戰鬥!大敵當前,不戰則亡!」由於人數太多,大副也不是槍法超神,射殺的不僅是逃兵,連不是逃兵的新兵也被他射殺了一個。

雖然害怕,但在死亡的催逼下,新兵們只有抖抖索索地趴在地板上慢慢向前爬。負責機槍塔的士兵安置好激光機槍塔,機槍塔立即嗚嗚嗚地用猛烈的火力壓制,當即掃死兩個敵人,黑衣人趕緊都縮進了掩體後面。老兵們躲在掩體後也開火掩護,對面敵人沒法從容瞄準這些趴在地板上的新兵,眾人得以安全前進。一個敵人探出身子想開槍,大副很乾脆地一槍崩掉他的腦袋,竟然比機槍塔還快,嘴裏罵罵咧咧:「媽的,有本事再露出你那性感的小腦袋!」

由於掩體不多,容不下多少人,只有20多個新兵進入掩體。上士命令道:「後面的先別上,趴着瞄準。進了掩體的,聽我命令!一!打開保險準備!二!探出身子開火!好!縮回去!」

新兵們沒經過訓練,加上臨戰恐懼,準頭奇差,但密集的射擊也搞得敵人不敢隨便露頭。但敵人槍法確實精準,又是有備而來,看情況不對便扔了煙霧彈,機槍火力頓時大為減弱。雙方都朝煙霧裡亂掃。交火中,無論是趴在地板上的還是躲在掩體里的新兵都不時有人中彈,慘叫和呻-吟不絕於耳,兩個士兵也很快犧牲。大副紅着眼命令新兵們死掉一個就替補一個,保持火力。

混戰中突然當的一聲巨響,機槍塔被擊中槍管,槍管直接被穿了個大洞,頓時啞火。大副罵了一聲:「艹!是熱能感應的狙擊步槍!都動起來,不要死待在一個位置!」說著連滾帶翻,換了個位置開槍。

唐笑雨趴在地板上,一顆心砰砰直跳。前面正好有具新兵的屍體擋住了他,黑衣人一時半會也注意不到他,但那新兵死得很慘,身體都快被打成了篩子,血流滿地,空氣中的血腥氣讓他煩悶想吐。他看了看柱子,柱子這人神經大條,早已不知恐懼為何物。唐笑雨看過去的時候,他正眯着眼向黑衣人開槍,只不過沒打中。

感受到唐笑雨的目光,他側過頭,嘿嘿笑道:「第一天當兵就參加實戰,唐笑雨同學你對此有何感想?」唐笑雨喘了口氣,說道:「都這時候了,看在黨國的份上,你能不能整點有用的?」柱子說道:「啥叫有用的?敵人就在對面,弄死他你就活,弄不死他你就死,除此之外其他都是廢話。」眼鏡在後邊戰戰兢兢地說:「兩位真是好興緻,這種場合也能面不改色談笑自若,小弟對兩位的景仰有如滔滔江水綿綿不絕……」

兩人:「……」

沒了機槍塔的火力壓制,對方又有熱能狙擊槍,聯邦軍這邊形勢更為危急。敵人見最大的威脅已經解除,便也不再扔煙霧彈,眾人眼前漸漸明朗。大副咒罵著,呼叫艦長要求增援,又對眾人道:「都機靈點,即使不能打死敵人,也要保住自己不要被打死!援軍已經在路上,一定要拖到援軍趕來!」

新兵們雖然人多,但沒受過什麼訓練,對方襲擊軍艦的都是裝備精良久經訓練的老兵,百米距離對戰,新兵們很多都是剛露頭就被射穿了腦袋。新兵們犧牲很大,很快就輪到了唐笑雨他們。柱子等着敵人的開火間隙,向兩人打個手勢,三人爬起來彎着腰一口氣衝到掩體背後。敵人開火攔截,其中一槍從柱子背後衣服上擦過,頓時撕開了一個大口子,背後皮膚也被擦傷。柱子咬牙忍着,一直躲到掩體後,才咒罵道:「麻辣隔壁,一會胖爺要你好看!」

上士命令道:「一,打開保險準備!二!探出身子開火!」

唐笑雨柱子和其他新兵一起聽從命令,同時探出身子開火。唐笑雨雖說算得上射擊遊戲的高手,但遊戲中瞄準是只要用全息瞄準器上的紅點對準敵人開槍就能命中,自己挨一槍也沒事,現實卻並非如此,死亡的威脅隨處都在,不敢從容瞄準,只是大致對準了方向就趕緊開火。嗤嗤嗤幾聲,射出的激光越過敵人上空,打在艙壁上,燒出了三個小坑。他也沒敢多看,趕緊縮回掩體後面,大口喘氣。瞥眼間見到不遠處那個黑客女孩正靠在掩體後飛快地在她的掌心設備上划來划去,步槍靠在一旁,說不定剛才就沒開槍。

大副注意到了她,厲聲道:「那個女兵,立即收起你的玩具,下次跟着一起開槍!否則老子崩了你!」那女孩充耳不聞,只是專心地擺弄她的掌心設備。

柱子在那罵罵咧咧:「媽的!打偏了,老子一抬頭就被人盯上,胡亂開了兩槍就躲起來了。媽的,下次要他好看!卧槽,媽的,真是狙擊槍!還帶穿牆的!」唐笑雨側頭一看,柱子正趴在地上拚命抖着大-屁股爬向旁邊,他旁邊的掩體穿了一個孔,一個新兵臉上開了一個大洞,仰天倒在地板上,手腳還在抽搐。很顯然,對方的狙擊手用的是反器材用的重型狙擊槍,一槍穿透了掩體,射殺了掩體後的新兵。

《銀翼幻想》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