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戰神歸來當奶爸
戰神歸來當奶爸 連載中

戰神歸來當奶爸

來源:google 作者:李雲天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慶文 李雲天 現代言情

五年前,華國東南邊境有一位傳奇人物,他是華國最為年輕的星將,抵禦過無數外敵入侵,血灑戰場立下過汗血功勞!換來了華國邊境長久繁榮穩定,卻因此失去了自己的愛人五年後,他重新解放自我,多年前的王者就此歸來,餘生只為守護女兒和愛人而戰展開

《戰神歸來當奶爸》章節試讀:

如此一幕,姜慶文並不知曉,甚至依舊心中歡喜,對其譏諷道:「連肩章都沒有,還敢在這裡演戲?今天這一掌我記下了,遲早有一天我會還給你。」 身旁,陳繼雲同樣面帶鄙夷,剛才的話她也聽得一清二楚,自然不會再懼怕對方:「你現在除了廢物的身份之外,還多了一個騙子的名號,我們姜家,絕對容不下你這種人。」 不過,她雖然話語強勢,卻沒有將狠話放到底。 二叔雖然說不認識對方,可對方也說了這件事情她管不了。 是真的管不了,還是不屑於管這些事情?而對方口中的王座,又究竟是什麼意思? 她出身豪門,自然會細細斟酌。反倒是李雲天沒把這些放在心上,比起這些爭執,他更想見到的,還是五年未見的妻兒。 「媽,人心都是肉長的,我今天回來,只是想見她一面,希望您能夠成全。」 說罷,李雲天躬身行禮,真切懇求。 「人民南路,天華幼兒園。」丟下這句話後,陳繼雲轉身走進別墅,有六下李雲天二人愣在原地。 人民南路,天華幼兒園? 一時間,李雲天心中思緒萬千,五年未見妻兒,他已經期盼多時。 「與她成婚之時,我年少輕狂,紈絝成性,可她依舊不離不棄,這份情感我銘記心中。」 「家族遭逢大難,是她力排眾議,為父母埋下遺囑。賢良淑德,我莫不敢忘。如今,我功成身退,應當對她,予以補償。」 李雲天氣勢雄渾,像是在袒露心中藏曆已久的心事。 自從當年一別,五年時間,恰巧是上幼兒園的年紀。 很久,兩人踏上越野車,向著幼兒園疾馳而去。 十分鐘後,天華幼兒園。 街道外車如流水馬如龍,行人無數,繁華似錦。 李雲天隔着街道,望着一道守候在園區外的身影。 女子身材姣好,風韻瀰漫,足足一米七的身高,看起來亭亭玉立。 姜楚然,他的妻子,也是他辜負了五年的女人。五年再見,他心中五味雜陳。 「這是我的家事,你先迴避吧。」李雲天輕嘆一聲,暗月則一聲不吭,徑直消失在人群中。 可李雲天依舊佇立原地,相比打擾她寧靜的生活,這樣遠遠觀看守候,更讓他感受自在。 更何況,離家五年,對方是否忌恨,也是需要衡量的問題。 在他思索之時,一名穿着碎花小裙的小女孩從幼兒園內走了出來,扎着兩根小辮子,如同精緻的瓷娃娃。 「媽媽,我放學啦!」女孩兒笑容甜蜜,奶聲奶氣的撲了過去。 可就在她準備擁抱姜楚然時,一雙如同黑寶石的眼眸中湧出了淚花,用盡吃奶的力氣喊道:「媽媽你看,那邊是爸爸,爸爸回來了。」 姜楚然先是有些差異,緊接着卻滿是釋然。女兒缺少父親的關愛,這些年一直將同齡的男人錯認爸爸。 可是,當她看到李雲天的面孔時,暈車的臉上立馬布滿了淚花。 甚至,隱藏在內心的情緒如同大江決堤,瞬間泣不成聲,一雙美眸之中更是充滿了痛苦。 五年了,整整五年時間,這個讓自己又愛又恨的男人,終於出現在了面前。 這種欣喜,失落,彷徨,在這一刻化為淚水,流在了俊美的臉頰上。 這一刻,李雲天渾身顫抖不已。縱然是鐵骨錚錚的男兒,眼中也布滿了霧氣。 這五年,母女兩人應該受了不少苦吧?她一人扛下所有,究竟付出了多少心血,又承受了多少冷言冷語? 霎時,李雲天再也承受不住心頭的思念,腳下大步一邁,徑直朝母女二人走了過去。 女兒則伸展稚嫩的小手,迎着李雲天而去。 這一次媽媽沒有看着自己,便已經證明,他真的是爸爸。 「爸爸。」 甜甜的呼喊,甜甜的氣息,讓李雲天心頭絞痛。 他一把將女兒抱入懷中,只感覺心臟都要為之融化,五年戎馬生涯,終於再一次重溫了家庭的溫暖。 「瑤瑤,是爸爸不好,是爸爸辜負了你們....」 李雲天聲音哽咽,眼角更是一片潮濕。 而瑤瑤更是緊緊抱着李雲天的脖子,嚎啕大哭起來。 「爸爸,這些年你都去哪裡了,你難道不喜歡瑤瑤了嗎?」 「你這次回來是不是就不走了,這一次是不是要永遠陪着瑤瑤?」 「瑤瑤以後就有爸爸了嗎,以後是不是就沒有別的小朋友敢欺負我了?」 瑤瑤軟膩膩的問題,讓李雲天心疼不已,倘若這五年一直陪伴在她身邊,瑤瑤又怎麼會受人欺負? 「不會了,爸爸會一直都陪着瑤瑤,以後誰敢欺負瑤瑤,爸爸一定狠狠收拾他。」李雲天話語堅定,並拿出紙巾為女兒擦拭眼淚。 「太好了,瑤瑤有爸爸了,瑤瑤以後再也不是沒人要的野丫頭了。」瑤瑤高興地親吻李雲天,一旁的姜楚然見狀,陷入了一陣恍惚。 這一幕重逢的畫面,在她腦中浮現了千百遍,如今夢想成真,比預想中的要溫馨太多。 可即便如此,她對李雲天的恨依然大於愛,等將瑤瑤安頓好後,她臉上的笑意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恨意: 「五年了,你終於知道回來了?我知道你家的事情對你打擊很大,可這就是你放棄妻兒不管不顧的理由嗎?」 說罷,她眼中的淚水,再次留了下來。 對此,李雲天除了沉默,還是沉默。 這五年之間,每日在槍林彈雨間穿梭,可這一切,都是他自己的選擇,即便,這一切是被迫而為。 可他,終究辜負了這對母子。 沉默,無盡的沉默,各種負面情緒積攢在心頭,足足半晌之後,李雲天才開口回應:「楚然,對不起!」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卻涵蓋了這個男人心中的愧疚。 只是,不等她回話,一道清瘦的身影突然在一旁響起:「你這個沒人要的野丫頭,誰給你的膽子推我兒子的?」 說話之間,趙芳直接將瑤瑤推倒在地,雪白的小手上,更是划出了道道血痕。 見狀,李雲天眼中寒光乍現,敢欺負他的女兒,這人是活膩了嗎? 可瑤瑤卻不顧疼痛,起身向趙芳爭執道:「阿姨,我沒有推他,我只是想讓他以後不要再叫我野孩子,瑤瑤現在已經有爸爸了。」 聞言,李雲天心中更為愧疚,原來,她如此倔強,只為了證明,有了爸爸。 這些年間,她到底忍受了多少風言風語,又承受了多少心理壓力? 可趙芳根本不給她辯解的機會,只是嘴角擒着冷笑,譏諷道: 「早在五年之前,你爹就已經化為了灰燼。你媽現在只是一個寡婦,而你自然也成了孤兒。放眼整個臨江市,誰人不知誰人不曉?」 「你這種賠錢貨以後離我的兒子遠一點,全身上下都是晦氣,我怕你影響我兒子的學習。」 即便是和對方爭辯,瑤瑤也是禮貌有加,可她卻對一名孩童冷嘲熱諷,如此行為,與畜生有什麼分別? 終於,姜楚然怒從心起,站出來指責道:「你好歹也是一個成年人,這樣對待一個孩子,內心不會覺得愧疚嗎?? 「愧疚?對你們這些人我為什麼要愧疚?我難道說的有錯嗎?你不就是一個寡婦嗎?家裡沒有男人,有什麼資格和我爭論?」 趙芳雙手叉腰,根本沒把姜楚然放在眼裡。 姜楚然原本想反駁,卻一時間無話可說。 似乎是感受到姜楚然羸弱無助,趙芳心中更為得意:「今天你女兒欺負了我兒子,必須得給我一個說法。除此之外,我還得給你們一個教訓,不然,以後成何體統?」 說罷,胖女兒揚起右手,即將一巴掌飛落下來。 可就在這時,她的手腕被李雲天緊緊抓住:「我還在這裡,我的妻兒,什麼時候輪到你來欺負了?而他們,又怎麼成了孤兒寡母?解釋不清,我殺你全家!」

《戰神歸來當奶爸》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