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真武天尊
真武天尊 連載中

真武天尊

來源:google 作者:蕭漠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秦天 秦易

中國史上最年輕的內家拳宗師秦易,重生在異世界,再次開啟他武道追求的顛峰之路.(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能主宰自己的命運)面臨新的武道境界,武者、武師、武王、武皇--武尊(地變境,地化境,地合境)武聖(天變境,天化境,天合境)地為尊,天為聖......上古強者堪破命運,紛紛轉世,中古強者苦求不死靈藥、神葯、只為續命今古強者,天才縱橫,上古的轉世強者,中古的蓋世強者,今古的妖孽天才,所謂的命運究竟是何物......展開

《真武天尊》章節試讀:

天色已晚,秦易獨自站在平房門外,看着其他的奴僕相繼回來,但唯獨一直等不到『媚姨』回來,秦易的心不禁微微下沉。

秦易本來打算明天在測試會上一鳴驚人,身份徹底改變後就回來接『媚姨』,從此不用再過這種下等奴僕的生活。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秦易的心此時也越發的沉重。

「難道出什麼事了」秦易自語道,眉頭微皺。

於是秦易當即快步奔向『媚姨』工作之地,此時,伙房院大門已然禁閉,但門口亦站着兩位守衛。

「兩位兄弟,這裡的奴僕都已全部離開嗎?」秦易抱拳問道,畢竟現在是有求與人。

「你是那個院系的奴僕?」其中一名守衛看這秦易的穿着淡淡道。

「我不是奴僕,我是你們的少爺,秦易」秦易眼神不禁微冷。

守衛當即互相看了一眼,臉色頓時一變,露出一絲慌亂。不過很快便露出鄙夷之色:「我道是哪個秦易啊,原來是『易少爺』。怎麼今兒個這麼晚了,還在這裡轉悠。走、走、走」

兩名守衛推了推秦易,發現秦易巍然不動,互相相視一眼。本想用力推開時,卻發現從秦易身上傳來一股強烈的衝擊力。

兩名守衛尖叫一聲,頓時倒飛而出,撞到大門後彈落地面。

守衛眼神深處,露出強烈的恐懼。

「你、你、是、是、誰?」其中一名守衛,看着秦易慢慢走進,當即嚇得向後爬去。

他們實在難以相信,一個『廢物』竟然不動手就能把自己給震飛,怕是秦衛大總管亦不能做到吧!所以二人,猜想肯定是某些別有用心之人在假冒『易少爺』。

秦易本不想動手,但是對方那一絲慌亂的眼神卻沒逃過秦易的眼睛,想必其中必定有詐!秦易眼神冰冷異常。

「說,你們知道什麼?」秦易一步一步靠近倒在地上的守衛,眼神冷漠無比。

「你是誰?為何冒充『易少爺』,所為何事,大家都是出來討生活的,沒必要這樣下狠手吧!」其中一名守衛正聲道。能成為一院守衛,這點魄力還是有的。

反觀另外一位守衛,則不一樣了。

「『易少爺』我們不知道你『媚姨』去哪裡了?放過我吧」渾身顫抖的守衛,半跪在地上,苦苦相求道。

秦易內心在聽到這麼守衛的話後,暴怒道:「混蛋,我沒問你什麼,你不打自招了。這下你不說出來,我直接要了你的命!」

這名半跪着的守衛聽後,全身一陣發軟。身軀瑟瑟發抖。但看了看旁邊冷靜之極的守衛後。似乎找到了依靠。

「我不知道『易少爺』在說什麼?奴僕都已經走光了呀。」守衛強自鎮定道,眼神不時的望向身旁那鎮定的守衛。

「哦?」秦易聽後,不再言語,走到那名冷靜至極的守衛面前冷聲道:「想必你應該知道吧。」

這名鎮定至極的守衛把頭一襒,不理會秦易。

秦易此時,內心着急不已,這兩個守衛明顯知道『媚姨』的下落,卻不肯開口。秦易當即抓着守衛衣領怒道:「你說還是不說,我沒時間跟你扯東扯西。」

被秦易抓着領子的守衛,嘴角淡然一笑:「想必,如今『易少爺』身體也強壯了許多了吧。似乎能夠修鍊了。但是就算告訴你又如何,你是他的對手嗎?再說,你認為我會告訴你嗎?哈哈!」

秦易胸腔一股怒火即將噴發,強自壓下怒火,淡漠道:「你很好!」秦易說完這三個字後,當即一腳朝着這名守衛的右腳掌踩下去。

「啊」一聲嘶吼響徹天際,這名守衛當即腳掌直接被秦易碾碎。

秦易眼眸赤紅,內心中怒火滔天,用極其嘶啞的聲音一字一句道:「你說,還是不說。」

守衛後背已經被汗水濕透,額頭亦布滿汗水,臉龐不停的抽搐,十指連心的痛楚,直欲讓他崩潰。但他仍然是閉口不言。

秦易哪還有時間讓他這麼消磨,當即抬起右腳再次塌下,臉色怒氣噴發。

「咔!」

「你說還是不說.」

「咔!」

「你說還是不說.」

全身關節一次次被秦易碾斷的守衛,此時氣若遊絲。

秦易停下了動作,陰沉着臉,眼神瞄到了旁邊瑟瑟發抖的另一位守衛。

守衛被秦易如狼般的眼神當即胯下呈現一片潮濕。

「我說,『易少爺』你『媚姨』被秦衛大總管給強行帶至他的住處。我知道就這有這些了,放過我吧!」這麼守衛顫顫巍巍,跪倒在地,苦苦哀求:「放過我吧,『易少爺』」

秦易內心沉到谷底,沒想到秦衛竟敢擄走『媚姨』。明天又是家族極為重要的一日。要是因為這件事情耽誤的話,恐怕會生出其他事端,不管了有什麼能比『媚姨』重要。

秦易淡漠的瞥了一眼求饒的守衛,再看了看那氣若遊絲的守衛。秦易內心苦澀無比,偌大的秦家若都是像那位守衛一樣,堅守內心的信念,他日秦家定當強盛不已,可惜,這種人註定不屬於秦家。

秦易不曾理會這二人,當即轉身,心急火燎的向秦衛住所暴掠而去。

一路急騁,前世游龍步發揮到極致,如一道輕煙掠過。

某角落。

「嗯,親個嘛。小翠。」一奴僕嘟着嘴巴向旁邊的丫鬟膩聲道。

「不要嘛,」丫鬟欲拒還迎。

當即,他們身前突兀地颳起一陣大風,一道身影有身前閃過,二人嚇得當即兩腿發軟。

「虎哥,你看到什麼了嗎?」丫鬟雙手緊緊抓着旁邊的奴僕,顫抖着聲音道。

「虎哥,你說話啊。」丫鬟搖了搖奴僕,卻發現,奴僕此時已經應聲倒地。氣息全無。

「啊!」一聲尖叫刺破黑夜的寧靜。此時秦府,先後響起幾道嘶吼聲,尖叫聲。這一夜,註定秦府將會有不尋常事發生。人心涌動,有奴僕議論,或許這是預示明天的測試會上,將會精彩紛呈。

秦易,心裏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快、快、在快一點。

由於秦府府邸較大,秦易必須得抄捷徑。就在剛才,秦易出手擊斃了當初在丫鬟小翠面前為了展示自己的魄力,而出手打傷『易少爺』的奴僕秦虎。

此時,秦衛的住處,精緻的單獨別院,假山水池。

主卧室內,秦衛,赤着上身,冷漠的眼神帶着些許迷離之色,看着眼前衣衫略微凌亂的秦媚。

秦媚手上,半把剪刀抵着自己的喉嚨,鮮血順着脖頸留下。死死得盯着秦衛,臉色亦堅毅無比。但眼神則是一片空洞。

「秦媚,別敬酒不吃吃罰酒,老子看上你是你的福氣,你這樣辛苦的照顧那個廢物,有什麼用,跟了我,讓你穿好的吃好的。有什麼不好?莫非你還在惦記着那死去的秦天。哈哈」秦衛朗聲大笑,絲豪不在乎秦媚的以死相抵。

「哼,秦衛你這賊子,就算我死,你也休想得逞。你、你別過來!」秦媚厲聲道,當看到秦衛一步步緊逼而來,秦媚手中的半把剪刀,再一次深入脖頸,鮮血越流越多。

此時,秦媚,臉色蒼白無比,虛汗密布。眼皮時而垂落,身軀亦遙遙欲墜。

秦衛此時停下腳步,他猶豫了。雖然他並不在乎一個奴僕的死,但是明天是家族的重大日子,怎能鬧出人命呢?

剛欲開口說話,房間的大門便轟然粉碎,秦衛怔怔的看着來人……

《真武天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