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紫血聖皇
紫血聖皇 連載中

紫血聖皇

來源:google 作者:唯易永恆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秦墨 秦霖

血脈分九星,灰黑赤橙黃綠青藍紫,紫血為最;皇分三等,人地聖,聖皇為首少年秦墨,機緣巧合,穿越到玄黃大陸,卻天生白色廢血,一輩子修鍊無望;機緣巧合,獲得一滴紫血,得軒轅聖皇傳承,改造體質,成逆天之資,踏上強者之路,帶領人族征伐諸天,問鼎無上聖皇展開

《紫血聖皇》章節試讀:

偷偷的瞄了眾人一眼,卻發現大殿里錘石部落的眾人臉色都不好看,一方面是部落的榮辱,而另外一方面卻是大好補償,到底如何選擇?

無論是哪一種選擇,似乎都不是他能決定的,雖然只來到這裡兩個月,但他也大致了解了這個世界的規則,強者為尊。

他這個少族長,可不能像他那個世界紈絝子一樣亂來,除非他有足夠的實力,而且這關乎到部落的榮辱,唯一能決定的只有他的便宜老爹秦霖。

「理由。」秦霖依舊面無表情,似乎對眼前這些東西並不在意。

這可把一旁的秦墨給急壞了,這還需要什麼理由啊,您兒子是個廢物,人家是天之嬌女,她怎麼可能嫁給您兒子呢?

當然,這話他也只能憋在心底,臉上也依舊保持着平靜。

在場的人都不說話,林月掃了眾人一眼,最後她的目光落在秦墨身上,深深的掃了一眼,對秦霖作了個揖,道:「恕晚輩直言,他是廢物,配不上我。」

「嗡」的一下,整個大殿頓時炸開,錘石部落從上到下,全都對林月怒目而視,雖然說秦墨確實是個廢物,但有這樣直接說出來打臉的嗎?

但此時,他們卻只能看着林月乾瞪眼,因為這就是這樣一個世界,讓一個天才少女,嫁給一個廢物,就是錘石部落自己也不會甘心。

最終,這些憋屈和憤怒,全都轉嫁到了秦墨身上。

故意的,這個便宜老爹一定是故意的,秦墨不相信秦霖會問出這麼傻的問題,來給林月故意打臉。

換做別人,要麼直接拒絕,要麼就接受,問別人理由,這不是故意又是什麼?

可是秦墨卻想不出這個便宜老爹為何要這麼故意讓別人打臉,但是林月的話確實讓他觸動了一下。

自從知道沒法修鍊後,秦墨表面上不動聲色,心底卻苦悶不已,之所以還能站在這裡,是因為他一直把自己當作一個外人,用外人的眼光來看待眼前的這個世界。

事不關己高高掛起,他有什麼好煩的?

可林月那句話,卻成為他心底鬱悶的導火索,再想到這個便宜老爹故意為之,就更加惱火。

正當所有人都等待着族長發話時,秦霖卻只是輕描淡寫的「哦」了一下。

然後,他移動目光,緩緩的看向身邊的秦墨,問道:「你覺得呢?」

「我?」秦墨愣住了,他怎麼也沒想到這個時候居然會問自己的意見。

他甚至轉頭看向身後,確定不是問身邊的大長老,發現他們也是一臉錯愕,這才轉過頭來,繼續確然道,「你問我?」

「你的事,不問你問誰?」秦霖平靜道。

這句話卻透着深一層的含義,不僅僅是想開口阻止的大長老等人閉上了嘴,就連林月和天鷹部落的來人,都感覺到了一股強勢而霸道的氣息。

秦墨自然也感覺到了這句話中的深層含義,這是在跟他說,如果你不同意,那錘石部落也不會同意。

如此簡單直白,讓秦墨都有些懷疑剛才自己是不是錯怪了這個便宜老爹,可他總覺得有些不對勁的地方。

感覺眾人的目光都再次落在他身上,秦墨卻沉默了起來,他突然發現這個便宜老爹實在是太狠了。

這件事的決定權本不應該在他這個已經被確定為廢物的人手上,可現在秦霖偏偏讓他來決定,他說出來的話,就代表了整個部落。

此時,無論他說拒絕,或者是接受,都會給他帶來嚴重的後果。

拒絕天鷹部落的退婚,自然是保全了顏面,但是卻會引來天鷹部落的怒火,同時也失去了徹底修鍊的機會,於死無異。

可如果接受退婚,就會給部落帶來恥辱,為錘石部落所不容,即使他是少族長也不例外,甚至有可能會被趕出部落,在這個古獸橫行,強者為尊的世界死無葬身之地。

秦墨抬頭,看向秦霖,發現他依舊面無表情,但秦墨卻不能再平靜了,心中甚至有了幾分恐懼。

以前,他只是另外一個世界的紈絝子,雖說家境並不是很富裕,但也不愁吃不愁穿,天塌下來了有兩個老好人給他頂着,日子無憂無慮。

而到了這個世界,他雖然是少族長,可他卻只是一個廢物,他頭上本來也有一座天,可似乎並不那麼靠譜。

在極度委屈和悲憤之下,秦墨並不像是一般的紈絝子那樣哭爹喊娘,他抬起頭,臉上突然露出了笑容。

這讓正殿里的兩方人馬,都有些疑惑。

「天地有序,倫理綱常……」秦墨大義凜然的說了一堆廢話之後,這才深吸了一口氣,臉上露出一副異常決然的表情,「我拒絕!」

簡單的三個字,卻好似用盡了秦墨全身的力氣,他不決定低頭,既然拒絕也是死,不拒絕還是死,還不如挺起腰板,揚眉吐氣一回。

你是天之嬌女又如何?你拿來如此多令我心動的賠償又如何?老子就拒絕退婚你能把我怎麼樣?

按照這個世界的婚約誓言,只要老子不死,你就不能嫁給別人,你要敢嫁給別人,你就得遭天道唾棄。

簡單的三個字,讓正殿一片平靜,所有人都震驚的看着秦墨,誰都知道,當決定權落在秦墨身上時,他需要用多大的勇氣來說出這三句話,因為拒絕,他很可能會被天鷹部落不擇手段的殺死。

秦羽看着此刻的秦墨,心底突然生出了幾分敬意,雖然秦墨已經是廢物,但此時他還是盡到了一個少族長的職責,不讓部落受辱。

但這敬意,也僅僅是因為秦墨那三個字,在秦羽眼裡,秦墨依舊還是一個廢物,甚至說這是他身為少族長,理應去做的。

「秦墨哥好樣的。」稚氣的聲音傳來,整個大殿也就只有小胖子敢給秦墨喝彩。

事實上大多數人都和秦羽是一樣的想法,秦墨這麼做是理所應當,如果做出相反的決定,那才會引得他們唾棄。

人族可殺不可辱,榮譽即吾命,這是錘石部落的教條,也是整個人族的教條。

「你……你……你憑什麼拒絕我?」林月那漂亮的鵝蛋臉,第一次變得如此難看。

驕傲得不可一世的臉上,寫滿了憤怒。

「哼,不識好歹!」坐在客座上的天**落大長老馬文峰一拍桌子站了起來,一股強烈的氣勢迸發而出。

秦墨頓時感覺渾身像是被壓着一座山似的,憋悶的想要吐血。

「放肆。」秦霖不冷不淡的聲音緊跟着傳出,一股如山般的力量籠罩住了秦墨,將那股壓迫格擋了出去。

緊跟着,天鷹部落大長老臉色一變,喘了好幾口粗氣,才把反震而來的那股力量抵消,驚訝的看着秦霖,道:「灌頂二重境!」

《紫血聖皇》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