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最強上門女婿
最強上門女婿 連載中

最強上門女婿

來源:google 作者:葉風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風 唐穎 現代言情

偶然成了天南第一美女的老公,天南第一豪閥的上門女婿,葉風本以為從此過上了老婆孩子熱炕頭的幸福生活,可惜老婆不讓上床,校花小姨子老是纏着自己……展開

《最強上門女婿》章節試讀:

「看到了嗎?那就是葉風,也不知走了什麼狗屎運,竟然成了天南唐家的上門女婿,迎娶了天南第一美女唐言蹊。」

「一個吃軟飯的小白臉罷了,我可聽說這傢伙連唐言蹊的手都沒碰過,就一個窩囊廢。」

「若非唐家是江東大學的董事,葉風怎麼可能進入江東大學!」

「話說,唐言蹊可真是美啊,當日我就遠遠看了一眼便終生難忘,我從未見過臉蛋,身段,氣質如此出眾的美人,嫁給葉風真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

葉風走在江東大學的林蔭小道上,聽着這些閑言碎語,心中也是無奈。

他自小跟師傅長大,得醫武傳承,結果葉風成年那日,老頭師傅竟然不告而別,只留給葉風一紙婚約,要葉風前往天南歷練紅塵。

這紙婚約的對象正是唐言蹊。

葉風對此腹誹不已,這都什麼年代了,早就不流行指腹為婚了,尤其當知道如今唐家已是天南第一豪閥時,葉風更是絕了這個心思,只想着把婚約退了。

可當葉風來到唐家說明來意後,唐家家主唐正南竟然大喜,立即就給葉風與唐言蹊辦了婚事,即日成婚!

原來天南第一美女唐言蹊已經陷入昏迷一個多月,藥石無效,唐正南不知找了多少名醫術士,可都束手無策,最後還是一名道士告訴唐正南,想要救活唐言蹊,必須給她沖喜驅邪。

唐正南本就是守諾之人,當年他絕境之時,幸得葉風師傅指點,這才化險為夷,唐正南感激不盡,便同意了葉風師傅提出的婚約。

如今葉風應當年之約而來,又恰逢自己女兒出事,唐正南覺得這或許便是天意。

對此,葉風本來是想要拒絕的,可當看到如同睡美人一般的唐言蹊時,葉風心動了!

真是太美了!

於是,葉風光榮的成為了唐家上門女婿。

說來也怪,自葉風與唐言蹊成婚後,唐言蹊竟就醒了過來,當知道自己已經嫁做人婦時,唐言蹊比所有人想像的都更冷靜。

「你救了我,我可以嫁給你,但這輩子我都不會讓你碰我。」這是唐言蹊的原話。

至今想起來,葉風還有點受傷,但這更激發了葉風的好勝心,你不讓我碰你,我就一定要把你拿下!

葉風收回思緒,來江東大學也是唐家安排的,其實也就走個過場,混個文憑罷了。

「葉風,你還真來了!」一道充滿着磁性的聲音響了起來。

葉風看着眼前這個花枝招展,有點像小太妹的精緻女孩,眉頭輕佻,這是自己的小姨子,也就是唐言蹊的親妹妹唐穎,如今正在江東大學讀大一,藝術系學生。

不得不說唐家盡出美人,唐穎雖然還未完全長開,但已有了傾國傾城的姿色,肌膚如凝脂般雪白,身材婀娜,六公分的紅色高跟鞋讓唐穎更加迷人。

只不過這打扮,太妖嬈了,若是擦去粉底,定是個清純的美少女,絕對比現在還要動人。

對於這個小姨子,葉風充滿着無奈,唐正南讓自己進入江東大學的目的之一就是看管好這個無法無天叛逆的小妖精,

可唐穎對葉風根本看不上,在她看來,自己姐姐如此出色的女人,嫁給葉風實在是太委屈了!

因此,唐穎對葉風極為不滿!

尤其葉風現在成了家裡監督自己的眼睛,更是讓處在青春期的唐穎對葉風充滿了敵意。

「你先回家吧,我跟朋友還有約,你就說我去同學家裡學習了。」唐穎隨意道,根本沒將自己這個姐夫放在眼裡,有本事的人,哪裡會給人當上門女婿啊。

「不行。」葉風看着唐穎的打扮,又掃了一眼一旁等候唐穎的一群混混般的學生,他怕唐穎出事。

「不行?」唐穎當即炸了,不講理道:「你說不行啊就不行啊,你真以為自己是我姐夫啦?我可知道你跟我姐都是分床睡的,葉風,你不管我的事也就算了,若是你敢管我,信不信我讓你在江東大學混不下去!」

葉風搖了搖頭,略微有些不喜,不過誰讓這丫頭是自己的小姨子呢。

「我要保證你的安全,不然我沒法向你姐交代。」葉風淡淡道。

看着葉風執拗的樣子,唐穎氣就不打一處來,可還真怕葉風向自己老姐告狀。

唐穎細眉輕輕挑起:「我跟朋友約了去KTV,如果你不放心,可以跟着一起來!」

語罷,唐穎扭着小蠻腰,走到一群混混太妹身邊,嘀咕了幾句。

其中一名染着黃毛的少年,不懷好意的瞪了葉風一眼。

「這不太好吧,葉風可不是我們這個圈子的。」黃毛有些不滿道。

「我這不是沒辦法嗎!你們也知道,家裡管得嚴,若是葉風向我姐告狀,以後我都出不來了,只能帶上他!」唐穎撅着小嘴:「不行就算了,我也不去了!」

「別啊,都訂好包廂了,這個累贅帶着也就帶着吧。」黃毛趕忙拉着唐穎,眸子有淫穢的冷光閃過。

一路,唐穎跟黃毛等混混太妹有說有笑的,全程沒搭理葉風一句。

對此葉風並不在意,獨自跟在唐穎身後。

他知道唐穎叛逆的原因,唐家很有錢,唐穎從小到大得到的都是最好的,可同樣的唐家的人都很忙,根本沒時間照顧關心這個逐漸長大的小女孩。

唐穎是寂寞的,因此才跟這些混混太妹混在一起,藉此才能找到存在感。

曾有一天,葉風看到自己這個小姨子一個人跟自己養的小貓咪自言自語,眼泛淚光。

或許,這個小姨子缺少最基本的關愛吧。

不過一會,葉風跟着唐穎進入KTV包廂,唐穎的聲音很好聽,唱起歌來極為動人,在迷離的燈光下別有一番魅力。

唱歌時候的唐穎是完全放開的,一首《浮誇》唱出了自己獨有的味道。

葉風始終安靜的坐落在一旁,直到他瞥見這個混混黃毛往唐穎的酒杯上灑了些粉末。

黃毛的動作很隱蔽,可還是被葉風捕捉到了,

頓時,葉風眸子露出一抹寒芒!

【作者題外話】:新書開啟,不好看打我,加入收藏,驚喜多多~~~

既然葉風成了唐言蹊老公,雖然還沒碰過這天南第一美人,但名義上唐穎畢竟是自己的小姨子。

唐穎雖然平日里有些刁蠻,可心底還是善良的,葉風不可能見死不救。

一首《浮誇》曲畢,掌聲雷動。

「唐穎,唱得真好,你這水平,都可以發唱片了!來,喝口水。」黃毛諂媚道。

唐穎有些得意的接過水杯,沒有任何戒備,一飲而盡,餘光瞥到被孤立的葉風時,開口道:「喂,你要不要也點一首歌?」

「唐穎,別理這個上門女婿了,你跟我來,我有個秘密要告訴你。」黃毛語氣有些急不可耐,拉着唐穎的胳膊就要往外走。

唐穎狐疑的掃了黃毛一眼,還是跟着黃毛往包廂外走去。

可就在這時,始終沉悶的葉風拉住了唐穎。

「你幹什麼!」唐穎有些不滿的看向葉風。

黃毛眉眼間更是有些厲色,他對唐穎覬覦很久了,他下的**很快就要發作了,到時候唐穎這個小野貓就會撲向自己,任憑自己蹂躪,黃毛早就想扒光唐穎的衣裳了。

至於後果,黃毛也不怕,以唐家在天南的聲譽,他們一定會想盡辦法遮掩這個醜聞,不可能讓唐穎身敗名裂,說不定到時他也可以入贅唐家,即便退一萬步講,他也能得到一大筆封口費。

到時候自己一走了之,誰能拿自己怎麼樣?

「唐穎,我們走!」黃毛瞪了葉風一眼。

葉風二話不說,往前邁了一步,五指張開,扼住了黃毛的脖頸,輕而易舉的將黃毛一百四十公斤的身子提了起來:「我最看不起的,就是你這種卑劣的傢伙!」

「放開我!」黃毛滿臉獰色,不斷瞪着雙腿,可根本掙扎不了。

唐穎小臉一怔,這還是她第一次見葉風出手,自己這便宜姐夫竟然這麼厲害?

黃毛可是練過一些武術的,而且在江東大學有一些勢力。

所有人都被葉風這一手給震驚到了。

「葉風,你快鬆開……」唐穎也有些慌了,同時唐穎的臉頰開始露出緋紅之色,心中一股燥熱之意如潮水般開始洶湧。

「好熱……」唐穎目光變得有些迷離起來。

「我這是怎麼了,好熱啊……」唐穎並不傻,很快就想明白髮生了什麼,憤怒的盯着黃毛,同時一陣後怕,今天若是沒有葉風盯着,她會不會就被黃毛給得逞了?

「葉風……快帶我走……」唐穎渾身燥熱,神志也有些不清醒了,她只想快點離開這裡。

葉風看着唐穎局促的模樣,心中怒意再起,這混蛋下的竟然是如此猛烈的**!

「垃圾!」葉風將黃毛舉過頭頂,猛的砸在地上。

砰的一聲!黃毛髮出一道凄厲的慘叫聲,肋骨斷了六根。

葉風的眸子掃過在場的另外幾人:「以後誰敢再靠近唐穎一步,我見一次打一次!」

葉風背起身子已經軟下的唐穎,大步走出KTV包廂。

月光下,葉風背上的唐穎臉頰發燙,顯然藥效已經開始發作。

唐穎雙手不斷在葉風健壯的身上遊走,發出一道道絮語。

葉風也才剛成年不久,正是血氣方剛的年齡,尤其天天見着唐言蹊這等絕色美人,心中早就憋着一團火,此時唐穎就像乾柴,要將這團火徹底給引爆起來!

稍微冷靜下的葉風將唐穎放下,可唐穎卻是一把抱住葉風,一張美輪美奐的臉蛋貼近着葉風。

葉風感受着唐穎撲面而來的熱氣,心頭微動。

「這可是自己的小姨子啊!」葉風臉頰發燙,最終理智戰勝了原始衝動,葉風從袖中取出一根銀針,精準的刺進唐穎眉心中間。

葉風自小跟隨自己那神秘師傅學習醫武之道,此時運轉的便是黃帝內經裡頭的九轉金針,如此才穩定住唐穎體內的藥效。

葉風終於鬆了一口氣,這小妖精,若是再長大點,絕對不比唐言蹊遜色。

葉風伸手擦了擦唐穎臉上已經花掉的妝容,看着這張挑不出瑕疵的面容:「也是個可憐的小丫頭。」

一個時辰過後,唐穎體內的藥效終於散去,唐穎迷迷糊糊的醒了過來,當看到眼前的葉風時,臉色變得極為複雜,之前她從未正眼看過葉風一眼,可今天若不是葉風,她的下場一定會很慘。

再想起自己先前嬌柔輕吟的丟人模樣,唐穎恨恨的瞪了一眼葉風:「今天的事情絕對不能跟我家裡人,知道沒?」

「可以是可以,但你要答應我一件事。」葉風沉聲道。

「你還給我講條件!」唐穎握緊着小粉拳,不滿道:「什麼事?」

「以後不能再化這麼濃的妝容,你本來就天生麗質,這妝容只會遮掩了你的美,還有,以後不能再跟這些混混太妹有任何來往!」

「葉風,你不要太過分了!」唐穎眉頭擰起,心中卻是莫名生起一份感動。

從小到大,父母還有姐姐給她的都是最好的,可從來沒人真正的關心過她,從來沒人知道她心裏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她也知道唐家並不像表面那麼風光,她不能纏着父母姐姐,她得懂事,所以有什麼事她只能自己解決,有什麼話她只能藏在心底。

可她也只是一個剛剛成年的小女孩啊……

「你要是不答應我,我就把今天發生的事如實告訴你姐姐,看她到時候怎麼教訓你!」這事葉風絲毫不能妥協,他不能眼睜睜的看着一個善良的小女孩走向歧路。

既然他成了唐家的女婿,這也是他的責任。

「好啦,我答應你!」唐穎撅着小嘴,跟在葉風身後,慢慢走回家,心中思緒卻是久久難以平靜。

回到唐家後,葉風再次見到自己這位絕色老婆。

不管什麼時候,葉風見到唐言蹊時,都會再一次被驚艷,世間竟然有如此完美的尤物!

唐言蹊穿着白色襯衫加小西裝,黑色高跟鞋配着西褲,秀髮盤起,明媚,冷艷。

唐言蹊如同天上星辰的眸子看了一眼葉風唐穎:「爸媽出差了,吃飯吧。」

「好的,姐姐。」唐穎顯然有些敬畏自己這位姐姐,哪裡像在葉風面前肆無忌憚,規規矩矩的洗手坐上餐桌,一言不發的扒着飯。

葉風看着自己這冷若冰霜的老婆,被唐穎勾起的野火又蠢蠢欲動起來,葉風有時真想趁着唐言蹊熟睡的時候爬上床,

但結果是肯定,絕對會被唐言蹊一腳踹下床。

飯畢,葉風伸了個懶腰,他知道要搞定這天南第一美人沒那麼容易,不過葉風最不怕的就是挑戰,這個美人胚子遲早成為自己實質意義上的老婆。

當葉風來到卧室時,正聽到浴室傳來滴滴答答的淋浴聲。

浴室的窗門是薄紗的,雖然無法看清唐言蹊的臉龐與肌體,但卻能清晰的看到唐言蹊曼妙身材的輪廓,那種曲線簡直能讓所有人發狂!

葉風看得痴了,甚至浮想聯翩,直到淋浴聲停下,唐言蹊穿着裹胸睡衣走了出來。

冰肌玉骨下還有着殘留的水滴,一頭秀髮偏在左側,嫵媚動人。

唐言蹊掃了一眼葉風,當醒來知道自己嫁做人婦時,唐言蹊心中是不甘的,可唐言蹊還是承認了這樁婚事。

一方面這是父親與葉風師傅定下的婚約,另一方面是葉風確實救了自己。

唐言蹊陷入昏迷之事十分蹊蹺,不管真是因為沖喜驅邪還是別有原因,唐言蹊承葉風這份情。

另外還有一點就是追求唐言蹊的人實在太多了,嫁給葉風倒也為唐言蹊解決了這方面的煩惱,雖然如今的追求者依舊如同過江之鯽。

「睡覺吧。」唐言蹊不冷不淡道,一雙筆直雪白的大長腿爬上自己的大床。

卧室里是雙人床,畢竟唐言蹊第一天就言明了自己絕不會讓葉風碰自己,自然不可能跟葉風同睡一張床。

「我看你有些疲憊,要不我給你按摩放鬆一下?」葉風不卑不亢道。

唐言蹊又看了葉風一眼,葉風還有一點讓她滿意的就是這傢伙從不掩飾眼神里對自己的欣賞,但唐言蹊從未在葉風眼裡看到猥瑣淫穢的目光。

這些天唐言蹊卻是很累,唐家遇到了大麻煩,爸媽這次離開是去求人的,但唐言蹊對此並不抱太大的希望。

唐家的重擔完全壓在她身上,她幾乎每天都早出晚歸,每天休息的時間不到五個小時,身體哪裡扛得住。

「你會按摩?」唐言蹊輕聲道。

「從小跟師傅學了些。」

「好吧,你來試試。」唐言蹊猶豫片刻,還是答應了。

葉風臉色一喜,來到唐言蹊身邊,雙手搭在唐言蹊光滑的香肩上,輕輕的揉捏着。

唐言蹊渾身緊繃,這還是她身體第一次被一個男人碰觸,這讓唐言蹊如同觸電一般,自脖頸上有一縷縷緋紅之色浮現。

就在唐言蹊準備讓葉風住手的時候,唐言蹊竟感到一陣舒爽,彷彿一身的重擔都在此刻放了下來。

不知不覺唐言蹊漸漸放下了防備,沉浸在葉風的按摩中。

葉風看着唐言蹊的側臉,越看越是心動。

葉風心跳快速的躍動着,

空氣中瀰漫著荷爾蒙的味道。

「放輕鬆。」葉風輕聲道。

隨着葉風按摩的深入,唐言蹊閉闔着雙眼,只覺得渾身毛孔都被打開了,她從未覺得如此享受,就像是在仙境一般。

唐言蹊翻了一個側身,趴在柔軟的大床上,傲人的身材看得葉風眼眸充火。

葉風小心翼翼的雙手往下,想要進一步給唐言蹊進行深度的穴位按摩,這女人身子實在太緊繃了,若沒有自己的調養,只怕撐不過幾天就要倒下了。

可當葉風雙手觸摸到唐言蹊的背部時,唐言蹊猛的挺起了身子,一雙眸子直直盯着葉風。

對此,葉風沒有任何迴避,與唐言蹊就這麼對視着。

四目交匯,倒是唐言蹊有些嬌羞了。

「想要放鬆全身,必須進行深度按摩,放心,不該動的地方我不會動的。」葉風說道。

唐言蹊舒了一口氣,深深的掃了一眼葉風:「我知道了,今天就到這裡吧,還有,今晚,你出去睡沙發!」

「啊?」葉風看了一眼自己的大床,委屈巴巴道。

「聽到了沒有!」唐言蹊瞪了一眼葉風。

「行。」葉風只能抱着自己的被子走出房間。

看着葉風離開的背影,唐言蹊雙手捧着自己的臉蛋,心亂如麻,剛才自己是怎麼了?

「不過這傢伙的按摩手段還真是厲害。」唐言蹊覺得自己的疲憊彷彿卸了下來,嘴角微微勾起一縷笑容,躲進了被窩裡。

葉風來到客廳,給自己倒了一杯水,腦海里全是唐言蹊的畫面,

每天跟天南第一美人睡在同一房間,卻不能亂動,這誰能受得了。

「任重而道遠啊。」葉風輕嘆一聲。

「嘖,被我姐姐趕出來了?你不會對我姐姐動手動腳的吧?」唐穎穿着皮卡丘的俏皮睡衣,飲了一口水,看着葉風笑道。

「要你管。」葉風被自己的小姨子嘲笑了,只能無奈的躺在沙發上,可心中的燥熱卻怎麼都揮之不去。

「咯咯咯,要是以後你好好對我,說不定我還能在姐姐面前說你幾句好話!」經過今夜的事,唐穎對葉風已經沒了厭惡之情,相反對葉風越來越有興趣,畢竟普通人可不能將黃毛一把舉起砸下。

至今想起那一幕,唐穎心中還有點小激動。

「我謝謝你啊。」葉風沒好氣道。

「哼。」見葉風不搭理自己,唐穎嘟着小嘴,蹦蹦跳跳的回到自己房裡,心中與唐言蹊一般,有些亂。

一夜無話。

是日,當葉風睜開雙眼時,唐言蹊已經穿好衣裳,依舊是幹練的小西裝,不過精神卻是比昨夜好了許多,顯得更加動人。

「準備吃早餐。」唐言蹊聲音依舊有些冷,卻多了些溫度。

唐穎一愣,她覺得自己姐姐跟葉風之間似乎有了些不一樣,但哪裡不一樣唐穎卻說不出來。

三人坐在餐桌上,葉風心情格外美麗,畢竟一大一小兩位大美人陪着自己,實在是秀色可餐。

「在學校,多看着點唐穎,這段時間我比較忙。」唐言蹊開口道。

葉風點點頭:「有我在,這小丫頭你就放心吧。」

唐穎輕輕哼了一聲,誰是小丫頭了,這個葉風也就比自己大幾個月罷了,可在唐言蹊面前,唐穎可不敢造次。

「對了,我手中有一家夜總會,有沒有興趣接下?平常的事情都有牛哥解決,有時間你就去看看,夜總會的收入算你自己的。」唐言蹊說道。

「好!」葉風答應道,他知道如今唐言蹊肩上的壓力不可謂不重,一些事情自己若能幫上的,葉風自然不會拒絕。

更何況,葉風也需要有收入來源,總不能讓自己老婆一直養着,這不真成了小白臉了。

「行,我會通知牛哥。」唐言蹊快速吃完早餐,起身離開唐家,開始一天繁忙的工作。

直到唐言蹊離開後,唐穎亮晶晶的眸子這才眨了起來,期待的看向葉風:「葉風,帶我去夜總會玩吧,我長這麼大都沒去過!」

「叫聲姐夫來聽聽。」葉風不置可否。

唐穎撅着小嘴,不情不願的說道:「姐夫……」

「太小聲了,沒聽見。」葉風看着唐穎委屈的模樣,好笑道。

「姐夫!這樣可以了吧!」唐穎忍辱負重。

「不行!夜總會可不是這種姑娘去的。」

「葉風!」唐穎知道自己被耍了,抓起身邊的抱枕就沖葉風砸去。

葉風接過抱枕:「等你表現好了,我再考慮考慮,你可別忘了昨天答應我的事,否則別說去夜總會,昨夜的事情我會一五一十的告訴你姐姐。」

「知道啦!哼!」唐穎扒了兩口早餐,起身回到房間,這個葉風真是太討厭了!

葉風輕笑一聲,盤膝而坐,運轉着丹田之氣。

老頭師傅說過,如今葉風已經修鍊到了一個瓶頸期,需要歷經紅塵,得其機緣,才能一舉衝破桎梏,進入神秘之境。

「老頭師傅不告而別,可能別有隱情,難道是老頭師傅的不世大敵尋來,老頭師傅不想拖累我?」葉風對師傅的情感極為深厚,他是真把那老頭當成自己的父親,因此葉風心中一直有危機感,不敢有絲毫懈怠。

夜漸漸的沉了,一輪圓月掛在天邊。

葉風起身前往唐言蹊交給自己的盛世風情夜總會。

想要讓一個女人對你另眼相待,葉風自然要證明自己的實力,從而讓唐言蹊迷上自己。

盛世風情,東街一帶有名的夜總會,俊男靚女約會的好場所。

勁爆的音樂下,葉風邁進盛世風情,一眼就看到舞池**妖嬈嫵媚的男男女女,迷離的燈光讓眾人的多巴胺不斷分泌着。

「牛哥在嗎?」葉風攔住一名穿着火辣的服務公主,笑道。

「你是?」這名公主看到葉風時,神色一亮,好久沒看到這麼清爽乾淨的男生了,若是他要自己出台,自己一定會答應的。

「葉風,唐總讓我來的。」

「葉風?」這名公主一愣,眸子中卻是多了幾分鄙夷。

如今盛世風情夜總會都傳遍了,唐家的上門女婿葉風將接手夜總會。

可對於葉風,誰也沒當回事,一個上門女婿,說白了就是吃白食的,而且聽說葉風與唐言蹊始終都是分床睡的。

另外,莫名來一個管事的,盛世風情的工作人員自然心裏不爽。

「你稍等。」這名性感公主淡淡道,轉身去通知這裡的主管林初牛,也就是眾人口中的牛哥。

不過一會,林初牛帶着盛世風情夜總會的安保與公主們迎着葉風而來。

「葉公子,我是林初牛。」林初牛伸手與葉風握在一起,猛的力道加重,顯然是要給葉風一個下馬威,讓他明白誰才是盛世風情夜總會的主人。

可讓林初牛吃驚的是,不管自己如何用力,眼前這個男人都雲淡風輕的。

林初牛眸子微微眯起,下一刻林初牛五指生疼,一股巨大的力量彷彿要將他的手指骨碾碎!

「鬆手,鬆手!」林初牛叫道。

葉風鬆開了手,掃了一眼在場的工作人員,不得不說盛世風情夜總會的公主們質量很高,有清純的,有性感的,有嫵媚的,也有婉約的,還有高冷的……

更有制服控……

「初來乍到,大家請多關照。」葉風開口道:「想必大家也知道,我就是來混日子的,尤其是牛哥,我不會搶你的風頭,以前夜總會怎麼樣現在就怎麼樣。」

林初牛在內的所有人心頭一松,這是一個懂事的。

「不過……」葉風話頭一轉:「有些不該做的,你們也應該明白。」

來到盛世風情夜總會之前,葉風是做過調查的。

如今的盛世風情夜總會可沒唐言蹊想的那麼簡單純粹,不說外界的虎視眈眈,就是內部,一群人手頭也不幹凈。

盛世風情夜總會是自己老婆的,自己老婆的不就是自己的?

這事葉風得管。

再說,自己若不把盛世風情夜總會搞得有聲有色,怎麼讓唐言蹊另類相看?

林初牛等人自然聽明白了葉風話語里的警告!

這是有些來者不善啊!

「好了,都散了吧。」葉風揮了揮手,獨自來到吧台,點了一杯烈焰紅唇,觀察着盛世風情夜總會的一切。

葉風這些年,一直跟老頭師傅走南闖北,自然不是初出茅如的雛,甚至某方面而言,葉風比唐言蹊還要出色。

林初牛深深的看了一眼葉風。

「牛哥,這葉風看起來有點難搞啊?」

「放心吧,他翻不出什麼大浪的。」林初牛冷冷道。

林初牛已經在盛世風情夜總會工作了十年,早已經將盛世風情夜總會當成自己的了,如今正值唐家陷入風波,已經有多家勢力聯繫了林初牛。

至於盛世風情的安保人員都以林初牛馬首是瞻,公主們更是不敢開罪林初牛,因此眾人對於葉風的態度極為冷漠。

對此,葉風也不在乎,獨自飲着烈酒,期間倒也有混跡夜場的女人前來搭訕,但都被葉風婉言謝絕了,

畢竟葉風見識過唐言蹊的傾國之貌,再看這些女人,就都是庸脂俗粉了。

「你他媽給臉不要臉是吧!是不給我王寧面子?」一名胳膊有着青虎紋身的男子怒喝一聲,惡狠狠的盯着眼前瑟瑟發抖的一名姑娘,凶神惡煞,極為可怕。

「寧哥……我……真的不出台。」這名姑娘典型的瓜子臉,穿着一身白色連衣裙,身材高挑,比一般的網紅強了幾個層次,此時卻是楚楚可憐,輕聲求饒着。

「不出台?你耍我呢?你不會還要說你是大學生出來勤工儉學的吧?出來賣就別裝!跟老子出去過一夜,保證讓你以後夜夜出台,爽得不得了!」王寧一臉冷笑,顯然是吃定了這姑娘。

「糟了!這是寧哥,背後的勢力可不簡單,而且跟唐家有些恩怨,今日顯然是來找茬的。」有公主嘀咕道。

「聽說這王寧手段殘忍,跟他出去開房的姑娘第二天直接就進了醫院,六號這次只怕要吃苦頭了。」

「六號是剛來的,幹了這行以為想不出台就不出台?真是太天真了。」

「聽說六號還真有個弟弟要養,這才不得已來這陪酒的,牛哥見六號漂亮,也應了六號不出台的要求。」

「現在想要牛哥替六號出頭,得罪王寧,這是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果不其然,這裡的衝突越來越大,但林初牛等安保竟然根本沒有出面的意思,誰也不想去當這出頭鳥。

出來混的,誰不知道這王寧是個狠茬子,不止一次把人打得重傷住院,可每一次屁事都沒有。

王寧,背後有人。

「不要……」六號公主喊道,可她的掙扎與呼救顯得極為無力,王寧已經伸手抓住六號的胳膊,就要將六號強行帶去開房,他看中這個六號已經好幾天了,心中早已經急不可耐。

這六號可比他玩過的那些女人高了不止一個層次,他豈能錯過如此尤物。

王寧拽着六號公主,大搖大擺的就要走出盛世風情夜總會,

在場的公主們搖了搖頭,今日過後六號就算真正入行了,想要在夜場保持清純與天真,本就是一種奢望。

至於一群安保人員,一個個視而不見,甚至有些帶着幸災樂禍的表情,這六號公主平常可高傲着很,今夜過後,說不定他們花幾個小錢也能玩弄到如此極品尤物。

六號公主瞳孔中眨巴着淚珠,痛苦的閉上雙眼……

可忽然她發現拉扯自己的力道停了下來,她睜開雙眼,發現葉風擋在了王寧面前。

「給個面子?」葉風笑道:「既然人家女孩不願意,咱也不要勉強?」

「你算個什麼東西,我憑什麼要給你面子!」王寧目光如同毒蛇,冷冷打量着葉風。

「這家夜總會,現在歸我管。」

「嗯?你就是唐家的上門女婿葉風?」王寧臉色微變,帶着點獰色:「倒還真是個小白臉,不過你確定要管我的閑事?你也不出去打聽打聽我王寧是什麼人!」

「你是什麼我管不着,不過,今天人得給我留下。」葉風平淡道。

看着葉風攔下王寧,林初牛直跺腳:「葉風他想幹什麼!這時他逞什麼英雄!」

「寧哥,不如就讓他去,等這小子碰了一鼻子灰,說不定就灰溜溜的滾蛋了,到時候盛世風情還不就是牛哥你的囊中之物。」

「那倒也是,既然他想找死,我也就不攔着他。」林初牛冷哼一聲。

「若是我非要帶走呢?」王寧強硬道。

「這樣,寧哥是吧,我敬你,我喝三杯,你喝一杯,如何?」葉風指了指桌邊的53度的茅台。

王寧一怔,眉頭緊鎖,隨即冷笑道:「你確定?」

「我確定!」

「好!誰不知道我王寧千杯不醉,今天我就給唐言蹊一個面子!不過要是你倒了,可別怪我!」王寧指了指一百毫升的玻璃杯:「用這個喝!」

葉風往前邁了一步,將嬌艷欲滴的六號公主拉到自己旁邊,輕聲道:「倒酒。」

六號公主抽泣了幾聲,拿起茅台給葉風倒了三杯,王寧倒了一杯。

葉風二話不說,舉起酒杯,一飲而盡,痛飲三杯,面不紅心不跳的。

見此,王寧臉色微變,可如今已經箭在弦上,他只能舉起酒杯,飲下肚子。

瞬間,王寧覺得喉嚨火辣辣的,53度的白酒,這可不是誰都能擋住的。

「寧哥好酒量,再來。」葉風讓六號公主繼續倒酒。

如此,葉風連飲十二杯,依舊像個沒事人一般,而王寧喝到第四杯時已經滿臉通紅,搖搖欲墜。

最後王寧實在受不了,轉身不斷嘔吐,差點把膽汁都給嘔出來。

「我靠!」王寧滿眼星星,他知道這次碰到對手了。

「葉風是吧?你很好!我王寧記住了,我們走着瞧!」王寧甩開身邊攙扶的人,一搖一擺的走出了盛世風情夜總會。

「你看,他像不像一條狗啊。」葉風衝著六號公主一笑。

本膽戰心驚的六號公主噗嗤一笑,竟是分外迷人,在燈光下一張瓜子臉顯得極為出彩。

直到王寧走後,林初牛才帶着一群安保人員走了出來,沉聲道:「葉公子,這王寧瑕疵必報,今日你落了他面子,只怕他不會輕易善罷甘休,今後盛世風情要有麻煩了。」

「若是一家夜總會連自己的公主都護不住,不如關門好了!你們一群大男人,看着一個小姑娘被欺負,你們臉不紅嗎?」

葉風臉色一冷,直接呵斥道:「有什麼麻煩,有我葉風頂着,另外,盛世風情養你們這群廢物不是吃乾飯的,若沒本事,都給我趁早滾蛋!」

【作者題外話】:收藏的都走桃花運,不收藏的都是壞人~

《最強上門女婿》章節目錄: